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長春私家少爺會所:妓男賣淫內幕
2009/12/17 22:18
瀏覽3,726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私家少爺會所承諾

店長:「專注精品」其實是我們會所一貫的追求,只是現在才提煉成品牌定位的理念高度,一直以來,品牌會所良莠不齊,導致了技師的整體質量下降,假照片繁多,現在,我們要做出真正的精品會所的典範,讓喜愛精英的朋友領悟精品的魅力。真正的有識之士一定會選擇真正的精品,所以說,長春私家少爺是「您的首選」

20歲左右的帥哥俊男竟專門為男性同性戀者或者就是單純尋求刺激的男性提供「特殊按摩服務」,他們依托一個龐大的網絡資源平台,打著專門「男子會所」的名義推銷服務,由網站虛擬 「會所」指定聯絡人分派聯繫「活兒源」,給客人提供上門服務。長春地下男男性服務群體是什麼樣的生活狀態?他們圈內又有著什麼樣的潛規則?10月下旬,記者和私家偵探斡旋在他們之中,揭開了男男賣淫群體的行業內幕,虛擬的網上會所遮掩下的灰色暴利產業已經讓性服務男技師比「小姐」更吃香。

當男技師的條件

健身教練或者模特優先,身高要求在175厘米以上,年齡一般要求不能超過23週歲,少數放寬到26週歲

決不議價 會員打折

「我們和老闆是四六開,上面管的也很嚴!」在與技師宇寧接觸時,他坦言這行業的辛酸和規則。雖然知道見不得光,但他堅信短暫的青春飯能讓自己富足一把,得到自己想得到的東西。宇寧說,他不屬於喜歡男性的GAY,他還要和自己的女友結婚。雖然入行沒多長時間,但他發現這是一個來錢很快的「高薪」行業。

「不管做不做(性服務),(普通的)按摩也是這個價兒。」10月27日晚上,宇寧在提供服務時的回答顯然是有準備的,他不希望每次被客人點鐘後以種種理由拒絕接受服務或者減少服務項目。

在記者與長春幾家網上「男子會所」的聯絡人接觸時,他們坦言男技師的服務價格都要比「小姐」貴,因為這些都是活蹦亂跳的小伙子。「快餐200加路費,全活兒300加路費。」幾乎每家會所都是這個報價,甚至有更高的報價:夜間陪護400加路費、商務伴遊800加路費、雙龍屈尊500加路費。而對於議價的客人,會所聯絡人態度堅決:價格是固定的,不能商量,除非是會員,可以享受一定的折扣。而記者注意到,每家的男技師大概都在三四位以上,技師的照片也隨著人員的流動隨時更迭。

宣傳 網上推銷 語言曖昧

「運動男孩,時尚帥氣,陽光可愛,專業按摩,俊秀外表,學生氣質,超級聽話,服務到位,頂級極品,剛剛入行,乾淨淳樸,絕對新鮮健康,沒有任何的瑕疵,讓你有愛不釋手的感覺……」這是一家網上男子會所對一位技師的介紹,幾乎每一個技師都會用類似的文字介紹。

上面除了這些肉麻的文字外,還有技師個人身高體重年齡的資料,如果跟聯絡人進一步詢問,他還會提供關於性技巧、性質量的介紹。

記者注意到,一些會所還把具體的服務套餐公佈到網上,例如:香水男人套餐、清爽男人套餐、耐用男人套餐、經典男人套餐等等。這些到底是什麼服務?網上會所聯絡人一般都不說明白,而是用行話回應外人的直接提問。

記者注意到,在這些會所網站上除了介紹服務外,也對外招聘男技師。健身教練或者模特優先,身高要求在175厘米以上,年齡一般要求不能超過23週歲,少數放寬到26週歲。

技師宇寧就坦言,應聘後就接受一條龍的「管理」模式,從錄用到培訓出鐘,他們比「小姐」掙的多

風險 稍有風吹草動立即收兵

儘管每家會所的聯絡人都堂而皇之地對外推銷服務,但是聯絡人在面對陌生的客人時都顯得很警覺,一般都會打探對方的喜好,比如是要「1」服務還是「0」服務,因為技師的業務不一樣,有的是單項服務,有的則是「全活兒」。

