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五月,美麗的紫槐花
2014/01/07 15:30
瀏覽200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又是壹年五月了,小城裏的紫槐花盛開了吧?壹團團熱烈的、妖嬈的紫紅簇擁枝頭,那濃郁的香氣氤氳著,彌漫了大街小巷。置身其中,恍如喝了美酒,不覺深深陶醉。

  妳從槐花深處向我走來,挺拔健美的身材,俊朗的臉、陽光般明媚的笑,小城憑添壹道亮麗的風景。

  我站在槐樹下等妳,微風吹拂,花瓣紛紛飄落,頭上、臉上、身上,粉蝶壹般繚繞……

  五月,小城處處被壹種浪漫的氣息包裹著。

  我們互相凝視著,眼裏心裏漾滿笑意……

  這,已經是十幾年前的事情了。

  現在的妳可好嗎?

  說過了不再想起,說過了不再相憶,可昨夜,我為何又夢見了妳?

  還是在那個馨香的小院裏,春色爬滿了籬笆。壹張木桌,壹壺清茶,壹本書,偶爾說幾句話,間或相視壹笑。

  日子,美好得像只只彩蝶,翩躚在花叢中。

  不知幾時下雨了,我的車子淋了濛濛的雨水,妳麻力地找出壹塊幹凈的布來,從車把到座椅到書包架每壹處都給我仔細地擦幹凈。那細心、那專註,讓我臉紅,令我感動。

  妳已有了定親的對象,可為什麼,命運卻偏偏讓我們相遇?

  妳記得嗎,第壹次與妳相見,我站在槐花掩映的亭子前看書,不知什麼時候面前站了壹個乞討的老人,她祈求的眼神看得我好尷尬,僅有的幾元錢剛才已經買書了。情急中我想起臨出門時,小弟塞給了我壹個蘋果,於是趕緊掏出來,拿手絹擦了擦,遞給了老人。

  回過頭去,正好看見絢麗如陽光般的妳投過來的熱切目光。

  於是,我們相識。知道了妳剛從部隊轉業回來,知道了那個腿腳有點毛病的小書亭老板是妳媽。

  和妳在壹起,總有說不完的話,即使是做著很繁瑣的事情,心,也是快樂的。妳知道我喜歡看書,每期文學雜誌來了,無論我來還是不來,妳都偷偷拿出壹本給我留著。

  不知為什麼,和妳在壹起,總有壹種默契的感覺。好多事情,有時不需言語,只要壹個眼神、壹個動作或壹個微笑就能心領神會。

  那個五月我是快樂的,像枝頭的紫槐花,熱烈的、芬芳的,每天都被壹種美好的感覺充盈著,渾身有使不完的勁。

  於是,我去小書亭的次數更多了;而妳,也總是找盡各種理由替妳媽媽看店。

  記得那個暮春的五月嗎?漫天的槐花像雪花壹洋紛紛揚揚。春天,壹晃眼就過去了。美好的東西,總是來得快去得也快。

  妳以妹妹的身份帶我去和幾個戰友聚會,許是喝了點酒的緣故吧,大家都很興奮,妳的幾個戰友嘻嘻哈哈,非要妳說出要娶的媳婦什麼洋。妳的臉色忽然很難看,頓了頓,慢慢說:善良的、靦腆的、有默契感的,長臉、翹鼻子、白皮膚......大家的眼光“刷”地全都看向了我。我臉紅了,但心裏卻溢滿了甜蜜。

  回來時有些晚了,偏又下起了雨,街上壹片泥濘。妳執意脫下褂子讓我捂著頭,我們的鞋被雨泡濕了,灌滿了水,每走壹步都很難受。妳怕我摔倒,緊緊拉著我的手。壹路上,我們默默無語;心,卻千轉百回。

  該分手了,妳忽然語氣很重地說:雪兒,我帶妳跑吧!天涯海角,哪裏都行。

  那壹刻世界真靜啊!只有絲絲的冷風刮過樹梢,撕下壹朵、壹朵的槐雪砸向頭頂、脖頸,那冷,鉆心入骨。我不禁打了壹個寒戰,忽然感到頭很痛。那痛,愈來愈重,痛撤心扉。妳媽的話又回想耳邊.......是的,她就只有妳這麼壹個兒子,她不能沒有妳。再過幾天,她就要張邏給妳娶親了。

  淒涼的夜裏,我絕望的淚水如刀,滑傷了夜的眼睛。

  妳說,雪兒,如果我早幾年認識妳該多好!其實,我又何嘗不是!

  握著妳的手,我多麼希望,那晚的路永遠沒有盡頭啊!

  此生,我們就這洋永遠走下去!不管前方多少風雨,不管道路多麼泥濘!好不好?

  可是,妳媽媽已經明確告訴我了,她身體不好,妳不在家的三年,都是妳的鄰居靈兒姑娘在照顧她,在她心裏,她早已是妳們家的兒媳婦了。

  我還能說什麼呢?如果命運可以,讓我們早認識幾年,那麼照顧妳媽媽的,肯定是我。可是,生活中從來就沒有如果。

  那天,我忘了我是怎麼回家的,迷迷糊糊的,我病了。小弟後來告訴我,姐,妳那次感冒,把咱媽嚇壞了,三四天,壹直說胡話,從來沒見妳那洋,臉慘白的像個月亮……

  現在的妳可好嗎?

  想知道妳的消息,其實很間單,不需費多大周折,便可抵達那個我魂牽夢繞的地方。

  但這麼多年,我始終堅守心的承諾,不去打擾妳的生活。

  此生,有些人,也許註定是妳生命中的過客,人生路上的壹道風景。今生,我們無法彼此擁有、長相廝守,那麼就各安天涯、默默送去心底的祝福吧。

  有人說,在對的時間遇上了錯的人是壹種傷害,那麼在錯的時間遇上了對的人更是壹種痛心的折磨!

  我知道這折磨會伴隨我壹生。但既已選擇,就必須坦然面對。

  我們都是善良的人,不去傷害別人,就只能傷害自己了。

  夜深人靜,我在日記裏悄悄寫下:,如果上蒼能給我們壹個機會,那麼今生我不求富貴、不求名利、不求錦衣玉食,只願執子之手,與子終生相守!

  可是,註定今生沒有這洋的機會了。

  病好後沒幾天,我便和幾個女伴壹起離開了小城,去了遙遠的異鄉打工,我托弟弟給妳送去壹封信,祝妳們全家幸福快樂。

  五月,滿城的紫槐花又開了吧,瑰麗的的芬芳的,像極了我年少時向往的愛情!

  紫槐花下,我默默地背誦著徐誌摩的那首詩:

  我是天空裏的壹片雲

  偶爾投影在妳的波心

  妳不必訝異,也不必驚喜

  在轉瞬間消逝了她的蹤影

  

  妳我相識在黑夜的海上

  妳有妳的,我有我的方向

  妳記得也好,最好妳忘掉

  在這交匯時互放的的光芒

  

  美麗的紫槐花呀,我永遠祝福妳的五月!

Teny Wu Teny Wu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鳳凰嶺上的塔
下一則: 網吧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