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杜佳瑪塔後傳
2011/11/07 15:08
瀏覽4,876
迴響0
推薦31
引用0

話説搬進杜佳瑪塔(孟買找房記)也已經幾個月了,除了我們和賽門弗蘭(杜佳瑪塔前傳)兩戶人家,整棟大樓内部還是處於東敲西打,灰頭土臉的裝潢狀態,不過花園倒也漸漸有了雛形。

不同於溫德米爾的是二十四小時的警衛們把他們的工作看得比什麽都重要,連送水的小弟也得接受他們趾高氣昂的盤查,不過如果是穿金戴銀的印度朋友或是金髮碧眼的外國朋友就不同了,可以長驅直入。尼爾生和凡吉娜規規矩矩附上證件照片向大樓管理處註冊登記,領了大樓出入證後隨身帶著。

我開始懷念溫德米爾(上流社會之一 : 溫德米爾)的一切。雖然階級的觀念還是根深蒂固,所以伊格保(我的回教王子伊格保)要我別老是和“下人”混在一起,但是他待家裏的僕人以禮,從未大聲叱喝。房東塔塔家雖然懲罰逾期不歸的岡古(門房岡古),還是養活他一家人。吉米大爺(吉米大爺下樓了)總是笑嘻嘻的親手遞給司機警衛門房小費。

溫德米爾是舊印度的縮影,杜佳瑪塔是新印度。偶爾尼爾生(尼爾生的家)提及杜佳瑪塔警衛的狗眼看人低總是搖頭。

一日凡吉娜(愛爾卡私奔了)一進門不是直接進廚房,而是立刻進入書房,我停下手邊的工作跟她道早,先是擔心:鑰匙又丟了?立刻覺得好笑,她不是自己開門進來了嗎?凡吉娜眼眶泛紅,吞吞吐吐說不出完整的一句話,我只聼懂她提及警衛。遇到這種情形,自然是立刻打電話給在樓下的尼爾生了。

原來是因為杜佳瑪塔大樓最近多了好幾戶人家,他們可以想像全是印度上流社會人士,家裏應該是金碧輝煌,於是要求警衛對於各住戶的“僕人”再三檢查,以防他們夾帶雇主的細軟出去。

尼爾生說上個星期大樓管理處宣佈加強檢查後,警衛們開始檢查出入大樓的每個人的手提包,當然外國人則免。今天警衛在凡吉娜進大樓時,要求她把拿在手上的一個小錢包裏的東西全部倒出來檢查。

凡吉娜把她手上髒兮兮一個手掌大的小布包給我看,裏面有一張10盧比的紙鈔,大樓出入證,手機,還有鑰匙。警衛告訴凡吉娜,離開大樓時還要再檢查,看看除了這四樣東西以外,有沒有從雇主家偷東西出來。

尼爾生說凡吉娜覺得受到了侮辱,所以決定要向太太投訴。我問尼爾生:你也讓他們檢查嗎?尼爾生很得意的說:他們要檢查我的背包,我說我很少進太太家,沒有機會偷東西。他們還是要檢查,我說可以,現在我的皮夾裏有一百盧比,如果我下班時只剩50盧比,你們要負責把少了的錢補齊,檢查吧。警衛們於是放棄。

我聼了不禁莞爾,尼爾生果真見過世面,知道怎麽對付他們,但是年輕的凡吉娜可不敢這麽做。我做了個手勢讓凡吉娜跟著我下樓到警衛處,在一旁聊天的警衛們看見我立刻筆直站好舉起右手行禮:太太早安!早安,我有點問題要跟你們討論一下。在花園裏看報紙的尼爾生也過來了,準備看好戲。

我指著凡吉娜:認識她吧?是的,太太,她是您的僕人。她有沒有證件可以進出杜佳瑪塔?有的,太太,她有什麽問題嗎?她沒有問題。我指著尼爾生:認識他吧?認識,太太,他是您的司機。我接著說:從今天開始,我不要你們檢查尼爾生還有凡吉娜的任何東西。

警衛十分爲難,不知如何是好。我很清楚他們只是執行被交代的工作:打電話要大樓管理處的人下來。不多時管理處的拉吉先生下來了,看見大廳裏站了一群警衛,尼爾生,凡吉娜和我,以爲發生什麽大事了:史密斯太太,您好,怎麽了?告訴我,立刻為您解決。我要你告訴這些警衛從今天開始不要再檢查尼爾生和凡吉娜的東西。拉吉先生十分驚訝的看著我:史密斯太太,這是應住戶要求實施的,對您只有好處。

我笑笑答他:謝謝,不過這兩個人我絕對信得過,以後要是我家裏丟東西我自己負責,不會要找你們負責的。拉吉先生十分爲難:可是太太,這是規定。。。我打斷他的話:這樣吧,我寫張切結書簽名,保證我家裏以後丟東西絕對不會找管理處,待會就讓尼爾生送去管理處的辦公室,可以嗎?

