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孟買到香港
2013/08/17 13:22
瀏覽3,021
迴響0
推薦15
引用0

在菲爾結束四年路透社南亞總編的職務之後,我們前往中國繼續他接下來三年北亞總編的新職,新家在北京。

離開孟買抵達香港,按照菲爾的說法,是進了天堂了!下飛機後乾淨寬敞的機場,沒了咖喱香料和廁所消毒水的味道,放眼盡是整齊的商家,我立刻買了甜品站著大口吃了起來。

和孟買連門都關不緊的計程車相比,香港的士簡直就是賓士了,下榻的銅鑼灣怡東酒店,窗外是船影點點的維多利亞港,下了樓愛吃什麼就有什麼,從清晨到深夜,對在孟買四年什麼都吃不到的我,香港真的是天堂。

我們在香港停留三週辦理等待中國發給菲爾的記者簽證,菲爾進香港辦公室工作,我則是成日在人擠人的香港街頭閒逛,隨著忙碌的人潮有秩序的趕地鐵,和朋友相約爬山吃飯逛酒吧,彌補四年來沒有的現代文明以及效率 。

人一樣多街道一樣擁擠,但卻是多麼極端的兩個城市!

申請簽證那天,由菲爾代表在特定的窗口和專門辦理外國記者簽證的人員交涉,操著流利英語的承辦人員收下菲爾的證件表格,還有我的新加坡護照和表格。

多年前在新加坡路透社工作時,由於拿著台灣護照無法機動在東南亞出差採訪,於是換了新加坡護照,雖說換護照之際感覺像是背叛了自己的國家,但這麼多年來已經不再感覺愧疚,也深深感激新加坡護照帶給我在旅行上的方便,加上我和菲爾在新加坡生活工作五年,對這個國家確實也十分喜愛。

我和菲爾站著聊天等待檢查表格,英語流利的承辦人員忽地抬起頭看著我轉成中文,惡聲惡氣地把我的申請表格丟在櫃台上:台灣不是一個國家,妳為什麼寫台灣?我愣了一下,不等我反應過來他接著說:劃掉,寫中國!

雖說聽得懂台灣和中國兩個詞,一旁的菲爾鴨子聽雷看著壓抑一股怒氣的我,默默接過丟在櫃台上的申請表。簽證申請表上必須填寫現有國籍以及以前的國籍,我想也沒想寫了新加坡和台灣,於是挨罵了。

不是被糾正,是挨罵了。

但是為了這個簽證,我必須吞下我的憤怒和恥辱,把以前的國籍從台灣改成中國,即使自我出生以來沒有受中國政府統治過一秒鐘,我們使用不同的貨幣,我們有不同的法律,我們有自己選出來的政府!

在劃掉台灣寫下中國那一刻,承辦人員的“台灣不是一個國家,妳為什麼寫台灣?劃掉!寫中國!”一直在我腦海裡迴盪,我幾乎是顫抖這寫下中國二字了。

他是用如何鄙視的口氣告訴我台灣不是一個國家,而即使法律上我已經身為新加坡人,還得受他的頤指氣使沒敢與他辯駁,因為我來自台灣,因為我要一紙簽證,我是多麼沒有用!

步出簽證處,菲爾已經知道被簽證人員當眾羞辱的我怒不可遏,兩人一路無語走在農曆春節將至的香港街頭,路旁大樓掛滿了春節的裝飾,喜氣洋洋。

菲爾忽然說:我希望去中國不是一個錯誤的決定。

頓時一股委屈湧上心頭,不是因為我必須追隨菲爾的工作到處為家,我一直覺得是幸運的,而是身為台灣人被歧視排擠的屈辱,這種屈辱尤其以來自中國為甚。而我們就要出發前往這個意識形態與我完全相左的國度了。

說不上是什麼感覺,因為我對剛剛在簽證處遭受的待遇氣憤無比,但我知道住在中國幾年不會是一個錯誤的決定,我要去了解我的看法是不是需要更正修改,不住在那裡不認識那裡的人,我怎能公平的下結論?我覺得被羞辱,他覺得嚴正視聽不是嗎?

我深呼吸一口氣笑了笑:印度都能應付了,中國不能嗎?我們去陸羽吧!於是,我們開開心心吃燒賣蝦餃去了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北京
上一則: 香港到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