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從拔管案看蔡英文如何讓馬從無罪變有罪?
2018/05/17 08:21
瀏覽1,799
迴響10
推薦5
引用0

社會大眾雖然從四次法院判決,前三次無罪,其中一次還是無罪定讞(按:柯建銘自訴馬洩密案的二審無罪定讞),但卻被蔡英文把司法改革一番之後,從無罪變成馬英九有罪,還要被關四個月的高院二審判決議論紛紛,套句蔡英文的文青用語,就是甚感荒腔走板,匪夷所思。不過這一切,其實都有個脈絡可循,本文乃試圖藉由回應網友的提問,帶大家一窺蔡英文骯髒治國的全貌,

從拔管被列為機密,經立委轉述出來的事實,我們知道拔管是由一個歡呼馬英九判刑的檢察官們頭頂上司,某法務部高官所主導出法律理由拔掉的,

(法務部高官)蔡碧仲昨被詢問「是否認為管中閔沒有適當揭露他和台灣大副董蔡明興的利害關係,行為具有瑕疵?」他說,有些社會現象似乎把違法事情認為是瑕疵,「但不能說違法的事情,把它拿來泛政治化,這是不對的。」

這種司法話術,我怕有些人是第一次聽到,只是心中感到疑惑,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這是常人對於世俗之見的認知,怎麼這位法務部高官被問是否他認為可以拔管的主要理由時,回答出一堆不相干的話,還說成不是他個人意見的

有些社會現象似乎把違法事情認為是瑕疵

嗯,就像所有好的魔術一樣,一定要有三個步驟,第一步叫以虛代實,把「在本案中,蔡、管二人百分百應該利益迴避。蔡的薪水掌握在管手中」用記者問題「是否認為管中閔沒有適當揭露他和台灣大副董蔡明興的利害關係,行為具有瑕疵?」代換。第二步叫騰籠換鳥「有些社會現象似乎把違法事情認為是瑕疵」,第三步,The prestige,就是學起主子蔡英文「是要叫我政治介入嗎」的,蔡碧仲說:「但不能說違法的事情,把它拿來泛政治化,這是不對的。」

簡單的說,這個法務部高官用的就是一種法律話術,好像在回答記者問題,但是內容全不搭嘎,分開來看還全是對的,記者問拔管理由是否認為某種行為是瑕疵?高官回答,社會似乎把「違法行為」認為是瑕疵。(好像在說拔管的理由就是因為此違法行為),然後就再轉一手,把前面的假設當事實,做出一個結論「但不能說違法的事情,把它拿來泛政治化,這是不對的。」像是既說管案是違法行為,又說別人討論拔管是泛政治化,最後還把別人全說成不對的。

就是他最對啦。

但是鄉親啊,到底這個高官舉出管中閔哪件具體違法事實,喔,甚至是回答出【是否認為管中閔沒有適當揭露他和台灣大副董蔡明興的利害關係,行為具有瑕疵?】沒?

看懂法務部高官怎麼用空泛的理由拔管後,蔡英文讓馬從無罪變有罪的魔術手法也呼之欲出,雖然我已經用兩篇文章解析過【無罪定讞改判有罪,蔡英文真是法力無邊啊】【一審無罪,二審蔡英文讓馬有罪理由曝光】。但有網友仍是提出以下質疑,就把這段問答作為冤馬案的補充意見。

.

網友cjs 2018/05/17 02:47說:
拍拍手,版主長篇大論,選擇性引用事實,用個人意見詮釋,乍看之下,還真會被嚇著,深信不移……然而;浮沙建塔,終究不固,長篇大論,有私心相伴,都是胡說八道.…只要看一遍事實經過,公理正義,其實沒那麼複雜,三言兩語就明;
1:阻卻不法是檢察總長黃世銘的職責,國家並授與最高權力,毋需總統確認!
2:認定關說為「行政不法」是在9月9日,在8月31日時是可能刑事不法案件!
3:單獨召見行政院長江宜樺、羅智強討論譯文內容與案情,沒有一起召見立法院長,不叫院際協調.
4:行政不法,刑事不法,都是不法,不是爭執.
5:[馬英九留下通話譯文與證詞,隨後召見江宜樺、羅智強討論譯文內容與案情]是確確實實洩密給江宜樺、羅智強.
6:[馬英九總統致電,建議黃世銘至行政院,向江宜樺報告此案]無證據是馬英九確實指示,但[黃世銘攜帶呈送總統的同一份報告,向江宜樺報告]就是黃世銘洩密給江宜樺.
以上六點是歡迎打臉的事實,至於其他揣測馬英九,黃世銘的用心是什麼,沒有佐證,那不在法理之內…說了都是白說!

