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上流社會之四:住在泡沫裏的外國人
2011/02/23 16:09
瀏覽5,000
迴響0
推薦10
引用0

孟買是個奇妙的城市,我對她又愛又恨,不過愛遠遠超過恨。這個幾乎有整個臺灣人口的城市除了從印度各省來追夢的人之外,還有一群跨國企業派遣來尋求商機的外國人,而在孟買的這些外國人有很多是高級主管,進駐印度幾年主要為公司奠定基礎。

這群外國人和印度的有錢人於是和一半以上住在貧民窟的當地人形成極端的對比。

初到孟買之際加入一個外籍眷屬的社團叫“孟買關係”,顧名思義就是幫助住在孟買的外國人眷屬在凡事難上加難的孟買安頓下來。這個社團有許多次級團體比方説午餐會,橋牌會,早安咖啡會等等,也有一個專門舉辦慈善活動的慈善會。每年每人繳的幾百盧比會費多半捐給慈善團體,會員有好幾百人。社團立意甚佳,也的確幫助了許多初來乍到的外國人在這個毫無效率,令人困惑的大城市裏找到日常生活的一些方向和規律,但是有些外國人的行爲舉止卻是讓人瞠目結舌。

其中的早安咖啡會隔週在一位會員的家裏舉行一次,每次總有幾十人吧,所以當然家裏要夠大,傭人要夠多,才能自告奮勇邀請孟買的有錢外國太太們來喝咖啡。我參加過寥寥可數的咖啡會中,有人家裏的廚房跟我們可以放兩張床的臥室不相上下,有人準備的糕點可以媲美高級酒店的下午茶。從坑坑疤疤,滿地垃圾,乞丐成群的孟買路上進到外國人,包括我自己,住的地方,總是有不知身在何處的感覺。

第一次參加咖啡會是我們剛到孟買不久,還住在酒店裏,朋友卡洛琳帶著我去開眼界。果真是開眼界了,成套成組的英國骨瓷和銀製刀叉,盛裝的太太們或坐或站,幾個傭人靜悄悄地進出廚房,無聲無息收拾杯盤,窗外要把人烤焦的陽光從冷氣開到最強的室内看出去幾乎有冬陽的感覺。我張大眼睛看著一屋子的古董壁畫,有點時空錯亂的感覺。

我因爲不認識人,靜靜坐在沙發上聼幾個太太聊天。其中一個應該是北歐人吧,正在向她的朋友抱怨傭人有多笨:我真是受不了我的傭人,那天我在車上打電話給她,跟她說我和幾個朋友要回家喝一杯,讓她把香檳杯放進冰箱,妳們知道嗎?她竟然把紅酒杯放進冰箱。。。我幾乎不能相信我的耳朵,這些人是是皇家貴族之後,出生就有人伺候嗎?不識紅白香檳酒杯又如何?這群太太你一言我一語,開始比較印度傭人有多笨,言語之間充滿歧視,而抱怨和歧視是有差別的。

事後卡洛琳告訴我不要把這些人放在心上,因爲我們不需要和她們交往,於是幾星期後我們又去了另一個早安咖啡會。這囘認識了慈善會召集人施薇雅, 正在和施薇雅説話之際,我被介紹給一位年輕的美國太太,忘了她的名字,就姑且叫她瑪麗吧。瑪麗聽説有個台灣人剛搬來,急著來打招呼:我最喜歡吃中國菜了,最近在印度門附近剛開了一家中國餐館,我們約個時間一起去。我和卡洛琳就這麽糊裏糊塗和另外兩個我們剛認識的人約了去吃中國菜。

當天進了餐廳瑪麗已經到了,我們的桌子在一個安靜的角落,時髦的裝潢看得出十分高檔,一旁吧台好些打扮入時的印度年輕男女在喝酒。寒暄坐下之後,瑪麗忽然不發一語離席,我們繼續說了一會兒話後,瑪麗又囘來了。被問及去哪裏時,瑪麗說到廚房去了。去做什麽?

哎呀,妳們不知道,印度人就是這樣,我剛開幕的時候來了一次,服務糟透了,我剛進去廚房找領班,問他還記不記得我,他說記得。我告訴他我有新朋友剛搬來,還有一個是中國人,今天他最好小心一點,如果還是一樣糟,我是會叫孟買所有的外國人全部不來的!

就在瑪麗得意洋洋敍述時,我恨不得有個地洞可以鑽進去,因爲此時我們四個人的背後各站了一名服務生,只伺候我們四個人,而且他們肯定是懂英文的!這一頓飯我吃得如坐針氈,因爲只要喝一口水,站在後面的服務生馬上加水,每吃完一道菜,服務生馬上戰戰兢兢換刀叉,荒謬到了極點。

瑪麗大約年過三十,聼來是第一次隨丈夫外派住在亞洲,所以可以推論她在平等之上的美國絕對沒有一群傭人可以使喚,她是怎麽培養出這股氣焰的呢?這些人幾年也無法習慣印度的骯髒混亂沒有效率,但是彈指之間卻馬上適應了殖民主義留下的惡習,對當地人頤指氣毫不遲疑,仿佛這是他們與生俱來的權利。

我和卡洛琳離開餐廳時如釋重負,對看一眼後決定,決計不會再和瑪麗見面了,從此開始和施薇雅一起去納格帕達教會幫助街童的,也算好事一樁。。。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孟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