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台灣人」只有在居於弱勢的時候才會愛好和平,但是一旦成為強勢,「台灣人」凶殘的本性就立刻暴露出來..."
2017/03/06 12:53
瀏覽4,253
迴響0
推薦6
引用0
"「台灣人」只有在居於弱勢的時候才會愛好和平,但是一旦成為強勢,「台灣人」凶殘的本性就立刻暴露出來..."

http://blog.udn.com/YST2000/240274

多年來,台灣人不斷訴說“悲情”,裝一副被打壓的可憐相。這種演出與表象帶有很大的欺騙性。 「台灣人」只有在居於弱勢的時候才會愛好和平,非常愛好,以致成為列強的「順民」。但是一旦成為強勢,「台灣人」凶殘的本性就立刻暴露出來。「二二八事件」就是對此最好的說明。
228處於優勢的台灣人,凶殘的本性立刻暴露,有戴日本軍帽的,有唱日本軍歌的,全都「橫」起來。拿著武士刀的台灣人佔據重要路口,並且沿街搜捕外省人殺戮,只要不會講閩南語或是日語便一刀砍下,如果是穿旗袍的,就連問都不必了。全省暴民數以萬計,這10天全省殺了多少外省人,很難統計,單是高雄火車站附近就血流成河,屍體堆積如山,目擊者最保守的估計也超過一千。
但是等國軍官兵一登陸,面對機關槍,台灣人就乖了,變成「愛好和平」、「哭述打壓」、「爭取人權」的“文明人”。這就是「台灣人」。
--
----
從歷史看中國的大陸人與台灣人
http://blog.udn.com/YST2000/240274

多年來,台灣人不斷訴說“悲情”,裝一副被打壓的可憐相。這種演出與表象帶有很大的欺騙性。其實台灣人並不是甚麼好鳥,一點都不值得可憐。今天我們就來談談台灣人的劣根性,我們根據歷史來評論這個佔台灣絕大多數的族群,分析他們為什麼不能成為優秀的領導者。

上一篇文章我們已經談過福佬人「殺番搶田」,把原住民趕到高山;然後福佬人聚眾械鬥,暴力壓迫客家人,靠著人多勢眾把客家人殺得血流成河,佔了客家人的良田,把居於弱勢的客家人趕到貧瘠的丘陵地。所以這些號稱「台灣人」的福佬人本性是凶殘的,絕不是他們口中呼喊的「愛好和平」、「尊重人權」的人。

「台灣人」只有在居於弱勢的時候才會愛好和平,非常愛好,以致成為列強的「順民」。但是一旦成為強勢,「台灣人」凶殘的本性就立刻暴露出來。「二二八事件」就是對此最好的說明。

「二二八事件」的暴動發生在一九四七年2月28日,鎮壓暴動的國軍在基隆登陸是一九四七年3月9日。「台灣人」在國軍尚未登陸的這10天對外省人進行大量殺戮,這十天「台灣人」是佔有絕對優勢的,因為政府兵力太少,遠不足以維持秩序。譬如高雄要塞只能對逃亡到要塞的外省人提供保護,並不敢派兵出要塞維持治安,就是兵力不足的最佳証明。

處於優勢的台灣人,凶殘的本性立刻暴露,有戴日本軍帽的,有唱日本軍歌的,全都「橫」起來。拿著武士刀的台灣人佔據重要路口,並且沿街搜捕外省人殺戮,只要不會講閩南語或是日語便一刀砍下,如果是穿旗袍的,就連問都不必了。全省暴民數以萬計,這10天全省殺了多少外省人,很難統計,單是高雄火車站附近就血流成河,屍體堆積如山,目擊者最保守的估計也超過一千。

但是等國軍官兵一登陸,面對機關槍,台灣人就乖了,變成「愛好和平」、「哭述打壓」、「爭取人權」的“文明人”。這就是「台灣人」。

大家不要對「台灣人」存什麼幻想,最壞的情況還沒有到來。今天「台灣人」不過只是執政,就已經很霸道了,但是「殺手」還在後面。如果台灣真的獨立成功,所謂的「台灣人」必定變本加厲,立刻對不說閩南語的外省人、客家人、和原住民進行無情的、和肆無忌憚的打擊。

