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女屋 三之二
2012/12/10 12:18
瀏覽1,468
迴響1
推薦6
引用0

如果有任何女人以為,因為我的工作是室內設計,我一定就會把自己的小窩佈置得極有品味或情調,那她可要大失所望。誰說,室內設計師一定喜歡拿自己住的地方當樣品屋?

我的住處不過是間十二坪大的小套房。住了五年,吃喝拉撒需求滿足了,也懶得再搬。如果被客戶發現,我都在早上九點走到巷口的平價連鎖咖啡店,找張角落的桌子插上電腦開始工作,他們會不會大吃一驚?

我後來再也不帶女性回我自己的小窩。

我所謂的後來,就是幹了室內設計這行之後的後來。我一直在摸索著工作與生活中間的那條線,它們彼此到底應該是互補?還是最好壁壘分明?尤其,當我的工作無非也在向情侶或夫妻販售一個假相,那就是「一間新居的裝潢是兩人關係的起步」,我豈能不格外小心,掉進了自己的謊言?

曾跟一位房屋銷售員開玩笑說,想把男女朋友的關係搞定,沒事就要常常去逛像IKEA那樣的地方。

最好男生那天還穿上一件洗過多次、舒適但倒還不至於顯得破舊的名牌運動衫如poloNautica,女生則要聞起來像剛剛走出浴室那樣清新,頭髮都最好是剛洗完半乾不乾,然後兩人在一間間擺設其全的樣品客廳臥室飯廳中牽手流連,讓商品型錄畫刊copy下來的模擬居室,激發對擁有另一個人的亢奮想像。

        不,根本不需要自己動腦去想像,只要照著模型樣品的指示繼續走就好——    如果你還相信愛情的話。

四十歲終於有了愛情的女人,多的是願意掏出積蓄放手一搏的賭徒。

違約的女屋主,儘管她的裝扮始終中規中矩,但是仍透露出企圖逆轉歲月的心機。仿東洋妹的挑染金髮,uniqlo的帽T,低腰的七分牛仔褲,這些我全看在眼底。

如果要我進一步猜測,愛上的極可能還是一個比她年紀輕的男人。

曾經與比自己年長熟女交往長達五年,我總能嗅到她們肌膚毛孔微微汗蒸出的費洛蒙。如同一個憂鬱症病患,很快會在同屋子的一堆人中,發覺另一個同病相憐者;或是一個老煙槍,從另外一人掏摸口袋的方式,不難立刻猜想得到,對方正為遍尋打火機不著而感到不耐。世俗的男女養成過程,讓我們很早就被制約,對超出年紀範圍的異性略而不視。但初次見面時,匆匆打量彼此的神情中,那多出的一兩秒目光的滯留,便已洩露了我們的感情頻率波長。那發生過的,或正在發生中的戀情。

她讓我又想起了某人。

剛成為那家頗有知名度的房屋推案廣告公司的新進員工時,我喊她:「佳玲姐。」一年後,佳玲姐成了Jennifer。隨著稱呼的改變,她為我一手規劃出兩人聯手的售屋後裝潢服務;當激放的肉體關係慢慢降溫,她開始耐心地計畫著我們共同未來的樣子。只是至今我仍不理解,究竟是我始終長不大,成不了她期望中的男人?還是我的成熟太快速,讓我失控,變得越來越無從適應人生中過多的設計與安排?

而對方滯留的目光,又是想在我身上尋找甚麼呢?

或許,是她小男友過去的影子吧?小男友會長大,會開始要有自己的事業,會開始想玩股票,會不耐煩像同齡男生一樣還在蹲一個月兩萬八的工作,會漸漸不願再公開承認自己女友竟比自己年長十歲——

那我就先告辭了……保重!

在與她相視無語十秒後,我擠出一個自己都不知道算是同情,還是看起來是為她加油打氣的尷尬微笑。

        做為一名室內設計師,我仍然在學習的一件事就是,不要介入客戶的生活。

儘管,你可能在設想他們所需要的空間時,無意間已經知道了太多的秘密。

 

