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我不想承認我被強暴-分享職員心得
2009/02/08 14:56
瀏覽872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在專三的寒假過年期間,我帶著打工後的薪水,由花蓮提早回到台北的租屋處,想要利用剩下的寒假,好好玩一玩!寒流過境的傍晚,接到學長心情不好的抱怨電話,我提議可以出去唱歌解解悶,學長表示沒有錢可供玩樂,我請他不必擔心錢的問題,我可以負擔所有費用!我就這麼陪著鬱悶的學長,在KTV喝著啤酒再加上紹興,然後就發生了所謂的約會強暴!我們算是約會嗎?不知道?我們根本就不是男女朋友關係,我甚至從來沒有交過男朋友!

      被強暴的當晚,疼痛的身體混著難堪的情緒,止不住的顫抖著。淚水模糊的視線,望著酣酣大睡的學長背影,我實在不甘心我的第一次就這樣被奪走;我實在不願意承認我被這個喝得爛醉的人強暴,所以我在心裡不斷催眠自己:「我是愛學長的!我剛剛應該有一點點是自願的!我應該多多少少是喜歡他的!是我自願的!我是愛他的!」我催眠自己,讓自己相信我是跟喜歡的人發生關係,這樣我就不用接受這個被強暴的事實。

      接著我開始過著一種變質的生活,我不再能夠像往常般開心的補習英文,因為我無法接受分組活動,我與男生的任何近距離對話;我不再坐公車,因為當陌生男子的襯衫在我身上摩擦時,讓我幾近抓狂;我不再擁有少女情懷,我不再期待新的追求者與戀愛的來臨,我踐踏著每個追求者的真情意!

      我開始每晚噩夢連連,忽醒忽睡,有時就睜著眼到天明,我實在不喜歡這種靜靜等死的感覺,我換上最勁辣的服裝,每晚找不同的朋友喝酒唱歌,我從不學怎麼划拳,我都是一杯一杯的直接乾,我的目的是快快的喝完,回家後,我就能快快的入睡!越是這樣想,靠!越是喝不醉!

      有許多人迷戀上我特別的個性,因為我的冷酷無情與不屑,不同於其他年輕女孩極力討好奉承異性的態度,所以我的追求者簡直如蒼蠅般揮之不去,令我厭煩至極!我很少給人家好臉色看,我覺得這些蒼蠅已經夠多了,我不想再多幾個不必要的麻煩,然而蒼蠅還是不曾少過!

      我無法再去愛人,也打從心底不相信愛,沒有人能夠靠近我的內心,甚至連我也越來越不認識我自己。每當我感受到他人對我的真感情,我就非常不舒服,覺得自己配不上他人這麼好的對待,可能連手都還沒牽到,我就先躲開,立刻切斷所有溝通。同時我也因為自己這樣一再傷害別人,而感到十分痛苦,我根本就享受不到被追求的樂趣,我痛恨自己如學長對待我一般,一再地去傷害別人的真心。

      工作之後,與異性的交往仍是忽遠忽近,我也搞不清楚自己,究竟要的是什麼?家中傳來父親腦部受傷的消息,接著是經商生意的失敗,我離開8年多的都市生活,回家鄉照顧父母親。我加入一個不幸少女的輔導機構,決定為受虐兒、被性侵的少女做一點什麼!當我在幫助她們的同時,我也被他們不信任的心靈拒絕於千里之外,我了解這種心情,我的某部份也是她們的其中ㄧ員,當我溶化她們冷漠的心,看見她們真心的笑容時,我找回一點自己存在的意義。

      隨著助人領域工作的爬升,我重回空大補修相關學分,所獲得的知識讓我越加理解一個社會工作者,本身穩定的重要性。我找尋各種助人的技術與書籍,從兒童繪本、諮商技巧、真實案例討論,我都現學現用。有天我負責的小孩得了厭食症,不管是好言勸說、恐嚇、懲罰,我都嘗試,小孩不吃就是不吃,連著兩天連水都不喝,我只好帶她去看身心科醫師。小孩回來後吃藥,傻傻地睡、傻傻地吃,她的厭食症似乎消失了,但是嚴重缺乏活力,連在吃飯時間,都在飯廳上打盹、睡著,我心中不斷質疑著:『我是幫她?還是害她?』還好同事即時幫我轉介另一位醫師,他只是帶領小孩念書,研讀新的資料,與小孩輕鬆地談話,小孩的情緒就提升,會自己想要吃飯了!哇~我驚喜萬分的去求教於這位醫師,想跟他學習這套技術,然後他就介紹我到【新生活教育中心-Narconon】,我報名了溝通與面對課程人格誠實與完整課程

      我在溝通與面對課程中,發現自己是多麼的努力,將男人排除在我的生活之外,我的工作環境與生活清ㄧ色都是女生,只要有男人出現在我視線所及之處,我就開始全身武裝防備、隨時準備發射武器攻擊。我發現自己的狀況,我學習去面對,還有去溝通自己的不舒服,課程中職員的幫助與友誼,一再地融化我冷酷的心防。後續課程的接觸中,我針對自己的強暴事件做了處理與面對,面對就是去正視,沒逃避或退縮之意。,當我去正視自己的傷痛,心中的不甘與埋怨就跟著消失,最後傷痛也跟著消失了~就是這樣,去面對

      天啊!我繞了好大一圈喔!我把自己最青春美好的歲月拿去喝酒買醉;我把別人的真心踐踏在地上淌血,然後讓另一個人也卡在失落的傷痛中,無法再去接受其他人的愛!我決定停止這種害人的可怕下降螺旋,原本的我不是這樣的!最初的我是很願意幫助異性,想要幫助學長,陪伴他、讓他心情變好的,我決定要當回原本樂於助人、不計較得失、快樂、有自信的自己。

      我來到了【新生活教育中心-Narconon】工作,並且協助人們去面對卡住他的傷痛與背叛事件。我看過許多個案,了解到女孩子在成長的過程中,都曾遇到性騷擾或是性侵害的威脅,人們逃離這種傷痛的方法千奇百種,有人嘗試著傷害自己,甚至出賣肉體,有的人則是藉由毒品藥物來麻痺痛苦的情緒,不管你怎麼逃避,傷痛與問題仍是跟隨著你,麻木已久的情緒雖然不再痛苦,但你也感受不到快樂!親愛的朋友~這是屬於你自己的人生,不管你已經陷入一個多麼骯髒的下水道中,你還是可以選擇ㄧ步步的離開你不想要的生活!只要你開始爬起來、向前走!你會擁有一個不一樣的新生活!

                                        97.05.23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