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第8章 世界末日
2012/08/12 12:04
瀏覽347
迴響1
推薦14
引用0

原創小說,請勿盜用。作者:水君明

 

8世界末日

 

當世界末日來臨時,幾乎所有的人,都會感到悲傷和恐懼。但是另有一種人,卻會感到十分期待和高興。因為世界末日之後,將會開啟一個嶄新的天地, 大地毀滅後的重生,代表著新的機會,新的希望,新的世界。

陳美就是這種懷抱新希望的人。

坐在登月小艇裡的陳美,靜靜的望著像貓眼石般迷幻雲彩圍繞的地球。「藍色彈珠」是地球被太空人取的綽號,未來一個月內,上帝的手,將要像孩童般,把數十億人的夢想與生命,投擲到死神的口袋裏。陳美很慶幸自己來到了月球,有了重生的機會。

來自中國的陳美, 出生在美麗的微山湖畔,一個偏僻的小鎮,叫「曹莊」。家境清寒,父母都是目不識丁的農民,她靠著苦讀,一路從省中到北京大學,再申請到獎學金留美。雖然陳美的父母從小對她很照顧,但小學及初中的同學,常常嘲弄家貧的陳美,造成陳美心裡十分痛恨有錢人的驕傲,也不願提起她的家人。

到美國留學後,陳美乾脆假裝自己是上海人,出手大方,衣著亮麗,一副富二代的模樣。直到她遇到了杜白,來自台灣的可愛大男孩。當杜白在日本餐廳跟她告白時,陳美準備將她貧寒的家世向杜白坦白,但是珍妮佛的出現,完全打亂了她的計劃。

之後當亞麗姍卓教授告訴大家,末日大地震的消息時,陳美在震驚之餘,卻有些期待,希望末世大地震可以埋葬她的過去,她編織的謊言,以及她驕傲偽裝面具後的自卑。

當教授告訴陳美,登月計劃需要一名志願者測試登月小艇的任務,她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了。雖然教授告訴陳美這次任務失敗的機率超過五成。

「陳美,妳知道任務失敗所代表的意義嗎?」教授問道。

「我知道,如果任務失敗,我就再也回不去地球了,就會在月球上孤獨的死亡。但是我不怕,請給我一次機會。」

 

陳美很在乎別人對她的看法,她在陌生人面前,一定要表現出盡乎完美的形象。「勇敢,熱情,驕傲的女王」,是她同學對她的評價。但陳美的內心深處,卻是害羞,缺乏自信,自卑的小女生。在美國留學的這幾年,陳美雖然在學業上滿順利的,但一直沒有交到真正的好朋友。貧窮的家庭背景,一直是她無法敞開心胸交友的原因,只好不斷的編織謊言,把自己描述成上海富豪的千金小姐。曾經有幾個陳美的大學同學在偶然遇到的場合,幾乎要拆穿她的謊言,在大學的中國同學會裡,也有少數人知道陳美真正的家世,私底下都叫她「假千金」。陳美也聽說過別人幫她取的綽號,心裡十分難過。

 

當陳美聽到教授講述的末世大地震時,她暗暗的希望,那些嘲笑過她,說她壞話,不屑她的人,最好都在這場大災難中死去。

陳美知道,自己是個勢利,愛慕虛榮,常常說謊的「壞人」。她一點都不希望自己成為這種人,但是,人生就像是下棋一樣,走著走者,不小心就會把自己逼上了死角,再也沒有挽回的餘地。

所以,當教授跟陳美提議登月任務時,她發現了可以重新下一盤棋的機會。

登月任務,是「天堂」設計暗殺北韓領導人的[小男孩]任務的延伸。當五位方舟領航員(包括杜白)在國際太空站完成任務後,必須要返回地球。但是新型太空梭的核子動力燃料不夠,必須要把月球基地的核儲燃料,先帶回國際太空站。

 

「月球上有核燃料?」是的,在1972年底,最後一次的阿波羅任務(17號),NASA把十二組高效能核鈾原料留在月球表面,原本是希望建造一個新的月球殖民地,以核能為發展的初步動力計劃。但沒料到,阿波羅17號之後,就再也沒有人類回到月球。直到陳美的來到,是在四十年後。

 

陳美所坐的太空梭,和杜白他們的不一樣,是單人小艇。單人小艇的主要功能,就是動力能源補給。當單人登月小艇在月球降落時,必須很精準的降落在阿波羅17號所留下的登月艇附近,裝載核鈾料。如果降落偏差太大,陳美的單人小艇的燃料也無法送陳美返回地球。教授估算,只有五成的機率能將登月小艇降落在正確的地點。

 

