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病毒下流側翼
2021/01/27 01:04
瀏覽2,250
迴響7
推薦9
引用0

陳建仁:當年北市府沒好好規劃 和平封院失敗經驗
台北市和平醫院封院責任近期引起討論,前副總統陳建仁今天說,當時中央和地方開會後,決定封院,但要分艙分流、循序漸進,但台北市政府時間一到就拉起封鎖線,並沒有好好規劃、造成大家驚慌,「最差的開始就是和平封院」。

從陳建仁這段受訪裡,我們得證了三件事,

第一,邱淑媞說的對,雖然被惡毒下流側翼沒日沒夜,除開空頻的52台(這樣知道關中天的厲害沒),各電視台政論節目眾口一致的圍剿,邱還是不改其志,雖千萬犬吾往矣,提出四大建議,是防疫顛撲不破的真理,

一、醫護接觸者應比照入境者,採取一人一戶的作法,或入住防疫旅館;
二、發生院內群聚,最重要是趕快阻斷傳播,所以應該停止進出;
三、不論是留在部桃或轉到他院的陰性病人,都最好一人一室隔離治療,才不會交叉感染;
四、一定要立即  「擴大社區採檢」,包括桃園和雙北。

第二,和平封院封得對,中央說封的對,地方也說封的對,全台灣有點良心的老百姓也說封得對,封完還用最高票給那個笨伯一般的馬英九選到總統。這一會子,只有白癡會信是地方在決定。部桃封不封院,是鄭文燦在決定,還是根本不知是誰的桃園小局長做決定?

如今連陳建仁都來補槍,打臉那些惡毒下流側翼,他說:當時中央和地方開會後,決定封院。

惡毒下流側翼們看到沒?是中央和地方開會後決定封院,不是馬英九,也不是邱淑媞,白白狂罵這些天,要是馬邱曉得要告,償金捐給受難醫護,台灣防疫鐵定成功。

第三,這點最重要,陳建仁說,「當年北市府沒好好規劃 和平封院失敗經驗」。這讓我想到一個相反的笑話,有個醫師幫病人開刀,手術結束後,離開手術室,外頭家屬們焦急的看著醫師,醫師說,

大家放心,手術非常成功。

家屬們落下心中一塊大石,鬆了口氣。

可是病人死了。

那麼陳建仁這裡說的是啥?補一段前次陳建仁對疫情的發言,

從病毒的角度來看,最厲害的病毒應該是具高度傳染力但致死率沒那麼高的,才不會造成太多人重病而死。SARS的致命性就很高,感染致死率高達10%,很多染上SARS的人會生重病,必須到醫院隔離治療,一但他們接受隔離,病毒就不再能夠傳播。這也是為什麼SARS病毒可以被壓下的原因。

這段很重要,所以上篇才貼過,這篇又重複貼。重要之點有二,一是此間很多年輕人,假如十歲算是長了智識,那28歲以下的小朋友們,可能根本不知道當年SARS有多恐怖,還是陳建仁說的清楚,「SARS的致命性就很高,感染致死率高達10%」,二是「很多染上SARS的人會生重病,必須到醫院隔離治療,一但他們接受隔離,病毒就不再能夠傳播。這也是為什麼SARS病毒可以被壓下的原因。」也就是SARS雖然天下無敵,可是封院卻戰勝了SARS。翻成白話就是,邱淑媞封院制住SARS...

陳建仁說,封院非常失敗。

惡毒下流側翼撿到槍,又能再破口大罵邱淑媞好幾天了..大家非常生氣。

可是SARS死了。

這場封院,封死了SARS,讓大家平平安安地度過中間的一十八年。我知道大家可能看不懂,何以陳建仁說的明明是封院非常失敗,怎麼結論竟是打臉惡毒下流側翼,幫邱淑媞洗白呢?這裡大家要知道陳建仁是虔誠的教徒,不會說謊。這樣我們就可以從他前後兩段發言,串接起來。首先,是SARS病毒前所未見,無藥可醫,天下無敵,致死率10趴。這樣的致死率,傳沒幾手,只要沒有下一個倒楣鬼,SARS就會自己滅掉自己,跟已經流行整整一年的新冠肺炎,無症狀,輕症多,且不斷變異有何可比性?