我要指出來的是:大陸人、朝鮮人、和台灣人,同樣都遭受日本人的壓迫,但是台灣人與其他人的表現大不相同,清楚地顯露台灣人特有的劣根性。

首先,台灣與朝鮮半島同樣成為日本的殖民地,大陸人民同樣也遭受日本人的壓迫,但是只有台灣人心甘情願做日本的順民。此其一。

其次,只有台灣人像念經一般,日日訴說過去的悲苦,甚至把「中國割讓台灣」作為中國對不起台灣人民的罪狀。此其二。

最後,台灣人並不體會、更不諒解尚未淪入日本手中的中國人背負了白銀兩億三千萬兩沈重的賠款,以及隨後通商開埠所帶來的、無休止的經濟壓榨。台灣人眼中只看到自己,看不到大局,心中沒有其他同胞,完全無視其他同胞所承受的苦難,從頭到尾是一群自私自利、目光短淺的人。此其三。

現在讓我們來看看,台灣割讓給日本,在隨後列強的鬥爭中,台灣人的表現是甚麼。

日劇時代,由於台灣是在和平環境中經營,而大陸是在賠款、戰爭、和帝國主義的壓榨中掙扎,所以台灣的生活水平一直到戰後都比大陸高得多。台灣人竟然因此就自以為高大陸人一等,那些隨日軍出征的台灣兵並不是像「司馬路人」所說的被迫徵召去大陸作戰,而是非常榮幸的為大日本帝國侵略低一等的「支那國」。台灣兵在大陸燒殺擄掠、姦淫做惡的兇殘程度比日本兵尤有過之。六十多年前台灣兵在大陸是以征服者自居的。從曾經同是中國人的眼光來看,台灣人不僅自私自利,而且是十足的忘本小人。

我們看得很清楚,許多受欺壓的順民,一旦有機會可以仗勢欺人,就變得驚人的可怕,甚至比他們的主子還可怕。台灣人就具備這種狐假虎威的特有民性。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幾乎所有日軍在中國和南洋的暴行,裏面都有台灣兵參與,包括南京大屠殺。中國人稱台灣兵為「二鬼子」。大陸老百姓都知道「二鬼子」通常比「大鬼子」還可怕。

所以歷史事實與台灣人訴說的“悲情”完全不符。日據時代,台灣人跟定了日本人,心甘情願做二等公民,同時也做日本人的「二鬼子」,成為日本人在外的幫兇和爪牙。台灣人作為日本的殖民一點都不可憐,更不值得同情。台灣人雖然在日本人之下,但是自認為在“支那人”之上。如果台灣人有“悲情”,那麼中國人的“悲情”在哪裏?

可是台灣人與日本人不同,台灣人只有狐假虎威的運氣,並沒有真本事,也沒有什麼智慧,所以好景不常。台灣人萬萬沒有想到,不可一世的日本皇軍,居然會被他們瞧不起的、一窮二百、只有一股正義和士氣的中國軍民打敗。

是的,一百一十年前,台灣人淪入了日本之手是身不由己。但是七十年前開赴大陸打仗的台灣人是心甘情願的,而且至少有相當大的部分台灣人當日本兵,是懷著驕傲和光榮的心情,譬如取了日本姓名的「山田進一」。六十年前台灣重回中國懷抱則是一個意外,台灣人看到中國的窮困感到後悔,懷念殖民統治也從未中斷。今天台灣人選擇美日不但是主動的,而且完全流露出他們的真本性。

今天台灣人瞧不起大陸的解放軍,這跟七十年前瞧不起艱苦抗日的國軍是一樣的。台灣人的眼裏只看到美國的航空母艦,認為美軍世界無敵,可以做為終生的依靠,這和七十年前認為日本皇軍世界無敵,靠在日本人腳下就可以得到終身依靠,其「二等人」的心態是一模一樣的。

