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單程機票
2009/03/30 06:33
瀏覽1,517
迴響5
推薦41
引用0

                                   大學畢業時與翁翁(左)合影

那日,很孩子氣的把臉貼近出境室的玻璃帷幕上,看著出境室那端的閘口,像猛獸般把人龍一口口吞噬掉。妳是挨到很晚才進去,排在長龍後面,神情淒傷,頻頻回首向一群守在帷幕外與妳送行的親友揮手。而不消一會,妳也消失在閘門那端了。再過不久,波音747就要把妳載離妳住了三十幾年的寶島。與往常數度出國大不相同的是,妳買的是單程機票,這回不是去旅遊,而是連根拔走,移民到異國去了。 

移民是相當需要勇氣的。有人想了好幾年才付諸行動,當然,也有人很決絕,很「阿沙力」,門路找好說走就走。妳倒不是一意想移民的人,妳們有著不錯的條件,有相當的經濟基礎,丈夫負責企業團體國外轉投資事業的在台業務,而妳本身也有很強的業務能力,在同一事業單位裡表現超群。如果妳們積極點,妳們是有機會早早外調的。而妳是摯愛這塊土地這兒人情的人,雖然由於大環境的改變,妳沒有排除移民的可能性,但也不曾積極為移民找門路。順其自然是妳一向秉持的信念,妳是篤信上帝的人,聽其自然才是妳認為上帝所作的最佳安排。妳們不爭,倒是老闆對妳們相當倚重,便把海外難得的位子給了妳們。工作權受到保障,附合妳的順其自然原則,妳才開始「動」起來,辦移民所需的一切手續,費了一年多,才踏上這條於妳來說無所謂理想不理想的移民路。 

對妳的去國,說不出有多麼的不捨。妳知道,除了婚前與S交往時,他外調金門外島,當載著他的船艦,航越台灣海峽離我而去那天,在課堂上難抑悲情,眼淚簌簌流個不止,教授以為我身體不適,讓我回宿舍休息(正好趁機埋頭痛哭一場)。我曾悄悄告訴過妳,我長這麼大,就為他流了最多眼淚。此後,除了與親人的永別,我未再為自己或誰流過多少淚。而這次,我竟又久久無法抑止的為我們的別離而傷懷。在行前的一次告別電話中,我們在電話兩頭泣不成聲,送行那天,在機場又與妳及家人哭成一團。當天下午還特別請了半天特休假,待在家裡讓潰了堤的淚水盡情地發洩。因為,每一想到太平洋上空中,有一隻大鳥正把妳駕離我們共處了二十年的土地,我就無法控制這條眼淚的河。二十年了,竟不曾察覺我們的友誼到了這樣的深度,如果我們不是各自擁有自己摯愛的丈夫與兒女,這樣深的情誼難不成要被人視為「同志」了。 

想起我們的初識,其實很平常,考上大學被分發在同一個校系,我們的名字有個共同的「英」字,為此,彼此多看了一眼,友善的笑笑,就這樣而已。妳長得高大亮麗,很有「夫人」相,長於交際,廣結善緣。而我個子纖瘦,無特別吸引人之處,基本上,我們是不同典型的人,但卻不知何以特別投緣。 

在校時經常形影不離,當社會新鮮人時,便同在一個事業單位。幾年後分道揚鑣,又隔幾年再度共事於同一事業體系。結婚生子方面也同步得令人稱奇,雖不同年結婚,卻各自有一對同年紀的兒女,然後挺有默契的,說煞車便煞車,巧得不像話。平日我們各自忙著工作,忙著打理自己的家庭,偶爾利用中午小聚一下,吃個便飯,然後又回到各自的工作崗位。 

婚後十幾年,除了幾度家庭聚會外,只有兩次單獨相約請半天休假去郊外兜風。一次我開車載妳逛陽明山,去前、後山公園重溫舊夢,尋覓大學時代留下的足跡。妳在當地花圃買了兩棵櫻花樹苗,我們各攜一株回家種在花壇上,希望有一天能互相邀約到家裡賞花。另一次是去年夏天,兩個老女生又相約去淡水吃海鮮,這次則由妳掌方向盤,一路又笑又鬧的颷到淡水。先吃過飯再開到淡江大學去溜達,然後買了一堆吃的回家孝敬老公孩子。這樣逍遙的日子雖然不多,卻是回味無窮。我們的孩子都大得「離手腳」了,工作安定,生活也過得還優渥(對我來說不缺乏就好),往後像這樣逍遙自在的日子應比以前多。然而,這一切天真的念頭,都隨著那隻載著妳飛離這塊土地的大鳥遠去了,因為,妳買的是單程機票啊! 

