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江山夕燦》第三章、朱雀展翅—(3)滌塵居
2020/05/22 21:20
瀏覽250
迴響0
推薦5
引用0

《江山夕燦》第三章、朱雀展翅—(3)滌塵居

由於周天子的王輦年久失修,不堪使用,所以天子、常伯大夫、遂大夫三人就乘著一輛牛車,由一個御者駕著,牛車左右各有兩名虎賁步行護駕。這般儀仗實在說不怎麼像樣,好在牛車後繫著一匹神駿的高頭大馬跟著,為天子車駕增色不少。

西周公對天子的到訪大為意外,想想雖然這位天子可是他西周公養的,但人家畢竟是天子,不好失了禮數,惹得天下非議,於是就親率文武百官,到王宮大門口列隊恭迎。

歡迎隊伍中還有許多外國使節,他們在此係受邀參加西周國的朝議,為宜陽可能失守,而西周國該如何因應一事,受西周公的諮詢。其實這些使節並非為出使西周國而來,他們只是以雒邑為基地,就近打探宜陽的戰況,隨時向本國匯報,“出使西周國”只是給西周公一個面子的說法罷了!

西周公已經八年沒見到天子了,上次見面是在先王的葬禮以及本朝天子的登基典禮上,小孩子長得好快,一眨眼就長得認不出來了。不過常伯大夫、遂大夫這兩個老傢伙還是老樣子,看來粗茶淡飯有助於養生之說還真有點道理,自己也該吃得清淡一點了。

西周公躬身長揖向天子行禮,而沒有行跪拜大禮,在場的西周國官員比較無所謂,倒是各國使節鬆了一口大氣,慶幸不用為了是否“尊王”而表態,反正跟著地主國國君的禮數,就沒有人能說什麼了。

不過這位少年天子看來很隨和,也很識時務,並沒有為了禮數的問題而顯露不悅之色,仍然笑瞇瞇地說道:「眾卿免禮!眾卿免禮!」。

歐宇不介意禮數,他在意的是露臉機會,有這麼多各國政要在場,露臉的效果想必超出預期。他跟在場的每個人一一寒暄,說些「今天天氣…哈哈哈!」、「吃飽了嗎?」之類的話,只有對趙國的使臣多說了一句,請該使臣轉達趙侯,謝謝他送的寶馬,改天將騎著牠前去與趙侯會面。

周天子沒有進西周王宮,只在宮門口進行了交際活動,然後丟了句:「各位請自忙,不必送駕。」,就施施然離去。在場眾人有點摸不著頭腦,不知天子何故駕臨,又為何來去匆匆,也只能說小孩子行事本來就沒什麼道理吧!至於常伯大夫一再提醒天子還沒把宮中裁員的事告訴西周公,這人也是沒腦筋,不想想天子幹嘛把家裡的事向旁人報告,反正天子就裝作沒聽到他的提醒。

離開西周王宮後,周天子帶著隨員到了「滌塵居」客棧。這個客棧兼餐館是雒邑白氏的產業,雒邑白氏世代經商已有兩百多年,根基深厚,聲譽卓著,遠非新進的暴發戶歐氏所能比擬,更且出了個當代頂級名士白圭(註一),他的大名任誰聽了都要肅然起敬。

白圭年紀大了,退隱在家,現在當家的是他的兒子白禮。白氏的商號與客棧是分開的,白禮並不在商號那裡辦公,而常駐客棧,足見客棧蒐集消息、交際往來的作用,對一個大財團而言有多麼重要。

天子光顧民間客棧,那可是開天闢地以來的頭一遭,對此殊榮,白禮不敢怠慢,他親自接待天子,而讓客棧掌櫃的隨侍一旁聽候差遣。

白禮將天子與兩位大臣迎進了最頂級的包廂,那是座落在庭園中的一個獨立小閣,雅緻又幽靜。貴賓落座後,天子很客氣地邀請白禮同坐,並且要求好好招呼外頭的侍衛與車夫,讓他們也吃頓好的。

