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愛爾卡談戀愛
2011/05/04 15:03
瀏覽4,263
迴響0
推薦24
引用0

亞莎(亞莎學英文)四下張望,確定愛爾卡(愛爾卡和象神)在廚房裏不會忽然走出來,站在書桌旁小聲的告訴我:太太,愛爾卡談戀愛了!

我狐疑的說:什麽意思?她去年結婚的兒子最近剛當爸爸,所以大我兩歲的愛爾卡已經是是祖母了,她和誰談戀愛?亞莎很興奮的說:他們是在準備他兒子婚禮時認識的,而且他比愛爾卡年輕五歲!原來拉吉是印刷厰的送貨工人,在送喜帖時認識了愛爾卡,於是開始交往。我大吃了好幾驚,一向威嚴十足的愛爾卡竟然發展出婚外情,還是姐弟戀!

我還想再問細節,亞莎卻快步走向陽臺開始擦窗戶,愛爾卡進了書房:太太,要喝咖啡嗎?我不久前剛教了愛爾卡如何用意大利咖啡機煮濃縮咖啡,於是每天除了奶茶之外,她總是要問一囘要不要喝咖啡。亞莎站在愛爾卡身後,比手劃腳拼命眨眼暗示我千萬別說溜嘴問了不該問的事,根本不想喝的我趕緊答好,來一杯,把愛爾卡送囘廚房!

亞莎回到書桌旁,很陶醉的說:太太,她男朋友好愛她啊,他說愛爾卡是全世界最美麗的女人!我忍不住笑了,這又是另一部寳萊塢電影!但是同時我也不禁擔心,接下來要怎麽發展呢?愛爾卡無業的嗜酒丈夫一旦知道,是不會輕易放她走的,而在每個人的家務事都攤在太陽底下的貧民窟裏,這段婚外情恐怕也無法藏太久。

愛爾卡明顯的心情十分好,走來走去在廚房裏哼著小調,每每和我説話總是笑嘻嘻的,一天來問好幾回要不要喝茶喝咖啡,煮出來的印度咖喱特別好吃,終於記得我告訴她千百遍,煮飯時不要加鹽:許多印度人煮飯是要加點鹽加點油的。

我冷眼旁觀著一切,不知道究竟該為愛爾卡高興或是擔心。從開始為我們工作以來,愛爾卡總是抱怨她的丈夫一無是處,卻還是認命的賺錢養一家子,如今總算臉上有了笑容。但是在印度這個保守的社會,尤其是在貧民窟裏,婚外情會有什麽後果呢?

尼爾生(尼爾生的家)年輕時從南方來孟買工作,父母在家鄉給他找了現在的太太,要他回去見面準備結婚。他告訴我當時工作太忙,沒空回去見面:我在結婚當天才在教堂第一次見到我太太的,然後我就帶她來了孟買,一直到現在,二十五年了!尼爾生深信媒妁之言比自由戀愛的婚姻要來的可靠:太太,媒妁之言婚姻的成功率百分之八十,自由戀愛只有百分之二十!

我不知道他的數據是哪裏來的,不過在印度住了幾年之後卻也覺得他的説法有其可信度。媒妁之言的婚姻雙方背景全都事先配對,在家世相當對彼此沒有太多期待的情況之下,認命的經營婚姻似乎比較沒有波折。

不過在鄉下地方,嫁妝不足的新娘在婚後被活活燒死,夫家卻辯稱是因為新娘不會使用煤氣爐才把自己燒死的例子,在報端時有所聞。尼爾生在女兒上小學時就給她開了一個戶頭開始存嫁妝,但是已經十八歲的兒子至今卻還沒有銀行戶頭:我兒子結婚時我不要女方給嫁妝,不過我女兒結婚時,男方一定會要,我得給她存夠錢她才不會被欺負。

愛爾卡和尼爾生一樣,在媒妁之言下嫁給了丈夫,結婚超過二十年,雖然時常抱怨但至今卻也沒什麽大問題。現在認識了年輕有工作的拉吉,那個沒用的酗酒丈夫就更顯得沒用了。

現在愛爾卡的手機不時響起,她放下手邊的事接起電話就走進她們的小房間,接著笑聲不斷傳出,久久不掛電話。亞莎好生羡慕:她的男朋友真愛她啊!慢慢地這種羡慕變成投訴:太太,您看她,每次講電話講那麽久,她的工作都不做!

