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果賢上師的三次閉關
2008/07/15 15:06
瀏覽3,977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果賢上師的三次閉關

聖尊蓮生活佛的剃度師果賢法師(蓮起上師)站在師尊右旁

文╱真佛記者 白石

真佛宗根本傳承上師聖尊蓮生活佛,曾發誓願「粉身碎骨度眾生」、「不捨一個眾生」。蓮生活佛創立真佛宗二十多年來,全世界已有五百多萬弟子,三百多個道場。而發心受戒的出家僧寶更有四百多位。真佛宗今天能有這麼多福田僧,這一切都要感謝當初為蓮生活佛主持剃度的果賢法師(即今之果賢上師)。

果賢上師皈依蓮生活佛的時候,已出家快二十年。蓮生活佛是果賢上師的皈依師,果賢上師是蓮生活佛的剃度師。誠如蓮生活佛所言:「其中有很深很深的因緣存在。」這一段殊勝法緣的師徒佳話,就猶如當年禪宗祖師六祖慧能,由其出家弟子印宗法師為其剃度一樣,是因緣甚深。

法相圓滿莊嚴,氣度謙和自在的果賢上師,在前後三次共長達十三年的閉關修行後,今年6月20日由其弟子常義法師、徒孫演湛法師陪同下,專誠前往西雅圖探望蓮生活佛。蓮生活佛、師母蓮香上師並率弟子前往接機。師徒睽違十九年之久,性情真摯的果賢上師一見到師尊,一邊頂禮一邊說道:「非常想念!非常想念!」

師尊蓮生活佛曾說,果賢上師有一個口頭禪,「不要緊,沒關係。」也就是廣東話的「嘸所謂,嘸關係!」果賢上師真的是很隨緣,6月23日西雅圖雷藏寺週末同修會開始前,上師在真佛密苑接受了真佛報記者的專訪。

《三次閉關作禪修探討》

佛緣深重,慧根早顯的果賢上師,在十五歲時接觸到一位也是明心見性的禪宗師父上聖下念老和尚,聽了很多禪宗的公案及故事。很快地,上師便皈依在這位禪宗師父門下,四年後剃度出家,現比丘相。

有些法師出家剃度,很多都是發大願要了脫生死,有的說是要荷擔如來的事業,或是為了開悟。上師的看法是:這只是原則上的目標而已。像他本身而言,皈依禪宗的師父學佛,心裡面已經有了目標,要出家就不需要再發這個口頭的願,所以,出家的緣到了,就順其自然出家。所以,上師說他的出家只是以很平靜的心來出家。

果賢上師出家後,經過一段很長時間的修行,認為應該閉關,做進一步的禪修探討。依此因緣,也促成了果賢上師長達十三年的三次閉關。

果賢上師提到自己三次的閉關,都是在香港慧泉寺的小閣樓,都是採取比較自由的方式。在1988年年中的第一次閉關,上師是用顯宗的方式,住在小閣樓,有個小露台,還有個小佛壇,閣樓下面還有個小窗。有弟子和居士來探望上師,或者問事情,他們就拍一下鐘上的鈴,上師聽到後,就下樓接見他們。這些弟子或善信來的時候都沒有預約,他們隨時到,有時候他正在打坐或念經,變成好像不能定下來。這也就是為什麼上師第一次的閉關僅維持短短的半年,在1989年年頭出關。

由於有了第一次閉關的經驗,果賢上師在爾後的第二次及第三次的閉關方式,便將閣樓的小窗封掉,不接見任何人,也沒有講話。弟子善信若有特殊重要的問題要問,他們就寫字條傳達給上師。上師第二次的閉關潛修,歷時三年三月又三日,期間自1989年10月至1992年12月27日。而第三次的閉關,歷時九年多,自1998年1月4日至2007年農曆正月初二出關。

果賢上師原是禪宗臨濟宗的門人,在閉關潛修期間,上師主要的修行,離不開讀經、靜坐,還有看大藏經中關於禪宗的公案,當然,還旁涉研讀其他的經典。當再問到上師未來是否還有閉關的計畫,上師認為還是要看因緣。

