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若我知道韓國瑜髒不說出來,那我也是韓黑
2019/09/08 08:43
瀏覽1,609
迴響16
推薦8
引用0
有關韓國瑜放日本賓客鴿子,事後還栽贓他們遲到:「等了25分鐘,今天我沒有遲到」,匪夷所思的外交醜聞,我們可以從事後的兩篇新聞看清楚,

小笠原欣幸分享臉書貼文 孫大千:感謝好朋友!
孫大千今天在臉書貼文表示,好朋友之間化解誤會最好的方法,就是開誠布公地說明清楚,那麼,好朋友之間的情誼仍然不會受到影響。日方訪團成員的東京外國語大學教授小笠原欣幸不但在孫大千文章下留言表示,「謝謝孫大千副執行長,我們繼續推動日台交流,交換意見」,稍後還在自己的臉書分享了孫大千的貼文,進一步以行動展現善意。針對小笠原欣報的分享貼文舉行,孫大千也在臉書再度貼文,「感謝我們的好朋友小笠原欣幸教授的分享」。孫大千表示,好朋友只要彼此真誠相待,沒有什麼誤會是不能化解的。日後一定會更謹慎小心的安排行程。孫大千也敬告所有想要落井下石,見縫插針,唯恐天下不亂的無聊人士,請省省力氣吧!不要再枉做小人了

韓見日訪團引發遲到風波「府外聯絡人」扛責
蔡增家表示,三個多星期前,和韓北部競選辦公室連絡,被告知是在鳳山行政中心見面,因為沒有接到更改地點的通知,加上之前有一些接見也是在鳳辦,他就一直以為是在鳳山。日本學者前天向他確認時,他也告知是在鳳辦。昨天上午他提早到鳳山行政中心等日本學者,等候期間他打電話給陪同的前立委孫大千,孫才告訴他是在四維,他趕快通知日本學者,那時學者們已到捷運衛武營站,趕緊出站找計程車轉到四維。

孫大千說,他因有其他事,先到四維行政中心和韓國瑜洽商,才知道韓國瑜和日本學者會面地點改到四維。(轉貼兩則新聞到此)

我說,是孫大千自己才枉做小人吧?

蔡增家三個多星期前,是和韓北部競選辦公室連絡(孫大千是韓國瑜北部競選辦公室副執行長)。被告知是在鳳山行政中心見面,因為沒有接到更改地點的通知,加上之前有一些接見也是在鳳辦,他就一直以為是在鳳山。日本學者前天向他確認時,他也告知是在鳳辦。昨天上午他提早到鳳山行政中心等日本學者,等候期間他打電話給原本應該陪同的前立委孫大千,但孫大千說,他因有其他事,先到四維行政中心和韓國瑜洽商,才知道韓國瑜和日本學者會面地點改到四維。所以蔡增家打給孫大千,孫大千接電話時人在四維,也是在這時間前後才知道韓國瑜和日本學者會面地點改到四維,在電話中告知蔡,放日本人一隻大鴿子:臨時改時間,會面時間還跟之前一樣,又害準時的日本人疲於奔命。

在這個骯髒,破壞台灣國際形象的外交事件裡,韓國瑜是怎樣的設局不知情日本人,相信台灣人都了然於心。韓只因日前接見日本人大遲到,「有跟日方的朋友特別報告說明時間上可能會耽擱一點點,日本友人非常理解、諒解,因為他知道他現在真是非常的忙碌,慢了20分鐘」,從此就想報恩,但日本人打死不肯遲到,只好自導自演,苦了兩個不知情的府外聯絡人:一個被借人頭一用,也是大家都知道的蔡教授,另一個若沒轉貼到新聞則鮮為人知,是蔡教授聯絡相關事宜的單一窗口,韓北部競選辦公室連絡(孫大千是韓國瑜北部競選辦公室副執行長)。他們倆人都不知情,都是當天時間到了,才知道被韓國瑜擺道,放鴿子改地點又故意不改時間,以製造日本人遲到報恩的機會。韓國瑜這才說「我等日本人等了25分鐘」、「沒關係啊,我們要多多體諒貴賓」、「我完全不介意」。

綜觀整起事件,除了蔡教授要當扛責的府外聯絡人,給韓背黑鍋還有點用,只一個府外聯絡人只有枉做小人。而我們廣大台灣人則是從這個骯髒,黑日本人,潑髒水的外交醜聞裡,看清韓國瑜的為人,確信他真的能無所不為,是柯P口中害怕極了的人,一點都沒有枉做小人的感受。