其次,是封院是當時不管中央或地方都同意的事,除非要把全台灣都推入火坑,不然沒別條路走。

最後,但是封院的手段有可以討論改進的空間。也就是邱淑媞這裡提出來的新版封院建議。惡毒下流側翼咬完楊志良,再咬邱淑媞的全案至此真相大白,說起這些惡毒下流側翼,感覺真像是電影「末日病毒」的男主角跑來台灣,

丹尼看不下哥哥布萊恩的殘忍,罵他沒同理心,沒人性,更痛批他在離家上樓拿槍時,明知父母沒死也不顧,接著還罵哥哥連女朋友也拋下,終於惹怒哥哥,反譏因為這種骯髒事一定有人要做,而你這個做弟弟的擺明甚麼都不做,只好由哥哥做。這部片最後的衝突是,哥哥也染疫了(被女朋友傳的咩),弟弟先是試圖拋下,後來又去奪槍,最後為自己生存,甚至一槍斃了哥哥。

和平封院的當下,不知道躲哪兒去閃屎閃尿,反正當時沒看到任何比封院好的建議,如何好好封院的建議也沒有,沒人敢經過和平醫院門前,遑論送餐送飲料,葉金川甚麼都沒穿的走進去,就被視為英雄,邱淑媞把自己防護好再走進去,不就只是比平常人偉大一點點(職責在身咩);平常人則像馬英九,連和平醫院的邊都沒沾上,就天天睡辦公室,疫情過後想回家,還被馬夫人打回票。

一下子說封院是邱幹的,後來改口是馬幹的,馬說是中央,中央說回是馬,把惡毒下流側翼搞得好亂。又說到染疫犧牲的醫師要國賠,維基百科卻說該醫師在封院前即染疫,這樣也能狂罵?真不知道他們想幹嘛。只好學陳建仁從病毒的角度來看...

趴趴走對,楊志良錯;擴散是對,封院是錯,人類United we stand,人類divided we fall。

是的,這些演化自小英的惡毒下流側翼,就是專心致志,破壞防疫的事業。他們專門把學者專家,有經驗的人善意提出的建議,通通說成是惡意,是舔共,再肉搜他們,以進行人格摧毀。凡是有利防疫的建議,全都阻絕於陳時中的耳前,好讓陳時中偏聽盲信。凡是不利防疫的事,他們全卯起來幹,像是鼓勵染疫者趴趴走,都院內擴散到社區,還說想封院者是喪盡天良。他們巴不得人類有蠢到斃命的病毒同理心,團結一心,群聚一起感染的速度才快。萬一人類想通了,想起當年SARS是怎麼死,如何從人間蒸發,把染疫者跟正常人完全阻隔分開,那麼新冠病毒就死定了。這種演化過的,新型小英惡毒下流側翼,應該跟上一代做出區隔,所以我把它取名為,

病毒下流側翼

是專為病毒做猖,要害台灣,最骯髒下流的一群人。

有誰推薦more
迴響(7) :
7樓. 台北
2021/01/28 08:27
影片網址
https://youtu.be/0XDC7i6O-2I

TVBS 國民大會節目有當時發生SARS 事件發生時序報導。
6樓. frank060606
2021/01/27 17:29
虛,版主小聲點,觀察就好,不要作聲

