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高雄氣爆國賠有無圖利?蔡英文敢不敢保證?
2018/02/26 00:49
瀏覽982
迴響8
推薦2
引用0

蔡英文這趟換的其他人,我通通沒評論過,也就是不認識的意思,唯獨有一個人,因為我長期追蹤高雄氣爆案的後續處理因而記了下來,還寫成多篇評論。所謂獨樂樂,不若與人樂樂,剛看媒體對新閣的特色與專長都講得不知所云,不如由我來多貼兩篇,也讓後來需接觸的台灣人知道如何因應,以備將來,

以下轉貼【氣爆案國賠,貪污圖利罪呢?

震驚全台的高雄氣爆案,造成高雄市民楊伯祿停在路旁的轎車受損,國家賠償官司一審判賠4萬元,高雄市政府以未調查當事人是否適格及判決違反證據、論理及經驗法則為由上訴,二審合議庭認為,原審判決無誤,駁回上訴定讞,市政府一定要賠。

回顧這則新聞前身...

災戶楊伯祿說,市府說「代位求償」從寬認定根本就是騙局,一開始說死亡可獲賠償1200萬元,現在只剩180萬元,他的車子被炸翻,只估3萬元,落差太大,乾脆撤回代位求償。

後來,有200多戶受災戶不滿代位求償的結果,紛紛向高雄市政府請求國賠

上 個月底,請求國賠的200戶受災戶,陸續收到市府寄出的「拒絕賠償理由書」,受災戶因此不滿,指控高雄市府將責任推給中央。高雄市府法制局表示,市府尊重 受災戶的選擇和權利,也都接受。法制局主任秘書尤天厚則指出,於法的立場,如果市府以國賠處理求償,就要拿人民納稅錢賠償,等同市府為氣爆肇事者除罪,屆 時市府恐無立場再和肇事者做理賠談判。尤天厚也說,從法律因果關係的影響而言,市府實在沒有立場接受國賠聲請,再者,市府也認為氣爆處理過程站得住腳。

到最後,只剩下包括楊伯祿的15名受災戶對高雄市政府提告國賠,其中楊男車損提告國賠求償10萬元,高雄地方法院判獲賠4萬元;高雄市政府上訴,高雄地院合議庭認為上訴無理由,判高雄市政府敗訴確定。

我想大家一定覺得很奇怪,幹嘛只差一萬,災民非打完國賠,贏了還覺得很爽,而市府更奇怪,善款募了45億,律師費動輒就花掉好幾千萬,竟然連這一萬塊的差額還要上訴到底,市議員說:

陳 麗娜質詢指出,許銘春原為「許銘春聯合律師事務所」負責人,後被陳菊拔擢進市府擔任新聞處長、法制局長約4年半時間,2013年8月離職後,許銘春重新回 到「許銘春聯合律師事務所」擔任「負責人」,卻接受市府委託處理氣爆案國賠官司,質疑許銘春接案的適法性,要求移送檢調釐清真相。陳麗娜說,氣爆案發生, 有公有設施疏失等問題,高市府應負國家賠償責任,災民被逼走上訴訟之路,但贏了一審後,市府卻不認錯,也不認賠,對市府作法予以嚴厲譴責,要求市府撤回上 訴,該賠給災民的馬上就賠。

現在第一樁國賠定讞的官司下來,真相也全都呼之欲出,先給大家看一段法律條文,貪污治罪條例

第 6 條          

有下列行為之一,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三千萬元以下罰金

一、意圖得利,抑留不發職務上應發之財物者。
二、募集款項或徵用土地、財物,從中舞弊者。
三、竊取或侵占職務上持有之非公用私有器材、財物者。
四、對於主管或監督之事務,明知違背法律、法律授權之法規命令、職權命令、自治條例、自治規則、委辦規則或其他對多數不特定人民就一般事項所作對外發生法律效果之規定,直接或間接圖自己或其他私人不法利益,因而獲得利益者。
五、對於非主管或監督之事務,明知違背法律、法律授權之法規命令、職權命令、自治條例、自治規則、委辦規則或其他對多數不特定人民就一般事項所作對外發生法律效果之規定,利用職權機會或身分圖自己或其他私人不法利益,因而獲得利益者。前項第一款至第三款之未遂犯罰之。