一日愛爾卡來請假:太太,明天我要帶我先生去看病,下午要請假。我不加思索就答應了,愛爾卡的先生的確是有癲癇的宿疾,這也是他不能工作的理由。她才轉身,亞莎就來了:太太,他根本不是要帶她先生去看醫生,她是要去約會!

原來愛爾卡的先生已經耳聞這段婚外情,但是由於全家的生計全在愛爾卡身上,他也不敢說什麽,只好每天下班時間就到溫德米爾(上流社會之一 : 溫德米爾)的大門口來等愛爾卡。這下愛爾卡只能利用上班時間請假約會了。

隔日愛爾卡吃過午飯就洗澡洗頭(孟買水,大不易),一邊哼著小調,平常工作時穿的印度長衫褲裝換成了紗麗,每天挽在腦後的長髮也放下來了,梳了個公主頭還別上一串白色的小花。真是戀愛中的女人吧,一點也沒察覺這種打扮,是絕對不會讓我相信她要帶先生去醫院!

隔日亞莎說愛爾卡和拉吉在孟買情侶最愛的濱海大道上度過了一個愉快的下午,所以她決定從此每個一陣子就請半天假約會去。我也決定每個月准一次,工作總可以請病假吧。

接著是尼爾生來報告了:太太,愛爾卡的先生每天來等她,樓下的司機全都知道愛爾卡交男朋友了。接著亞莎又來了:太太,愛爾卡要和她男朋友結婚了!我皺起眉頭:愛爾卡已經結婚了,怎麽能再結婚?亞莎煞有介事的說:太太,她和她丈夫結婚時在印度神廟,不算。現在她要和她的男朋友去市政府登記結婚,愛爾卡在市政府可是沒有結婚記錄的。印度法律我不懂,這複雜的感情我更不懂,決定不管。

再不久亞莎預告愛爾卡又要來借錢了(太太,我要借錢),爲什麽?愛爾卡說拉吉在印刷厰的工作不夠好,她要給拉吉買輛電動三輪車,自己當老闆,這樣愛爾卡就不必再工作了。根據愛爾卡對亞莎編織的美夢,三輪車每天可以賺五百盧比。我嘆了一口氣:三輪車一趟要多少錢?十個盧比,太太。所以他每天要拉五十趟三輪車,還要加油,可能嗎?亞莎恍然大悟:不可能呀!

過了一陣子終於愛爾卡來了:太太,我要借錢。爲什麽?我兒子要開店做生意,我要借三萬盧比。我問她兒子結婚時借的錢還沒還清,怎麽辦?太太,我兒子開店就會賺很多錢,很快就會還您的。此時我再也忍不住了:樓下的警衛司機全都在討論妳丈夫每天來等妳下班的事,還有一個每天給妳打電話的人,我猜妳不是爲了妳兒子借錢吧?愛爾卡低下頭不發一語。雖然於心不忍,我還是狠下心來:不借。

菲爾十分不贊同我拆穿愛爾卡的做法,認爲這是她的私事,我沒有理由質問她工作以外的行爲,但是我該如何呢?愛爾卡的丈夫現在已經進到花園大廳來等愛爾卡,以防她從後門偷偷離開溫德米爾。我們決定要警衛不准愛爾卡的丈夫進花園,只能在大門外的大街上等著。

愛爾卡就這樣繼續和小男朋友談戀愛,繼續向亞莎編織她離開酒鬼丈夫後和拉吉雙宿雙飛的幸福美夢,她的丈夫繼續在溫德米爾大門外等她。我不拆穿偶爾准她半天假帶丈夫去看醫生,雖然我很清楚她是和拉吉到濱海大道上散步去了。

是對是錯我不清楚,愛爾卡要不要和小男友去市政府登記結婚我也不管,而我們在孟買的日子,就這麽繼續過下去了。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孟買
上一則: 普羅旺斯的安倍賀先生
下一則: 孟買春秋歇業兩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