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八八水災,馬政府不是無能,是無力
2009/08/17 14:14
瀏覽736
迴響0
推薦6
引用0

這次八八水災,重挫馬政府,不少媒體正在討論罷免馬英九。這大概是自陳水扁弊案爆發以來,媒體又能炒作很長一段時間的話題。

但是,我個人卻希望透過這次風災,大家能夠看到一些政府內在的漏洞。我甚至認為,倘若這些漏洞不趕快補的話,台灣人民還要遭受的不止「莫拉克」。希望我只是杞人憂天。

一、 政府權責不清

前台灣省政府水利處長李鴻源最近表示,莫拉克所帶來的雨量「如果下在國外,可能就會亡國了。」

今天也有媒體人投書聯合報,指出八八水災,救災之效率比起九二一時,還算是高的。譬如九二一地震五、六天後,草屯到埔里道路依然不通,若依現在批評八八的標準,只要工兵部隊出動,兩天就可搶通。九二一時期的救災,當時也遭人垢污,根本不值得拿出來對比。

但是,八八水災、甚至包括九二一以及之後的歷次災害,為什麼總給人一種政府慢一拍的感覺?但是想到這裏的時候,我腦海里第一個浮現的就是,前台灣省主席宋楚瑜。

宋楚瑜當省長的時候,他的戡災本領學可謂政壇經典。可是當他親赴一線的時候,有誰說他是在做秀?因為宋楚瑜作為台灣省長,全省走透透是他的作為省長的職責,所以當災難發生他投入勘災,沒有人會覺得他是在做秀,而是真的勘災來了。

我沒有做過詳細調查,但相比之下,總統、行政院長,不可能只管台灣的省務、天天全島跑、每天的公文都是批這個縣市要多少經費來造個公園諸如之類的。因此,省長作為省的負責人,對於省的信息的彙總,總是多於總統、院長的。

政府自九二一地震後,在行政院有個組織,也就是今天在抗災的中樞——中央災害應變中心。但是,中央災害應變中心只是任務編組,只在災害發生時啟用,之前根本沒有深入瞭解過災害發生的地區、地形、地質、地理等等,只好看著電視新聞救災。而且其執行長也一般只由內政部長擔當。試問,當災害發生時,內政部長在調動整個行政系統救援上,是不是會有困難呢?

而相比起內政部長,作為省府的長官,對於調動省政府的資源來救災的效率,是一定高於內政部長的。

當然,依我的思路,光靠省政府救災,是遠遠不夠的。省政府需要中央的支持和指揮,省政府是中央和地方的聯係、執行機構。但是,這種指揮,我覺得不能靠災變中心指揮。前面也提到了,災變中心的執行長只是內政部長,內政部長如果發號施令國防部調動部隊救災,那政府的倫理何在?

有人提議說建立專職的災防署,這可以是一個因應台灣省政府精簡之後的執行機關。但是他的資源一定不如省政府多,也不能夠完全指揮行政體系。有人講可以提高中央災變的負責級別,但總統能做到經常召開中央災變會議嗎?那就大材小用了。

馬總統這次沒有發佈緊急命令,其實是可以的,但是他忽視了政府的一個組成部分——國家安全會議。不過據我所知,國安會自李登輝時代起,每年只開一次來討論預算,到了陳水扁時期,就幾乎沒開過。這證明先人給政府創立的良好政治體制已經被逐漸遺忘了。

國家安全會議來源於抗戰時期的國防會議,由最高領袖主持,做為長官指導提出意見、行政系統商議的機關。到了民國四十年代,蔣老總統將其改組為國家安全會議,除了國防事務外,還增加了總統對民生事務的指導權。

現在有人罵老蔣獨裁,其實從這個機關上來看,老蔣一點也不獨裁。今天馬政府,就是因為無法統一指揮多頭馬車來抗災而導致狀況頻頻,之前馬政府亦在為以黨領政、還是輔政糾結不休,當年的老蔣總統,其實就已經在逐步放棄訓政時期以黨領政的做法,那就是將國安會取代中常會,徹底停止中常會發佈行政命令的執政手段。如果一個領袖要獨裁的話,他就不需要咨詢、討論,直接發佈命令執行即可。

當時總統的建設意見可以透過國安會議來指導行政院,或者當各部會意見不一時,總統可參與協調,而行政院系統又可透過此一管道彙報總統大小事務。參加會議的都是行政院的人,並且立法院有最終制衡權,所以不會有所謂太上行政院或者獨裁的問題。

可惜,自老蔣以後,國安會就沒人注意了。八十二年改組條例時,將國安會改造成所謂「為總統決定國家安全有關之大政方針之諮詢機關。 前項所稱國家安全係指國防、外交、兩岸關係及國家重大變故之相關事項。」這就是將國安會的作用,幾乎是限定在了國防外交上,可是總統天天要做的,難道只是討論該不該打仗、要不要花錢買邦交國? 國安會成了特殊機構,而非常任機構。也是造成政府單、雙首長制困擾的根源。

