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有名無實的GMP 制度
2014/09/12 11:46
瀏覽1,389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餿油事件從801高雄氣暴後演變成全國性的災難,一間不起眼的地下工廠居然引爆了全民皆恐慌的地步,似乎還沒完沒了。

所有食品相關行業皆遭到波及,商家除了被迫吃賣出的產品,退款外、真的不知道接著下來要如何繼續經營下去,許多廠商都喊冤,尤其是購買的是GMP 廠商出貨的,結果也因為餿油而被客戶罵慘,商家名譽也受到損害。 

CAS與GMP

CAS 是純脆以特定單一產品來檢驗發給證書、GMP是以生產設備來認定,CAS早期是由農委會發起、接著GMP則是由工業局推廣。

CAS 以如何做好商品衛生為主,不必花費太多的硬體設備,主要協助廠商做出合格的食品提供給消費者食用。GMP廠動不動就要求數千萬或上億設備的費用,包括咨詢顧問費及認證費用,業者與GMP 財團法人都是掛勾在一起,似乎只要花錢就能加入GMP組織。雖然引進 GMP 是一樁美意,到後來卻成了消費者心中的保障,可惜黑心賺來的錢,GMP成了漂白工具,似乎又是公權力遭到濫用的例子。

雖然取得 CAS認證書的廠商也有黑心廠商,尤其劣米掺雜到良米,還高價銷售,不過沒有像這次波及到幾乎含蓋了中下游的小商家。

CAS與GMP 兩者都被大型黑心廠商拿來賺取暴利。而且還一犯在犯,簡直目無法紀,明目張膽就是要賺黑心錢。

五顆心

建議食品藥物管理署應該推動「五顆心」的標準,針對食安問題建立食物鏈供應商的流程標準,從進料供應商逐一檢驗,廠商如果發生嚴重違紀,不能勒令關廠,至少要求品牌包裝要印上黑心,一定要在官網上首頁顯示曾經違紀廠商的名字及相關產品品牌讓消費者能隨即查詢。

治國如烹小鮮

食安原本衛生署管理的事務,隨著衛福部做大,卻造成了三不管嚴重問題,尤其環保單位根本就地與商人掛勾,黑心食品廠商使用工業用食材偷天換日早已不是新聞,問題還是出在執政者是否有用心,治國如烹小鮮。

去年新食藥署長自稱 10年沒吃油鹽,也註定在餿油事件裡準備下台吧。事出早有因,總統怎麼會指派10年沒吃油鹽的人來出任食藥署長,發言之後也沒有人反映。根本無心花費在管理人民每天食材安全上。

食安問題比核安更嚴重

如果高雄氣爆像小型核彈爆發、這次餿油事件是全中華民國人民進入食安核爆危機,每天吃的都逐日累積下來,時間一到,病發症就來,無形中死得不知不覺。核安問題吵了幾十年,最後決定暫時關閉。台灣人「貪財怕死愛做官」似乎隱隱約約表現在這次餿油事件上。

外記

衛生署長許子秋在1977年代,由於外銷日本水產食品因為受到日本保護國內業者,利用嚴格衛生檢查條件來提高台灣工廠生產的成本,但因為與日本沒有邦交,署長許子秋介紹廠商透過人脈與日本厚生省(衛生署)官員認識,建立起互動的交流,日本官員也私下訪問參觀工廠,並建議改善事項,每年提出幾個項目,持續約十年,台灣的加工廠也因此受惠,成為台灣最早有細菌、大腸菌一直到藥物殘留檢驗的工廠,非常落實,反而比日本工廠更優良。

做官要用心,並非要每件事情都要事恭必親,並非只靠嘴巴打頭陣,但快速瞭解掌握民間需求是必要的。現在上萬家小商店只要求官員給予合格油料供應商,政府卻提不出來名單。可以找一些沒有違規過的工廠,檢驗合格後推薦給商家,順便也鼓勵一些中小型加工廠也加入提升合格的廠家,讓有良心的商家也能出頭地。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