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尋找女傭
2012/08/28 14:21
瀏覽4,285
迴響0
推薦23
引用0

住在孟買的時候運氣很好,還沒搬進新家之前已經找到尼爾生,愛爾卡和亞莎。這次重回印度,司機馬雷許很快就加入我們,但是女傭還是個問題。

我是台灣出生長大的五年級生,成長過程中不知傭人爲何,更別提現在到處都是得外籍幫傭。但是在印度,我認爲提供工作機會是一種責任,至少可以幫助幾個家庭。當然更好的一點是自己可以不必打掃擦地,多好!

抵達班城一星期,朋友告訴我參加一個外籍太太俱樂部,這類組織的會費多半全數做公益,太太們每個星期四上午十點在金碧輝煌的的麗拉皇宮酒店喝咖啡。我去交會費時看見一群印度女人擠在咖啡廳的外面,進去以後被告知,她們全都是要找外國人家工作的女傭,全會說英文,全都很有經驗。如果我看上哪個順眼,立刻可以應徵。

其實這也沒什麽不對,本來徵人就是要看對眼,但是這樣赤裸裸的一群穿著時髦的外國太太看著一群印度女傭挑人,總是和一般找工作時的情形是不同的,而且這些女傭因爲有外國人的經驗,自作聰明挑三揀四,讓人十分反感。我交了會費,認識了幾個外國太太後就離開了。

接著我問了旅館的清潔人員,園丁酷馬,司機馬雷許,送床墊的小弟,水電行的雇員,裱畫店雜貨店的老闆,家裏附近我遇見的人我全都問了,全都不成功。

其中有一個是對門鄰居女傭的朋友,一個英文字也聼不懂,不過強調很會做羊肉咖喱。接著她介紹了會說英文的姐姐來,這個絕對不是姐姐的女人決定她只願意工作到三點,而且要求我必須僱兩個女傭。

送床墊的小弟介紹了個一樣不懂半個英文字的中年女人,在我看來她已經超過五十歲,我怎能讓她爬上爬下擦窗戶?這個不懂英文的女人繼續又介紹了另一個不懂英文的朋友,三不五時就來站在門口張望。全都不成的另一個重要原因是,這些都是隨機找來的,不是介紹人直接認識的。

一日隔壁鄰居的女傭帕華蒂在門口掃落葉,我靈機一動,找來站在一旁發呆的酷馬要他問帕華蒂有沒有人可以介紹。兩天之後,帕華蒂的朋友來幫她的妹妹應徵工作。但是在帕華蒂朋友的妹妹出現之前,帕華蒂肯定跟我一樣靈機一動:我的侄女沒事幹啊,肥水怎能流入外人田!

於是約莫五十歲的帕華蒂帶著她的妹妹和妹妹的女兒,18歲的芭薇亞來了!芭薇亞在附近的印度人家打工做清潔工作。馬雷許在一旁翻譯後小小聲的對我說:太太,這真的是帕華蒂的侄女,還有,帕華蒂在隔壁工作應該是很長一段時間了。其實他不必小聲,因爲她們根本不懂得這麽多個英文字啊!帕華蒂繼續向馬雷許拍胸脯掛保證:我就在隔壁,每天都在,有事來找我!

我說了上班時間,週一到週五,周六半天,馬雷許翻譯之後,帕華蒂瞪大眼睛:我星期天也得工作!站在一旁的芭薇亞和她的媽媽則是很滿意的笑了。我考慮了三分鐘:就這樣,明天來吧。

其實對於找個這麽年輕的女孩,我是有一些顧慮的,因爲她只有18歲。但是再想,絕對不會有外國人要雇用她的,如果不在我家工作,她只能在印度人家工作,不可能去上學,那麽,在我家工作是比較好的,我只能這麽說服自己,當然還有很重要的一點是她看來乾淨順眼,不似前幾個來應徵沒穿鞋,衣服髒兮兮的女傭。

芭薇亞讓我想起孟買的凡吉娜,都很年輕,個子不高,都不識英文。不同的是凡吉娜不會試著要與我溝通,懂得英文比較多,而十八歲的芭薇亞認爲如果她印度話講得很慢,我一定聼得懂的。

她上班的第一天,兩人比手劃腳好不辛苦,第一件事是示範如何洗碗。

我拿起菜瓜布她驚慌失措,我示意她看著,看我怎麽洗碗。她連忙點頭,不一會兒搶過菜瓜布照著她自己的方式洗碗,洗出一大堆肥皂泡後隨便用水沖沖了事。我搶過菜瓜布,再示範,在自來水下用菜瓜布洗去泡沫,光用水沖兩下是不行的。我看她表情怪異,不過也乖乖聽話就是。

接著擦碗盤,她拿起擦桌子的抹布開始要擦盤子。 我拿出前幾天裁縫裁好的棉布:用這個,灰色,擦盤子。接著拿起抹布:用這個,黃色,擦桌子。她搖頭晃腦表示了解,不過是不是真的了解要看明天。不同顔色的抹布用在不同的地方的日子,再度展開。

接著她對我的掃把不滿意,她不要用有個長柄的掃把站著掃,要蹲在地上掃。我只好帶著她出去選了她要的掃把,解決她心中大患之一。接著她不願意用拖把拖地,一定要蹲在地上用手擦地。我苦口婆心想説服她站著擦地,這會兒她完全明白我的意思,堅決的說:NO。只得由她。

在她擦地之際我煮了印度奶茶,端給她一杯。她瞪大眼睛:NO!我把杯子遞給她:YES!兩人來來回回幾次,她終於接下奶茶。我坐在椅子上,她坐在上樓的階梯上,兩人無語喝著奶茶。

第二天我展開英語教學,從廚房開始:刀子叉子湯匙杯子盤子。第三天臥室:床單枕頭牀罩。她津津有味的學英文,接著要我學她的方言以示公平。我搖搖頭,我可能學幾個蔬菜水果的名字加幾句問候語,至於枕頭怎麽說,不必了。

今天是她上班的第四天。喝茶時間到了她指著茶:NO。我心想,都喝了三天了,什麽問題?她接著慢慢說,外加手勢:TeaNO。搖手。 Coffee YES。點頭指著嘴巴。我恍然大悟,她是要喝咖啡呀!

我領著芭薇亞到花園,馬雷許上前來翻譯。果真她要喝咖啡不要喝茶,我告訴馬雷許:好,告訴她待會就去買咖啡,馬雷許你要茶還是咖啡?馬雷許用一種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我:太太,我喝茶就好了。

於是我帶著芭薇亞到附近的小店選她要的即溶咖啡粉,我知道馬雷許站在門口看著我們去買咖啡的背影心裏一定想:妳瘋了嗎?傭人要喝什麽妳就供應什麽?

過去幾天芭薇亞下班前我讓她洗手擦乾,然後把旅館免費的乳液給她,她小心翼翼擠了一點在手心裏,慢慢地抹了又抹,接著把手放在鼻子前聞一聞,露出開心的笑容:太太,明天見!

孟買春秋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mumbaidays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班加羅爾
上一則: 關於垃圾
下一則: 樹下的裁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