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心裏還在納悶
2014/08/08 10:34
瀏覽125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出門十天,昨天晚上回家。壹路上大家都在告訴我說家鄉的天就像是瘋了壹樣。好久沒有的高溫最近幾乎全都傾註到了家鄉的土地上。大家的身體似乎已經快要經受不住了,有些人好像已經到了心裏承受的極限。我知道大家是好心,希望我能在外邊多呆幾天,躲過這老天爺不近人情的肆虐。可是我知道,生命的世界裏不是都會隨人心願的。我到該回家的時候了,怎麽能不回家呢郵輪旅行

  原指望在驪山腳下緩解壹些心情,可誰想除了天熱之外,大腦裏似乎總都是那些歷史的悲哀。去了壹趟雪域高原,感受了壹回生命的無暇純真。沒想到壹直高血壓的我,突然間變成了低血壓。開始我還不知道,只是偶然覺得有些頭暈眼花,我以為是天太熱,從高原歸來壹下子還無法適應自己家鄉的環境。直到今天中午,我又壹次感到頭暈,結果測了血壓才知道,壹直很高的血壓值突然小下來了。而且小的令人吃驚。

  我當時就躺在床上,心裏還在納悶。到底是這麽些年治療的結果,還是因為生命突然間出現了落差,適應的條件沒有了。不過說來也怪,壹直都說天熱,可是我昨晚到家就感覺到了壹陣陣的涼風。似乎天空中也多了很多雲彩。難怪朋友說我真是個福將,老天爺有時候也給留點顏面。到了今天早晨,天就陰的更重了。而且溫度也徹底的降下來了。就連朋友也說看來這幾天他壹直擔心我回家會受不了的都有些多余。其實我知道,上蒼是上蒼的故事,和我無關。但是眼前的壹切似乎又讓我的心裏多了幾分浮想聯翩。

  因為十天沒有在家,單位裏淤積了很多事情。特別是有些學校的建設任務很重,時間又的確很緊。看著陰沈沈的天,我當時心裏也怪矛盾的。我渴望下壹場雨,渴望可憐的家鄉人不要再為沒水喝而苦苦等待。可是要真的下起雨來,我們的工程就得延誤。可誰都知道,九月壹號開學是壹堵墻,誰也不敢逾越。走出家門我沒有去單位,我知道單位裏現在也有很多人在找我,不能說沒有正事,可是有時候我也覺得,正事也帶著很多和燥熱的感覺。小王來接我就說,他看見我的辦公室門口有很多人,大多都不認識。看樣子都是來找我說什麽事情的Neogen Code 9 韓國地址

  能說什麽事情呢?其實我心裏明白。我也知道現在是個可憐天下父母心的時代。中考考了二百幾十分想上重點高中。明明是鄉下戶口,我們本來是有規定的,可總想讓孩子在城裏讀書。還有調動的,都說家有困難,都覺得城裏壹切很好。是的,我都理解,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嘛。可是現在的問題是社會提供給我們的空間就是如此。我壹個小小的局長又怎能改變社會的現實呢。

  我只有躲避了。其實誰不想待在熱鬧得地方呢。誰不願讓大家都高興呢?我這次去甘南,特別是在若爾蓋大草原行走的時候,感受到那種世界的空曠,那種生命的無拘無束的愜意,我明白了,其實自我的生命說到底還是由自我來塑造的。有時候我覺得我真的不該來這裏,好多回我覺得我就是天生的自然人。其實把自己留在大自然之中,讓生命真真實實的去還原生命的真諦,那才是壹種真正的夢想。當然了,願望總是願望,永遠也不會變成現實。懂得道理未必就能完善道理。這也許就是生命和理想的悖論。

  但是我也不能躲在沒人的地方,因為我不可能把自己和社會完全的隔絕開來。畢竟我肩上還有著屬於生命的社會責任。要不然就會讓那些無聊的人說出令人氣笑皆非的話來。就像前不久就有記者來找我,氣勢洶洶的,壹見面就責問我,有人反映我半年都不上班。我當時聽了想發火都覺得沒有力氣。先不說這半年對於我們這樣的單位意味著什麽。光是這半年不上班的命題我怎麽覺得現在的社會竟然會變成這樣的情形呢。

