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太太,幫我找工作
2012/01/05 13:17
瀏覽5,013
迴響0
推薦22
引用0

愛爾卡(愛爾卡私奔了)離職六個月後,新年剛過不久,電話來了。

太太,是我,愛爾卡。我完完全全沒料到是她:嘿,愛爾卡,妳好嗎?太太,我打電話來祝您和先生新年快樂!我心裏一陣溫暖:謝謝妳,現在住哪裏?一切都好嗎?

愛爾卡告訴我她住在北孟買,不過每個月還是得給住在溫德米爾對面貧民窟裏的丈夫一些生活費 。我嘆了一口氣,卻不想繼續問她經濟狀況,只能言不及義問候她的兒子女兒孫子,她接著問我凡吉娜的工作情形,同時也問候了尼爾生。

就這樣談了幾分鐘,該來的終究還是要來的:太太,我想請您幫我找工作,我很想回溫德米爾(上流社會之一 :
溫德米爾
)為您和先生工作,但是我不想接近我的丈夫,所以工作必須在南孟買以外的地方。不等我回話說我們已經搬家了,她接著說:還有,太太我不要在印度人家做事,也不要有嬰兒的家庭。我聼了又好氣又好笑:要人幫忙找工作不但理直氣壯,還有這麽多條件!

這讓我想起朋友夏綠蒂和彼得。他們從英國帶回孟買找不到的各式巧克力,視爲珍寶省吃儉用,廚子莫妮卡卻三不五時就自動自發吃的不亦樂乎。保守的英國人雖然不高興,卻也不好意思當面質問。

一直到有一天,彼得發現一塊咬了一口的巧克力在冰箱裏,確定了不是夏綠蒂之後找來莫妮卡:這個巧克力是妳吃過的嗎?是啊,先生。拘謹的英國人沒料到廚子如此理直氣壯,這下不知怎麽問下去了:呃,爲什麽妳咬了一口還放囘冰箱?先生,這個巧克力不甜,不好吃,不過丟掉也可惜,我就放囘冰箱了。

彼得看著飄洋過海倫敦帶回來,被咬了一口的有機無糖黑巧克力,欲哭無淚。

有時候我很是很羡慕印度人這種理所當然的態度,不像我們,瞻前顧後,怕得罪了別人又生氣虧待了自己。

言歸正傳正好一位台商獨自一人來到孟買,想找個管家,我問了愛爾卡願不願意只為一位先生工作。太太,他要付我多少錢?此時再怎麽願意幫她也得板起臉來訓話了:愛爾卡,人家不一定要用妳,是妳在找工作,不是工作等著妳!愛爾卡不説話了,我再嘆了一口氣:回頭我跟朋友約個時間你們見面吧。

好人做到底,面試之前我在電話裏提醒了愛爾卡:這位先生是台灣人,吃不慣印度咖喱,妳把我給妳的推薦信和食譜都帶著,告訴他妳會做哪些中餐。愛爾卡不發一語好一陣子。怎麽了?太太,食譜丟了。

      

我無法相信她竟然把我幾年來把教她做過的菜每頁影印下來,裝在透明檔案夾裏,離職前給她帶走的中式西式食譜丟了!中英對照的傅培梅食譜!我連珠炮似的說她:妳走的時候我不是告訴妳好好留著,以後找工作時可以用嗎? 我不是說過不管妳以後工作的人家是什麽人,一定會喜歡吃中國菜嗎?這是妳的技能,可以多賺點錢的。我幹什麽要幫妳?妳根本不在乎!

愛爾卡在電話那頭任我埋怨了一陣子後才低聲說:對不起,太太,您再印一份給我好嗎?您送我的印度食譜還在(亞莎學英文),只要印西餐和中餐的食譜就行了。我咬牙切齒對自己暗暗發誓:這是最後一次了,沒有下一次了。然後很沒用的拿著幾本厚厚的食譜下樓到影印店,站在垃圾堆旁一邊趕蒼蠅一邊找出愛爾卡做過的食譜,一頁一頁交代小弟印下來,再買本透明檔案夾放進去。

愛爾卡雖然對於新工作的工資不滿意,還是接受了,因爲畢竟只有一位整天上班,每三個月回台灣幾星期的先生。這位先生的公寓只有溫德米爾三分之一大,除了房東給的最基本陽春家具之外,只有兩個皮箱。

我事先警告朋友,愛爾卡三年來一直很誠實,但是會借錢。朋友聼了大笑:不會那麽快的,總得等幾個月吧?但是連幾個星期都不到,愛爾卡在上班後的第一個星期就開口借錢了。

這位朋友畢竟是公司主管,知道如何應付。他告訴愛爾卡,借錢有程序,要找公司的財務經理,審核過了就給錢。而愛爾卡竟然真的打電話到公司借錢去了!想當然爾,在電話裏被同是印度人的財務經理訓斥了一頓之後,借錢一事就不了了之了。

我聼著聼著心裏有些不忍,愛爾卡啊愛爾卡,妳怎麽那麽天真?她在打電話之際一定是充滿希望吧?是先生讓我去借錢的!但是又同時生氣自己的借錢預言竟然在一個星期之内就實現,仿佛被打了一個巴掌似的。

這種萬分同情又生氣的情緒,每每想起愛爾卡就會出現。我看著迅速的忙進忙出,因爲語言的隔閡和我從來沒有交集的凡吉娜:對她毫無了解是不是比較好的相處方式呢?我想念以前和亞莎,愛爾卡說說笑笑的日子嗎?亞莎和愛爾卡不是最悲慘的印度女人,但是她們和我朝夕相處。

凡吉娜的未來和亞莎或是愛爾卡比起來,應該是最穩當的吧?家人已經安排了可靠的結婚對象,她按部就班一心一意幫傭賺錢,也許沒有驚天動地的愛情,卻是安安穩穩,沒有意外。

再過一陣子,朋友來電話:愛爾卡不見了。在領了薪水之後,愛爾卡就像一陣煙似的消失了。我考慮了幾天,撥了愛爾卡的電話:這個電話已經停機。

我上樓和弗蘭(杜佳瑪塔前傳)坐在她的陽台上遠眺孟買落日,喝著冰涼的印度啤酒兩人無語。亞莎出事之後已經一年了,還不甘心的認爲自己至少能幫幫愛爾卡,不過是婦人之仁罷了。關於亞莎和愛爾卡,我是完完全全的失敗了,至此澈澈底底明白自以爲是的覺得可以改善別人的生活是可笑的。

但是,至少尼爾生和凡吉娜還過著快樂的生活,知道亞莎和愛爾卡來龍去脈的弗蘭如是説。

也許吧,這樣就夠了。

(更多内容/照片在孟買春秋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mumbaidays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孟買
上一則: 賊市裏的四柱床
下一則: HAPPY NEW YEAR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