倘若這次風災來說,如果風災發生的當即,馬總統就能得到地方(如作為行政機關的省政府)信息的正確彙報,馬總統就可以透過國安會指導、行政院在國安會充分商議,即不會造成一線、二線的權責問題,又能加快效率、也不至於出現外交部拒絕外援的出包事件。

所以馬總統他不是無能,而是有著深深的無力感。這種無力感,跟現在政府的體制被一再破壞有很大關係。這種無力,來自上沒有統一的指揮機構(如我前面提的國安會議)、下沒有一個負責執行、擔當責任的機關(如我前面提的台灣省政府)。

以前老蔣總統時代,他設計的政治體制就是你有多少權,就要負多少責。可是政府改造到今天,權利被分散了,責任也被分散了。你說今天莫拉克造成的災難,誰要負責?內政部長?交通部長?外交部長?光就風災本身而言,看上去都不是他們的分內事,可是又覺得都関他們的事。倘若台灣省政府還是行政機關、以及國安會是例行召開的,那責任一定查的清,因爲國安會議上已經討論指導過了,你該幹嘛、他該幹嘛,如果是省府沒做好,省府就要負責。也不至於現在嚷嚷著要這個部長下臺,那個主委也下臺,可是又好像都不該下臺,最後乾脆要總統下臺。這對人民對社會對政府都不好。

二、 人民無法接收正確信息

台灣的媒體環境,也造成民眾怒氣一再蔓延的因素之一。

四川大地震時,共軍不是在第一時刻趕赴現場救援的、災民亦有指責、而中共亦有拒絕外援之作為,可是,並未見有大規模的憤怒指責,這跟當局控制輿論有關。當然我不是說,台灣從此肅檢言論,而是台灣自解嚴以來,不管哪個政黨執政都沒好好培養出一家有公信力的國家電視臺或者報紙。中央日報因其黨營的色彩被卷入政治紛爭最後倒閉,中華電視臺(軍教臺)後來又被公視吞併成為附庸。

像這次風災,撇開上述的體制被破壞帶來問題,難道政府沒有好好在救災嗎?有哪國的行政院長,會跳到洪水裏去?( http://www.udn.com/2009/8/10/NEWS/MEDIA/5067888-2160242.jpg )可是台灣的媒體向來喜歡小事擴大化,又沒有公營的媒體制衡,於是大肆炒作一些有的沒的,透過新聞傳播,對於救災不能得到正確的認識,民怨蔓延。

譬如有家電視臺的報道大罵國軍空投屍袋到某村而不投食物,這是什麽作為云云,經過渲染,就變成了民憤。可是有常識的人就會知道,一旦災區發生死亡,其疫情之傳播,遠比餓肚子來的威脅大。國軍做的很對。

這次風災,如果只看大陸 CCTV 的報道,完全會感覺說台灣救災救得不錯嘛,台灣的媒體在新聞報道中喜歡參雜個人意見,新聞報道好像新聞評論一樣。譬如這次風災,大陸也有損害,報載光一個溫州市就損失八億人民幣(約三十二億 NTD ),但大陸媒體如果報道的話,標題就會寫「莫拉克造成溫州八億損失」,換做台灣的媒體,我想就會寫成「莫拉克『竟』造成溫州八億損失」,末了還會加上評論說「天災乎?人災乎?」。

大陸的新聞,不管是真假,但他報道的手段是國際化,美國 CNN 也是如此。新聞只管報道內容,對於內容作何評論,交由觀眾或者新聞評論節目來表達。而在新聞報道中加一個『竟』字,給人的感覺是完全不同的,而那種個人臆測式的評論,更是加深災區民衆的緊張情緒,反而造成不妥。

三、 災後,也有可能是復興的契機

災後的重建,或許可以作為中華民國復甦經濟的起點。因為振興內需的條件,經過災難,變成了必須實施的準則,鞭策政府加快效率。

不久之後,馬總統就要兼任黨主席。希望他在兼任黨主席後,能夠善用黨的中常會,對於行政系統進行指導、行政系統亦可反饋、交流信息。雖然這等於是回到了訓政時期,但國家的體制在得到恢復前,這是唯一可行有效的統籌辦法。

而災後,政府更應該建立起一個執行負責機關。其實在精省後,行政院設有南部服務中心,但在這次救災中,為何看不見影子?如果今天是自然災害出了問題,就要設一個災防機構,只是將權責又一次分散,政府的機構臃腫卻達不到效率,不如整合出一個類似省政府的綜合行政機關來執行並負責。

這也是台灣的媒體,除了討論該不該罷馬外,一個更深刻更值得討論的問題。

Kinking 99.8.13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