  事件自然是不了了之了。但是就這樣的不了了之卻讓我的心靈經受了壹次前所未有的沖擊,我忽然覺得這世界其實什麽都不缺,缺的就是生命的純凈。還有壹個小事件,聽說壹位那個網站的記者來找我,說是縣長安排的。我還沒有來得及見他,結果就出問題了。大概他覺得這世界上所有的生命都和他壹樣,只有在脅迫中才能體現他渴望得到的結果。聽說他也是拿著壹張什麽調動的申請。大概覺得光是這樣見我理由總不充分。所以就偷拍了我們的人吃包子的鏡頭。是的,我們的人不該在上班的時候吃包子。可是當我了解到我們的人是因為上班的時候事情太多,買的包子都沒有顧上吃,上午九點空閑壹點了,就在辦公室吃,這下可犯了大忌。似乎就不得了了。有了這個視頻,人家就覺得掐住了我的咽喉,讓我怎了樣我就得怎麽樣。

  真有意思,我就不明白,當今的社會價值觀怎麽會變成如此的模樣呢。先是給我們的上級部門打電話,讓通知我和他聯系。我沒有聯系。過了半個月,我們縣長又給我發來短信說,還是同樣的內容。我壹看真的都快要崩潰了。覺得這世界竟然會有如此齷齪的生命。我想他壹定沒去過甘南,沒有領略過雪域高原的那種生命神韻。看看那些無憂無慮的牦牛,看看那些虔誠的信徒,其實不管是誰都會覺得大千世界裏,根本用不著如此的下作來衡量別人對生命的承重。

  我走在街道上上蒼就已經開始下起雨來了。我想我走的時候我們壹些學校的工程還沒有開始。最近聽說都已經動工了。前些日子很熱,大家壹定很辛苦了。我知道自己去了也沒作用,但是不去似乎也沒有啥作用。這好比就是哲學裏的循環論證壹樣。聽起來滑稽可笑,但是很多事情就是在這樣的滑稽可笑中完成最後壹種精神的實質。當我來到離城最近的壹所學校的時候,看到校長就站在門口,幾天不見,他似乎也上了壹回雪域高原,膚色黑了很多,好像也瘦了。

  他看見我很驚訝,知道我是昨天回來的,沒想到我會今天早晨就去他們學校。我在工地走了壹圈,看到大家都很辛苦的工作,開始想好的很多話壹句都沒有說出來。說什麽呢?就像我這次在甘南的郎木寺看到那些真誠的藏傳佛教的教徒們面的蒼天和大地,展現出來的生命內涵,其實有很多事情根本是不用語言來表達的。過去我壹直很崇尚語言的功能。覺得這世界只有智能的生命才配享有預言。可是當我在雪域高原看到了那壹幕幕讓生命汗顏的生命真諦的時候,我明白了,其實大千世界裏,只有沈默才是壹種最了不起的偉大阿聯酋特價機票

  校長告訴我,如果天氣沒有問題,他們保證按時竣工。保證九月壹號開學。我當時笑笑說,就是天有問題,也必須九月壹號開學。其實當我說這話的時候,我都覺得自己枉讀了這麽多年的哲學和邏輯學。可是這也是現實,因為不管事物的發展開始是什麽,但最終的結果卻是壹樣的。既然我們選擇了冒險,我們自然就要為這種冒險付出代價。這似乎不需要太多太深奧的道理去講。因為現在很多事情不是簡單了,而是把簡單的事情復雜化了。有時候我覺得,現在不管是哲學還是邏輯學,似乎在現實之中都成了壹種悲哀。而且這種悲哀已經超越了生命自身的價值。想想真的太有意思了。這種意思直到最後竟然變成了壹種無聊,而這種無聊讓自我生命很多時候都無地自容起來。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家庭親子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白雲守望著藍天
下一則: 在乎是個很虐心的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