我的回應是:

1-5以這句話總結[馬英九留下通話譯文與證詞,隨後召見江宜樺、羅智強討論譯文內容與案情]是確確實實洩密給江宜樺、羅智強.

先給大家看看,被洩密後幹任何事法院都不管的案例

1、【10年前,前調查局長葉盛茂將「海角七億」的艾格蒙洗錢情資向陳水扁報告,葉被依洩密判刑,扁沒事】(當然,後來急著搬錢的人也全沒事)
2、【柯建銘並撇清葉盛茂未將檢方三棧礦場案偵辦行動洩漏給他,強調四月十六日和葉是事先約好,詢問辦公室有無被裝竊聽器,他記得葉和南機組主任湯克遠通過電話,但不記得他自己和湯有通話。不過湯克遠昨表示確實接到柯的電話,而依規定不能和涉案人談話,所以「我很訝異」..】(柯建銘連直接通話都沒事。)
3、◎2013年6月28日(王金平打給柯建銘)
王:沒啦,我已經跟勇伯說完了。
柯:他怎麼說?
王:他說好啦,他會盡力,他會弄。
柯:勇伯要處理沒?
王:勇伯要處理。
柯:沒問題吧?
王:不知道,就讓他處理。他就說他要處理啊。
◎2013年6月29日(王金平打給柯建銘)
王:勇伯啊。勇伯啊。
柯:我沒遇到,我剛離開。
王:他跟我說OK了。

不管是王金平還是柯建銘也都沒事。足見洩密只有對源頭洩密者有事!那個洩密的就算是把秘密電話拿給被洩密者,還是把監聽譯文弄成報告向他人呈報,或是只是把結果告知【他跟我說OK了】,都不會被判洩密。

這就好比教育部把拔管會議紀錄保密十年,很多立委都看了,但是這些立委不是洩密喔。【看人洩密者不是洩密】,然後這些立委就整理出開會者名單,誰說了甚麼的內容跟全台灣人說出來:

教育部將會議紀錄列為密件、要到二○一九年五月七日才能解密,柯志恩說,公開會議紀錄,外界就能清楚民進黨政府是怎樣的追殺台大校長當選人。蔡碧仲昨被詢問「是否認為管中閔沒有適當揭露他和台灣大副董蔡明興的利害關係,行為具有瑕疵?」他說,有些社會現象似乎把違法事情認為是瑕疵,「但不能說違法的事情,把它拿來泛政治化,這是不對的。」

這也不是洩密,道理就這麼簡單。另外,從第6點亦得證,這明明就跟拔管一樣,是蔡英文的自姦行為,我之所以不一起說,是因為從拔管案我們就看出蔡英文的骯髒性格,你跟她說獨董都是同管中閔一樣用追溯的,嘿,她就把所有人都看成跟她逆向,順她者昌,逆她者..所有有獨董兼職問題者下班前都要清查完畢。

網友說:【但[黃世銘攜帶呈送總統的同一份報告,向江宜樺報告]就是黃世銘洩密給江宜樺.】

一般人一看也知道是馬英九被冤了,不然大家都看了同一份報告,然後江宜樺看完,跟黃世銘、馬英九、羅智強討論,羅智強也看了同一份報告,跟江宜樺、黃世銘、馬英九討論,最後共同決定不干涉,不指導,幹嘛大家都幹了相同的事,看了同一份黃世銘給的報告,卻只有馬判刑?

最後,從網友所提供(來源請求?):【2013年8月31日,颱風康芮來襲的周六晚間,檢察總長黃世銘進入總統官邸,向馬英九總統報告此案,並將通話譯文與林秀濤證詞交給總統,並告知總統,預定在9月6日召開記者會。馬英九留下通話譯文與證詞,隨後召見江宜樺、羅智強討論譯文內容與案情,晚間11時到12時,黃世銘接到馬英九總統電話約詢,想確認關說案能否成立,當時他仍在檢察官楊榮宗車上】

我們知道,黃世銘把國家規定為機密的資料整理成報告交給馬,是黃洩密。可是黃整理後的報告,他又沒依規定列為機密(如果有列,想被判刑的傻瓜才會拿給別人看),馬自然不會想成是機密,還可以把它拿去跟別人討論。別人看了,反芻之後把意見看法說出來,這個也不是機密(因為他們也沒去列為機密)。這就像我們今天之所以還能討論拔管案誰說了甚麼,誰跟誰是御用教授,是去開會拔管,這些也全是從被列為機密要保密十年(比黃世銘洩密的那個,六天之後再說就不是洩密了),經看過機密的立委洩漏出來...難道全台灣的老百姓在討論時也全犯了洩密罪嗎?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Tsai the Bumbler
迴響(10) :
10樓. cjs
2018/05/17 16:46
版主;

換你當總統,總長拿了一份報告要交給你,你會想成這是一份機密,看了總統就犯罪
,然後你若給別人看了,你也犯罪,有這麼離奇的事麼?要是早知道這是機密,還會
讓自己犯罪,白癡才會去看。

---所以您證明了;真的去看的總統馬英九是白癡囉?