拜登開始教訓龜兒子了(因為只有龜兒子亂用武漢肺炎),說別亂說話

哈哈哈,看龜兒子有沒懶趴繼續亂叫武漢肺炎

嘻嘻嘻嘻嘻
5樓. 台北
2021/01/27 12:23
和平醫院的醫護人員被封在院內,當然非常反彈;
大陸武漢封城時,裡面的人也非常不爽。
事後檢討,必然有更好的方法,
好的方法不外是:1.單獨隔離,2.篩檢;
而空間以及物資都須要中央給予援助,
是否當時的行政院以及衛生署做了什麼更高明的事?
這叫「考後100分」,考試時不是粗心,就是不會,考完訂正後就後悔死了...這麼簡單,當時怎麼不會呢?像這種「考後100分」,全民都能考上台大醫科當醫師,除了染疫醫師趴趴走外,自己就能治療自己,哪還要怕SARS新冠? jun52382021/01/27 12:33回覆
4樓. 烏魚
2021/01/27 09:27
側翼也是要拿錢辦事的
3樓. 狐禪
2021/01/27 09:23
唯有把屎拿出來,狗才能吃屎。
2樓. jun5238
2021/01/27 08:46

昨看某年代政論節目,我最近其實壓根兒不看,感覺來賓都是依照某中央工廠的手板或圖卡念,只是不小心轉到,看到當中好不容易有個前藍營某名嘴,就想聽聽看他是怎麼反駁綠名嘴抹黑邱淑媞的,詎料看了半天只看到其他來賓一個講完換過一個,用極其尖酸刻薄的骯髒文字對邱淑媞人身攻擊,我很好奇這種罵法真能洗腦到誰嗎?還是罵給武則天爽?該藍名嘴只是一直低頭翻資料,好像是下一個題目才准發言似的,終於有個臉大方正的醫師忍不住,說邱淑媞那樣的裝備才是符合防疫標準,馬上綠名嘴紛紛炸鍋,哪有一點挺人家醫師的意思,照批不誤,一個比一個還大聲。這讓我想起歐洲黑死病橫行的黑暗時期,在那數百年間,歐洲人像活在地獄,需要宗教救贖,此時發明出版工具,結果連古蘭經也印行於世,基督教於是嚴令查禁,把宗教革命的馬丁路德惹火了,發表一篇文章批教會,他說,如果要讓土耳其人跟回教徒難堪,莫過於把古蘭經印行開,攤在陽光下給基督徒們笑個夠..讓土耳其人的謊言無所遁形..想要榮耀耶穌,打擊土耳其,令魔鬼不得安枕,就讓這書大量印行流通...唯有揭開瘡疤,才能治癒創傷。

我這幾天牙疼去抽神經,愈抽愈疼,搞到整個臉腫了半邊,昨晚又去回診,這回醫師說,我們不上麻藥了,反正開個切口把膿引出來是一針,上麻藥也是一針,我就說好,於是醫師就開個切口,擠到我眼淚都流出來,醫師還說辛苦了,這哪裡只是一針麻藥,拿病毒來比,簡直是SARS比新冠,離開診所時甚至追不上公車,回家打了本篇文章後去睡,一早起來臉就消了。

是的,馬丁路德說的沒錯,唯有揭開瘡疤,才能治癒創傷。

1樓. 台北
2021/01/27 07:24
和平醫院封院已有當年的衛生署長公文,可以證明中央下令,地方執行,
綠媒名嘴還玩文字遊戲,中央是說"管制",沒有說"封院"。

我假設綠媒名嘴說的理由是正確,但請問當時的行政院長、署長在幹什麼?
如果明知台北市政府做法不當,難道不會介入?
或中央部會位於南京、夏威夷,或澎湖,太遠無法及時指揮,介入?
中央也位於台北市區,而且距離和平醫院很近。
而且只要Google一下當年SARS的市況,房價股價,被國際列為警示,就知道跟新冠厲害程度是天差地別,假如國際不警示,台灣不封院,說把人類毀滅也不為過,不過國際早早把台灣警示起來,和平不封院,說不定大家當年就成了SARS的亡魂了。今日病毒下流側翼洗腦的,是一群二三十歲文青般的年輕人,他們根本沒有SARS的記憶,是病毒下流側翼超越時空,更改了SARS歷史,給他們建立的新記憶,莊子曰,夏蟲不可語冰,難怪google講的他們不聽,邱淑媞說的他們不信,要病毒才可語冰,直接去修改夏蟲的遺傳指令,把冰當成燒,當成燙。 jun52382021/01/27 07:40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