而另一則網友轉貼的新聞,言簡意賅的說明這一切,

日本學者打臉韓國瑜 臉書被韓粉鬧到關版
韓國瑜6日接見日本東京大學兩岸關係研究小組,在與會者人前說是「市府聯繫問題」,但事後卻向媒體稱「等了25分鐘,今天我沒有遲到」,該小組召集人松田康博則在臉書發文打臉指是突然收到市府更改地點通知,沒想到卻在媒體上看到韓國瑜自稱「我等日本人等了25分鐘」、「沒關係啊,我們要多多體諒貴賓」、「我完全不介意」,讓他深感,「難以理解韓市長以及團隊這樣的作風」。

有網友對於我們如此鍥而不捨追索真相不以為然,誤以為追出真相並向大眾公布出來的人是韓黑,並提供了他的另一個版本,大意是說,韓只知大概聯絡出問題,不確知市府打電話對方沒接也沒回,只有電話留言(原文為簡訊,兩者相差甚遠,此處還是以新聞為主),韓確實是早到變更地點後的四維,是應記者提問(來源待查)才被動回應,強調沒有遲到而是早到,網友並說事後市府才知道沒連絡上,負有部分責任,所以韓國瑜及市府都再發聲明致歉,不是我們看到新聞然後整理出來的,是韓國瑜當著日本人面前說謊。

因為網友整理的部分事實,有的疑有口誤,有的來源待考,甚至有些邏輯不一的問題,謹提出以下幾個問題供大家一起思考,

1,若照原約定到鳳山,是不是又遲到?

2,韓若早到,記者不需質問他為何又遲到吧。

3,既然記者不須質問,韓這句「等了25分鐘,今天我沒有遲到」要說給誰聽?

4,當面若無說謊,背後開槍,事後何必發道歉聲明?

5,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韓是自己黑自己,他才是「韓黑」,明知他又說謊卻不說出來,那個才叫韓黑。

我猜韓國瑜只背過心經,這是他表演用的,其他佛經..喝酒都沒時間了,這裡轉載一段佛經,給大家知道韓黑是怎麼來的...

什麼是「無愧」呢?無愧就是不怕人家的責罰與譏誚,既不聽勸導,也不避嫌疑,甘心去做惱害眾生的事情。無愧之人,對於凶暴作惡的小人,不但不知道遠離,反而很尊崇他們,於是終日與他們為伍,造諸惡行。一切煩惱、隨煩惱,都成為它的助伴而發生活動。所以成唯識論云:「云何無愧?不顧世間,崇重暴惡為性,能障礙愧,生長惡行為業」

原來韓國瑜自己就是韓黑,圍繞他身邊不去,他說謊不指正,反誣外界批評他又說謊,眾人皆以為他們只是被人愚弄或迷惑,我卻知道他們心裡其實很清楚是非對錯,可是明知韓說謊還不說出來,跟著韓一起愚弄大家,那麼他們也是同韓國瑜一樣,都是韓黑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6) :
16樓. 醉裡挑燈看劍
2019/09/09 00:35
驢蛋的膚淺幼稚就是典型的韓粉樣板⋯⋯哇哈哈哈哈⋯
15樓. frank060606
2019/09/09 00:07
裹洞也來辦一場一樣的,我就改口裹總統
14樓. 安心
2019/09/08 20:28
真相就是道理,當然要重復說。哪像要抹黑的人都要變來換去,一個說辭抹黑失敗,就再換另一套說辭。

臺北你唱衰不了韓國瑜的,就只會唱中華民國,中華民國那天真的衰了!一定會有人拖你下水的,絕對會讓你們這些專搞抹黑的人一起受苦受難,社會善良風俗倫理道德就是被你們這些抹黑的人敗壞的,你們也在創造自己被抹黑的環境。
13樓. 台北
2019/09/08 18:55
人的心性很難改變,改的是技術,但能隱藏也是一時。
政治人物幾乎透明,時間長了就現出原形。近幾個月韓國瑜的表現,我認為和十幾年前的韓國瑜本質一樣,沒什麼變。

韓國瑜的利益和國民黨利益不同。縱然韓沒選上總統,還有選票補助費可拿,因此韓國瑜不會退選;但國民黨下場就麻煩了。

現在國民黨的命運正在證明歷史定律,和過去任何一個朝代或富豪一樣,輪回生、壯、衰、亡,最後都會衰敗。

國民黨正在走往衰亡的一條路,路越來越小,韓國瑜是個關鍵分水領。
12樓. cjs
2019/09/08 18:20
夏蟲不可與語冰也,韓粉不可以明理也⋯⋯版主一再重覆簡單明白相

同的道理,而期待癡者能變智者⋯乃是發瘋的象徵!
11樓. 狐禪
2019/09/08 17:06
說己屎不臭是有法律保障的。
10樓. 安心
2019/09/08 15:27
你已經抹黑抹到頭昏了!
前天跟前一天是差一天耶!前天是當天之前的二天。而前一天是當天之前的一天,也就是昨天,所以蔡增家說昨晚因為演講沒有接電話,後來也沒有看簡訊,又沒做雙重確認,才導致失誤。

