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荻草習字 (歐陽修)
2007/04/02 07:27
瀏覽1,347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壹、 前言
北宋大文學家歐陽修,字永叔,廬陵人(今江西吉安),生於宋真宗景德四年(1007),卒於神宗熙寧五年(1072)享年六十五歲。
歐陽修四歲喪父,隨母鄭氏到隨州漢東郡(湖北隨縣)去投靠為官的叔父。其母性情溫和帶著剛烈,當時家境清寒,買不起紙筆,每教以荻草在沙地上習字,日久成習,自得其樂,以長以教,至於成人 〈宋史《卷三百十九》〉。

十歲(1017),交遊李氏家 (李堯甫),在其家牆壁間的破竹筐中發現「昌黎先生文集」,是一部脫落失序,需重新組合編排的破簡殘書,任何人看了都會不屑一顧的,當時貧窮年幼的歐陽修看了看,卻怎麼也不明白其中的意思,但總覺得文義好像很深厚;唸起來,語句平易順暢而鏗鏘有力,一股浩然之氣湧上眉梢,心裡頭非常喜愛,當他抱著它陶醉之際,被李氏看穿了,就把這部書饋贈給他。
所謂「知音者得琴弦」,歐陽修成名後,大文學家家裡當然藏著萬卷的新書,唯獨〈昌黎先生文集〉,孤傲似的擺放在一隅。因為這部書,啟蒙了他的靈感與作文的訣竅,對其往後推動「古文運動」,助益甚大 (載於〈記舊本韓文後〉。

十七歲(1024),應試進士。當時宋初文壇政治,尚沿襲五代駢偶對仗(雕章琢句),浮艷空泛,號稱「崑體」的時文,歐陽修不明就裡地以古文(散文)論述,因不合時宜致落榜。回到家,再捧讀韓愈這部舊書「苦志探賾,至忘寢食」〈宋史《歐陽修傳》〉,內心之感觸,令他矛盾至極,終於暗下決心,一方面先準備時文,應付考試以獲取祿位,一方面和尹師魯、梅堯臣、謝絳等人一道致力推動「古文運動」,如此前後歷經三十年,北宋文風丕變,造就了三蘇 (蘇洵、蘇軾、蘇轍)、曾鞏等人名列唐宋八大家之榜。

二十四歲(1031),考中進士,出任西京(今洛陽)留守推官,從此開始了從政生涯。


二十九歲(1036),以范仲淹為首的革新內政派 (慶曆新政),遭到保守派以宰相呂夷簡為首的誣陷打擊,范氏被貶後,歐陽修出於義憤,上書「與高司諫書」致諫官高若訥,書信上言辭尖銳激烈,痛斥其詆毀范仲淹而得罪朝廷,被貶謫為夷陵令(今湖北宜昌縣)。

三十一歲(1038),從政之歐陽修漸嫻熟政治並展露施政理念,作為文章亦圓融練達,讓人從外表看了以為他真的改變了。此年著作「原弊」一文,曾以政治的觀點深入分析、批判了北宋積弊不振之由,導因朝廷誘使人民去農重兵以禦外侮,因此他提出了勸農務本以安內攘外的政治主張。

三十三歲(1040),豐富的從政經驗與心得,著之於文累為鉅作,則有「縱囚論」、「准詔言事上書 」、「朋黨論」等多篇政論。

三十七歲 (1044),奉使河東考察稅賦,以第一手資料上奏皇帝,認為河東百姓「逃移」的原因,在於「科配日重」、「稅制」失離民心致下情難上達,因此他向皇帝送札子,即「請耕禁地札子」,進言建議朝廷解除禁耕令,於軍於民變患為利。
綜觀歷史,敢於直言的忠臣,每個朝代都有,但有能接納雅言的皇帝卻是罕見的–前有唐太宗與魏徵,後有宋仁宗與歐陽修,尤以仁宗篤實敦厚,每廣開發言路,接納進諫,惜言者諄諄,聽者藐藐。

越十二年(1065),當仁宗皇帝準備再度起用歐陽修時,無奈政治怖滿舊勢力如荊棘一般糾纏,像打死結的繩索,化也化不開來,且此時積弱的北宋﹁從來所患者夷狄,今夷狄叛矣;所惡者盜賊,今盜賊起矣;所憂者水旱,今水旱作矣::陛下之心,日憂於一日,天下之勢,歲危於一歲」(准詔言事上書)。