本 來,這些災民就可以既對肇事者,也就是榮化公司,雖然我不認同...還有連帶被雄檢起訴到的其他人,高雄市政府自己這堆肇事者綜合體求償,這一段,也就是 市府用百姓樂捐的45億善款,不直接依照損害比例補給受害人,而是巧立名目,取了一個代位求償的名稱,說是把善款依照市府自己估的損失賠給受害人,然後再 打官司向肇事者綜合體求償,想當然耳的錢能少估就少估,大家只要把代位求償的人想成榮化就懂了。這一部份說有多荒謬就有多荒謬,簡直到了一種樂陞案... 蛤?前頭那個兆豐案的

荒腔走板,匪夷所思

的境地。我且不說它,光看後一部,災民還是可以對市政府單獨提告國賠,可是市府不知 道用盡哪些手段,掰出一些叫人聽不下去的理由,【如果市府以國賠處理求償,就要拿人民納稅錢賠償,等同市府為氣爆肇事者除罪,屆時市府恐無立場再和肇事者 做理賠談判。】那現在都國賠定讞了,代位求償官司還打不打呀?讓原本3千多件代位求償的官司,本來還能再打國賠官司,以彌補代位求償之不足的,先是掉到剩 200多人,堅持到底只求爽的,只剩區區的十五人。我從上次國賠判決書看到,市府請的法制局前局長許律師,現在要改稱為許副市長了,真是大富大貴有喔~代 表市府主張,

原告已簽署賠償請求權讓與契約書,得否再向被告請求賠償?

按被害人向國家機關請求損害賠償係基於國家賠償法之 特別規定...足見,為保障債權人之受償權利,債權人原得依債務人資力、取償便利性等因素選擇對債務人中任一人請求清償,換言之,原告對不真正連帶債務人 之請求權乃係各自獨立,由此,原告殊無因讓與其對第三人之賠償請求權,即喪失對被告請求權利之理,是被告辯稱原告已將系爭氣爆事件財產上及非財產上請求權 讓與被告,故其已無損害賠償請求權存在,不得另向被告請求賠償等語,核屬無據,要不足採。

也就是說,就算這三千多件,含200多降到15人的高雄氣爆受害人,是既可以向榮化求償,或讓市府假好心代位求償,也能再自行向市府提出國家賠償,讓自己的損害盡可能得到回補為止。

當國賠定讞時,就能確證高雄氣爆案市府在後續處理時,顯有

意 圖得利,抑留不發職務上應發之財物者(律師有得利吧?還是局長..或者該改尊為副市長?而善款,難道不是本來就該發給災民的?打國賠就不發,要簽代位求償 的才發,這算啥呢)募集款項或徵用土地、財物,從中舞弊者。(欸,大家自己評斷吧,原來可叫榮化全賠,否則人要去坐牢,看看現在搞成怎樣了)...對於主管或監督之事務..直接或間接圖自己或其他私人不法利益,因而獲得利益者。(轉貼到此)

這篇文章是我在2016-11-16於中時部落格發表的,如今許女士已然以其法學專業高升勞動部長,能否請她或是破格拔擢她的蔡英文出來說明一下,這裡對氣爆國賠案所提的質疑,以及有無貪汙圖利的問題,以寬慰被蔡政府搞慘,四海困窮到連衛生紙都搶成世界末日的台灣老百姓。

嘆曰:

英文有權組新閣,百姓沒錢屯廁紙,氣爆一審猶未判,律師已升大部長。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Tsai the Bumbler
迴響(8) :
8樓. cjs
2018/02/26 15:09
什…刑事一審還沒判下來?…唇語,人曰;養警察不如養狗護主看家,
養檢察官不如養監視器物證人證不求人,養法官不如養豬吃的少,養什
麼長什麼委的不如養AV女優…養眼,至於養總統嘛,不如養雞雖然一樣
拉雞屎但雞還會下蛋……

唇語,公共危險罪跟業務過失致死罪,有這麼難判嗎? 是收了錢還是等
收錢?

刑事沒判,真想不出災民拿啥打國賠?這些都是要自己舉證的..而如今國賠還是定讞了,萬一刑事判成相反,這個司法死結該如何解呢?

