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Love Story-2
2009/09/05 05:21
瀏覽332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女孩為何會如此悲傷,為了什麼.....?﹞
      

 就在回台北的路上,這個問題腦海中轉著。忽然間驚覺......?!不對呀?為何自己會如此在意她..............?

 和她也只是今天第一次見面的呀!心想:厚....沒事一直想著一個陌生的女生幹嘛?又不我的什麼人………

 唉….!又再發神經;又想當﹝張老師﹞想輔導人。想想自己都已經是一團糟,哪還有能力幫人,真得是沒事找事做。
                  
而當休假結束,一切又回到往常生活的模式上班、下班、睡覺,一切都是那麼平淡無奇。

而這樣的生活是花了段時間改變的成果,剛開始時;一些朋友都在問為何這麼作,我一律都這樣回答:﹝在耍自閉﹞。

不過說真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改變,只是感覺很煩,什麼也不想去想,也許19歲的青少年都是這個樣子吧?而我一直這樣在心裏對自己說。
        
從基隆回來後過了幾天,在上班時因在產品製作上,跟廠長意見不合當場大吵了起來,要不是同事及時阻止恐怕早被我揍的連他媽都不認得。

         當時心想:這個狗娘養,若以他說的方式去作,客人會要;就真的是看到鬼了。

 後來Boss接到通知,就找我和廠長去泡茶聊聊。最後來Boss要我休假平復情緒,於是我又跑去基隆散心。
  
當我到達目的地將車停好後,帶著鬱悶心情慢步走向舅家,穿過蜿蜒的小巷,走到門口發現門是關著,我呆在原地盯著門看,後悔著出門時未何沒先打電話。

 就在這時;舅的鄰居看到我杵在門口,便走來告訴我舅在漁會那。向鄰居道謝後又朝漁會走去,走在路上暗自慶幸舅沒出門,不然今天就得獨自一人白跑了。
          
遠遠地便看到漁會那小小的廣場,擺了張桌子有三女一男坐在那。男的當然是舅,女的是兩位小妹           妹和她﹝那位讓我感到好奇又疑惑的女孩﹞。

忽然地舅轉頭看到我走了過去,又回頭跟女孩不知道講了什麼?她也朝我這邊看過來地笑一笑。

心想....今天我看起來有很好笑嗎?看她笑的那麼開心,不自覺得看了一下全身,沒發現有什麼不對呀?!

        ﹝哈哈..........豬頭被耍了﹞舅開心地喊著對我說,這時才知道我又被耍了。
        
說真的今天實在沒心情跟舅嘻鬧,所以沒有反駁地走到他的身邊到看他們在做什麼?

