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傭人不見了
2011/04/07 22:32
瀏覽3,856
迴響0
推薦13
引用0

朋友卡洛琳先生的任期屆滿要離開了,卡洛琳十分開心即將從垃圾滿街的孟買調往空氣新鮮風景優美的第一世界舊金山,因爲那裏的生活環境對他們剛出生的寶寶,一定是要比孟買好得多了。

卡洛琳比我們先到孟買,記得第一次請我們到她家吃飯時,我們對於傭人桑妮的廚藝只能用驚為天人來形容,當時我心想這下子好日子來了,我也找個廚子天天做飯,怎知我們整天拜象神的愛爾卡(愛爾卡和象神)只會做印度咖喱!不過這是後話。

桑妮十分年輕,看起來像不像傭人倒是像個學生,英文非常流利,後來卡洛琳告訴我,桑妮的確大學剛畢業,因緣際會在卡洛琳家找到幫傭的工作,比在辦公室裏的小職員或是店裏的店員的薪水要高,加上來自英國的卡洛琳彬彬有禮從來不對她頤指氣使,不大的家裏只有夫婦兩人加上愛貓小黑,於是就這麽待下來了。

卡洛琳說每次看見桑妮在擦地板洗衣服時總是於心不忍,因爲桑妮是堂堂的大學畢業生,而在孟買幫傭的人多半沒有受過太多教育,不過桑妮說在卡洛琳家比在外面的公司店家受到更多的尊重,錢還更多!

卡洛琳不在孟買時,桑妮負責照顧小黑,在卡洛琳兒子出世前,小黑可是全家的重心。卡洛琳還教會桑妮如何使用她的電腦,除了讓桑妮多了一技之長,還可以在卡洛琳出國時隨時報告小黑的近況。許多朋友不贊同卡洛琳的做法,我雖不反對,但也沒有完全同意,我喜歡印度,但是其中同時也摻雜了不信任和不確定。

桑妮的姐姐在倫敦給印度人幫傭,於是每每卡洛琳回英國探望父母時,桑妮總是請卡洛琳帶上印度的土產小吃給姐姐,而卡洛琳回孟買時,當然也得幫姐姐帶東西給桑妮。有一囘桑妮的姐姐交給卡洛琳一個小奶油蛋糕,卡洛琳即使百般不願,終究還是達成任務。

這件事我可就完全不同意了,因爲我每次囘孟買,除了超重的托運行李,手上還要提著大包小包上飛機,怎還能帶別人的東西?更何況是個麻煩的奶油蛋糕!由此證明,我的愛心是不足的。

就這樣卡洛琳當了幾年桑妮姐妹的國際快遞,桑妮十分感激,於是家裏更乾淨,做的飯更好吃了!接著桑妮家裏安排她回家鄉結婚,名義上她是在孟買的一個公司裏當秘書,這樣才能找到個好婆家。婆家要她結婚後辭去工作回家,但是桑妮堅決不肯:這豈不是要從兩個外國人的傭人變成丈夫一大家子的傭人?很幸運婆家居然也由著她繼續在卡洛琳家幫傭。我常笑卡洛琳:真看不出妳開了公司,還有個秘書呢!

卡洛琳離開孟買之前最後一次回英國,桑妮的姐姐苦苦哀求卡洛琳想辦法,讓桑妮可以跟著卡洛琳在搬到舊金山前到倫敦一趟,這是桑妮這輩子唯一可以出國的機會,因爲以後是不會再遇上卡洛琳這麽好的雇主了。卡洛琳十分猶豫:我有什麽辦法?桑妮見過世面的姐姐馬上提議,桑妮可以用保姆的身份,由卡洛琳出面申請帶桑妮到倫敦一個月照顧卡洛琳出生不久的寶寶,然後卡洛琳去舊金山,桑妮回孟買。

卡洛琳考慮再三,所有的朋友百般阻止,我雖然也不同意,卻沒有表示看法,已經有太多人給了她太多意見了。最後卡洛琳決定幫桑妮最後一次忙,畢竟三年下來已經有了感情,還主動和桑妮的姐姐一起分攤桑妮倫敦的來回機票。

爲了桑妮的簽證,卡洛琳開始來來回回跑英國領事館好幾趟,申請名義是兒子的臨時保姆,這倒也是事實。領事館第一次就拒絕,桑妮這樣受過高等教育,會說英文的年輕女孩子,留在英國不回來的機率太高了。