不過我在日前看了一部孔劉演的「熔爐」,這部片子是演一所聾啞學校從校長舍監到班導集體性侵學童的真實事件,孔劉演一個菜鳥美術老師,他發現這驚人事實向外揭發,全案在2000年告進法院,刑事一直沒判,就給加害人跟受害家屬談,談到只剩幾個沒和解,然後法院在2006年就判出緩刑,孔劉等不服上訴又被駁回定讞,劇中檢察官起訴的烏七媽黑,因為律師事務所要聘用他..這是個真實故事,是定讞後的新聞,輾轉傳到一個女作家耳裡,親身前往採訪,才寫成一部小說,從2008年在網路上連載,被服役的孔劉看到,退伍後堅持導演拍這部戲,於2011年上演並引起南韓廣大社會運動,催生所謂的熔爐法案,原輕判者皆改判重罪。

他山之石可以攻錯,我們台灣的「氣爆」,該不會是還只走到法院判緩刑之前的階段吧。

jun52382018/02/26 15:51回覆
7樓. 狐禪
2018/02/26 09:19
52,無感為吃屎之本。
6樓. 西瓜
2018/02/26 08:53

格主為文根本不是質疑

而是直接批政府吧

5樓. jun5238
2018/02/26 07:45

因為這七篇【不禽不獸的高雄氣爆案求償】(分上、中、下一連三篇)【如何豢養一群奴隸(1~4) 】全文實在太長,而不禽不獸的高雄氣爆案求償(下)才剛在【嚴德發若叫救災將軍,許銘春不就該尊為氣爆律師了?】轉貼過,所以擬將另外六篇改成底下這些標題重貼,此處就不貼了。

不禽不獸的蔡英文氣爆內閣改組(上)

不禽不獸的蔡英文氣爆內閣改組(下)

蔡英文如何從氣爆案豢養一群奴隸(1~4)

在今天聯合報社論【無感改組與深情慰留間的私心】說:這次內閣人事異動,無疑是民眾歷來最無感的一次改組,扣除國安部門的調整,內政相關部會僅更換了一名勞動部長。

尤顯出本人此次改標真是創意十足,忍不住擊節喝采,給自己大大一個讚!

4樓. jun5238
2018/02/26 07:30

我認為在這個標題項下,把這兩個標題共七篇舊文重貼是剛剛好,我並打算依序將此舊文改上新標逐一重貼,算是給蔡英文新閣的一點祝福,就祝福她跟新閣們大富大貴囉

轉載

不禽不獸的高雄氣爆案求償(上)

在我【陳菊的市政府疑似不會利益迴避】談到,高雄市副市長的新聞裡,這裡還有篇比較詳盡的

陳麗娜質詢指出,許銘春原為「許銘春聯合律師事務所」負責人,後被陳菊拔擢進市府擔任新聞處長、法制局長約4年半時間,2013年8月離職後,許銘春重新回到「許銘春聯合律師事務所」擔任「負責人」,卻接受市府委託處理氣爆案國賠官司,質疑許銘春接案的適法性,要求移送檢調釐清真相。陳麗娜說,氣爆案發生,有公有設施疏失等問題,高市府應負國家賠償責任,災民被逼走上訴訟之路,但贏了一審後,市府卻不認錯,也不認賠,對市府作法予以嚴厲譴責,要求市府撤回上訴,該賠給災民的馬上就賠。(中國時報)

加上udn的這篇...

遭疑違旋轉門攬案高市副市長:無牴觸
許銘春曾任高雄市法制局長,後來回任律師,承接了部分市府氣爆訴訟案。許銘春10月又出任副市長。市議員陳麗娜在議會質詢,點名許銘春卸任法制局後,違旋轉門條款,違法承攬高雄市消防、交通和捷運局等多個訴訟案。她指許銘春回任律師在3年內賺很大,促法制局長許乃丹說明許銘春違失並彙整總共接了市府多少案件,質疑市府和許銘春之間有利益輸送。許乃丹說,法制局非權管訴訟單位,律師事務所也非營利事業;許銘春沒有違旋轉門條款。她說,市府委託事務所訴訟,氣爆案每件一審是新台幣5萬元、二審為6萬元,二審另委其他律師。(轉貼到此)

我們知道,作為高雄氣爆案的加害人(也有一部份被害人身份,主要是以受傷殉職的公務員個人為主),由他負責收善款,分配善款,本身就已經完全符合請鬼拿藥單的比喻,這個道理很簡單,拿最近綠營亂刀砍殺前總統馬英九的洩密案來說,雖然馬英九一再掰稱自己是為了大是大非,但白癡都曉得

不管富邦案「我只知道我自己一毛錢都沒拿,至於別人有沒有拿,我通通不知道」,還是林益世貪污完,換賴素如也貪污,馬連賴素如貪污都無所謂,還照樣請她打官司...這種人,連小是小非都談不上,哪有可能為了大是大非洩密別人?