小閣裡的筵席進行了沒多久,歐宇就聽到了他不能不關注的一些話語,那是從二十丈外的大堂內部隔間裡傳來的,說話的是一男一女,他從對話的內容裡聽出了那兩個人的身分,以及他們正在苦惱的問題。歐宇暗嘆老天爺實在太幫忙了,連吃個飯都吃出那麼好的事來。於是他離席而起,叫常伯大夫與遂大夫二人別管他,坐回去繼續大快朵頤,而請白禮陪同嚮導,到處走走逛逛,觀賞庭園美景。

歐宇在一處假山瀑布前停了下來,對白禮說道:「白當家的,我帶來的那匹大黑馬〜嗯,是趙侯送的,有個好聽的名字,叫『踏雲烏騅』。我擔心宮裡的馬廄荒廢已久,也沒有像樣的馬伕,恐怕會把牠養壞了,所以我想把牠寄在這兒照料,每日支付貴寶號五十錢,你瞧如何?」。

白禮說:「榮幸之至!但再好的馬料也花不了那麼多錢,一半的費用足矣!」,其實就算不收錢他也會接,連趙侯送給天子的寶馬都寄養在客棧的馬廄裡了,那來住店的貴客豈不是對自己的愛駒更加放心了嗎?

天子看來很欣慰,不過又補上了一句:「如果有人認為是我以寶馬為質押,向貴寶號借錢的話,還請當家的不必否認。」。

這就有點莫名所以了,借錢這種事別人否認都來不及,這天子倒似還希望攬上這窮名的樣子,不過反正不關白禮的名聲,於是這事就這麼說定了。接著天子突然問道:「白當家的知道『璇珠閣』這家酒館嗎?」,所謂的“酒館”並不是純喝酒的酒鋪子,那兒有常駐表演的歌舞班子,還有女侍陪酒。

白禮有點耽心這少年天子怎麼問起這個,會不會是要讓我帶他去逛逛?但還是誠實回答道:「知道!知道!咱們生意人交際應酬大多去那兒。」。

天子說道:「那好,那兒的頭牌歌妓叫做『舒蝶』,我想託你去為那位舒蝶姑娘贖身…喔,聽說她的身價是三千六百金,這筆錢我帶來了,立即可付。若當家的願意幫這個忙的話,事成後另行籌謝傭金一百金。」。

白禮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這位天子,這個小孩,竟然要花費鉅款為一個歌妓贖身?他一下子腦筋打結,說不出話來。

這時那少年天子微微一笑,說道:「白當家的請別誤會,我只是個小孩,還不到親近女色的時候,為此女贖身另有用意,稍後就會讓你知曉…還有;金子也是真的,就在院子裡的牛車上,咱們不妨現在就去拿。」。

白禮想想這筆買賣看來沒什麼風險,而且他也很好奇贖了此女之後又會是什麼情節,便點頭答應了。

待得天子付了金子,白禮交待親信去璇珠閣贖人,天子就問白禮:「鞏邑(註二)有位楚國來的士人,叫羋戎(註三),白當家的可認識?」。

白禮答道:「識得,羋公子是小號的常客,他來雒邑時都住在這兒。」,他沒說的是他還知道羋戎常常在此與舒蝶幽會,想到此節,白禮已似有所悟。

天子說道:「羋戎好像此時正在此處,與舒蝶姑娘用餐,當家的為我引見一下他們兩位可好?」。

話說到此處就真像大白了,但白禮不明白的是,那羋戎並非什麼高賢大才,而他的姊姊秦國的羋八子(註四),在秦惠文王(註五)駕崩後就什麼都不是了,連帶著也斷了對這個弟弟的接濟,使得羋戎這四年來出手愈來愈寒傖,這樣無用之人,天子又何必破費去曲意結納?