妳走後,已先後給我捎來兩封信,每次捧讀妳的信就又淚流不止,給妳寫信也總要先洩洪一番。除了S可以說,在朋輩中我為妳「捐輸」的眼淚算是最多的了。小時候自己確是愛哭的孩子,步入中年後,覺得自己已活得夠堅強,不會再讓眼淚輕彈,誰知,竟會為妳的去國,致感情脆弱得成了道地的淚人兒。翁翁,以前我們以工作家庭為重,無法常聚首,便以「君子之交淡若水」互相調侃,這回,妳連根拔走,立足異鄉,可真箇的只能以「君子」論交了。 

妳信中說,希望我也能夠移民過去。翁翁,妳其實明白,這不是容易的事。對一個易感的人,這其間對家國對人事難解的情結,真不是那樣容易解脫的。妳說妳已買好了房子,特別留了兩間客房,隨時等著我們過去時有暫時的棲身之所。翁翁,我感謝妳這番惜情念舊的盛情,妳有很多朋友,客房相信不會被冷落。有一天,我自會飛去妳的僑居地與妳聚晤,不過我買的將不是單程機票,因為我只會是個過客。翁翁,彼此珍重了,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遲早而已。我們不必為彼此的際遇不同而有任何的遺憾,人生難得知己若干,我們已彼此擁有對方深厚的友誼,何憾之有?且讓我們擦乾眼淚,瀟灑的喊聲「友情萬歲」吧。(還記得年輕時,我們愛哼的一首歌「ONE WAY TICKET」嗎?如今聽起來真是備加感傷呢!) 

(原載1990622 中央日報副刊) 

 

 

【照片說明】(黑白下)大三暑假起,與翁翁一起到中國郵報當社會新鮮人。(下下)我們的教授也是老闆黃先生,很疼愛我們幾個學生,假日帶兒子出遊時,也會讓我們當跟班,在郵報度過幾年快樂的時光。



 

(音樂取自陳友佳Tony Chen音樂網站)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散文小徑
迴響(5) :
5樓. 蘇丹
2009/11/19 13:37
天上沒有不散的雲霞

蒙古民歌_天上的風(德德瑪演唱)
非常優美動聽的曲子

我想也很合適妳現下的離情愁緒吧
這是席慕容最喜愛的一首...
牧民會在微醺之際開始唱起天上的風,美麗而又蒼涼:
天上沒有不散的雲霞,地上沒有不朽的年華
歲月不會地久天長                  我們要珍惜美好的時光
                  我們要珍惜美好的時光
星光使夜空燦爛輝煌                  智慧染綠了生命的荒涼
讓我們的希望展翅飛翔                  我們用雙手擁抱理想
                  我們用雙手擁抱理想
蘇丹學弟2009/11/19敬上


蘇丹[星光使夜空燦爛輝煌;愛染綠了生命的荒涼]

謝謝蘇丹學弟。這歌詞真是美,有空我去找來聽。

與老同學闊別快20年了,這中間見過幾次面,

也常寫E-mail,聊解對彼此的思念。

* 六月 *2009/11/19 22:03回覆
4樓. 七琴
2009/03/31 04:35
賣按捏啦....

吼......給我涎得哭粗來的話吼......妳要負責蛤......

我最要好的姐妹淘也在台灣啦......也跟翁翁一樣美柳......

( 嗚嗚.........我素不素也得考慮回台灣拼經濟呀?!......)


吼!難道七琴美眉也素愛哭鬼?

回來啦,台灣錢不再淹腳目了啦,快回來血拚拚經濟啦!

* 六月 *2009/03/31 06:57回覆
3樓. 看雲
2009/03/31 01:59
時代變了
看那學士照,可是盛裝呢。現在的小孩不一樣了:去參加兒子的畢業典禮,大多數仍是服裝整齊,但也有穿拖鞋的,偶而還有男生穿短褲在學士袍裡。

呵呵!那時要「踢」走兩萬多倫才能擠上一所「破」大專院校(錄取率30%),所以覺得自己素「大學生」粉了不得啦,所以畢業當然要穿漂漂囉,偶們九鍋女生都穿旗袍ㄋㄟ。

* 六月 *2009/03/31 06:53回覆
2樓. ellen chou 雨僧 長歌不輟
2009/03/30 08:37
教過我
黃老師教過我們
我採訪過他太太余夢燕
也算跟妳是同門?

啊!幸會幸會,還真巧,雖說黃余兩位老師桃李滿天下,能在電腦虛擬世界中遇到同門,也真不容易呢!

* 六月 *2009/03/30 20:57回覆
1樓. O子
2009/03/30 08:06
我也是有過這樣的朋友
一生中有過三個  兩個離世    另一個在紐西蘭     我很愛我的朋友   只是離的好遠       太遠的沒連絡    次遠的用屎蓋屁通消息     

雖然好朋友有的走了,有的離妳那麼遙遠,還好妳還可以用史蓋屁與好友打屁,又多了許多新朋友,○子永遠不會孤單,偶們都好愛妳。

* 六月 *2009/03/30 08:25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