上師談到在他第三次閉關的後幾年,專門研讀玄奘法師翻譯的六百卷「大般若經」,有很深刻的體會。上師覺得六百卷「大般若經」,對於一般善信而言,讀起來太長了。後來在大藏經中,上師研讀到由鳩摩羅什法師輯錄自「大般若經」第401卷到478卷,濃縮成27卷的「放光般若」,上師認為「放光般若」對於一般佛弟子而言,無論去看、去唸,都會比較容易完成。因此,上師出關以後,囑咐弟子將「放光般若」印成兩本單行本結緣流通。並從今年四月初四文殊師利菩薩聖誕開始,上師每天下午三點到五點在慧泉寺,以讀「大般若經」做為常課,好像一個讀經法會,主要是上師讀經,眾善信在下面聽。上師表示,這個常課不像平常善信一起敲木魚,一起唸經的方式。大家一起唸經的時候,用歌詠的方式,聲音雖然宏亮好聽,好像很莊嚴,但是不是太多人能夠一面唸經,一面留意上面的意思,「就好像佛跟須菩提跟舍利弗師徒之間的對話,普通一起唸經的時候,好像很平凡,沒有什麼味道,我用我自己體會到的方法,我一個人唸出來,就好像師徒對話,很親切的,他們在下面聽,那個意境就出來,這樣比較容易得到裡面的法味。」

《慧泉寺廣納有緣 香火鼎盛》

果賢上師門下四眾弟子中,以釋常仁、釋常義、釋常禮、釋常智四大弟子最著名。上師說,這四大弟子是在87年一起出家的。其中常仁法師、常智法師,即今日真佛宗的常仁上師、常智上師。值得一提的是,此次果賢上師來西雅圖探望師尊蓮生活佛,常仁上師與常智上師聽到消息,在百忙之中,都飛到西雅圖來迎接他們的顯教皈依師──果賢上師。而在果賢上師94年第三次閉關前,為了安心閉關,囑咐常義法師接任慧泉寺的住持,由他來發揮,開展法務。

果賢上師談到要在香港引渡有緣,完全講禪宗的法門是很難的。所以目前在上師駐錫的慧泉寺,每逢過年、年頭年底的供天、佛誕、菩薩誕、賀誕,還是用顯宗唱唸、唱誦的方式來進行法事。慧泉寺的主尊仍然是釋迦牟尼佛、藥師佛與阿彌陀佛。慧泉寺的地址是在香港沙田排頭村98號。上師說慧泉寺雖然不大,但遇到佛誕或特殊的誕期,還是很熱鬧,整天法事下來還是有五、六百人來參加來禮佛。每年年底的十二月,慧泉寺都有拜五天的梁皇寶懺。在年頭的復活節的長假期,大約三月多,就舉行打楞嚴七法會,連續七天專門唸楞嚴咒。上師感覺來慧泉寺的善信喜歡顯宗多一點,「當然,如果在私底下有善信來問問題,他喜歡密宗的東西,我就跟他們講一些密宗的東西,也就是觀機逗教。」

果賢上師到慧泉寺擔任住持之前,曾在九龍地區租了一個地方開辦道場叫「法忍精舍」;後來創建慧泉寺已出家幾十年的靜善老師父,邀請上師常住,把道場送給上師,上師便將「法忍精舍」取消。皈依師尊蓮生活佛後,上師說,師尊慈悲說要給他一個堂,問他喜歡什麼名字,上師表示他還是比較喜歡「無生法忍」這個名相,所以師尊賜他堂名「法忍堂」。

