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全台唯一一座以死者生前所駕飛機型狀為造型的「飛機墓」,
2009/06/24 10:15
瀏覽5,888
迴響0
推薦6
引用0

本報記者陳金聲
 
高雄市右昌公墓裡、台灣地區唯一一座以飛機作造型的「楊清溪墳墓
」,因公墓要改建為公園而面臨搬遷,這一位飛行員長眠地下七十年
「環島飛行,壯志未酬」的經歷,將隨著墓園的搬遷再勾起楊家後代
的記憶。
 
楊清溪是於民國廿三年十一月三日,在台北駕駛二百卅匹馬力「薩爾
牟遜型」螺旋槳偵察機「高雄號」,準備完成生平最矢志要完成的「
環島飛行」壯舉前飛機失事墜機身亡於台北。距生於民國前四年,只
得年廿七歲,生前他曾與韓國籍女飛行員朴敬元相戀,不意朴敬元在
民國廿二年,也就是楊清溪罹難前一年在日本飛行途中失事罹難,兩
人成了同命鴛鴦。
 
根據文獻資料,楊清溪是第五位台灣籍的飛行員,這一場的意外,卻
讓他成為第一為空難犧牲的台籍飛行員,斷送了楊清溪矢志成為第一
位台籍飛行員環球飛行壯舉的美夢。
 
楊清溪是高雄市右昌望族、遜清秀才楊雲階的三子,他的大哥就是讓
右昌地區移風易俗至今不舉行農曆七月普渡祭典的楊亦安,二哥則是
民國卅九年十月廿九日在花蓮縣當選台灣地方自治史上第一位民選縣
長的楊仲鯨。
 
楊家家境富裕,當年在右昌地區的土地多達四百甲,在花蓮也有二百
多甲的土地,但是,他志在鄉關,民國十八年、廿二歲在今台南長榮
中學前身「長老教中學」畢業後就束裝東渡日本。後來考入明治大學
專科部,當時他雙親俱已別世,由長兄楊亦安主持家務。
 
楊亦安原本寄望楊清溪早日學成返國協助家業,不料卻突然接到楊清
溪從日本寄來的信,表示他志在凌雲,將棄商改習航空。信中他除了
表明改習航空的壯志與美夢之外,同時指名懇求大哥寄給他五百圓、
二哥寄給他三百圓助他完成此願。這封信目前還由楊家後代保留。
 
據楊家後代表示,楊清溪的兄長接到他要改習航空的信件後,曾合議
以「斷絕金援」讓他更改志向,但楊清溪卻意志堅定,竟在日本「半
工半讀」,他的兄長知道後,心有不捨,最後「開放金援供輸」,助
其完成心願。
 
民國廿二年(距今七十年)三月間,楊清溪在日本航空學校完成學業
通過「飛行士」檢定,以優異的成績與急轉的卓越飛行技術取得「薩
爾牟遜A型」、「盎里奧型」、「亞武羅五喩四K型」三型飛機的駕
駛執照後,於五月間衣錦榮歸返國掃墓,並取得兩位兄長的同意,資
助二千圓讓他購買飛機後即返東京。
 
楊清溪就以這兩千元向日本陸軍購得一架二百卅匹馬力的「薩爾牟遜
型」偵察機,整一番整修後取名為「高雄號」以紀念家鄉。當時全日
本民間私有的飛機只有六架,台灣高雄右昌楊家人也有一架,何等的
風光。
 
民國廿三年八月間,在東京舉行的都市對抗棒球賽,台北市也組隊前
往東京參賽,楊清溪知道後,連續於八日與九日兩天駕駛「高雄號」
飛臨北賽地點的明治神宮外苑棒球場低空飛行,從空中散發「台北隊
加油」的傳單,如此愛國愛鄉的表現,讓當時的台灣社會對他留下深
刻的印象。
 
民國廿三年九月底,他完成回台「還島飛行」的計畫後,將「高雄號
」拆卸運回台灣重新組裝,十月十七日開始踏上台灣環島飛行的征途
,這項台灣航空史上的壯舉經媒體報導後,沿途所經之地萬人空巷,
人人翹首仰望天空。念舊的楊清溪在飛臨台南上空時,特別飛臨母校
「長老教中學」的上空,以五十公尺的高度在母校操場低空飛行一週
,並向在操場舉手歡呼的師生投擲花束,當時這種飛機的正常飛行高
度約在二百五十公尺左右。
 