在與長春「私家少爺會所」的聯絡人溝通時,他就顯得很警覺,起初說好的技師竟然在賓館玩金蟬脫殼,而「私家少爺會所」在面對記者的質疑時,卻支支吾吾假裝解釋不清,最後乾脆說:「技師剛來幾天,我們也管不了,實在不好意思,你去別人的會所找服務吧。」

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狀況?也許從另外一家會所的技師大明的話裡可能找到答案。大明說一般在培訓時都會接受「警惕」教育,甚至會故意詐一下客人是不是有圈套,當然如果從預約服務到看到本人,一看客人就是體面的社會人,他們才放心服務,稍有風吹草動,他們都會立即收兵。大明也承認做這個行業有風險。

內幕 一個老闆操盤多個會所

從10月下旬開始,記者和曹偵探陸續開始接觸長春各家網上男子會所,通過和個別聯絡人的溝通,記者發現竟有多個會所有同樣的背後老闆,一個老闆可能在操盤幾個網上會所。

據記者統計,長春目前在網上至少有四家男子會所,而他們的服務都大同小異,甚至有的技師流竄服務,為的就是多攬活兒。這些男子會所都通過網上包裝推銷服務,網頁首頁畫面多是半裸或者幾乎露點的男子相冊,配上曖昧背景音樂十分色情。

在與每個網上會所的聯絡人對話時,他們都稱呼技師為「孩子」,話裡話外都是專業的圈內行話。而會所的聯絡人和技師也坦言,買男男性服務的客人不都是同性戀,一部分還是權貴的上層人士,只為了尋求刺激。

記者通過與會所聯絡人接觸,給他們算了一筆賬,以一個會所提供5個技師服務計算,單次服務的起價是200元,一個服務老闆就能提成80元,每個技師一天接一單生意的話,老闆就穩賺400元,這個數目對於沒有任何地面經營成本的網上會所來說十分可觀。

記者和私家偵探在前期調查時發現,通過網上男子會所開展的色情服務不只在長春存在,國內一些城市和地區也有,甚至一個老闆幕後操縱多個網上會所。

昨日上午,記者一直關注被曝光網上會所的運行狀態,大約中午12時,被曝光的「男騎士會館」就關停了網站,記者無法打開頁面,而另外一家「私家少爺會所」則還能登錄,但是網頁上推銷的技師照片已被撤下,一些花哨曖昧的宣傳內容也不見了。

記者還發現,沒有被報紙點名的網上會所依舊暗地裡開展業務,而且這些網上會所,其聯繫人和聯繫電話與被曝光的「男騎士會館」的聯繫人和聯繫電話相同。

據記者調查,這些專門利用網上平台提供性服務的虛擬會所,一般技師上門服務的收費至少是200元加收往返路費,高的甚至達到上千元。對此,吉林眾鼎律師事務所主任邱德明律師說,《刑法》中的「組織他人賣淫」並沒有把「他人」限定為婦女,也可指男人,且「賣淫」並不是特指異性之間的真正性交,不特定的同性之間以金錢、財物為媒介,發生不正當性關係行為的都屬於賣淫嫖娼行為。

新婚女雇偵探查老公沒想到小三(第三者)竟是賣淫男
    
妻子生疑丈夫電腦藏裸男照
    
10月16日,31歲的曉風(化名)經人介紹到吉林某調查公司求助,想要調查一下她的丈夫。負責接待曉風的偵探老曹說,曉風從一個月前開始懷疑丈夫可能「有情況」,雖然剛結婚不到一年,但夫妻間的生活並不和諧,丈夫對她不冷不熱,尤其對待「夫妻生活」一點都不主動……尤其是一個月前,曉風竟發現丈夫電腦一個隱藏很深的文件夾內儲存著大量裸男照片,這讓曉風很震驚……拿到曉風給的她丈夫的大致生活規律後,老曹很快開始工作。
    
