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班城水與我
2012/09/17 17:28
瀏覽3,739
迴響0
推薦17
引用0

在孟買住的是公寓,所有瑣事都有管理處打理。北京四合院雖是獨門獨戶,幫我們裝修房子的小李隨叫隨到,雖然零件品質不高,小李的技術可是一流。

根據園丁酷馬,班城這座也是獨門獨戶的房子在我們之前住的是個美國人,家人沒跟來常住,只是偶爾來拜訪。酷馬說的話我通常是左耳進右耳出,完全不信的,不過前些日子接到一封美國來的保險單,果真是個美國人的名字,上網人肉搜索了一下,真有其人,在美商公司上班,酷馬說的是真的!

我認爲,這個美國人可能常吃外面,不太用廚房。衣服送洗,不用洗衣機。只在客廳和他的臥室之間出入,沒有發現其他房間的問題。於是,這些瑣碎的問題幾年來從未浮上臺面。

家具來了之後,我們從樓下的客房搬到樓上的主臥室,問題來了。樓下的客房冷熱水沒問題,可是樓上的房間有冷水,沒熱水,不是水不熱,是完全沒有水從熱水那一頭流出來,這真是太奇怪了!打電話給房東的仲介拉蒂卡,她很迅速的回話:水電工明天就去檢查!

可想而知,第一個明天沒有半個人出現,再過幾個明天,三個水電工毫無預警在晚上七點大駕光臨了。是的,晚上七點,待了兩個小時把一些該修的地方修好了,其間有一大半的時間用手機的小燈在屋頂上觀察水塔和熱水器。

我和菲爾站在頂樓的陽台上,看著他們爬上毫無安全設備的屋頂,膽戰心驚。我下樓去煮茶,菲爾則是站在陽台上一邊喂蚊子,一邊看著他們,以防他們只顧嬉笑怒駡在昏暗的夜色中從鐵梯子上摔下來。

就這樣將近晚上九點,樓上的房間有熱水了!我一點也不想知道原因是什麽,一行人浩浩蕩蕩下樓喝茶,順便看廚房洗碗槽下漏水的水管。三人研商,先修一下不漏了,如果還漏,改天帶了其他的工具再來。

我嘆了一口氣,來之前我不已經說了問題是沒有熱水和水管漏水嗎?你們是水電工耶,沒有工具?罷了,我已經餓壞了,就改天再來吧。

幾天後某一天三人行依照慣例,沒約又來了,而且他們決定喜歡晚上七點來。廚房水管沒修好,還有幾個插座爆了,目前爲止已經燒壞一個哀佩跟一個黑莓機的插頭。

電工宣稱,中國製的插座,三個月,印度的,六個月,日本的,永遠。電工說明天來換印度製的插座,但是水管工決定拆水管。結論是,明天來換水管吧。

臨行前威脅他們,隔天六點以後才到我決不開門,但他們隔天六點半按門鈴時,雖然臭著一張臉我還是很沒用的開門了。太太,我們的店在好遠的地方,交通好糟糕。。。我嘆了一口氣:快點開始吧。可是,水管在哪裏?

水管工人拿出一罐綠色的膠,蓋子打開時發出一股刺鼻的化學味道,就這麽徒手把膠抹在水管漏水處,一個小時候他洋洋得意要我檢查被類似口香糖塗滿的水管:太太,這至少可以維持兩個小時,哦,不不不,兩年!然後自以為很幽默的大笑起來。

說也奇怪,之後倒是真的不漏水了,我買了白色膠布捆住水管,至少看不見噁心的口香糖。但是下一個問題又來了,這會兒是廚房沒水。還有加壓馬達整夜發出打水的聲音,幾乎要令人抓狂了。

拉蒂卡很有效率的找了加壓馬達公司的工人,因爲是個丹麥製造的馬達,可能代理商比較有守時的概念,馬達工人依約前來,只稍稍晚了兩個小時。

馬達工人表示,水龍頭沒水不是堵塞,是加壓馬達有問題,廚房水壓不夠沒有水。加壓馬達不說,花園裏的地下水庫水位太低。和水管工人一樣,他也爬上屋頂,發現零件壞了,同時屋頂水管漏水,要修。可想而知:改天再來。