看到女孩正在教兩位小妹妹英文,心想不要打擾人家好了,於是走到碼頭邊坐著,望著眼前景色又           開始發呆。

         發呆了一會,便拿出今天帶來的畫筆和畫簿開始畫眼前的景物。
         
畫到一半感覺身後有人正向我走來,一開始以為是舅便不去理會,直到她開口說話才知道不是舅。
      


         女孩鄧大眼說道:「咦?你會畫畫呀?」

        「嗯!很多年沒畫了,有點生疏」我隨口應答
 
         女孩不可置信地說:「會嗎?畫的不錯耶!」

        「............」我懶的答

         女孩小心翼翼地問:「心情不好?」

        「妳嗎?」我疑問著

         女孩望著前方問:「不是,弘說你心情不好!」

         我點頭說:「嗯!是有點...」

         女孩好奇的問:「咦?你常來這嗎?」

         我:「沒;有空才來」

         隨後她很自動地拍了拍地板坐了下來

         我望著她問:「之前沒看過妳」

女孩:「是呀!幾天前你看到那男生是我的朋友,他介紹我和弘認識的,我現在經常來這呢!」

         我:「是喔!我還以為他在那兒把你騙來的呢!」

         女孩有點氣不過地說:「厚!哪有?我看起來那麼好騙呀?」

        「嗯....有點像」我賊賊的說

         她假裝生氣的把嘴嘟了起來

        「生氣了?」我說

         女孩:「沒啦!」

        我:「沒生氣就好....不好意思!因為我不太會說話,常讓人不高興」

之後兩人開始沉默起來。這時心想:我心情不好是因人與人間的無法溝通,而妳呢?又為什麼而憂傷呢?在我沉思時感覺她正好奇地盯著我看。

        我轉頭對她笑了笑說:「我知道我很帥,也不用這樣看我吧」

        女孩不好意思回答:「哪有?只是你不說話感覺怪怪的」

        我:「有嗎?哪兒怪?...」

        女孩:「嗯............?不知道該怎麼說也?」

        我:「這樣呀?那就別說好了。」

        我:「對了!你是老師嗎?教英文?」

        女孩:「我?不是;我還再唸書呢!怎麼這麼問?」

        我:「因為看你在教那兩位小妹呀!」

        我:「大學生嗎?」

        女孩:「海大研究所。」

        我:「喔!快畢業了吧?」

       女孩:「嗯…….還有兩年。」

       女孩:「喂!哪有人第二次見面就問人家那麼多呀?」

       我聳聳肩地回答:「有!就是我!而且也問沒多少呀!」

       女孩惡狠狠瞪著我:「哪有人這樣? 好換我問你。」

       我一副隨便的表情說:「妳問吧!」

       女孩:「你是學生?還是已經在工作了?」

       我:「妳猜? 」

       女孩一副被打敗的回答:「哪有人這樣......說好讓人家問的!」

       我:「有.......」

       突然女孩插嘴:「就是你!你要這麼說是吧?你這無賴..........」

       我莫名其妙地回答:「我無賴........?」

      「對!你就是無賴」女孩有點生氣地回答

心想:「居然敢跟說是我無賴,哎....我想也只有現在她敢,如果認識我久一點可能就不敢了吧?」

      女孩有點生氣說:「喂....你又再想什麼啦?快說呀!不說就算。」

      我回神地說:「好好好我說我說,別生氣。」

      我:「我呀!不是學生已經在工作。」

      女孩:「工作呀!那做什麼的?」

       我:「在珠寶店作事。」

      女孩;「喔!那很好耶!」

      我:「還好吧?」

      女孩:「你是店員嗎?」

     「不是,是技師。」我回答。

      女孩:「技師?嗯...........不懂?」

      我:「就是將戒子、墬子、耳環製做出來的人。」

      女孩:「喔!這樣呀!嗯...........我懂了。」

      女孩: 「那你店裡有賣項鍊嗎? 」

 這時我心想:「厚...........這不是在講廢話!珠寶店怎麼可能沒賣項鍊,還說自己是唸研究所問這種白痴問題?」

      我有點受不了說:「有!男生的還是女生?要送人的嗎?」

      女孩:「嗯!男生;送人的。」

      突然聽到舅喊著:「ㄏㄨㄟˋ;他們來了喔!」

      女孩轉頭回答:「好!我等一下就過去」

     我:「ㄏㄨㄟˋ?哪個ㄏㄨㄟˋ呀?恩惠的惠嗎?」

     女孩:「嗯...........是花卉的卉」

     我:「喔!」

     卉:「你呢?怎麼叫你。」

     我:「弘都叫我〈原〉草原的原。」

     卉: 「感覺寬廣喔!一點都不適合你」

     我真的好想扁人:「……….妳朋友在等妳呢!要先走嗎?」

     卉不捨地說:「嗯!是該走了。」

     我: 「等一下!我抄電話給妳,關於項鍊的事看什麼時候有空再打給我。」

     卉「:嗯!那我先走了,拜。」

     我: 「拜。」

     就這樣目送她離開,結束第二次見面第一次的閒聊。

     「感覺怎樣? 」舅突然來到身邊問

     我望著前方說:「很深藍。」

     舅:「看出來了?」

     我嘻皮笑臉的說:「嗯!你教的好嘛!」

     舅一副〈不以為然〉的表情:「賣來機透!」【台語】
       
     舅若有所思地說:「要小心」

    「我嗎???」我莫名其妙地問

     舅望著我:「你知道的。」


     我知道………?

      我到底知道什麼呀?? 舅到底再說什麼呀?我怎麼都聽不懂呀…….?

     後來才明白是什麼..............

*

妳是誰妳是誰

為何一眼見到就深深著迷

妳是誰

為何輕易佔據我所有思緒

妳是誰

為何讓我時時渴望接近妳

妳是誰

為何有如此魔力奪取我心智

妳是誰

為何讓我不由自主地......喜歡妳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愛戀物語
自訂分類:小說
上一則: Love Story-3
下一則: Love Story-1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