經歷了第二次世界大戰,台灣人並沒有變得更有智慧。陳水扁的演講不斷引用日本人的「終戰」字眼,並且絕口不提「光復」,更不會提「無條件投降」。呂秀蓮甚至在「馬關條約」的簽約地發表羞辱中國和懷念日本的演講。這就是台灣人的民性。台灣人並沒有學會如何自立自強,也不知道如何做自己的主人。托外省人的福,明明已經是主人了,台灣人仍然向前宗主國表達懷念過去殖民的日子。請問,台灣人的“悲情”在哪裏?

今天的台灣人心裏只想著台灣海峽的天險、美軍的強大、還有日本的富裕,於是就決心跟定美日,與大陸對抗。台灣人完全是勢利小人,已經沒有一點中國心。有趣的是,台灣人心甘情願做美國狗,居然相信美國就會因此為保護台灣人和中國打核子戰。這是「司馬路人」文章中所言,也是大部分台灣人的標準心態。台灣人的淺薄無知由此可見。台灣人有什麼“悲情”?有的,只是愚蠢,還不是普通的愚蠢。

國軍中,早年來台有堅強戰鬥力的老兵已經凋零,還能打仗的第二代外省軍官在軍隊中受到政治排擠,而這些“根正苗綠”被提拔上來受重用的軍官則根本不會打仗。台灣民心浮動、軍隊士氣低落。目前國軍一切仰仗外力與裝備,而官兵沒有作戰的意志。台灣人必定會為自己鼠目寸光的選擇付出代價。

台灣沒有獨立的條件,地理條件沒有,人文條件也沒有。YST 把話挑明了:看看台上這批執政的正港台灣人是一副甚麼德行。今天台灣人鬧獨立,不過是為了明天做日本人而舖路。台灣人根本沒有獨立的精神。

台灣人口口聲聲的“悲情”是一個最大的笑話,自己胸無大志又目光短淺,只會主動地從一個列強的懷抱跳到另外一個列強的懷抱去尋找安全。台灣人忘了自己的祖宗,不知道自己的份量,也不知道如何在世界上為自己定位。台灣人只認得最有錢的人,只懂得投靠最強壯的身體,只會效忠認為最可靠的主子。

唉,就算自認沒有本事非得找靠山,台灣人連判斷「誰會笑到最後」的眼光都沒有,怎麼可能為自己找到長久的幸福。無能、無知、又無恥,台灣人有什麼資格說悲情?一個喪失榮譽與奮發意志的族群又怎麼能領導兩千三百萬人不走向衰亡?
-----
----
從清朝直到日本統治時期,台灣漢人仍有食用原住民番肉、番膏,番鞭、番下水的習俗

當今台灣島上最不要臉的族群=自稱台灣人的獨派本省漢人欺壓原住民.排斥晚到的同胞.自己強作台灣的主人.是當今台灣島上最不要臉的族群!來自中國大陸東南沿海的"本省漢人"把原住民幹掉後 就以正統台灣人自居佔地為王啦!
番膏指的是清朝至日治時期在臺灣開墾的漢人把捕獲原住民將其人肉及臟器食餘的人骨所熬製成之藥膏。此風當時在臺灣難以禁止。胡傳(字鐵花,即胡適之父親)之《臺灣日記與稟啟》一文有記載相關事蹟。

日治時期大正十年(1921年)任職台南地方法院通譯官的片岡巖所著《台灣風俗誌》陳金田譯,標題「番肉」中,就記載漢人習慣吃原住民肉的史實:「南投廳埔里社以北鄰接番地,住民若殺一個番人時,舉庄都來慶祝,將番人首級插上槍尖…打鑼鼓歡呼遊行各庄…有人將番人屍體寸斷煮熟,然後切片分給每一個人吃…」