總言之,北宋體制之弊,如抽刀斷水水更流,難以嚇止。此所以仁宗起用歐陽修時,亦同時決定了北宋步向衰敗命運的原因。
晚年的歐陽修,機遇將他推到參知政事,但乃官高言微,擋不住邪惡虎視眈眈的眼神,亦逃不脫被污蔑毀謗的圈套,在在令其膽寒齒冷之際,罷去了相位。熙寧三年(1070)改任蔡州,自號醉翁,又更號「六一居士」並不斷要求「致仕」(辭官–將官位還給封建的君王),終於宋神宗熙寧四年獲准「致仕」,二年去世,年六十五 (1072)。

貳、 散文創作成就和特色

歐陽修所為散文,文筆圓融練達,文氣貼切自然,較少引經用典或運用生僻、險怪字眼。這一點與同樣倡導「古文運動」的韓愈有明顯的區隔。歐陽修的「古文運動」大體上有三個方向。其一、運用其從政的經驗,技巧性地抑制時文的萌發與坐大。其二、團結喜好「古文運動」者,以集體學習(創作) 古文,獎掖後進,以達到間接排擠時文的作用。其三、以自己成功的古文創作,打開了後學者學習古文的康莊大道。在其論著中,最能表現其散文創作成就和特色,約有二大類,即祭文(墓誌銘)類,贈序、書信類。

–祭文

歐陽修用散文筆法來寫押韻的祭文,駢散結合,抑揚頓挫,最能表露低迴、淒咽的情調和濃郁的抒情色彩,在其祭文中以「祭石曼卿文」、「祭尹師魯文」二篇最曲折多變。
「鳴呼曼卿!生而為英,死而為靈。其同乎萬物生死而復歸於無物者,暫聚之形…」。「鳴呼曼卿!吾不見子久矣,猶能仿彿子之平生。其軒昂磊落,突兀崢嶸,而埋藏於地下者,意其不化為朽壤,而為金玉之精。不然,生長松之千尺,產靈芝而九莖。奈何,荒煙野蔓,荊棘縱橫;風淒露下,走磷飛螢。」,石曼卿為歐陽修摯友,寫至傷心深處,意境相鳴,心弦相扣,總耐人尋味也。

–贈序、書信類

歐陽修所為序文堪稱精湛之作–「蘇氏文集序」、「梅聖俞詩集序」、「送楊置序」等,皆膾炙人口,文詞溢美,尤以「送楊置序」寫得別開生面,獨具風格。全文只圍繞一張「琴」,通篇無佶倔聱牙及生僻之文句。作者以為「琴」是通俗的樂器,琴聲能治幽憂之疾,惟以現代的醫學觀點而言,音樂不一定有治病之療效,但作者卻認為贈「琴」與友人,也許能寄託於「琴」,藉以傳達自己內心想說的話呢!「然欲平其心以養其疾,於琴將有得焉,故余作〈琴說〉以贈其行,且邀道滋酌酒進琴以為別」。由此,可發現歐陽修贈琴的另一層深意莫非在於尋覓知音?

–書信類

歐文文筆練達、圓融與其個性篤厚僕實有關,故其交友屬范仲淹、梅堯臣、王安石之輩皆率直剛正,可見者為其書信文章能洋溢著氣質之美與莊重的色彩,具有強烈的藝術感染力。在「答吳充秀才書」–「修材不足用於時,仕不足榮於世,其毀譽不足輕重,氣力不足動人。世之欲假譽以為重,借力而後進者,奚取於修焉。」此段書信,但見歐陽修自謙而欲蓋彌彰之心情,或許他亦如常人一般,有愛現之毛病。

參、 散文思想溯源與藝術

歐陽修因何從政,而能官拜參知政事;如何成名,且榜列唐宋八大家,這純粹是見仁見智的問題,或許可當它不是問題。但事實上,其推動散文的原動力來自從政資源,累積了從政資源「則以學文」,形之於文采,付諸於文筆,始有藝術方面的表現;直言之,歐氏其文在藝術抒情上的表現不夠浪漫,歐氏其人在政治舞台上的表演又近乎天真。

再者,其父歐陽觀 (崇公) ,晚年得子(歐陽修)卻早逝,在母式教育中,母子雙方各多了另一層無形的精神支柱(偶像),偏差的行為教育,造就了歐陽修獨特的文學造詣。吾觀其散文思想與最能表現其在藝術才華,約包括二大類,即雜記類與詩詞類。茲先後略述之:

–秋聲賦

呂惠卿首稱韓愈能以文為詩,其詩乃押韻之文也;文人兼詩,詩不兼文,詩若盡如口語,豈不更勝(錢鍾書〈談藝錄〉)。吾觀歐陽修亦以散文作賦,其賦乃押韻之詩也;文人兼賦,賦不兼文,賦比習常之詩,彌存彌久 (以上個人讀書心得) 。

