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上流社會之二﹕板球俱樂部申請紀事
2006/06/06 14:36
瀏覽3,572
迴響0
推薦12
引用0

鄰居們三不五時就問我﹕加入俱樂部了嗎﹖仿彿不加入俱樂部﹐人生就不完整似的。

俱樂部在孟買﹐或者說是在印度﹐是另一種身份地位的象徵﹐因為光是付得起龐大的入會費並不能保證加入﹐得要有所謂的終身會員加上一般會員四人推薦﹐經過審核﹐才能成為俱樂部的一員。所幸我們住的溫德米爾大樓充滿上流社會人士﹐我的忘年交伊格保王子二話不說﹐馬上推薦我們加入印度板球俱樂部﹐至於推薦我們的另外三名會員是誰﹐我們至今還不知道﹐因為伊格保一手搞定。

加入之前伊格保曾經邀請我們到板球俱樂部用餐。一踏進俱樂部的大門﹐仿彿進了時光隧道﹕放眼望去﹐盡是老態龍鐘的印度人﹐緩緩在俱樂部陰涼的長廊移動﹐不少人則是老得必須有人攙扶或是坐在輪椅上由僕人推著。大廳牆上則是掛滿了充滿歷史的畫像及照片﹐比方說印度最後一任英國總督的肖像。伊格保說他和印度末任總督是舊識﹐我不知道他此話是不是認真﹐不過一點也不重要。

穿過俱樂部的主屋﹐眼前豁然開朗。這一大片綠油油的板球場和看臺﹐在寸土寸金的孟買市中心可說是個奇蹟。每天有穿著卡其制服的男工和彩色紗麗的女工﹐慢慢地在球場內外移動﹐把草坪和周遭的花圃整理得井然有序。

一到傍晚﹐一群工人依序搬出藤椅和小桌子﹐煞有介事地把這些桌椅在球場中央對齊擺好﹐這通常得花上至少一個小時。五點一到﹐會員們可以坐在球場中央的露天咖啡座喝茶聊天。這時桌椅的順序開始大亂﹐因為挑剔的會員們可能要工人把桌子往西移三尺﹐坐定之後又發現往北一尺的位置好一點。工人們只能趕忙把桌椅抬到西北方位。

看著身著紅色背心﹐打著黑色領結的服務生門拿著托盤在草地上穿梭﹐可真是回到了十八世紀。這些服務生負責點餐送餐﹐另外有一群人只負責收拾杯盤。八點一到﹐工人們再把桌椅搬回看臺上﹐日復一日﹐年復一年。至於穿著黑色西裝外套的則是領班﹐他們的工作則是負責監督各司其職的這三群人。

我們之所以不加入多數外國人所屬的西式俱樂部﹐或是新式印度年輕人的俱樂部﹐而看上規矩眾多的板球俱樂部的原因﹐除了這片可稱得上全孟買保養最好﹐綠油油的草坪之外﹐好奇也是重要原因之一。這些老態龍鐘﹐寸步難行的老人背後﹐一定充滿故事。

言歸正傳﹐我拿著伊格保替我們背書填好了的表格﹐興高彩烈往半球俱樂部去﹐尼爾生也跟著興奮起來﹐因為他可是個標準的板球迷。上了二樓辦公室﹐一排排老舊的木製辦公桌椅﹐天花板上吊著佈滿灰塵的的風扇﹐加上每個人桌上一大落起了毛邊的文件夾﹐我一下子仿彿回到三十多年前故鄉的三峽鎮公所。

沒有人對我這個不速之客有興趣。喝茶的喝茶﹐看報的看報﹐至於看起來好像在辦公的人﹐更是沒空理我。三十秒之後我決定採取行動﹐畢恭畢敬地向一個看起來不忙的人表明來意﹐他若有所思地想了想﹐下巴一抬﹐示意我去辦公室另一頭。

我在眾人的注目禮下到了辦公室的另一頭﹐被告知其實必須到另一個角落去找另一個人﹐於是就這麼重複對不同的人報告我的來意數次之後﹐終於明白我必須見的是俱樂部的總幹事辛格先生。這個時候﹐我已經在他辦公室門前來來回回走了好幾回了。

我從玻璃門外看見辦公室裡兩個人看起來像是在討論正事﹐於是站在一旁等著﹐但正在與訪客比手劃腳的辛格先生一意識到我是來見他的之後﹐立刻招手要我進去。

請坐請坐﹐辛格先生說﹐我們正在談美國聯邦調查局的機密﹐歡迎你加入﹐不過可千萬別把秘密洩漏出去﹐哈哈。這是某些印度人特有的開場幽默﹐見人一定先打個哈哈﹐似乎是要證明自己的能言善道﹐或者是平易近人。然後他把我安置在他辦公桌前的另一張椅子上﹐和他正在談話的客人並排坐著。

就這麼他們無視我的存在﹐談論一件我完全不明白的事十五分鐘之後﹐客人起身說再見﹐我也莫名其妙地和他握手道別﹐仿彿我們已經是舊識。辛格先生終於可以和我說說話了﹗我鬆了一口氣﹐十分慶幸終於可以不再像鴨子聽雷般呆坐在一旁。