《台灣總督府公文類纂》也發現幾篇食番肉的紀錄。顯示直到日本統治時期,台灣漢人仍有食番肉的習俗,而且還有很多料理方法,除了番肉、番膏,還有番鞭、番下水等。

-------

對原住民來說.這幾百年來霸佔他們土地殘害他們祖先的就是那些自稱台灣人的本省漢人.要滾也是自稱台灣人的本省漢人先滾.漢人早期移民台灣侵占原住民土地殺了不少原住民.那麼以台灣人自居的本省人該向原住民先賠嗎?
有些從大陸漳州泉州早幾百年來台灣的中國人欺壓原住民
排斥晚到的同胞.自己強作台灣的主人.是當今台灣島上最不要臉的族群

這些早期來台的中國人強佔原住民土地
自稱台灣人還要把晚期到台灣的中國人趕出台灣...
這些人還口口聲聲說台灣是他們的
他們一到台灣,就展開殺番搶田 將原住民趕到山上成為「高山族」;然後就是閩客械鬥 “仗著人多勢眾”斬殺客家人,大獲全勝,將客家人趕到貧瘠的丘陵地,自己霸佔好田好水;然後接著是泉漳械鬥。
真好笑....如果自稱台灣人的閩南人要把比他們晚到台灣的外省人趕回大陸去,那原住民是不是也可以把自稱台灣人的閩南人趕回大陸去?
台灣從來不曾是一個國家的名字。漢人來台從鄭成功算起大概是400年,但鄭成功來台灣並不是要建立台灣國,而是要反清復明。可惜他沒成功,台灣早在清朝康熙時候就是中國的一省了。

看看下面的史料吧:
「民殺番,即屠而賣其肉,每肉一兩值錢二十文,買者爭先恐後,頃刻而盡。煎熬其骨為膏,謂之『番膏』,價極貴。」見胡傳:《台灣日記與稟啟》。
http://redmedia034.so-buy.com/front/bin/ptlist.phtml…
這裏記的是台灣的漢人在清末如何吃原住民的肉,喝原住民的血。
台 灣原住民月刊在創刊號中,登出一篇「清代漢人獵殺原住民當食補」的文章,這裏記的是台灣的漢人在清末如何吃原住民的肉,喝原住民的血。;不少漢人讀者在閱 畢之後,則驚恐於自己的祖先居然是如此野蠻。

欺壓原住民.排斥晚到的同胞.自己強作台灣的主人.是當今台灣島上最不要臉的族群
--

台灣的漢人有吃生番肉(今稱原住民)的習慣
2015-08-24
◎駐美特派員曹郁芬
旁觀者眼中的台灣歷史又如何?美國記者兼外交官達飛聲(James W. Davidson)在一九○三年出版的「福爾摩沙島的過去與未來」( The Island of Formosa, Past and Present),以近七百頁的篇幅,記錄台灣人起源的傳說,在荷蘭、中國及日本占據與治理下的生活,一出版便成為英文著作中研究台灣歷史的大全。
了解日本有意在甲午戰爭後要求清廷割讓澎湖與台灣,達飛聲於一八九五年以美國記者身分,從日本經廈門搭船到淡水,先是跟隨台灣巡撫唐景菘和抗日的台灣人進行採訪,之後又後隨日軍採訪,目睹日本占領台灣的過程,以及台灣共和國的興亡。

根據他的記載,從五月二十六日到十一月十五日,共有三萬八千七百多名日軍因作戰而在各級醫院接受治療,因抗日而死的中國人,至少有六千七百多人,顯示日軍占領台灣時,遭遇極大抵抗。

最令我震驚的是,書中提到台灣的漢人有吃生番肉(今稱原住民)的習慣,不但市場賣生番肉,連內臟都可入菜,因為有漢人相信,吃生番肉可以讓他們生猛有力,這讓達飛聲非常不以為然。台灣人太習慣讓統獨之爭壟斷台灣史觀的焦點,讀到這段隱藏在台灣史中的魔鬼,就像美國人讀到自己的祖先曾經殘忍地虐待黑奴一般。要面對歷史真相,知道自己是誰,是需要勇氣的。
http://talk.ltn.com.tw/article/paper/910277
-----