白禮已經察覺這位天子非但不像大家以為的那樣少不更事,反倒是謀略十分深遠,手段極有氣魄,遠非一般人可比。這次他帶著金子來唱這一齣,顯然是經過精心佈置,這樣的力氣絕不會花在沒用的人身上,下文絕對值得期待,自己當然要鼎力支持,等著看好戲。

其實在這件事上,白禮是高估天子了,歐宇帶著金子來見白禮,其實是為了談別的生意,不過既然老天爺安排了這麼好的機會,那當然就得順勢掌握,至於原先規劃的事日後再另行安排也無妨。

白禮向店伙問清楚了羋公子用餐的包廂,就領著天子前往造訪。那羋戎正在和舒蝶卿卿我我互訴衷曲,乍聞有人敲門打擾,頗有點不悅,一瞧來的是白大當家的,不悅就化為驚訝,因為白大當家平常是不管客棧裡的事的,但更大的驚訝還在後頭,只聽白大當家的開口說道:「天子駕到!」。

周天子、羋戎、舒蝶、白禮四個人歡談了許久,大家都成了好朋友,特別是羋戎聽天子說是為了仰慕他的賢才而來,高興得全身毛孔舒暢,大有知遇之感,心想可惜這位天子寸土皆無,我這麼高的才智也無法幫他。接著白禮派去璇珠閣的人回來了,帶著舒蝶的贖身憑券,周天子笑瞇瞇地把憑券交給了舒蝶姑娘,恭喜她今後可以與如意郎君長相廝守了。

羋戎與舒蝶欣喜若狂,雙雙拜倒,一再向天子謝恩,天子也高興地恭喜他們,儘說些郎才女貌、珠聯璧合、有情人終成眷屬等等之類的吉祥話。末了再加碼,當場向白禮買了輕車駿馬送給羋戎,說若沒有香車的話,那該怎麼帶美人回家呢?

輕車,先秦時馬車只有單轅,要連車帶馬的送,就必須送兩匹馬

白禮非常捧場,還額外插花加料,向羋戎暗示這些花費是天子質押了趙侯送的寶馬借來的,天子這樣情深義重,讓羋戎感動得落淚。

當散會互道珍重的時候,天子已成了羋戎生平最要好的知己,這次臨機出擊可說大獲成功。

天子帶領著一批酒足飯飽東倒西歪的大臣、侍衛以及車伕…因為喝酒不開車,所以天子只好親自駕駛牛車…回到成周城時,都已經天黑了。天子進宮後,先到宮裡的每一個角落巡視,慰勉了每一個宮官、侍衛、寺人、僕役與奴隸,並且大撒幣,人人有賞,搞得宮裡萬歲歡呼聲不絕於耳。最後天子召來了新任的虎賁氏及總管寺人,說自己要閉關修練仙道大約一個月,這期間不吃不喝不說話不見人,嚴禁任何人來打擾,交待完畢走入寢室,把門關上就無聲無息了。

歐宇乘夜飛身出宮,先黏上鬍子去了雒邑歐氏商號,拿出兩千金先歸還部分“借款”,然後恢復了一個尋常少年的模樣,趕赴下一站:咸陽(註六)。

(註一)白圭,雒邑人,大約公元前370年至300年間在世。曾在魏國為官,興修水利,退隱政壇後返鄉經商,並提出經營貿易發展工商的理論,後世尊為“商祖”。

(註二)鞏邑是當時東周國的國都所在,約當今河南省鞏義市西南部。

(註三)羋戎,楚國公族,秦宣太后羋月的親弟弟,大約公元前332年至262年間在世。當時因在楚國犯罪而避居東周國,後來秦宣太后主政期間,他在秦國權勢極大,先後被封為華陽君與新城君。

(註四)羋月,生於公元前337年,秦惠文王的嬪妃,位階是八子,所以稱為羋八子。後來其子當上了秦王,她就被尊為宣太后,把持秦國朝政四十年,卒於公元前265年。

(註五)嬴駰,戰國時秦國君主,生於公元前356年,卒於公元前311年,謚惠文王。

(註六)咸陽是當時秦國國都,約當今陝西省咸陽市東北二十里。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