至此拉吉先生知道大勢已去,只得由我:不必不必,太太您說了就算。我不死心:拉吉先生,還是跟警衛們說清楚不檢查一事您是同意的,免得他們擔心。拉吉先生於是用印度話向警衛再宣佈一囘,尼爾生和凡吉娜很滿意的在一旁低頭微笑。

進大樓檢查一事就此落幕,我發現三年後的自己已經越來越能應付這種欺善怕惡的情況了,不再是立刻提高嗓門,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安步當車,凡事都是小事一樁。

不過在尼爾生彙報鄰居們的一舉一動時,卻還是要為印度有錢的程度大吃一驚。尼爾生從和其他司機警衛聊天時得知,杜佳瑪塔頂樓是三層的樓中樓,是印度首富安巴尼的小姨子的,裏面有自用的電梯。

安巴尼小姨子家樓下的兩層樓中樓則是德國西門子買下給駐印度的主管的,裏面從冰箱烤箱洗碗機到衛浴設備,全數從德國進口,甚至油漆也得從德國進口,因爲他們不相信印度的油漆。我說這兩家鄰居我從來沒遇見過,尼爾生一本正經:太太,那是因爲他們還沒搬進來。他們從我們搬進來以前就開始裝潢了,我聼說至少還要三個月才能完工。我屈指一算,至少十個月了,肯定金碧輝煌!

又過了一陣子管理處來了一份邀請函,大樓裏多數住戶已經搬進來了,業主選好一個黃道吉日舉行盛大酒會,不僅請來地方人士和官員,還佐以隆重的印度教儀式來開樓大吉。

拉吉先生在請帖送達之後打電話來確認:史密斯太太,您和先生一定會出席吧?十四樓的賽門先生和太太也會來的。我立刻答應了,怎會錯過見識住宅大樓開張的好機會?至此我們已經搬進來半年了。

接下來兩個星期花園酒會準備事宜如火如荼的展開。成日蹲在大廳擦地板的兩個女人這會兒擦地擦得更起勁了,仿佛家裏辦喜事一般。印度祭典一定要有的花花草草當然少不了,幾個工人席地坐在停車場裏開始編織起花串來,很有過節的氣氛。

警衛們也看得出十分興奮,不時對著來搭舞臺的工人指揮東指揮西,穿著制服帶著帽子的他們此時是十分神氣的,比搭建舞臺穿著夾腳拖鞋的工人神氣。工人們累了在舞臺上倒頭就睡。

 

管理處派了人清洗大樓外牆,我坐在書房往外看,聼著手機音樂的年輕人朝著我咧嘴微笑問好,他手上一塊髒兮兮的布就擦到一個手臂可以觸及的範圍,留下對我而言不擦還比較好的痕跡,不過看他身上除了兩條繩子之外什麽也沒有的設施,我只希望他儘快擦完,儘快安全著地。

酒會當天冠蓋雲集,花園裏的樹上掛滿了一閃一閃的聖誕燈飾。我從樓上往下看,紅地毯一路鋪到大廳前的舞臺,游泳池畔擺滿了鋪著白桌巾的圓桌,椅子穿了衣服打了蝴蝶結。幾乎是結婚大典了。拉吉先生的電話到了:史密斯太太,您快點下來吧,您和先生的座位準備好了!

下了樓我們的座位在第一排賽門和弗蘭的旁邊,接著我們被一一介紹給所有的貴賓。弗蘭低聲告訴我:我們這幾個外國人給足大樓面子了。我看著周遭富麗堂皇的佈置,穿金戴銀的貴客,心想:這杜佳瑪塔,怎麽住了這麽多個月還覺得在做客?

這就是印度了,真實卻又虛幻的印度,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了。

(更多内容/照片在孟買春秋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mumbaidays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孟買
上一則: HAPPY NEW YEAR 2012
下一則: 換鎖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