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09-九份,有緣無份
2012/12/08 21:50
瀏覽146
迴響0
推薦9
引用0
****************************
沿著長堤漫步,滿天晨星灑滿夜空,
在妳踏過的回憶中流浪,
很難不在這塊泥沼中拔腿就跑,然而舉步為艱,
鮮少人能悠遊於過去現在,
記憶就這樣帶著妳來屠城,
唯有忠貞不二的人免死。
那方剛年少的血性,在無情屠殺圍剿下,我但只求繼續呼吸;
長堤若是如妳心防,我便可從此地躍下 輕易的越過妳心防;
長堤若真是妳心防,那怕它是蜿蜒盤結,也要來回走上百遍:
我在長堤上長涕!

圖:政霆(右)

****************************

攝影:忙線
九份,在距離台北東北東方的位置上,車程要將兩個多小時,
我多數是騎著鐵馬前去,是一件挺過癮的事,因為那時候還年輕;
如果是現在再做一次,卻是一件挺困難的事。
記憶中最深刻的一次,是半夜三點半的時候,
我和郁晴從松濤臨時起意,只為了帶郁晴去散心,
於是兩個人便三更半夜不成眠的跑了出來,
那個時候,我跟郁晴的關係只停留在朋友的階段,
而這趟的夜遊是我最好的機會告訴郁晴我想做的不只是朋友…

「郁晴,你睡了嗎?」

『還沒,睡不著。』

「那我去松濤等妳!」

『你在那裡?』

「我在你心裡」

『呵…別鬧了,你會嚇到路人的。』

「識破嚕,我在大學城的7-11…」

『那十分鐘後見,我換一件衣服就下去。』

松濤是女生宿舍的別名,更是男生最常出沒的地點,
只要到了晚上,松濤旁的上五虎崗機車停車場,就會聚集一堆人,
有一些是男生約女生晚上一群人去夜遊、聯誼,
或是情侶檔相約,都會在此處匯聚。
男生就比較可憐了,上到了五虎崗就代表你必須要有一定的勇氣,
因為待會兒就直接在機車停車場上演抽鑰匙,
如果抽到的是恐龍妹也得很有品的當做是小龍女,
一齣齣的“臥虎藏龍”Live版就這麼不斷的在五虎崗上演。
只要超過了十二點,進出松濤的人就得刷卡,
不過會留下記錄,累計了超過三次,就會把記錄寄回家去,
學校原來的美意我和大多數人都一樣是贊同的,
深夜進出宿舍總是有安全之虞,這樣做可以使得深夜進出的人次降低,
只是誰都沒想到,後來有些人索性超過十二點後就不回宿舍了,
因為回宿舍還會徒增一筆記錄,回家後還要解釋,
省去這個麻煩就乾脆在外掛單。

這一夜,郁晴踏出松濤時已經是半夜三點三十分了,
而郁晴也為我用去了一次Quota。
「妳想去那?想到附近還是遠一點的地方?」我們朝向五虎崗上走。
『附近…嗯?』郁晴沉思了一下,她似乎有點遲疑。

「怕遇到認識的人嗎?還是不夠遠、距離不夠散心?」我說。


『嗯…』郁情低頭想了想。

「附近都走到熟透了,要不然到遠一點的地方好了。」我主動提議。
我沒來得及等她回答,先替郁晴解套,
去那裡對我來說都一樣,郁晴心情不肯讓我陪她,
對我來說已經是莫大的好運,去那裡對我來說都一樣。

「…那遠一點的就…到九份怎麼樣?」,我隨口說了一個地名。
『九份,不會太遠的話…』,郁晴似乎也有此意,她在等我一起三讀通過。
「好啊,那我們還有機會到九份看個日出」,我覺得她正在等我這個答案。
我們兩人就騎著我的紅色老爺鐵馬向九份急駛而去,
這台紅色老爺鐵馬是我的愛駒,雖然年事已高,
跑起來氣喘如牛、椅墊也破了個大洞,
只是每當下雨天的時候,一上座便是溼一屁股,
我只要踏上我這匹赤兔馬,一日千里,走到那裡都不成問題。
那時鐵馬雖破爛、但也從沒聽郁晴嫌過我,
倒是換掉舊鐵馬後,怎麼約到郁晴上車都是個問題。
夜路雖不好走,出淡水時還下了點小雨,
我在學府路的萊爾富買了件雨衣給她披著,
她就算不怕雨淋,我也怕郁晴淋了一身濕。
一路上,我們時有話題、偶也會有寂靜,
那一夜、那一段路,我沒有太多想法,
我只覺得:幸福、好幸福… 


「會冷嗎?妳外套穿帶得夠厚嗎?」,我並不是沒話講在找話題,
而是真的怕郁晴會冷,雖然她在後座,有我在前座擋風遮雨。
『嗯,夠,我有多穿一件衣服,我冷的話會說。』,郁晴看起來像隻小無尾熊,我希望我是她的尤加利樹,她能夠爬上無尾熊最愛的尤加利樹,一直不分開…
「現在快四點了,差不多五點多天就會慢慢亮了,不知道來不來得及看到日出」,農民曆上是這樣寫的,現在應該沒有人出門還會看看農民曆、夜觀天象。
『嗯,沒關係,沒看到也沒關係。』,我想因為是無尾熊大部份的時間都在睡覺,是不是看得到日出也就不是那麼重要了。


趕著上到九份,不算高的山勢,兩人也圖著看到日出一面,
這時卻已經五點多,沿著彎曲的山路上山,月明星稀已不再見;
剛錯過了日出,卻不想錯過彼此,仍舊懷抱著希望… 
漸露署光的天,暈黃的陽光在天邊射向地平線,
這時候我跟郁晴才發現:原來天空的烏雲一直未散,
只是我們運氣不錯,一路上未受到大雨的洗禮。
我跟郁晴兩人就坐在九份老街入口外的涼亭內對話,
這時候我們坐在涼亭裡吹著冷風,天已明,霧氣卻越來越重; 
環繞著我們,好像也是當時我和她的情況,“矇矓未明、烏雲未散”。


而當時的我 就像痞子蔡寫的: 
  
  『妳有選擇幸福的權利 
   他有給你幸福的能力 
   而我是第三者 我該遭天打雷劈』 
郁晴在等待我的問題,她似乎有答案了,

『你現在想怎麼做?』
「我想等等看,等過一陣子再說!」,我仍然堅持我的“戒急用忍”政策。
『我想知道你的想法,好讓我明確的應該把你放在朋友的位置或是…』,看得出來郁晴有點捨不得我的樣子。

「我覺得妳很好,我想維持現在這樣子的關係…」
『…』
「我們現在這樣子不是很好嗎?只要妳有需要我的時候可以找我。」
『我不想這樣對你!這樣對你不公平。』

「我不需要公平,只要能夠這樣守著妳我就滿足了。」




郁晴真是個好人,我不曉得為什麼當時我不要公平,為了耍帥嗎?
我要郁晴需要我的時候可以找我,而當時的我非常需要郁晴,
希望郁晴是一直需要我的,好讓我可以不用找太多理由就可以去找郁晴。
天漸漸亮了起來,這時候已經是早上六點多了,
剛剛天還沒亮時看著海平面上作業的漁船一閃一閃的燈光,
漂浮在黑夜籠罩的大海中。
我最不能諒解自己的,
老是講這種跟心裡想的完全不同的屁話,
經過這種特訓的人,才能夠表裡不如一,
007的詹姆士龐德就是個中好手。
只是機會 稍縱即逝 
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 
如果還有…



To be continue…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