     如果cjs是總統,總長拿了一份報告要交給cjs…cjs根本不會見總長,因為;

最高檢察署檢察總長,通常簡稱檢察總長,為最高檢察署的首長,也是全國檢察體系
的首長。由總統任命,需立法院同意.

     全國檢察體系的首長,沒有上司需要報告的.

那個是韓國,可以搜朴瑾惠,在台灣,甭說檢察總長,調查局長都要跟阿扁報告洗錢情資呢。

又,馬在當總統時,本來就是個白癡,請看ma the bumbler系列文章。我今天替馬抱不平,純粹是因為馬已是平民,蔡的司法追殺又無所不用其極,像這個洩密案,除了畫錯重點(本質是揭發司法關說醜聞),後又自相矛盾,告誹謗又告洩密,蓋洩密者即非誹謗,誹謗即非洩密。告教唆洩密又已二審定讞無罪,最後只判馬4個月得易科罰金的通保法怪罪,花了這麼多心血只要馬罰點錢,這不是不符比例原則嗎?搞得我像在挺馬似的,我的態度是假如馬跟阿扁一樣貪,把他槍斃掉都行。但是查了半天,若真是一毛錢都沒貪,其他的小打小鬧,就別再惡搞下去,治國搞到這樣,真的很難看。

jun52382018/05/17 17:08回覆
9樓. cjs
2018/05/17 15:23
7樓. 台北先生;

誰都可以套用呢!;

我看陳水扁這20年來的行為,理念,我有一個感覺:
陳水扁中了儒家文化的毒.
陳水扁以為政治社會就是孝悌忠信禮義廉恥.以為只要走正道就對了.
但人世間本來就是利益,到處是利益,有能力者組織利益團體,成群結黨,擴大自己的利益.
民意代表/司法單位/媒體.......
陳水扁自滿於不沾鍋,不成群結黨,現在終於嘗到"利益"團體的威力了.
儒家思想完全無用.
但是不大合身,看了有點好笑 jun52382018/05/17 16:46回覆
8樓. cjs
2018/05/17 15:19
版主;

法理真的很簡單,焦點只有;

總統沒有權力知道偵辦中的案件(不管現在有罪沒罪,不管後來有罪沒罪),更沒有權力
告訴別人,商討偵辦中的案件!

檢察總長黃世銘洩密給總統馬英九,總統馬英九洩密給行政院長江宜樺,總統府副秘書
長羅智強.…就是這樣.

其他都是各說各話…或是另一個主題了.

這個邏輯應該顛倒,馬英九沒權力知道偵辦中的案件,所以當黃世銘給他知道,他就知道這不是偵辦中的案件(不管後來查到是偵辦中的案件,且黃也判刑了),他才會再把它告訴別人。

高等法院審理後認為,無法證明該通八十八秒關鍵電話,馬有指示前檢察總長黃世銘帶特偵組機密案件向他報告,黃也表示攜帶「專案報告二」到馬官邸是他自行決定,馬未指示

換你當總統,總長拿了一份報告要交給你,你會想成這是一份機密,看了總統就犯罪,然後你若給別人看了,你也犯罪,有這麼離奇的事麼?要是早知道這是機密,還會讓自己犯罪,白癡才會去看。

所以看機密的人本無罪,他又機密的給別人看,看了討論也不是公開,而是比服貿更黑箱,當然就更不是洩密。所謂洩密,是把機密跟不特定的人或大眾洩出來。就像是這份報告,可能是特偵組的小弟聽完翻成譯文,小妹再彙整打的報告,最後才交到總長手裡洩給總統,難道這些人都洩密嗎?

jun52382018/05/17 16:28回覆
7樓. 台北
2018/05/17 15:17

我看馬英九這20年來的行為,理念,我有一個感覺:

馬英九中了儒家文化的毒.

馬英九以為政治社會就是孝悌忠信禮義廉恥.以為只要走正道就對了.

但人世間本來就是利益,到處是利益,有能力者組織利益團體,成群結黨,擴大自己的利益.民意代表/司法單位/媒體.......

馬英九自滿於不沾鍋,不成群結黨,現在終於嘗到"利益"團體的威力了.

儒家思想完全無用.

馬不知道從儒家演化出來的「法家」,是專剋儒家,讓儒家變成懦家的。 jun52382018/05/17 16:13回覆
6樓. cjs
2018/05/17 14:11
版主;

依此邏輯,以為,想來必定,存在必合理…都是主觀說法,不是法理精神.