自由廣場》補正「漢人吃生番肉」歷史
2015-08-27 06:00◎ 張麗盆

拜讀貴報《華府觀察》〈我們是誰?〉一文,論及美國記者達飛聲一八九五年來台採訪後出書《福爾摩沙島的過去與未來》,記述「台灣的漢人有吃生番肉的習慣」,這是事實,但也有非漢人吃生番肉的事實。「馘首」是南島族群(馬來–波里尼西亞)的傳統習俗,男子以「砍人頭」證明自己的勇猛和有能力保護聚落,這些紀錄,在日本人類學者鳥居龍藏一九○○年前後的南島族群影像紀錄裡看得到。屏東望嘉舊社今日搶救「人頭骨架」上面擺的,就是這些被砍下來的人頭。深山野地被砍人頭的不只有漢人,平埔族人亦是。

平埔族人世居台灣島,荷蘭人記錄「以番制番」征戰時,有因砍人頭數量生嫌隙而罷工(戰)的情事,是以早期平埔族人被砍人頭應是認命一途。中部平埔族群一百九十年前移墾埔里盆地,漢人隨後跟到。漢人敬神怕鬼,謠傳身上有「番仔現(味道)」就不會被砍人頭,「吃番仔肉」會有「番仔現」,番仔聞到以為是自己人就不會砍頭。胡傳(胡適父)曾任清國戶官,入埔稽查紀錄有「番仔肉」一兩多少錢,其上午入埔方上市,下午離埔已賣到只剩骨架;這是中文紀錄裡的最早記載。

西人最早記錄的是加拿大傳教士甘為霖(William Campbell);其書有曰某日下午他經過Chiu-sia-hun(埔里守城份),看到一群小孩快樂嬉鬧,手上都拿滿肉和骨頭,至其宅見婦人忙煮肉,「村人快把兩個人吃光了」,因為這兩個人砍了婦人丈夫和姪子的頭。埔里道卡斯族雙寮社也有相同口述歷史,筆者九年前記錄之。日子一天天過去,過往的殘酷生存競爭,終因文明發展而沉澱和互諒,一如「霧社番」賽德克與平埔守城份。(作者為台灣拍瀑拉發展促進會理事長)

http://talk.ltn.com.tw/article/paper/910277
----
台灣所謂本省人按照記載大多是在大陸『不容于鄉里』之人,講難聽些就是雞鳴狗盜之徒。事實也證明,所謂本省人在治理能力上無能,民主政治也掩蓋不了 他們在殺戮原住民和客家人的暴力本性。台大朱雲漢院士講,中國大陸只不過是在恢復他世界強國的歷史地位而已。朱教授沒有講明,台灣只不過是恢復他在歷史上 邊陲小島的角色。

1976 年, 李光耀訪問中國的晚宴上,鄧小平盛情邀請李光耀日後再來中國訪問。李光耀謝過,說,等中國從文化大革命中恢復過來他就來。鄧小平說那需要很長時間。李光耀 表示異議:你們真要追上來,甚至會比新加坡做得更好,根本不會有問題;怎麼說我們都不過只是福建、廣東等地目不識丁、沒有田地的農民的後裔,你們有的卻儘 是留守中原的達官顯宦、文人學士的後代。鄧小平聽後沉默不語。

-------------

作者: leochang (leo) 看板: historia

標題: 恐怖的漢人吃原住民人肉史實

時間: Sun May 28 17:25:28 2006

一開始會覺得該電子報的觀點以偏蓋全 --- 僅擷取原住民電子報的部分段落 http://www.kgu.com.tw/minority/per/01/no01_54.htm

根據大正十年(民國十年)任職台南地方法院檢察局通譯官的片岡嚴氏所著的 「台灣風俗誌」一書,民國七十六年由眾文圖書公司,陳金田翻譯的第六三二 頁,題目「番肉」中,就敘述著兩則漢人吃原住民肉的史實: 「南投廳埔里社以北鄰接番地,住民若殺一個番人時,舉庄都來慶祝,將番人 首級插上槍尖....打鑼鼓歡呼遊行各庄....有人將番人屍體寸斷煮熟,然後切 片分給每一個人吃....

