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有時只想說說話
2018/03/14 08:58
瀏覽635
迴響0
推薦10
引用0

有時只是想找人說說話,越陌生越好,不必談及喜悅與不幸,也毋須吐露委屈與寬懷,只是單純想說一說話,話題絕對不需要有意義。我不習慣在街上隨便找陌生人聊天,於是的士司機成為理想交談對象。


登上一輪的士,事先並不知道這位的士司機的品性如何,喜歡聊甚麼話題,除了熱門的交通問題和社會時事,有時還挺有驚喜。


這天我本來跟的士司機聊著街市的衛生情況,沒料到他突然話鋒一轉,問空中服務員每次上班是不是也有赴死的準備?我被這問題嚇了一跳,來不及作出反應,的士司機指著擋風玻璃,在斑馬線上橫過馬路的人群中有一個身穿機艙服務員制服的女子,「這個客人我載過好幾次了,每次也由高士德去機場。」


我恍然大悟他為甚麼突然改變話題,他自顧自繼續說:「每次去旅行乘飛機,我也準備好跟這個世界說拜拜。」


「這樣想未免太悲觀了。」說活在當下太陳腔濫調,將每天視為生命的最後一天,未必就能讓生活變得精彩、人生更有意義。推定每次出遠門也是人生最後一程,抱持視死如歸的心情出發,就算冒著“生命危險”也要踏上旅途,那是一種沒有退路的必然,反正人生本來就是一場大冒險,經歷過、感受過、哭過笑過才不枉此生。


我沒有告訴他,以死亡機率來說,死於車禍的機率遠遠高於空難,而的士司機更是高危份子,我也沒有反問他每天開工是不是也想及安危,但他顯然沒這份顧慮,畢竟他在的士上是操縱者,當人自以為擁有生命的操控權,便會將恐懼和疑慮拋開。人在飛機上,生死完全操控在機師手中,將生命托付給陌生人,憂慮是人之常情,設法信任別人也同時是對命運投下信任票。


生命有多脆弱就有多強韌,有多熱誠就有多怯懦。我們活著,有時美好,有時幽暗,一輩子不長也不短,來得及記住每一刻感受,一切都是恰恰好。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幸福魔法
上一則: 無限荒謬之殺人
下一則: 黑子的士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