那完全是為了搞政爭啦。而搞政爭的動機,不就是要拿下立法院的控制權,好通過六個月後的服貿案,因為「服貿敢改一個字視同背叛祖國」咩。當然其他還有別的次要原因,像是叫王金平通過教授貪污特別費除罪,公文竟少打一個「教」字,全案作廢,我要是老馬,當場腦中風都會喔,怎麼有這麼飯桶的國會議長?鄉親啊,大家說說,這不換掉能行嗎?欸,其他馬交待王,王虛與委蛇的一大堆兩光法案就甭提了。雖說王金平與人為善,對馬始終如一,甚至當馬說謊騙人,女兒要嫁人了還不給人知時,王馬上搬出自己也嫁女兒,也不想給人知來緩頰,那麼後來我們又怎麼會知道王嫁女兒呢?還不是馬搞政爭搞得太沒人性,竟然趁王出國嫁女兒時下重手要鍘王,這才把王嫁女的事搞得天下皆知。

因為馬英九已經下台,我再翻他的舊帳,不合魔鬼反對者,專指監督當權者的思考,所以只有淺論一下,做個紀錄就好。話說當柯建銘關說王金平自己的司法案,被馬英九洩密之後,柯建銘就受到了損害,我猜大概是名譽受損之類(我認為這種洩密案,受害最重應該是李宗瑞,只可惜他在坐牢,沒空),所以他也能告馬英九洩密,好像還可以叫馬賠錢(前頭已經判黃世銘賠錢了)。

我們這裡就把柯建銘,想成高雄氣爆受害人,黃與馬,就像成榮化與高雄市政府,假裝馬也收到藍營捐柯的善款,然後有兩個柯建銘,一種是要錢的,馬就說,

我可以先把善款給你,你把告侵權的權利轉給我,我幫你跟黃世銘代位求償。

柯:我被洩密關說司法後,身心受創,要黃賠62萬。

一個案子五萬一審,六萬二審,馬請來的御用律師(假想成賴素如不知道可不可以)說,

老柯啊,我看你官運亨通,前途不可限量,哪有啥..噗哧,受創?就給你幾萬塊,「給錢像在施捨」,蛤?不服氣?那你自己花錢請律師(一二審要花11萬喔)告馬與黃世銘去。

此時,要錢的柯建銘應該只能乖乖簽字。大家只要試想,陸客火燒車多慘絕人寰啊,家屬來,還不是照樣得乖乖簽字和解掉,誰敢來台灣打這場官司呀。但是還有另一顆潛藏不服輸靈魂的柯建銘,拒絕簽字,果然馬英九言出必踐,一毛藍營捐的善款都不給他...

提國賠的林陳錦鈴說,她修房子花了3、40萬元,但市府只肯賠幾萬,「給錢像在施捨」,讓她決定國賠討公道。但請求國賠逾一年半,如今一審尚未宣判,眼看代位求償的鄰居已經陸續拿到賠償金,林陳錦鈴一毛錢都沒拿到,她說「一點也不後悔選國賠!就是要市府認錯」。受災戶陳耀彬因房子與姊姊共同持有,兩人對領取補助無共識,至今仍無法領代位求償的賠償金,轉而選擇國賠,使得房子2年來都沒修,屋頂破洞、牆壁龜裂,只能選擇較沒受損的角落窩居,這幾天高雄下雨,還得用臉盆接雨水。

以上,就是馬柯版請鬼拿藥單的原型,當然柯建銘又不是高雄氣爆災民,自己也很有錢,要向馬求償,更是絕無可能還請馬先代位求償馬自己與黃世銘...當柯建銘也是余文嗎?假如真是這樣,黃世銘可省翻了,災損3、40萬元,只要馬先拿個幾萬善款,像是打發臭要飯的,然後再來跟他求償,真是太划算太便宜了。像這個原型,大家還可以任意改成,比如說八仙樂園案,保證那五百個年輕人,死掉的叫做枉死,活著的,大概也只能靠點善款度日,因為新北市還真是佛心來著,這要是落在高雄氣爆案的主事者手上,別,別又是幾萬塊善款,就要把重殘的年輕人打發了。