平地人就迷信吃番人肉即不會被(番人出草殺)害」 「民前一年前後(明治四十五年),宜蘭山地發生二個腦丁(採樟腦工人)殺 死番人吃肉的事件,也是出於前述原因」 光緒元(一八七五)年,吳光亮率領清軍打通從水里翻越中央山脈抵達玉里的 八通關道路,旋以路口位於內山,不利於招募大陸移民,而另從玉里經瑞穗, 欲沿著秀姑巒溪打通一條銜接海口的支路,在開路過程與「奇密(奇美」)社 人爆發激戰,清軍以詭計盡屠奇美社人,史稱奇密番討伐之役(或稱大港口事 件),根據部落耆老口述,當時吳光亮所率領的廣東飛虎軍,同樣也將所擊斃 的阿美族壯丁烹煮食盡,可見漢人嗜食人肉之一斑。

筆者先父出生於光緒三年(一八八七),是抵台後第三代的泉州安溪郡閩南人 ,在日治時代菸酒尚未公賣前,一直在大稻埕迪化街開設補藥酒廠,商號「延 壽堂」,主要的客戶集中在三峽、大溪伐木製造樟腦的墾民,據先父生前告訴 筆者說,有一次他搭乘渡船溯淡水河至大溪收取貨款,剛好遇到隘勇獵到一位 原住民(應該是泰雅族),隘勇將整個原住民屍體放入鶯歌鎮特產的陶製大水 缸內,四周圍以柴火加水燉煮,並以每碗肉、每碗湯多少文錢的價格兜售(詳 細數字已經遺忘),先父也因為好奇而買了一碗肉吃,記得當時筆者曾詢問先 父,人肉滋味如何,先父答說:人肉鹹鹹,這一段筆者家族的親身經歷,應該 可以彌補漢人吃原住民正式史料的不足。

-- 看到電子報文末提到; "筆者所採訪到的漢人吃人實錄,幾乎都集中在客家 人身上,這並不代表筆者對客家族群有所成見...."

忽然想起我媽說過... 我的外曾祖父住在東勢丘陵 (客家庄) 有次居民抓到一個原住民少女 竟然真的就把她殺掉 切成肉片,大家分著吃

我的外曾祖父在好奇心驅使下 也夾了一片來吃.... =0= 而且也說鹹鹹的.... orz 和文中所敘述的情境還頗為類似 以前也不以為意,認為是特例 但看到這麼相似的案例在其他地方也有發生 心中一驚!! 難不成吃原住民當時在台灣那麼普遍嗎?? 就算不普遍好了... 為什麼吃人行為可以被漢人社會所接受?? @@ 以華夏為尊的民族觀點?? 道教和民間信仰的影響?? 漢人長久以來不重視人權??
--------

來自中國大陸東南沿海的本省漢人把原住民幹掉後 就以正統台灣人自居佔地為王啦!
  
  本文引用自原住民電子報
  
  http://www.kgu.com.tw/front/bin/ptlist.phtml?Category=244771
  
  《原住民對台灣的貢獻》
  
  漢人獵殺台灣原住民當食補秘史大公開
  
  圖/文 李嘉鑫
  
  以美食著稱於世的中國人,甚至將美食料理與中藥食補也延伸到人肉範疇,可憐的台灣原住民因而成為早期漢人移民的盤中飧。
  
  
  台灣原住民對台灣的貢獻可以寫一部大書,但是在諸多原住民對台灣的貢獻當中,最令人匪夷所思、甚至是慘不忍睹的,居然是被漢人獵捕來當作進補的中藥食補,這一個史實相信在公諸於世之後,世人對於原住民在歷史上與漢人接觸後的悲慘遭遇,當有一個全心而深刻的認識。
  