秋聲,是悲傷季節自然低吟出來的音符,變調的音樂。歐陽修在五十三歲 (1059),官至高位,仕途即起落無常,加上摰友范仲淹「慶曆新政」失敗,其心中抑鬱、苦悶則非如其友范氏所著「岳陽樓記」內容所記,僅止於登高自卑之感嘆而已。蓋秋聲自何處而來,來時無影,悄去無蹤,當此之際,遂即萬鬼而為鄰–「忽奔騰而澎湃,如波濤夜驚,風雨驟至」。那麼–秋聲,當真是無可名狀?「夫秋,刑官也,於時為陰…是謂天地之義氣,常以肅殺而為心」,此篇以比興起筆,託物寓情,創造了情景交融之藝術效果

歐陽修形秋聲之為名,狀秋聲之為物,此皆其心中無助之吶喊,觸景而傷情之聲音也。「嗟呼!草木無情,有時飄零,人為動物,惟物之靈,百憂感其心,萬事勞其形,有動於中,心搖其精」,暫不論其心境如何,如果想像其真能苦中作樂,亦未嘗不可。該篇寫作以散體為主,輔以駢偶,音調和諧,富有韻律之美;朗朗上口之餘,反復誦讀,能令人心曠神怡,百讀不厭。

–詩詞類

歐詩繁冗,缺乏錘煉; 夾敘夾議,以文為詩。歐詞清麗深婉,常與花間詞混,其詞平易自然。誠然,以文為詩,以議論作詞,妨礙了詩情詞意之表達及形象之創作,故其詩詞讀來生澀,因而不耐尋味,(答楊辟喜雨長句)之詞有如奏議,(讀書)之詞則恰似家訓。看遍了濃妝豔抹之唐詩宋詞,再來看清菜豆腐的歐詩(詞) ,應也是一種藝術吧!謹擇一篇賞析之。

–綠竹堂獨飲

明道二年(1033),歐陽修因公去忭京,後趁便去湖北隨縣探望叔父歐陽曄,三月歸洛陽時,夫人胥氏病危,僅及訣別而逝。觀其一生從政輾轉流離,「夏六月,暑雨既止,歐陽子坐於樹間,仰視天與月星行度,見星有殞者…」,每一秒,每一分,每一刻,莫不因時空隔離而產生幻覺,似有似無,似夢非夢,是預言或是預兆,總覺得心裡一直很不安。

歐陽修為悼念亡妻胥氏而寫作「綠竹堂獨飲」–「人生暫別客秦楚,尚需泣淚相攀邀,況茲一訣乃永已,獨使幽夢恨蓬蒿」(前段),有酒而不飲,只因今夜愛妻離開了塵世; 有歌當唱,惜知音明晨乘鶴將西歸;數不盡之感慨與無止境的哀怨,歸結到人生如夢,不如及時行樂。「楚鄉留滯一千里,歸來落盡李與桃,殘花不共一日看,東風送哭聲嗷嗷」(中段),直見其感情沈摰,直抒胸臆。就藝術外之藝術而言,該篇用詞生硬且引用古典,缺乏詩情而僅有詞意,其情思似乎更顯得空靈蘊藉,惟讀來如飲深山泉水,令人醒腦清脾,記憶深刻也。

肆、 結語(後語)

寫作歐陽修的生平文章,與寫作其傳記是截然不同的。前者按年編表,依表論事、敘述;後者則需廣為蒐集其一生事蹟,併同周圍相關時、地、人與物為經、緯,再予補綴資料分章、節(段)寫作敘述。是以,後者採編之工程浩大,自不在話下;殊不知前者屬文章式的生平論述,以地區有限資料庫而言,心得寫作實際重於資料編輯,而心得寫作之過程必歷經寫作、整理、校勘、注釋,還要譯出人人能懂的通俗文學、白話語氣,且兼顧語言之美,以收普及的效果,所以此項工作並不輕鬆呢!

「荻草習字」寫作期間近三個月,休暇之嬉輒捧讀歐氏生平文集,累讀百餘篇,至熟讀乃止。又為沈浸其人之文思,咀嚼其人作文之膏味,務窮體會以遂吾寫作之心願,故每夢遊北宋以體其俗,身化彩蝶以臨其境。惟是願也,非必為吾所願,惟吾所願者,聚書學習以廣增見聞,以文會友而交往莫逆,凡此種種,庶有助益乎吾寫作之旨意也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單車大陸遊
下一則: 學士九百年 (蘇軾)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