辛格先生把我們的申請表格仔細研究一番﹐嚴格說起來是菲爾的申請表。因為在男性社會為主的印度﹐許多歷史悠久的俱樂部規定只有男人才能加入成為會員,而眷屬只能是男人的附加會員。至於遲早要嫁人的女兒一旦嫁人﹐連附加會員也當不成﹐只能希望自己嫁個有錢有地位的丈夫﹐成為丈夫的俱樂部附加會員。

在辛格先生把菲爾的身家背景﹐工作歷史問個清楚之後﹐對我也展開盤查。由於他許多年前因工作的關係曾經到台北和台中﹐對台灣留下十分美好的回憶﹐接下來的三十分鐘內﹐我和辛格先生把台北的名勝小吃一一數過一遍。

當他興奮地描述在信義路上鼎泰豐吃小籠包的經驗時﹐我幾乎要流下口水﹐開始想像永康街的小吃。真是不可思議﹐辛格先生用十分欽佩的語氣說﹐你們台灣人怎麼能做出那麼好吃的食物。我點點頭後很快轉移話題﹐再說下去我可能會因為吃不到這些東西而傷心欲絕﹐因為我確定我們的廚子愛爾卡今天晚上肯定是還是做印度咖哩。

和辛格先生促膝談心將近一個小時之後﹐門外又來了一位訪客﹐辛格先生只好意猶未盡地對我說﹐好吧﹐我們今天就聊到這兒﹐我真是懷念台灣。下回我再告訴妳關於我台灣朋友張先生的事﹐他人真好。聽到這裡﹐我有點飄飄然﹐我們台灣人就是這麼友善﹗我幾乎可以想像當年張先生帶著這位印度友人吃遍南北台灣﹐說不定還招待辛格先生到家裡作客。

我回到家裡等板球俱樂部寄給我們的批准﹐就這麼等了一個多月。期間我去了俱樂部一趟﹐和辛格先生再聊一回台灣小吃﹐風土民情﹐還有他的台中朋友張先生﹐最後得到的答案是我們剛剛錯過每三個月一回的新會員審核﹐只能等下一輪。

終於審核通過通知寄來了﹐通知書上先是恭賀我們可以加入這麼一個歷史悠久的高級俱樂部﹐然後要求菲爾在隔周的某一天下午六點到俱樂部和審核委員會的成員見面﹐然後他才可以成為印度板球俱樂部的會員。

怎知要和審核委員會見面當天﹐菲爾被通知在下午六點必須和倫敦辦公室舉行視訊會議﹐我想這下子完了﹐又要等三個月了。硬著頭皮給辛格先生打了個電話﹐告訴他菲爾今天無法出席﹐是不是可以改期。電話另一頭傳來辛格先生冷冷的回答﹐這些會面的時間是老早訂好的﹐怎麼能因為個人因素就隨便更改﹖我一聽便知大勢已去﹐只好和他道再見。

第二天我起了個大早﹐穿上最莊重的印度服裝﹐往板球俱樂部出發。

進了總幹事辦公室﹐辛格先生一改之前的親切﹐擺出一付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冷漠態度﹕什麼事﹖也許是被他的態度嚇了一跳﹐我竟然用一種近乎慚愧的口氣解釋菲爾不能出席的原因。辛格先生一言不發聽我說完﹐然後慢條斯理地開口﹕想加入板球俱樂部﹐你們就應該好好衡量事情的緩急輕重。我心想﹐加入板球俱樂部一事和菲爾整個南亞的新聞工作比起來﹐既不急也不重﹐但是卻只能對辛格先生說是的是的﹐我明白﹐只是您一定知道新聞發生的時間是無法掌握的﹐而一旦有新聞發生﹐菲爾無論如何是必須留在辦公室的。

這下子不得了了﹐辛格先生拉下臉皺起眉頭﹕我們俱樂部的會員全是赫赫有名的重要人士﹐董事長﹐總經理﹐皇家貴族比比皆是﹐為了成為會員﹐他們取消所有的約會﹐在規定的時間到俱樂部來和委員們見面﹐我不明白為什麼你們做不到。說到這裡辛格先生停了下來﹐盯著我看﹐仿彿是要我給他一個交代。

哎﹐這會兒真是秀才遇見兵﹐什麼理也休想講清了。我雖然心裡百般不願﹐還是恭敬地問辛格先生﹐下回和委員們見面是什麼時候﹖大概三個月後吧﹐他說。那一天﹖我們在一個星期前會寄通知給合格會員。我的天﹗菲爾連下一個星期會在哪一個國家都不知道﹐怎麼安排三個月後的行程﹖罷了罷了﹐多說無益﹐還是回家繼續等吧﹐還得保祐三個月以後的某一天﹐菲爾人在孟買﹐而且辦公室沒啥緊急事。

終於三個月後的某一天﹐通知寄來﹐謝天謝地菲爾在被告知的時間準時到達俱樂部﹐和一群平均年齡七十歲的審核委員們見面。當然我一個女人家是不准出席這個只有正式會員才可以參加的會議﹐根據菲爾的描述﹐他進了一個前面坐了一排老人家的房間﹐坐下之後﹐其中看起來很重要的一個人開口﹕你是菲爾史密斯嗎﹖是的。對我們俱樂部有沒有什麼疑問呢﹖沒有。此人點點頭﹕歡迎加入印度板球俱樂部。

就這樣不過一分鐘的時間﹐會面結束﹐我們正式加入印度板球俱樂部。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孟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