 清朝時候台灣對中國大陸的出口貨品之中,有一樣就是以水缸包裝的原住民醃肉,從台灣鹿港出口到廈門,據說非常搶手。
  
  中國人愛吃人肉既然是不爭的事實,那麼,四百年來像潮水般湧入台灣的漢人羅漢腳們,他們是否也把這樣的習俗帶到台灣來呢?答案當然是肯定的,因為至今仍然有不少還健在的閩南人、客家人、原住民,都遭遇過漢人吃原住民肉的歷史經驗。
  
  恐怖的漢人吃原住民人肉史實
  
  根據大正十年(民國十年)任職台南地方法院檢察局通譯官的片岡嚴氏所著的「台灣風俗誌」一書,民國七十六年由眾文圖書公司,陳金田翻譯的第六三二頁,題目「番肉」中,就敘述著兩則漢人吃原住民肉的史實:
  
  「南投廳埔里社以北鄰接番地,住民若殺一個番人時,舉庄都來慶祝,將番人首級插上槍尖....打鑼鼓歡呼遊行各庄....有人將番人屍體寸斷煮熟,然後切片分給每一個人吃....平地人就迷信吃番人肉即不會被(番人出草殺)害」
  
  「民前一年前後(明治四十五年),宜蘭山地發生二個腦丁(採樟腦工人)殺死番人吃肉的事件,也是出於前述原因」
  
  光緒元(一八七五)年,吳光亮率領清軍打通從水里翻越中央山脈抵達玉里的八通關道路,旋以路口位於內山,不利於招募大陸移民,而另從玉里經瑞穗,欲沿著秀姑巒溪打通一條銜接海口的支路,在開路過程與「奇密(奇美」)社人爆發激戰,清軍以詭計盡屠奇美社人,史稱奇密番討伐之役(或稱大港口事件),根據部落耆老口述,當時吳光亮所率領的廣東飛虎軍,同樣也將所擊斃的阿美族壯丁烹煮食盡,可見漢人嗜食人肉之一斑。
  
  筆者先父出生於光緒三年(一八八七),是抵台後第三代的泉州安溪郡閩南人,在日治時代菸酒尚未公賣前,一直在大稻埕迪化街開設補藥酒廠,商號「延壽堂」,主要的客戶集中在三峽、大溪伐木製造樟腦的墾民,據先父生前告訴筆者說,有一次他搭乘渡船溯淡水河至大溪收取貨款,剛好遇到隘勇獵到一位原住民(應該是泰雅族),隘勇將整個原住民屍體放入鶯歌鎮特產的陶製大水缸內,四周圍以柴火加水燉煮,並以每碗肉、每碗湯多少文錢的價格兜售(詳細數字已經遺忘),先父也因為好奇而買了一碗肉吃,記得當時筆者曾詢問先父,人肉滋味如何,先父答說:人肉鹹鹹,這一段筆者家族的親身經歷,應該可以彌補漢人吃原住民正式史料的不足。
  
  田野調查揭發的漢人捕食原住民實錄
  
  八十七年十月間,筆者隨東森綜合台「台灣部落尋奇」外景小組前往高雄桃源鄉採訪,在高中部落遇到一位六十七歲、住在寶山二集團部落的布農族郡社人林文郎(假名),他告訴筆者說,他父親廿五歲那年,單槍匹馬從桃源前往二集團山區狩獵,被客家腦丁發現,客家人成群拿著武器敲鑼打鼓,將他父親包圍在山谷中,希望等他父親餓得昏迷時再捕來吃,林回憶說他父親當時只剩下三發子彈,心想先打死兩個敵人後,再利用最後一粒子彈自殺,結果,當時有一位從六龜駐在所送公文到二集團的客家警丁(警察局工友),聽到這個消息後,竭力勸阻他的鄉親放棄行動,否則非但注重團結的布農族人將集體來復仇,而且日本人也會怪罪下來,最後這些客家腦丁知道事態嚴重知難而退,林當時還幽默地對筆者說,如果他父親當年被吃掉,今天筆者就聽不到這段故事了。
  