果賢上師說,當年他皈依師尊的時候,有很多人反對真佛宗(靈仙真佛宗),所以上師特別寫了兩幅對聯「慧滅萬年愚 靈光獨耀」、「泉滌三生業 仙佛同途」,這兩幅對聯就掛在慧泉寺修法大殿的兩側。上師指出,其實根本仙佛就是同途。法忍堂後來就附設在慧泉寺中。法忍堂同修的地方,上師說與真佛密苑同修的地方差不多大。法忍堂當時的法務活動,有密法的同修,也有顯宗拜懺、唸佛及法會等。後來上師順著因緣,就全心以慧泉寺的拜懺、唸佛等法務活動為主。

上師認為顯宗、禪宗、密宗的修行都是殊途同歸,他平時的修行差不多就是讀經、看書,精神好的時候就靜坐。幾十年的出家修行,上師謙虛地表示,終歸體會還是有一點。他感覺依照以前禪宗師父的教導,修行之後都得到印證,所以他後來也是教導弟子這樣子修行。上師說,後來愈修愈感覺,其實修行還是一種方便。尤其禪宗祖師有兩句話講得很好:「隨緣消舊業,更莫作新殃。」這表示每個人的佛性本自俱足,修了不會多,不修也不會少。而修行的目的是為了消多生以來跟眾生恩恩怨怨的業障,就好像把以前的債儘量還清,不要再去借新的債,到頭來無債一身輕嘛!修行也就好像去體會佛講的「諸惡莫作,眾善奉行」一樣的意思。

《看了「坐禪通明法」決心皈依師尊》

談起皈依蓮生活佛的因緣,果賢上師說他出家後,在1971年的時候,去參加一個佛教的清明大法會。那時候有一個居士問他,有沒有聽過台灣有一位叫盧勝彥的人,他好厲害啊!上師回答他並沒有聽過此人。這位居士就送給他幾本師尊早期的書,像「啟靈學」、「靈仙飛虹法」等,看了以後,有了初步的印象。後來,上師就主動買師尊新書來看,默默地看,看了以後,沒有接受,也沒有抗拒。果賢上師當時覺得,師尊早期的書,都是講風水啊!靈算啦!還有符籙方面,共鳴感不太大。

到了1983、84年,師尊寫了一本「坐禪通明法」,上師說:「因為我比較喜歡禪宗嘛!我一看這本書,覺得寫得很不錯,師尊的境界也突破了,不是只侷限於風水、靈神,所以共鳴感大了,從那個時候才開始參加真佛宗。」

果賢上師在看了師尊的「坐禪通明法」後,1985年就去香港的信法堂找蓮翰上師。那時候蓮翰上師問他,怕不怕有人誤會,一個出家人去拜訪真佛宗的道場。上師當時堅決的說:「我是看了書,真的是想來參加,真的是對於蓮生活佛上師有恭敬心所以來參加。」於是蓮翰上師幫他將姓名及個人資料寄到西雅圖辦理皈依。

1985年,當師尊蓮生活佛第一次來香港開法會時,果賢上師才第一次真正與師尊本人接觸。上師感覺這個師徒的緣:「不錯啊!很好啊!可能是前生宿世的緣。所以從一開始看師尊的書,到後來,我根本就是感覺很有緣。雖然那時候一開始沒有立刻來皈依,但是起碼不接受、不抗拒,也不會詆毀,就是自然而然的緣分。」其實,師尊第一次去香港開法會,上師還曾幫忙找辦法會的地方。

當果賢上師皈依蓮生活佛以後,他的門下弟子有些人走掉,有些人留下。當時上師告訴他的弟子:「你若是尊重我是你的師父,相信我,你就留下;不相信我,你可以走。」真性情的果賢上師果然是一切隨緣。

對於真佛宗目前有三百多個道場,上師提到,前幾天他跟師尊講,「真佛宗十幾二十年前是播種期,那時候是比較困難一點,辛苦一點啦!經過十幾二十年,看到真佛宗現在是人才濟濟,有很多的人才,有很多不同的法會,基本上渡眾的法務,已經發展得很不錯啦!」上師對於目前真佛宗派只有讚許,認為不需要再做太多的建議。