卡洛琳不死心,附上來回機票,父母英國地址等等一再保證,桑妮在一個月後一定會回孟買,經過幾番折騰,終於拿到卡洛琳作保的英國簽證,於是卡洛琳一家三口,帶著桑妮和小黑一起前往英國,計劃在探望父母之後,桑妮回孟買,卡洛琳一家繼續前往舊金山述職。

他們走了之後好一陣子沒有卡洛琳的消息,我想他們應該也已經到了舊金山,於是寫信問候,隨口問了桑妮囘孟買後有沒有工作,因爲有剛到孟買的朋友正在找傭人,卡洛琳遲遲沒有囘音,好一陣子後終於囘信了。

桑妮到了英國之後和卡洛琳住在她父母家中,有空就去和姐姐相會,一直到最後一次和姐姐見面之後就不見蹤影了。卡洛琳打電話給桑妮的姐姐,得到的答案是桑妮病了,要在姐姐住處休息幾天。幾天過後,姐姐說她要讓桑妮留在倫敦看病,病好了就會把妹妹送回孟買。卡洛琳知道大事不妙,問她簽證過期了怎麽辦?姐姐回答:太太,您快去舊金山吧,我妹妹的事您就別管了。

卡洛琳要桑妮聼電話,姐姐說桑妮病了,不能接電話。再過幾天,姐姐終於說了實話:桑妮覺得沒有臉和您説話,但是她是不會回孟買的。一直處於自欺欺人狀態的卡洛琳,在此刻不得不相信大家從一開始就有的懷疑是正確的:桑妮跑了。卡洛琳在給我的信裏說她不願意提起這件事,一方面因爲桑妮的背極度生氣,另一方面更覺得自己天真的好意其實是愚蠢的行爲,懊惱不已。

事後卡洛琳只得趕緊在向英國的内政部報案,因爲她可是英國政府登記有案的保證人,也提供了桑妮姐姐的聯絡電話和地址,但是可想而知,姐妹兩人早已不知去向了。

愛爾卡在桑妮回家鄉結婚時曾經在卡洛琳家裏幫忙,和桑妮有數面之緣,我問了愛爾卡:這種事常見嗎?愛爾卡在廚房一邊煮奶茶一邊說:要留在英國很容易的太太,那裏有太多有錢的印度家庭,桑妮很快就可以找到一個印度雇主,沒有簽證沒關係,反正就待在主人家裏不出去。過幾年想囘來了,就到印度領事館報告護照丟了,拿了補發的護照就可以回家了。

我聼的目瞪口呆:就這麽容易?亞莎(亞莎學英文)在一旁說:我就知道好幾個人都是這樣在英國工作了好多年呢。住在貧民窟裏的愛爾卡和亞莎,對於如何合法到英國再非法留下來的事瞭如指掌。那妳們想去嗎?愛爾卡搖搖頭:我已經去過東京和杜拜,簡直就像坐牢一樣,我再也不去了。我想起不久前愛爾卡向我借錢時(太太,我要借錢),言猶在耳信誓旦旦要跟著我們離開印度工作抵債。亞莎也搖頭:現在我每天五點以前回家,周末不必工作,我很多朋友在孟買已經不是這樣了,到了國外更不用想!我想她們是幸運的。

是卡洛琳太過單純愚蠢嗎?也許很多人會這麽認爲,但我相信她是絕對知道後果的可能性,只是她狠不下心拒絕桑妮真的一輩子可能只有一次的機會,誰會願意擔保她出國呢?三年朝夕相處下來,卡洛琳選擇賭一賭她和桑妮之間的情誼,寧願相信桑妮不會背叛她的好意,但是在見識了倫敦的生活,年輕受過高等教育的桑妮,是不會要再回到孟買的。

我猜和我一樣在溫室裏長大的卡洛琳,看見周遭的一切,再看看自己過的日子,多多少少會有一種無法解釋,莫須有的罪惡感,而這補償心理導致看似舉手之勞的行爲,卻讓自己憤怒傷心,開始怨恨被幫助的人,甚至自己。

我完全可以理解卡洛琳的憤怒,卻也不難想像桑妮的掙扎:是要依約回到孟買,回到只在結婚當天才第一次見面的丈夫身邊,還是留在倫敦開始另一個生活?不管是好是壞,總是一個全新的生活,但孟買的生活是不會改變的。。。

愛爾卡把我桑妮的世界叫回來:太太,奶茶好了,您要在陽臺上喝嗎?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孟買
上一則: 瓦斯桶的收據呢?
下一則: 我的回教王子伊格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