韓國瑜有承認市府聯絡有失誤啊!但是你少來把〝設局〞、〝說謊〞這些沒有的事栽贓抹黑。

高雄市長韓國瑜昨接見日本東京大學兩岸關係研究小組..參訪團長松田康博得知隨即在臉書以中文發文澄清,指韓陣營約好會面地點是鳳山行政中心,時間是上午十一時,前天改為十一時廿分,地點不變。

所以是昨天接見的前一天,日人發文時的前天。換言之,連會面前一天都還有聯絡,還改了時間,確認地點沒變。與蔡增家這裡說的有出入,

蔡增家表示,三個多星期前被通知是到鳳山行政中心,他未再次確認,韓辦前天打了好多通電話給他,他在演講沒有接,對方留言告知地點改為四維,他沒有聽留言,直到昨天十點四十五分左右,聯繫陪同拜訪的前立委孫大千才知道地點改了

這個前天也是昨天接見的前一天。奇怪了,沒接電話,聽留言,看訊息,還會知道改時間,又能知道只有改時間但地點不變?但既然人家擺明要背黑鍋,我們就不討論那塊了,韓國瑜明知是自己人的聯絡出問題,還黑成是日本人遲到,害他等了25分鐘,他才來寬容大度的一點也不介意。這樣子不黑,不骯髒,不叫自導自演,挖坑給人跳,先放鴿子再黑人遲到,不叫設局還能叫做甚麼?

jun52382019/09/08 15:55回覆

高雄市長韓國瑜6日和日本東京大學學者會面,事後還對著媒體喊聲「今天我沒有遲到,我等日本人25分鐘」..蔡增家表示,3個多星期前接到韓國瑜北部競選辦公室連絡是在高雄市政府鳳山行政中心見面,但北辦5日傳來變更地點的通知,他沒有看到,6日也未再確認

所以北辦5日就傳改地點的通知,神奇的是,北辦副執行長孫大千竟然也是6日去到四維才知道改了地點。但我們不需怪孫跟蔡,一個枉做小人,一個要背黑鍋,都是各司其職,只有韓國瑜或韓粉韓黑自己搞不清楚的,才有需要一直怪一直怪,其他思慮正常的台灣人都清楚這是怎麼回事,並互相告誡,日後千萬別聽韓國瑜說甚麼。

jun52382019/09/08 16:07回覆
9樓. cjs
2019/09/08 13:19
這又是一個令cjs百思不得其解的事;對韓國瑜來說,承認錯誤有那麼

難嗎?


難道一定要把黑的拗成白的,才能肯定自己嗎?⋯cjs認為;他腦袋已

經燒壞了⋯這些迷們只是跟著一起發燒而已⋯能下車的都已經下車了,

只剩下命運共同體,利益共同體,意識共同體還終不悔⋯
請以新興宗教觀之,韓國瑜像是神,神是不會錯的,有錯也是凡人的錯,拜韓國瑜是會發大財的,賺錢都要感謝韓國瑜,萬一不賺,或是賠呢?那就還好有拜韓國瑜,不然賠到傾家蕩產都會唷。韓粉跟白蓮教徒最大的差別是不用吃香灰,喝符水,但是有神功護體,犀牛皮厚,子彈打不穿。 jun52382019/09/08 13:28回覆

「我們沒信心,離失敗就會越來越近」。

韓國瑜以連勝文、丁守中為例,指2014年連勝文參選台北市長,一出線就擁有高民調,後來卻被影射喝紅酒、開轟趴,講到最後連藍軍都開始懷疑,民調一直下滑,當初就有人說「如果提丁守中就好了」。

去年改提等待24年的丁守中,比蘇武牧羊時間還久,卻不知誰提出「佛系打法」,民調也逐漸下滑,又有人提「為何不提蔣萬安」,對手希望藍軍一直陷入後悔中,對自己提的候選人失去希望,如果自己人都沒有信心還有什麼戰力可言?