  今年八月間,筆者又隨東森綜合台「台灣部落尋奇」外景小組前往苗栗南庄鄉蓬萊村採訪,在八卦力部落又聽到另一件故事,主人翁是現年七十六歲的賽夏族老人楓清閒(假名),時間是在光緒初年,客家人黃南球以武力屠殺獅潭賽夏族奪取土地的時候,有一次楓清閒的祖父被黃南球所屬的客家軍事移民團抓到,關在熬煮樟腦的大鐵鍋中,消息被賽夏族根家一族聽到了,藉著黑夜掩護而把楓家祖父救回部落,從此以後,原本姓風的這一系賽夏族,為了感激根家救命之恩,而把漢姓的風改成木字旁的楓。當時筆者曾追問楓清閒說,客家人將汝祖父關在鐵鍋中,是否準備煮來吃?楓清閒沒有回答,不知道是聽不清楚問題,還是仍舊畏懼漢人主流社會的勢力,不敢指控漢人吃原住民肉的惡行。
  
  缺乏反省能力的食人族主流社會
  
  今年六月間,有一天晚上筆者偶爾打開電視,看到三立set電視台播出一個節目,名稱與報導地點都因為節目已近尾聲而不清楚,只記得畫面中是一位六十餘歲的苗栗客家老人,手中展示一張日本警察徵調民伕參加討伐原住民(應該是泰雅族)的「殺人令」,還記得該台記者問受訪者說:你們殺了那些原住民後,屍體都哪裡去了,那位老人居然很爽快地回說:統統吃掉了!
  
  
  是的,統統吃掉了!這句話解釋了從清道光十四(一八三四)年起,以客家人姜秀鑾為首的「金廣福」武裝移墾集團,開始屠殺新竹北埔、三灣、竹東賽夏族人搶奪土地,以及光緒初年黃南球的「廣泰成」武裝移墾集團,屠殺獅潭賽夏族與大湖鄉泰雅族搶奪土地後,在整個足足有新竹市十餘倍大的土地上,居然找不到絲毫被害原住民萬人塚的原因,原來都是被漢人墾民給吃掉了!
  
  
  在這篇報導中,筆者所採訪到的漢人吃人實錄,幾乎都集中在客家人身上,這並不代表筆者對客家族群有所成見,也並非獨有客家人才擁有吃人習俗,而是客家人比閩南人晚到台灣,只能侷促在平地閩南人與山地原住民之間的一隅狹窄丘陵地上,時間距離現在也不過一世紀左右,所以史蹟還斑斑可考,其實盤據台灣西部平原的閩南人,對待平埔族的巧取豪奪,同樣地異曲同工。
  
  
  從一窮二白的大陸,逃難到「滿地金錢淹腳目」台灣的漢人移民,以欺詐、武力掠奪了原住民土地,甚至連抵抗者屍骸都吃下肚之後,有沒有對受害者做何種懺悔與反省,有沒有對這一塊接納他們的島嶼懷抱任何感恩之情呢?我們從今天屹立在獅潭村義民廟的黃南球雕像,腳下的碑文依然倨傲地宣稱「兇番蠻頑....不服就撫」的陳述,就可以知道,這一群控制了台灣、掌握歷史解釋權的主流族群,他們骨子裡的食人族本質,並沒有隨著時間而消失!
  
  
  後記:
  
  漢人常以文明、開化者自居,對於非我族類則統稱為番或蠻夷,若從普世公認的標準來看,吃人其實是野蠻人才有的陋習,漢人才是真正的番,不過,若是以人類的文化程度越豐富煩瑣,就代表越開化的話,例如法國文化之所以雄冠歐洲,從法國飲食所用的材料之多、烹飪法之繁複,就可以看出一班,而中國人是全球唯一了解人肉的藥用價值、而且也擅長烹飪人肉的民族,這難道不是文化演化程度較高的表徵嗎?若依照這樣的推理,不懂得吃人肉的台灣原住民,當然是未開化、只能被捕來當盤中飧的落後種族吧?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