美眉說,她的暱稱應該這麼發音來著。

「是花ㄦ,」北京腔捲舌音。父親是台商,在大陸唸的小學。她說得理所當然:「因為父親長期不在身邊,所以我喜歡比我年紀大的男人!」

「嗯,那就是我了嘛!」

「你看起來還不錯,是我的菜。」

但是說實話,我還不確定她是不是我的菜。沒關係,這一晚尚早,還有的是時間再多觀察多培養。走出餐廳,我提議可以去唱一下KTV

網路約泡再怎麼方便,我還是有一些起碼的,或說是偏執的篩選標準。譬如,我無法忍受戴著濃密假睫毛的小女生,給人的感覺就像是酒店的小姐。第一次跟這樣一個美眉出來見面,整個晚上我就一直盯著她刷鬃似的濃睫,好似醒獅團的舞獅眨個不停,害我必須一直克制自己伸手去撕掉那對睫毛的衝動。

再者,還住在家裡的,那也免了。算是我的怪癖也未嘗不可,因為陌生的女性臥室總讓我比較來勁,哪怕只是那種學生分租的四坪大小套房。

        這個花ㄦ很擅長言語挑逗,但是我卻始終沒有明顯的反應。

不知為何,我一直心神恍惚不定。

「欸,你一直沒跟我說,你到底是做甚麼的呀?」

        「我是個室內設計師。」

        「這樣啊。」美眉興奮地睜大了眼睛:「我對室內設計也超有興趣的耶,小時候我爸買了一個好漂亮的娃娃屋給我,那種按實物比例縮小超精緻的有沒有?小時候我就幻想過長大專門來設計娃娃屋!」

        我鬆了一口氣。還以為她真的要來討論Mario Buatta 還是Robert Foster

        「妳又是唸甚麼科系的?」

        「ㄘㄢ ㄌㄩˇ。」

        「啊?掺甚麼鋁?」

        「餐飲旅遊啦!白癡喔!」

        我彷彿看見她穿著女僕圍裙制服站在自助餐桌旁鞠躬的模樣。

        就當她不顧自己的音域極限,與一首當紅的搖滾歌姬暢銷金曲聲嘶奮戰的時候,我口袋中的手機傳來了簡訊鈴聲。

 

        房子我決定不賣了。到了這個年紀,應該懂得悍衛自己擁有的。

    很想跟你說聲對不起,我們按原計劃進行,好嗎? p.s. 我的確沒有玩股票

 

 

「看甚麼簡訊看得那麼開心?」美眉一曲唱罷,往包廂沙發一倒躺平:「天啊你怎麼還在用這種古董機?我以為你們這種社會人士都在用哀鳳了說——」

如果不是她在嚷嚷,我還不會發現,自己嘴角的肌肉正微微被拉扯上揚。明明心裡有點惱的,以為臉上正掛著躊躇的表情:這樣的簡訊該怎麼回?

暫時不要回。

我轉身低頭,朝沙發上的花ㄦ臉頰上突擊一吻。她隨即大方地伸臂過來,用手在我的大腿內側摩梭了一會兒,下一秒又冷不防對著褲襠抓住要害。「齁——終於有感覺了喔?還以為我今晚被打槍了說……」

如果她沒傳這封簡訊?

如果我回了這封簡訊?

        一年前與Jennifer分手後,我獨立門戶接到的第一件案子,是位在三峽的一個新社區。原本興趣缺缺,想到路途不便,又加上那陣子心情不佳,在電話上跟那位先生起初聊得不甚投機。

講到了一半,電話被轉到了他太太的手裡。

        「江先生喔?對不起,我先生他可能沒有把意思說得很清楚。是這樣的,房子才蓋好,但是我先生的公司就要調他去上海了。我決定一起過去。因為你是代銷公司的李小姐介紹的,我也跟她說了這個情形。她說她可以幫我再賣出去,但是我們這個社區裡空屋還不少,當初很多戶也都是買了投資用。所以她建議我把房子裝修一下,會比較好賣一點。…我們也是覺得,既然李小姐跟你是朋友,這樣大家都省事,如果有買主希望房子做一些甚麼改變,你也許就可以幫忙一併處理了……你看這樣好嗎?」

        對方有話直說,乾脆俐落,不像她的老公,說得語焉不詳,好像這年頭隨處都會碰上壞人騙子似的,吞吞吐吐不知道到底在防衛甚麼。因為客戶不是自住,我接下這個聽起來相對單純的案子,甚至連這對屋主夫婦都不曾打過照面。等他們去了上海,我從cindy那裡拿了鑰匙便進屋動工。            (待續)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小說創作
上一則: 女屋 三之三
下一則: 女屋 三之一
迴響(1) :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