那就套鄭捷殺人案好了,受害者也可以去向鄭捷求償,但是要先有善款,還要交給鄭捷分配..別笑,這個司法原型真的就是這樣,由鄭捷請律師來分配,先給受害者一點點善款,其他的收起來..蛤?然後再由這個鄭捷,向那個鄭捷代位求償。

其實,高雄氣爆案,除了雄檢起訴的有夠落漆,高雄法院也判得極盡緩慢之能事,大概是以拖死那幾個不乖的,還在打國賠的災民為原則,這裡我是真正搞不懂,由市府代位求償共3100多件,申請求償金額8億7千多萬元,遠遠的少於市府先花掉,應該是用於代位求償先給災民錢的善款,屬於「求償救助約26%」的部份,我粗估早就遠超過十億以上,換言之,最起碼比那3100多件,8億7千多萬元,還要超過1億3千萬,而這麼多的善款(一戶可賠1300萬囉),市府竟然一毛錢都不給的..讓堅持國賠10災戶自己去跟市府請的律師打官司去,

鄉親啊,到底這筆善款,是要給災民,還是給市府跟災民打官司啊?

荒謬之處還不僅於此,從中時與udn兩大新聞看出來,這個陳菊市政府的大官,本來是法制局局長,高雄氣爆後改回當律師,然後一面...許銘春沒有違旋轉門條款。她說,市府委託事務所訴訟,氣爆案每件一審是新台幣5萬元、二審為6萬元,二審另委其他律師。告訴大家,光是每件一審五萬,3100件就要1億5500萬了,我的媽呀,二審還要加錢喔?還好是請了別的律師,不知道是不是又是哪個官員退下去開的事務所來接唷。一面許銘春又

許銘春重新回到「許銘春聯合律師事務所」擔任「負責人」,卻接受市府委託處理氣爆案國賠官司,質疑許銘春接案的適法性,要求移送檢調釐清真相。陳麗娜說,氣爆案發生,有公有設施疏失等問題,高市府應負國家賠償責任,災民被逼走上訴訟之路,但贏了一審後,市府卻不認錯,也不認賠。

我真是難以形容這種荒謬的情境,豈有一種律師,可以一面收市府或善款,幫災民打官司,好向榮化與市府合起來的加害人代位求償,一面卻又接受加害人,也就是市府的委託,這..這不也是拿善款付錢的吧...幫起陳菊的市政府與受害人告官的這十戶,打起國賠官司還打輸。

我原想把這種情境,比擬成邊喊司法改革,轉型正義,自己卻在家裡開後門,收馬朝貪官一筆錢(後來才退)的蔡英文,在她邊拿18趴,邊罵18趴時被形容的一手拿經,一手摸奶,或是有人說成又當婊子,又要貞節牌坊,但是大家應該知道邱毅被陳菊告慘了的事吧?所以建議不要朝這個方向想,畢竟高雄可是出了十億貪檢,還能在害死污點證人後,施施然跟著雄檢老婆逃出國的司法化外之國(其他什麼日月光毒水案,還是正義餿水油案,我就不多舉例了),這裡我只想到蘋果社論曾經評論從前馬英九一下子作東,一下子當西,自相矛盾的一段話,就用作這篇文章的收尾好了

森林裡走獸召開大會,邀請蝙蝠來參加。蝙蝠說:「我不來,我不是獸類,我是飛禽。」飛禽開大會,也邀蝙蝠與會。蝙蝠也拒絕,說:「我不來,我屬於獸類。」於是飛禽走獸互相走告:「以後開會不要找那個不禽不獸的東西。」(蘋論:不禽不獸的總統)

jun52382018/02/26 07:31回覆

昨看謝金河的政論節目一眼,剛好他說到台大案,他認為要賺錢(當獨董很肥,問那個林全就知道了)就不要搞政治(此處應為選校長之誤,還是謝老以為選校長就是搞政治?),要搞政治就別想賺錢,一時間,我彷佛看見孫中山的聖靈現身

