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老師的故事(二) : 三個喬丹/一
2018/10/29 03:25
瀏覽7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老師的故事(二) : 三個喬丹/一

前言
幾年前從教職退休後我便過著閒雲野鶴胸無大志的生活, 看在別人眼裡 也許覺得奇怪, 我卻非常的自在, 自認找到了靈魂的出口。對於從前種過的桃李花草, 老實說, 已經很少想起--除了三個同樣喚為Jordan的小冤家之外。只要腦海中一浮現他們的神態身影我就會心跳加速, 屢試不爽 。
話說這三個喬丹都是我在美國公立高中教書時的學生, 兩男一女, 平均分散在我 當生物老師最後一年的不同班級中, 這是老天爺的慈悲, 沒讓他們同時出現在一個班上, 否則我老命休矣。先讓我引用當時校長說過的氣話來形容吧! 他說: 「我今天就要回家修改遺囑, 任何子孫后代永遠不得取名Jordan, 否則一律將他們從繼承人名單上剔除!」你看, 這麼氣!是不是也可以感受到 校長對他們的怨念有多深呢?
Disclaimer
以下故事, 純屬虛構, 如有雷同, 實乃巧合。
第一個喬丹
對Jordan A. 這個學生會有印象是因為個子矮小的他成天和班上兩位身 材壯碩的橄欖球校隊隊員混在一起, 不僅座位連在一起, 就連做實驗時 也膩在同一個桌子。 對比起AJ (四分衛) 和Ben (中鋒) 的俊美聰穎, Jordan那張猥瑣的三角臉卻常常令我感到不安。我知道, 做為一個老師, 我該為自己這種勢利的心態感到慚愧才對。
某一天, 當我決定接受AJ的邀請去看人生的第一場 (也是最後一場) 橄欖球賽時, 在場邊看到 Jordan也坐在板凳上才明白,  原來他也是隊員之 一 。 這個令人驚訝的發現加上平日課堂上常聽他口出狂言大談 easy girls 有多麼好“把”等種種不堪的言論, 讓我對他加入球隊的動機感到不齒, 從此對這個學生有了成見, 除了課堂上公事公辦外,  私下是懶得理他的。
由於校方對校隊隊員的課業要求 (絕對不能不及格), 平日吊兒郎當的 Jordan果然因為作弊而當場被逮吃了個鴨蛋,如果這次補考再不通過他就要被逐出球隊了。
讓他來補考的那個早上, 我正在裝滿福馬林的桶子裡撈死老鼠,  讓來幫忙的學生一隻隻放在解剖台上。 這學生見四下無人, 悄悄地告訴了我一件八卦, 他說Jordan前晚偷偷混入隔壁班女生的臥室被家長發現, 當場扭送警局去了。「是嗎﹖ 那他可慘了。」我不經意地隨口答道, 不料一轉頭, 赫然發現那張猥瑣的三角臉正從門口虎視眈眈的看著我。 Jordan走進教室, 拿過考卷一句話也不多說, 大筆一揮簽上名字交還給我就走人了。
那一整天我因福馬林引起嚴重的過敏下班前就到保健室跟護士要了一顆藥, 正走出門口時聽到副校長在廣播中找我, 便馬上跑去他的辦公室。 這位Mr. K是個仗勢欺人的傢伙, 我從來沒有喜歡過他。
一進門還沒來得及坐好, 他便劈頭冷言問道: 「聽說你把Jordan 前天闖禍的事到處對學生說了?”
「我沒有... 」不等我說完, 他馬上厲聲指控道: 「你知道你這種行為不只嚴重的失職(unethical), 還危及到孩子的名聲?」
Unethical? 我?
「是他自己先...」我有點哽咽, 因為過敏? 還是委屈?
「我告訴你,」二度搶了我的話的他用惡吏的嘴臉看著我繼續說道: 「你這麼做已經造成Jordan的心靈嚴重創傷, 讓他無法專心補考, 爸媽都鬧到校長室去了!」
心靈受傷? 我駭笑, 問他: 「所以你要我這次讓他過?」(讓我犧牲老師的尊嚴幫閣下擋住家長的壓力?)  
他看了看我, 嘴角撇了一下, 那幾秒鐘的沉默竟讓我如此難受, 一想到還沒拿到手的中文教師執照, 唉! 人在江湖⋯
 
最後還是我輸了! 輸給一個不到十六歲的小毛頭, 輸給不像表面上那麼磊落的教育官僚體制。 走出校門時, 我望著停車場後方無垠的曠野, 想到了豐子愷那句擲地有聲的話--「一個人全身上下最貴的部位就是骨頭。」
在冷咧的冬風裡,什麼時候, 我的臉上開始有冰冷的水滴汨汨地淌下…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