我讓馬達工人研究一下廚房沒水的原因,不多時他決定是水管堵塞,雖然前一個小時不是這個問題,不過現在是。反正都來了,他就充當水管工人,竟然就修好了!至於加壓馬達的零件,已經過了兩個星期了,還沒有來。

花園蓄水池水位過低的問題雷許表示,市政府每天供水四五次,水位絕對應該是滿的。鄰居表示,打這個電話他們半個小時就來。結果來的不是工人,是一卡車的水,趕緊給了一百盧比:搞錯了,對不起,請回。園丁酷馬表示,蓄水池漏水,因此水位過低。

在此同時,菲爾表示,書房有一個牆上的插座僅僅是一個塑膠插座,塑膠插座面板後面的確有電線,不過從來沒連上過,可見之前的房客可能從來沒用過書房,沒有發現這個假插座。。。

就這麽我和印度的水竟然也相安無事過了好幾天,每天有水用,但是心裏對於總有一天要沒水得恐懼則是與日俱增。該來得總是要來的,但不是沒水。

當洗衣機在洗衣服,水源源不絕從牆裏滲出來的時候,連住過印度四年的我都無法置信。

水管工人表示:要修牆壁裏的的排水管,就是要把牆壁打開,重新換這個立意良好但是會漏水的隱藏式水管。水管工人的小弟表示:在流里台的門上挖個洞,把洗衣機水管接到流里台下的排水孔。太太表示:誓死不能挖牆壁,只要不漏水,可以洗衣服,愛怎麽樣就怎麽樣!菲爾大爺表示:爲什麽總是在晚上六七點來?

於是,房東做的美美的流里台下的門,挖了個洞。班城家務事,解決一樁。洗衣機問題解決後一天早晨聽見馬雷許和酷馬在花園熱烈討論供水案情,於是我也加入。

酷馬強調地下蓄水池裂了,他可以找朋友來修,保證修好。馬雷許持懷疑態度:這個市政府來的水太弱了,而且是上個星期才開始的,這和蓄水池漏水沒有關係,和市政府供水有關。酷馬堅持整條街的人家都沒問題,就是我們這一家有問題,是蓄水池牆壁裂了無誤。馬雷許反攻:別人家來的水也這麽弱嗎?酷馬說,沒有耶,別人家的來的水大又有力。。。

我心想:酷馬啊,你這樣辯論怎麽行?

忽然之間馬雷許大喊一聲:太太我知道了!一行人出了鐵門站在大樹下,有兩灘潮濕的地方。馬雷許認爲是上星期供水處的人來過,在地上挖了個洞又填起來,我因爲忙著搬家公司開箱根本不知道他們來過,馬雷許忙著監工也沒留意他們到底做了什麽。

超級管家下了結論:一定是他們來修理水管的時候把水管弄壞了(咦?),我載先生去機場時看見他們,我們的蓄水池有問題就是一個星期前開始的!嗯,十分有條理的推論,而且有邏輯。酷馬見太太深表贊同,立刻轉向馬雷許改用方言表示他的高見。角色已經轉換成翻譯官的馬雷許說,酷馬說一定是水管被挖壞了,前面一點的人家也有這個問題。我翻了個白眼:不是說蓄水池漏了嗎?不是要找你朋友來修嗎?

接著驅車前往市府供水處登記。在一個類似台灣60年代小學教室的辦公室内,我們在一本厚厚的筆記本裏留下地址以及聯絡方式,附上上個月的水費單以資證明身份。戴著眼鏡穿著卡其制服頭髮斑白的阿公對著馬雷許說了兩句話後,繼續看他的報紙。

供水處兩天過後還沒派人來,馬雷許已經跳過我直接處理了:太太,我剛剛又去登記了,我告訴他們,這是最後一次警告(他老兄最喜歡的一句話),再不來我就往上投訴,我知道打那個電話去投訴!

威脅奏效,兩小時過後供水果真出派人來了!不過他們說,得去申請批准才能再把路邊的水管挖出來檢查,至於他們何時去申請,批准什麽時候會下來,萬事俱備後他們何時來修,讓我們繼續等下去。。。

孟買春秋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mumbaidays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班加羅爾
上一則: 芭薇亞的金盞菊
下一則: 關於垃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