要做大事不要做大官

就擺在這裡當個註腳。

jun52382018/02/26 07:35回覆
3樓. cjs
2018/02/26 02:45
唉,180萬元除以1200萬元=0.15乘以45億=6.75億,也就是說高雄市政府拿了
38.25億去做別的事了!……ㄠ壽啊!
C兄,更駭人聽聞的是都過多久了(按:2014年高雄氣爆事故是2014年7月31日23時55分以後至8月1日凌晨間,發生在臺灣高雄市前鎮區與苓雅區的多起石化氣爆炸事件。維基百科),刑事一審還沒判下來 jun52382018/02/26 07:09回覆
2樓. jun5238
2018/02/26 01:20

還有這個新聞很奇怪


高雄氣爆損民宅 市府國賠25萬定讞
出版時間:2018/01/02 19:45
高雄氣爆受災戶林陳錦鈴位於苓雅區住宅因氣爆毀損,向高雄市政府提告國賠求償屋損與精神慰撫金共65萬元,一審判市府應賠25萬餘元,市府不服提上訴,但高雄高分院審理後,仍認市府有疏失應負國賠責任,今駁回上訴,判市府應賠25萬餘元,全案定讞。
受災戶林陳錦鈴雖沒上訴,今天仍到庭聆判,她下庭後難掩氣憤表示,自己的房子整修花了50幾萬,一審算折舊只賠25萬,「我沒上訴,因為我爭的是一個理字!」、「氣爆後我真的對司法打叉叉,有錢判生、沒錢判死,我們以前是教小孩弄壞人家的東西就要賠,賠新的,但現在呢?我的冷氣一台5、6萬,法院只讓市府賠2千,有道理嗎?」
敗訴的高雄市政府晚間則發佈新聞稿指出,市府對於氣爆災民從來都不迴避責任,但也期待能透過司法判決釐清肇事者的責任,固然依據國家賠償法規定的要件,公務員對於公有公共設施負有維護管理的義務,但氣爆事件與災民的損害之間是否因其他業者不法行為的介入而有發生因果關係中斷的可能,也是本案重要爭點所在,因此在訴訟中市府積極舉證證明其他石化及管線業者未予遷改管線及長期怠於維管所屬管線,是導致氣爆事件發生的主因,但據報載法院就此部分似乎未予採納,對於判決結果市府表示遺憾但仍予以尊重。
林陳錦鈴提告主張,高雄市政府為市區道路主管機關,所屬的工務局下水道工程    處(原水工處現為水利局)則為排水箱涵興建工程之主管機關,於1991年間著手設計排水箱涵,並辦理道路排水工程招標作業時,就發現箱涵預定埋設路線將與凱旋三路地面下系爭3支管線有所抵觸,卻未依當時召開的各管事業單位協調會達成之管線遷改結論要求中油公司遷改,反將管線包覆在箱涵內導致氣爆發生,使其房屋及屋內傢俱因而毀損,花費35萬餘元才修復。另她因經歷氣爆事件造成心理陰影,健康權受損,要求市府應賠償30萬元精神慰撫金。
一審高雄地院審理認為,氣爆事件發生原因為包覆於該排水箱涵內之4吋管線,因長年懸空暴露於水氣中,導致管線第一層保護包覆層破損,又因懸空埋設於排水箱涵內,管線第二層保護之陰極防蝕法缺乏導電介質而失效,管壁因而由外向內腐蝕並日漸減薄,於2014年7月31日晚間終至無法負荷輸送管內壓力而出現破損,管線內運送之液態丙烯外洩而發生重大爆炸,市府當年所採箱涵包覆管線之施工工法難辭其咎,該排水箱涵設置顯有欠缺,應負賠償責任。
法院調查林陳錦鈴房屋及家具毀損狀況並計算折舊後,判決市府應賠償25萬餘元,慰撫金部分因林陳錦鈴未提出健康權受損的相關證據資料,請求30萬元全數被法官駁回。市府上訴後,高雄高分院今審結將上訴駁回維持一審,判決市府敗訴確定。