果賢上師皈依蓮生活佛後,曾有很多次專程飛往西雅圖探望蓮生活佛。此次,上師應溫哥華東蓮覺苑的邀請,參加本年度的梁皇寶懺法會。順此因緣,上師特來探望十九年未見的師尊。上師說,他閉關期間,如果弟子沒有遞字條,他也不知道外界的事。所以果賢上師並不知道師尊閉關六年。上師是在今年新年出關以後,經過幾個月慢慢適應外面的生活,適應外面的氣味後,上真佛宗的網站,知道很多消息,知道師尊閉關出來,就跟師尊聯絡,「師尊,我想來看看您,可以嗎?方便嗎?」師尊說,「好啊!歡迎!歡迎!」於是促成了上師此次西城之旅。

《幫師尊剃度 很開心》

由於早期外界對於真佛宗仍有一些不太好的批評,所以果賢上師在皈依師尊後,一開始即建請師尊能夠儘量現比丘身、現比丘相來領導四眾弟子,更名正言順。因此,1986年3月19日,當果賢上師剛剛從香港飛抵西雅圖時,師尊請果賢上師幫祂剃度。上師當時謙遜表示「我不夠資格。」師尊說:「沒關係。可以!可以!」上師想師尊既然說沒有關係,就答應主持師尊的剃度儀式。幫密教的皈依師父剃度,果賢上師談到當時的覺受:「隨那個緣,沒有多想。當然很開心囉!」

自古以來,修行的高僧大德,或聖哲大師都會依因緣閉關,剋期取證。果賢上師出關後,並沒有特定的渡眾計畫,仍然是「隨緣教化,自然而然。」「在慧泉寺,善信每天來聽我的常課,他們問的問題越來越多,我隨他們的根基,來跟他們說法,他們便生歡喜心。」

「很多年以來,常有人邀請我講經,但是我的性格不喜歡升大座講經。我認為,好多人去聽經,是種表面應酬的方式,譬如一堂兩個小時講下來,有多少人能夠聽得懂?很可能一出了門口,就什麼都忘記了。所以我不喜歡這一套,我比較喜歡平常閒談的方式,好像互相切磋,善信隨便問,我隨便答,比較沒那麼拘束,效果反而好。所以我以後的路線都是這樣子。其實真正來講,法不用說的,無法可說,是名說法。」

當記者問,佛法還是要有人指點時,果賢上師說,方便就好,不能太死板,太硬性規定說講什麼。當談到未來如果真的有講經的因緣,上師說他不會固定要講哪一本經。上師認為,其實每一本經法法道同,都是共通的,就看你怎麼融會貫通把它講出來。當然,有很多法師他們都習慣定個題目,固定講什麼經,但是他沒有這個習慣,雖然上師的常課念大般若經,他的弟子有錄音下來,但是上師說他不太願意搞那個光碟去流通。上師比喻說,好像去聽歌星的音樂會,真人演唱的話,他們要買票,雖然很貴,還是很多人去聽。但是,如果出了光碟,有人買回去,就可能不會天天聽。因為他們沒有那個稀有難得的心啦,不會去珍惜那個因緣。反而今天有人在唱的時候,再沒有空,再沒有閒,都是要去聽。所以是有緣者得,善信有這個心,有這個興趣,歡迎他們天天來慧泉寺聽上師的常課。

當果賢上師在6月23日西雅圖雷藏寺同修法會後,雖然沒有開示,但就如師尊所說的,沒有開示就是開示,一樣法味無窮。而同修後,有無數的善信同門爭相供養果賢上師,並邀請上師合照來看,就猶如上師所體會的,「無言的說法,就是每個人修好自己的部份,好像自己的德性、道德境界修好的時候,根本你一站出去,莊莊嚴嚴的,不用說話,你的威儀,你的攝受能力,就能夠吸引善信,這種無形的力量,比跟他們講幾個小時的話效果好多了。」

在與果賢上師的一席專訪當中,上師自然親切,禪味、法味無窮的問答,讓人感受到他無拘無束的個人教化風格。我們深深的祝福果賢上師這位令人尊敬的大和尚,「道果功深,渡生無餘」。