在飛抵右昌故鄉時,楊清溪更低飛繞右昌部落三圈,並探出身體在機
外向家鄉父老揮手致意,右昌居民為了迎接子弟兵的回來,齊聚於元
帥廟前放炮,並且以楊清溪的「乳名」(埤仔)高聲歡呼「埤仔回來
了」。向右昌父老致意後,楊清溪還特別飛到右昌公墓上空,低飛向
父母的墓園投花束以示悼念。
 
十月十七日,楊清溪駕駛「高雄號」從台北飛抵南台灣的屏東後,準
備繞往東海岸延續環島的航程,不料氣象資料顯示東海岸天候惡劣,
不適飛行,於是取消,當天下午從屏東折返台北,不料飛過台中鹿港
後,逐漸轉強的強風夾帶著砂塵,造成「高雄號」引擎故障,楊清溪
於是決定迫降於苗粟通霄鎮海水浴場的海灘。經過檢修後,十九日上
午,「高雄號」再從通霄海灘起飛,當地的仕紳好奇的民眾由鄉長帶
隊前來送行,人潮擠滿海攤,楊清溪的二哥楊仲鯨也特地趕往關心與
送行。
 
環島飛行是楊清溪「帶著」高雄號返鄉的最大心願,十月十七日的出
征,受制於天候而在屏東折返讓楊清溪耿耿於懷,於是另訂期程,決
定在十一月三日「再度出征」,在此之前,他還應台中賢達楊肇嘉之
邀,於十月廿八日先完成一趟中部的「訪問飛行」。
 
十一月三日,再度出征的日期終於到來,在彎故鄉這片上空已有兩次
(屏東與台中之行)長途飛行經驗的楊清溪對環島飛行信心倍增,沒
想到天有不測風雲,重新再出發竟成為楊清溪「最後一次的飛行」,
不但志切經營數年的「返鄉環島飛行夢」就此碎裂,而且還因此喪身
於台灣這片故土,他執愛的飛行壯志終此未酬。
 
當天清晨,楊清溪先在台北新店的上空試飛,第一次因烏雲密佈視線
不佳而只飛了數分鐘就降落,不久天氣放晴,楊清溪再度起飛,並且
因當天正逢日本明治天皇的誕辰,當時殖民台灣的政府為了慶治「明
治節」,在台北帝國大學(今之台大)舉行「台北州聯合運動會」,
楊清溪為了向大會致敬,兩度搭載富商在台北在運動會上空盤旋,沒
想到第二次飛行準備著陸時,因目測錯誤,誤以為快碰撞新店溪之堤
防,楊清溪仗著「考照」時被考官讚譽的急轉技術,於是緊急拉起機
頭並向右急轉,沒想到飛機頓時失速,機首向下從五十公尺的高度墜
落於鄰近的蘿蔔園中。
 
當天在場的楊清溪的三姐夫林東辰(第一代的台灣會計師)跑到墜機
處將他拉出時,台灣第五位的飛行員楊清溪已經氣絕,成為第一位空
難的台籍飛行員。當時的媒體無不以「號外」處理這則新聞。
 
楊清溪罹難後,日本機師研判可能是著陸地點的南面氣流惡劣,造成
楊清溪擔心碰撞堤防而向右側急轉。不幸的是「薩爾牟遜型」飛機最
禁忌的就是向右急轉,更令人扼腕的是楊清溪竟犯此大忌。
 
楊清溪罹難隔天,他的兩位兄長在出事現場留下一片「高雄號」的機
翼作紀念外,將已經嚴重損毀的「高雄號」機體焚化,當天下午將楊
清溪遺火化。七日在台北舉行公祭,讓各界為這一位胸懷大志的航空
彗星的殞落同哭一聲。楊清溪的骨灰八日由其兄長帶回高雄右昌元帥
廟舉行喪禮,並將墳墓外觀建造成狀似「高雄號」的特殊型狀,骨灰
罈就安奉在現今右昌公墓的「飛機墓」駕駛座中。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