拔管會議內容是什麼,只是一群人的討論或秘謀…並不影響,管爺兼職,獨董的事實.
若說因有秘謀,管爺做過的事就可以不算,那不需要法律,因為犯罪的,沒人會有罪!
所以我也看不懂,馬英九跟幾個人祕密討論黃世銘的報告,事後證明也都沒改變,柯建銘還是無罪定讞,檢察官不去查,司法不判,判決書不公開,我們就全不曉得(維基百科就沒有,或只有維基解密才有),馬到底是被判個啥子洩密呢? jun52382018/05/17 14:24回覆
5樓. cjs
2018/05/17 13:25
版主;
1;總統沒有權力知道偵辦中的案件,馬英九看到檢察總長黃世銘就應該拒絕!ㄚ扁找
      人搬錢,難道跟人說,東窗事發所以要搬錢?
2;柯若就是沒洩密,那就沒罪啊!…難道是因為叫柯建銘就有罪?
3;要怎麼辦洩密?…那是檢察總長黃世銘的智慧,要不然做什麼檢察總長?
4;唉,完全執政,完全負責?…那您完全聽話嗎?

上法院的,個個都喊冤,ㄚ扁現在還說他是冤枉的呢!

拔管啦,冤馬的再離譜的事?…只是自己認為而已,若是這樣就算數,那這世界沒有罪
人了!

情緒上可以隨便,法理可是清清楚楚的;

      總統沒有權力知道偵辦中的案件,更沒有權力告訴別人,商討偵辦中的案件!

所以黃世銘就判刑了咩,

因為不只總統,任何人都沒權知道偵辦中的案件(除了辦案者)

依此邏輯,馬總統知道的,就是他有權知道,或黃以為他有權知道的案件,馬把它與心腹商討也是理所當然,對被黃世銘洩密的所有人而言,黃是司法專家,司法專家可以報告出來的,想來必定是合法或合規,是謂存在必合理,他們也就全都沒有洩密罪可言,一如我們知道並討論十年後才得解密的拔管會議內容。

jun52382018/05/17 13:45回覆
4樓. 蜘蛛蝴蝶刀
2018/05/17 10:00

[版主寫那麼多,都是詭辯]龜辯說別人詭辯,龜也是你,鬼也是你。

老大,當歸會上火,血壓會變高,您不理他是明智之舉


蛛織綑龜網 蝶舞天地框 噗嘻無奈天 蛛蝶問冷涼 ccc
3樓. cjs
2018/05/17 09:13
版主;

1;扁沒事,因為扁急著搬錢,扁沒有洩密給別人…馬洩漏給;單獨召見行政院長江宜
      樺、羅智強討論譯文內容與案情…

2;柯建銘若有洩密,請辦柯建銘!

3;9月9日,檢察總長黃世銘召開記者會說明,並無聽到任何刑事案件的不法,認定關
      說為「行政不法」,若王柯是洩密,檢察總長黃世銘會不知用洩密罪辦王柯?

4;版主寫那麼多,都是詭辯…因為整件事的最前題就是;

      總統沒有權力知道偵辦中的案件,更沒有權力告訴別人,商討偵辦中的案件!

5;參考維基百科,綜合九月政爭,黃世銘案,監聽國會事件,整理.

1、阿扁洗錢案又稱家庭密帳案,google一查資料一堆,最好是阿扁自己一人在搬錢啦。馬找別人討論時,資料上又沒寫本件是機密,再說他們討論的,就如拔管在開會,自己就能說是機密了,換言之,這些人的講話本身也可以叫機密,怎能說誰洩密呢?難道拔管會議某代表拿機密資料說管案如何,他就是在洩密嗎?

2、柯就是沒洩密呀。

3、王柯的討論是祕密,黃世銘是偷聽到的,要怎麼辦洩密?王說勇伯說的,又全無勇伯的聲音,也辦不了勇伯洩密。

4、敢寫就不怕人家說我詭辯,歡迎大家來踢館,我認為這裡最大的詭辯是叫完全執政的總統要完全負責,嘿,偏偏他要負責時,又說他沒這個權力,又沒那個權力,看來學小英神隱,陳菊睡覺,醒來說空話,

你是叫我政治介入嗎?

這樣才是對的。反正不管這個國家發生再離譜的事,像是拔管啦,冤馬的,大家就會說

幹壞事的都是那些法綠惡狼,神隱的小英心地最是善良。

jun52382018/05/17 10:04回覆
2樓. 烏魚
2018/05/17 08:52
現在蔡政府已經越來越沒立場繼續拔管了吧
當然主要是因為管已拔了。 jun52382018/05/17 08:55回覆
1樓. 狐禪
2018/05/17 08:34
52,在茅坑不可以脫褲子,因為有裝攝影機,被拍到傷風化。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