10月18日,老曹特意囑咐曉風告訴丈夫,晚上自己有飯局,需要外出,讓丈夫自己吃飯,結果丈夫並沒有安分地呆在家裡,而是在當日18時40分左右離開了家。

「他打車離開家後,我們一直開車跟著他,他先到了一家酒吧,大概40分鐘後,和一個男子走了出來,又打車到附近一家時尚賓館,晚上9點多,他們才從賓館出來。」兩個男人在這個時候入住賓館,說明什麼?老曹覺得事情很快就要浮出水面了。
    
破譯QQ丈夫承認「出軌」經歷
    
接下來的幾天時間裡,曉風的丈夫依舊沒有大動作,回家時間也很規律,曉風本人也沒有發現新情況。「只有打開他的聊天記錄,才能得到最終答案。」老曹想。

兩天後,曉風通過種種手段獨自破譯了丈夫的QQ密碼,眼前的一切讓她恍然大悟,怪不得丈夫儲存了大量裸男照片,原來他是個同性戀,他的QQ裡竟然有3個「同志」群,裡面的聊天記錄顯示他竟然一直和「同志」保持著聯繫。

最後,丈夫在曉風面前承認了「出軌」事實,那個與丈夫開房的男子正是一名按摩技師,專門從事男男賣淫交易。

一群20歲上下靚仔竟暗地做著皮肉生意
    
完成了曉風的委託,老曹覺得這件事情遠沒有這麼簡單,到底男按摩技師背後還有什麼內情?是不是長春就存在這樣的群體從事男男賣淫?和老曹一樣,記者介入調查這起男男地下性交易事件前,沒想到長春還有這樣的一個群體,20歲上下的俊男靚仔竟然暗地做著皮肉生意。
    
初探對方主動推銷「服務」10月27日,記者同QQ網名為「陽光靚仔」的長春「私家少爺會所」聯絡人取得聯繫。對方直奔主題地就向記者推銷起「服務」。讓記者先登錄他們的網站,選好網站上的按摩技師就可以在賓館或家裡享受上門服務。

「照片和本人一樣的,照片都是沒有修飾過的,一般本人都比照片還好。」「陽光靚仔」主動推銷,還告訴記者技師都是「全活兒」,記者不解,他就解釋「全活兒」是指不光可以發生性關係,還可以贈送按摩,價格是300元加技師的來回路費。

怕記者嫌貴,他又推銷一種「快餐服務」,價格是200元加路費。記者問二者的區別,他說200元的「快餐」只有性服務。

當日15時許,記者和老曹指定在一家賓館入住後,電話聯繫了「陽光靚仔」一個叫翰林的前來服務,可沒想到幾經周折,上門服務的翰林不知是警覺還是發現什麼異常,竟在見面後沒有上到指定賓館房間,玩了個金蟬脫殼。
    
再訪約出男技師提供裸服
    
在首探「私家少爺會所」未果後,老曹和記者決定重新設計一套方案再約男技師。

當日19時許,記者又聯繫長春另外一家提供同類服務的會所「長春男騎士會館」,網站聯絡人「男騎士會館」也是毫不避諱就向記者介紹他們所能提供的服務。「男騎士會館」網站上同樣列著數個技師的相冊資料,其中一個名叫宇寧的技師資料中介紹,他是「直男」。對方說,「直男」為不是同性戀的男孩,當天宇寧正好在,可以提供性服務。

大約50分鐘後,按照老曹和記者給對方發過去的地址,宇寧趕到賓館指定房間。這個瘦小的男生進入房間後就開始脫鞋脫衣,並說先去沖個澡,然後就提供服務,弄得體驗暗訪的偵探大壯都不好意思。大約10分鐘後,宇寧沖完澡就赤裸著坐在床上做出準備的架勢,大壯借宇寧為他鬆肩按摩時與他聊了起來。

宇寧說自己是四平人,高中畢業,今年20歲,他自稱不是同性戀,有女朋友。宇寧說,現在做這行就是為了賺錢,也許不會做得太長,他就打算做個一年半載的,不過,剛入道的這十幾天就接了近10個客人。

他說,他和老闆是六四分賬,一單提成60%,他說自己做這行純屬意外,不過絕對不希望家人和女友知道。

註 : 其實這類會所遍佈全中國,網上搜一下一大堆!!呵呵!!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