幸運之神,一開始是眷顧陳美的。登月小艇很成功的降落在阿波羅十七號所遺留下來的十二組核鈾料旁,陳美熟練的操作機械手臂,將四組核鈾料裝載到登月小艇。並且將其中一組核能啟動,作為脫離月球的動力。

 

陳美的小艇,緩緩的從月球表面升起,朝向國際太空站的軌道飛去,要進行軌道對接的任務。

 

「國際太空站,登月小艇請求軌道對接任務,請準備。」杜白驚喜的從通話器中聽到了陳美的聲音。雖然方舟的組員們還沒有從核爆後的悲傷情緒中回復過來,但是陳美的來到,倒轉移了大家的注意力。太空站的人員,只有拜登了解陳美任務的重要性,沒有陳美所帶來的鈾燃料,他們就回不了地球。

拜登馬上跟陳美聯絡,指導陳美將小艇如何與太空站對接。

陳美小心翼翼的將螢幕上的十字線對準太空站的對接點,「完美!」拜登不由自主的讚嘆陳美的操縱技巧,十分鐘後登月小艇完美的與太空站接合在一起。

陳美很高興馬上就可以和杜白見面了,心裡有些緊張,不知道要和杜白講什麼話題。忽然聽到小艇外有一個輕微的撞擊聲。

 

這個小小的撞擊,是來自太空中的「太空垃圾」,只是一顆小金屬螺絲,但是卻不幸的撃中了登月小艇開啟接合門的門栓。幸運之神在最後一刻,離開了陳美。

 

杜白及拜登在太空站的氣密對接艙,等待陳美開啟艙門,但是一直沒有動靜。半個小時後,太空站的通訊螢幕上,出現了陳美清秀但略帶蒼白的臉龐。「對不起,接合門出了一點問題,暫時無法打開。」

 

拜登聽到陳美的描述,忽然眉頭深鎖,不發一語。杜白有點著急的向科羅拉多的控制中心求救。「教授,有沒有別的方法讓陳美回到太空站呢?」

亞麗姍卓教授望著螢幕上杜白焦急的眼神,對映著陳美蒼白的臉色,沈思了十分鐘,長嘆了一口氣,說道「陳美,B計劃啟動,妳自己決定吧」。

 

B計劃就是對接任務失敗的替代方案,教授在陳美登上太空梭前,已經將B計劃的可能性,告訴了陳美。一旦登月小艇和太空站的對接任務不成功,陳美可以將單人小艇直接轉向地球降落,NASA會再派一個太空梭與太空站會合。

 

但是,北韓遭受到核彈攻擊後,在地球北緯四十度帶,又接連發生了數起大地震,四十度帶地震範圍包括在科羅拉多的大石鎮,也就是新型太空梭的發射地。最近的地震已經破壞了發射太空梭的磁浮軌道。也就是說,NASA已經無法再派下一個太空梭到太空站。太空站的氧氣和食物,雖然可以支持五名領航員加上拜登等人,一百天的生活所需,但是磁浮軌道至少需要四個月才能修復。所以,如果陳美執行B計劃,將登月小艇開回地球,杜白等六人,很可能在一百天後就面臨死亡的威脅。而且,以地球現在混亂的情況,也許兩三年都修復不好。

 

亞麗姍卓教授已經知道這些複雜的情況,但是她不願意告訴陳美,因為還有C計劃的可能性。C計劃就必須犧牲陳美的生命。

 

拜登是在國際太空站內唯一知道所有情況的人,因為他是教授的秘密情人,亞麗姍卓已經私下將發射軌道受損的消息告訴拜登。

 

「陳美」,拜登的聲音出現在登月小艇及教授的控制中心,「妳現在要很仔細的聽我說」,「B計劃已經無法執行,因為地球的太空梭發射軌道已經嚴重受損,妳現在只有兩種選擇,第一種是用妳帶來的鈾核料,把登月小艇開回地球,第二種是把鈾核料轉移到杜白的太空梭,讓太空站的六個人能返回地球。」

「軌道修復要多久?」陳美用略帶顫抖的聲音問道。「至少四個月,但太空站的生命系統只能維持一百天。」拜登回答。「如果我待在登月小艇,可以支撐多久?」「十天,以氧氣供應量來算。」

 

如果陳美自私一點,她是可以丟下杜白等人,獨自返回地球的。但是,自從愛上杜白後,她想做一次「好人」。

 

「了解!,登月小艇開始執行核柚料轉移」陳美的聲音從通訊器傳來,讓教授原本低下的頭,抬起來望著螢幕,杜白從螢幕上,看到陳美的大眼睛裡,泛起閃閃的淚光。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科幻
上一則: 第九章 匿名者
下一則: 第七章 登月台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玄宇居
2012/09/20 15:29
純愛無私

描寫純潔無私的愛情

頗有動人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