由此可知,韓國瑜是有高自尊,而非有意志力(嗜酒者難有意志力),有高自尊的人表現就像個屁孩,有研究說給一群男孩在房間內投籃,籃框前劃一條線,規定不能越線投,幾分鐘後回來看,男孩們都站在房間最後面,看誰站越遠還能投越準。有高自尊的人,一開始表現得很好(韓選高雄市也是),信心十足,戰無不勝,但是一旦遭遇挫折,因為有高自尊,不會檢討自己也從不認錯,就會把挫折歸咎於外界或他人,都是別人害他民調低,別人都在黑他,名嘴也拿錢黑他,說他不好的都是孬種雜碎,器官很小,致使錯失改革自己的良機,有的就此沉淪,藉酒買醉,喝酒,打牌,交朋友,像是韓國瑜花天酒地立委當完後。

jun52382019/09/08 14:38回覆
8樓. 安心
2019/09/08 12:36
你是抹黑到昏了頭了!
韓國瑜把約定時間延後到11時20分耶!這反而是有利於日本人啊!如果延後到12:00,那應該就更好而已。

參訪團長松田康博得知隨即在臉書以中文發文澄清,指韓陣營約好會面地點是鳳山行政中心,時間是上午十一時,前天改為十一時廿分,地點不變。一行人昨準時到了鳳山附近的捷運站,才接到電話說 「抱歉,地點換成四維行政中心」,

比對蔡增家的說法

蔡增家表示,三個多星期前,和韓北部競選辦公室連絡,被告知是在鳳山行政中心見面,因為沒有接到更改地點的通知,加上之前有一些接見也是在鳳辦,他就一直以為是在鳳山。日本學者前天向他確認時,他也告知是在鳳辦

所以在【前天】,蔡有過聯絡,再度確認地點沒變,而是時間改11點20分。還要日本人準時到就好,不是都沒連絡。但接下來詭異的是蔡說:「三個多星期前被通知是到鳳山行政中心,他未再次確認,韓辦前天打了好多通電話給他,他在演講沒有接,對方留言告知地點改為四維,他沒有聽留言

前天明明有接電話,還確認只改時間為11:20,沒改地點,這裡卻變成沒接到任何一通電話,連留言都沒聽,卻又知道要改時間,其他的我留給大家自己想。反正我的推論很簡單,這就是韓國瑜設計黑日本人,因為上次日本人害他大遲到,逼他幻想大家在戳他的肚臍眼,他的肚臍眼真的就是這麼骯髒。

jun52382019/09/08 13:10回覆

蔡增家當天上午他提早到鳳山行政中心等日本學者,等候期間他打電話給陪同的前立委孫大千,孫才告訴他是在四維,他趕快通知日本學者。

則是說明1,孫蔡兩人都是當天上午才知道改地點,2,日人此時才被通知改地點,此時大概是11點多(不能早到,記得嗎),臨時接到改地點的電話,搶搭計程車改去四維,也要花30多分鐘,作為一個連絡失當的主人,正常情況不是該改約時間到12:00,賓主盡歡嗎?豈有如此設局黑人的道理,你韓國瑜反正韓黑,人家日本人回去還要不要做人。再給大家提一下,我們台灣的品格教育是不成功,但還好韓國瑜最後是在北大念博士,是被大陸帶壞,人家日本國小第一課教的就是「不要給人製造麻煩」,這是日本根生底固的民族性,有日本隨機殺人案,兇手還沒處死,全家都活不下去,爸爸失蹤,媽媽出家,弟弟自殺,跟台灣完全不一樣(鄭捷案供參),換言之,韓國瑜就算接下來天天遲到,苦民所苦睡到下午,大家也是笑笑,但日本人遲到一次被笑,搞不好會出人命。

jun52382019/09/08 13:24回覆
7樓. 安心
2019/09/08 12:32
之前就講過了!你又再移花接木了!孫大千只是初期的聯絡人,談妥拜訪行程就移交給高雄市政府接管了!他當然不知道道,後來高雄市政府要改行程。
而約定時間延後也讓日本人有應變時間,關鍵在於日本人的聯絡人蔡增家嚴重漏接,當天出發前又沒有再確認,而高雄市政府的人又沒去追蹤蔡增家有無看到簡訊通知。所以才說一連串的失誤,連日本人的聯絡人蔡增家教授都坦承自己的失誤了!像這種情況,他自己不做確認的動作,就算高雄市政府給蔡增家再多的聯絡管道也沒用。

事實是:孫大千說,他因有其他事,先到四維行政中心和韓國瑜洽商,才知道韓國瑜和日本學者會面地點改到四維

假如孫大千之後有另一個聯絡人,怎麼都沒人知道甚麼名字?改地點一事,不但蔡不知,日人不知,孫也不知,是湊巧有事先找韓,到了四維才知,但此時是蔡先打給孫,足見蔡只知此號聯絡人,而孫才告知改地點,接下來是韓在空等,韓何以不趕緊查明真相,看是誰的聯絡出問題,卻是直到日人到了才說嘴,一面說聯絡有問題,一面又說他等25分鐘沒遲到之類。又既然韓知孫跟蔡通知改地點,也可以把約見時間加上鳳山到四維的車程遞延,以免日本賓客遲到失禮,這些做主人該做的事,匪夷所思的該做都沒做,我還是認為擺明是設局黑別人。

jun52382019/09/08 12:57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