據台灣《聯合報》報導,高雄氣爆後,高雄市府提出代位求償,接受災民債權讓與,替災民向打官司求償,但有災民不同意,認為高雄市府是想卸責,且賠償金額太低,憤而提出公家賠家。
提出公賠的林陳錦鈴說,她修房子花費3、40萬元(新台幣,下同),但高雄市府只肯賠幾萬,「給錢像在施捨」,還不承認自己有錯,讓她無法接受。即使公賠官司至今未判,她一毛錢都沒拿到,仍不後悔選擇!
另一災戶陳耀彬,因房子所有權與姐姐共同持有,對領取補助未有共識,至今仍無法領取代位求償的賠償金,轉而選擇公賠。陳耀彬沒錢修屋,房子至今仍屋頂破洞、牆壁龜裂,這幾天高雄下雨,還得不斷用臉盆接雨水。
一人獨居的陳耀彬,氣爆時被天花板壓傷,3根肋骨斷裂、頸椎和腰椎神經壓迫、手部韌帶也斷,之前擔任保全工作,但現在領取重度殘障補助,靠每月一萬多元補助度日,不久前還被診斷罹患大腸癌,但他沒錢治療,還在等高雄市府公賠。
多數選擇代位求償的災民也在抱怨「賠償太少」。申請代位求償的福海里長廖富男說,里內只有3個申請公賠,其他都接受高雄市府代位求償方案,但高雄市府找土木技師公會估價都太低,多數人都是「含淚接受」。

叫人想不通的是市府既然是賠善款,幹嘛那麼摳?

林陳錦鈴說,她修房子花費3、40萬元(新台幣,下同),但高雄市府只肯賠幾萬,「給錢像在施捨」

還有打了國賠,顯然就沒拿到善款,這也很奇怪,ㄚ善款難道不是要給災民修復家園的嗎?另外,災民打完國賠,還是可以繼續告另兩家以補足損失,這是法律的規定,怎麼,跟市府打國賠官司,市府就連這種法律常識也不講嗎?

為保障債權人之受償權利,債權人原得依債務人資力、取償便利性等因素選擇對債務人中任一人請求清償,換言之,原告對不真正連帶債務人 之請求權乃係各自獨立,由此,原告殊無因讓與其對第三人之賠償請求權,即喪失對被告請求權利之理

好笑的是,前頭新聞報導,市府都是拿這條當主要理由,

原告已簽署賠償請求權讓與契約書,得否再向被告請求賠償?

現在卻默默改成

但氣爆事件與災民的損害之間是否因其他業者不法行為的介入而有發生因果關係中斷的可能,也是本案重要爭點所在】

值得記錄下來好好想想。

jun52382018/02/26 01:29回覆
1樓. jun5238
2018/02/26 01:12

根據新聞

高雄氣爆一審宣判前最後一次法庭攻防 檢辯雙方挑燈夜戰
社會中心/綜合報導2018/01/02 14:10
高雄地方法院22日進行高雄氣爆一審宣判前最後一次辯論庭,檢辯雙方有備而來,法院並於事前通知受害者及家屬可到庭陳述意見,當天10點就有許多氣爆案的受難者到庭,開庭至深夜十二點半方才結束。
辯方律師當庭表示,為了讓受難者早日獲得補償,並讓罹難者家屬生活早日回歸正常,榮化努力促成三方會談,在氣爆發生週年前夕即與高雄市政府及華運公司達成史無前例的三方協議,先擱置責任歸屬,正式啟動罹難者協議和解工作。其中,32位氣爆罹難者的和解金皆由榮化先行墊付,在簽署三方協議書後半年內,即全數達成和解並於高雄地方法院完成公證;重傷者由華運倉儲處理,輕傷者與財產損失則由高雄市政府先行處理,待法院判決後,高雄市政府、榮化公司及華運公司再依比例分擔。

氣爆死者由榮化先出,重傷者由華運,輕傷者與財產損失則由高雄市政府先行處理,而市府善款有45億,由市府代位求償共3100多件,申請求償金額8億7千多萬元(這裡還有很多複雜的問題,有機會我會一一討論),打國賠的則由稅金出,咳,我在想,這差額好幾十億,最後都跑哪裡去了,蔡政府要不要跟社會大眾說明一下?

我的猜想先是這樣,就是依照協議,前兩家私人公司各出各的,市府則是拿善款來出(打國賠的不計),名曰代位求償,我對這個設計感到奇怪,這就像是受害人打官司告加害人,加害人像自己代位求償,自己向自己求償的模樣。

然後三方統計共出了多少,最後由法院判決看誰罪比較重,按比例分,多退少補,問題來了,前兩家私企這樣做都沒問題,但市府拿出來的錢是善款,不是國賠的稅金喔,屆時要是市府少出,不就形同用善款補前兩家私企,萬一是多出,前兩家還要拿錢補給市府..的那個善款,最後這個善款又要給誰呢?

真是太奇怪了。

jun52382018/02/26 01:17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