---------------------

蓮起上師的禪

文/蓮生活佛盧勝彥

蓮起上師,就是釋果賢法師。

蓮起上師目前是真佛宗法忍堂的堂主,也是香港慧泉寺的住持。

慧泉寺的地址是︰「香港沙田排頭坑九十八號」。

在慧泉寺,每個星期,有水懺或梁皇寶懺的法會,而每個星期,也有一次的真佛密法同修法會。

蓮起上師,是「紅冠聖冕金剛上師」的弟子,他已出家二十年。同時,「蓮生活佛」的剃度,正是由蓮起上師主持剃度。也就是︰

蓮生活佛是蓮起上師的皈依師。

蓮起上師又是蓮生活佛的剃度師。

其中有很深很深的因緣存在。

按禪宗的傳法源流,禪宗六祖傳法給南嶽懷讓禪師,南嶽懷讓禪師傳法給馬祖道一,馬祖道一傳法給百丈懷海禪師,百丈懷海禪師傳給黃蘗希運禪師,黃蘗希運傳法臨濟義立禪師。於是後人立為臨濟宗,釋果賢法師(蓮起上師)是禪宗的臨濟門人。

蓮起上師有一句口頭禪,他一開口就是「不要緊,沒關係。」

由於這一句「不要緊,沒關係。」因此我給他的堂號,就是「法忍堂」。

這個「法忍堂」使我想起了寒山拾得問對︰「昔日寒山問拾得曰︰世間謗我,欺我、辱我、笑我、輕我、賤我、惡我、騙我,如何處治乎﹖拾得云︰只是忍他、讓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幾年,你且看他。寒山云︰還有甚訣,可以躲得。拾得云︰我曾看過彌勒菩薩偈,你且聽我念偈曰︰老拙穿納襖,淡飯腹中飽,補被好遮寒,萬事隨緣了,有人罵老拙,老拙只說好,有人打老拙,老拙自睡倒,涕唾在面上,隨他自乾了,我也省力氣,他也無煩惱,這樣波羅密,便是妙中寶。」

這是「拾得」及「彌勒菩薩」的「忍辱」功夫。

蓮起上師,二十年前出家為僧,就抱著「弘法為家務,利生為事業」,具備了菩薩道的慈心悲願,有一種「但願眾生得離苦,不為自己求安樂」的精神,目前只求真佛密法的發展度眾生,自我犧牲,遭一切毀謗,也一切無畏。

釋果賢法師來皈依真佛宗,自然也遭受某些人的攻訐,而果賢法師認為,「生命誠可貴,名譽價更高,為了真理故,兩者皆可拋。」於是不顧一切的皈依蓮生活佛。

釋果賢法師的「為大事也,不惜身命,不惜名譽」的精神,就是真佛宗的精神,有了這種精神才能放射出燦爛的光輝啊!

蓮起上師是一個不拘小節的禪風法師,我看他有一種「一切均獨立」的個性,見一切相為無相,故能隨一切相。

有人問他︰

「三乘如何﹖」

答曰︰

「何有三乘﹖」

「何為我﹖」

「無生無滅。」

「何為悟﹖」

「雲散天開,日光復明。」

釋果賢法師經過蓮生活佛一加持,如今隨口一說,便是「禪」。這種靈明妙覺,是一日千里的,是難於測度,是不可思議,入於玄中玄,證明菩提,相應如是。

釋果賢法師曾經二次飛往美國西雅圖習法,得真佛密法的禪定,入深隱之地,明明會此真實之我,也就會拈花,也理解真實際遇的禪味,入本來大定。

我教其「隱身變幻七身法」。

再教其「解病奇門大法」。

再傳「神秘敬愛法」。

禪宗配合密宗的教授,成了禪密雙修,不拋棄日用,日用亦有禪味,打成一片,動靜均可得之,出世入世均可得之。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生活情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