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搶救浯江溪!我們不再沉默!
2013/04/08 23:11
瀏覽2,541
迴響1
推薦11
引用0

     如果浯江守護聯盟只是由專家組成的話,那可能只限於少數人
;該聯盟的珍貴處,就在於大眾的熱心參與,這是最珍貴、最成功之處!

                           

      關心金門這塊土地的人這次不再沉默!

      這應是金門有史以來,民情最高漲的一次!

      金門向來予人「乖乖牌」的印象,選舉即為一例。又因為島嶼很小,認識的人「牽來牽去」非親即故,何必阻礙別人行事?得知某某將出來抗爭,透過家族壓力、人情包袱、長官關切……,誰家某某還敢站出來呢。

      我在這個島上住了近十年,這次的浯江溪事件,施工的決策讓我痛心;但另一方面人民發起的「搶救浯江溪‧還我母親河」運動卻讓我覺得敬佩、光榮、感動、充滿希望!

      簡單說明這件事的始末。起因是金門島上的「水頭商港」工程已近尾聲,相應此商港「可能」帶來的效應(換句話,這商港可能會帶來大量的人流、物流、車流),必須新建一條「快速道路」,以聯繫「水頭商港」、「尚義機場」之間。承包商評估了三個方案後,金門縣政府選擇的方案為「最省錢、省事、省力、省時(免去許多徵收費,以及徵收的麻煩與時間)」——從夏墅興建一條跨越浯江溪的橋樑,到達自來水廠附近,進入城區。奇特的是,根據公部門的說法,這條橋樑道路被稱為是「替代道路」。浯江溪濕地若成了試驗品,它將面臨土方肆意的堆疊、自然資源被無情的破壞、人文環境(如果我以風水破壞論,可能比較容易理解)以及居民的集體回憶將被腰折了!可能在幾年後,我們將看到這條「不適用」的橋樑被棄置在那裡,伴隨著再也無法恢復的地景與記憶,因為它只是一條「替代道路」。

        2013年4月7日,金門縣政府舉辦了一場座談會,我是「浯江守護聯盟」十位代表之一。(別以為我有多厲害,比我睿智且見解精闢的人多的是,我只是包袱比在地人少,至少沒有親戚朋友的壓力。有幸獲選為第十位壯士)

        首先進行公部門報告時,「方案研選」、「民國120年的旅客估算」弄得我頭疼(我果然不是公務員的料)。說白了,他們選擇的方案是一條「不會說話且不必花錢徵收的路線」,犧牲的是濕地,仰仗的是橋樑兩端多是公有地。至於,此道路興建的必要性,則由「民國120年的旅客估算」來作為後盾,這「想像出來的數字」還區分為:「悲觀情境298萬、樂觀情境391萬、合理情境350萬」。啥米?!在我的觀念裡,我向來認為公務人員不好當,為民服務還要被民眾煩;但從這次經驗,我對公務人員的理解又更模糊了:我不知道他們上過哪些訓練課程,這些訓練讓他們在「方案選擇」、「數字推估」方面,顯得「非常制式」卻又「天馬行空」。(對不起,並非所有的公務人員都如此,我指得是這次簡報予我的印象)

        自從金馬撤軍後,十年前開始的「小三通」,彷彿成了金門重要的命脈。自中央到地方,從不去計算「小三通為金門帶來多少實質上的效益」。金門政府也不去正視「眼前已有許多班機從台灣直非大陸」的事實,而只是一個勁去「想像」水頭商港會替金門帶來大量的人潮、車潮。馬公現已有包機直飛廈門,等到台灣也有定機航班飛往廈門,兩岸直航直飛後,誰還會搭飛機加上「舟車勞頓」來跟你小三通「搏感情」喔?

        不才駑鈍,既非政治家,數學也不好。我只記得老師教過:「兩點間的距離,直線最近。」於是我在座談會上,發表個人淺見如下:

      「快速」道路要連接的是「水頭商港—機場」,為何捨直線而進入金城市區?身為公部門的在座各位都在金城上下班,城區道路狹窄眾所皆知,有沒有考慮到大量的車潮、人潮湧進市區的後果?假設浯江溪快速道路完工後,來到北堤路尾端,首先遇到第一個紅綠燈、北堤路左轉環島西路遇到第二個紅綠燈、東門圓環右轉伯玉路遇到第三個紅路燈、伯玉路轉桃園路在東洲是第四個紅綠燈……。換句話說,繞了一個「大三角」、通過四個紅綠燈才離開城區,一點也不符合「快速」的考量。車流通過浯江溪快速道路後,接下來走的道路都是市區原有道路,欠缺整體路線規劃,城區平常就已擁擠,若再加上府方推估的「合理情境350萬」,那不是「阿娘喂」嗎?!

        沒錯,就是「阿娘喂」!我敬佩專家,「浯江守護聯盟」專家就生態方面、金城防災防汛、自然反撲、城區整體規劃等問題,提出了精闢又專業的看法;而專家以外的老百姓感性聲音,更是我寫這篇文章的動力。

        府方將我們這次出席的「浯江守護聯盟」十位代表,定位為「生態保育人士」,其實是以偏概全。「浯江守護聯盟」這次找了二位生態專家、二位社區營造等專家、六位在地人士。其中一位專家是生態及野鳥前輩顏重威,金門人。他認為府方以往對於浯江溪自然資源也曾重視且努力過,這方面府方已有資料,因此他不再贅述(府方主持人只給我們每人五分鐘的發言時間,但超過時間並不制止,可講到告一段落,也算厚道)。生態點到為止後,顏重威感性的訴說,小時候與浯江溪相處的點點滴滴童年,並呼籲施工單位重視金門人的集體回憶。野鳥協會莊西進老師,拿出照片痛陳當年金城國中前的垃圾填海,造成海潮夾帶垃圾倒灌民宅的事實。他刻苦銘心地反省人類不當的垃圾填海工程,還造成大自然物種的殷鑑——海岸出現了「秘雕鱟」(早期台灣布袋戲有一駝背的角色,名為「秘雕」,後來物種畸形突變即以「秘雕」稱之)。

        畸形、古怪的鱟出現在浯江溪口,對萬物之靈的人類如同發出無聲的詛咒。

        金門大學副教授林美吟(列席浯江守護聯盟的專家)指出,金城屬於高密度人口區,浯江溪就在城區旁,應該考慮到防洪、防災的問題,浯江溪橋樑工程凸顯城區缺乏整體的規劃。金門大學教授江柏煒(列席府方人士,但發言中肯)表示,甚至連浯江溪加蓋的過往工程都應提出來討論;他認為本次工程在方案選擇上,顯得粗糙,只選擇有利的方案,而且計劃言明「對現有的石雕公園等保持原貌」是不對的,道路應利用這些現有的公有地,而不是去犧牲生物多樣貌的溼地。

        從歷史的層面,我當場提出的看法是:以前人總愛說「人定勝天」,如今才深知「自然反撲」。浯江溪口不單是河川出海口,金門古稱「浯洲」,說的就是浯江旁的這塊浮洲吧。以我身為澎湖人的經驗,澎湖近年的橋樑工程,將兩端土堤越推越出海、橋樑中間可供海水對流的橋孔過少,得得內海、外海的潮流受阻,這是造成澎湖漁獲減少的原因之一。拓寬後的澎湖中正橋變寬了,但有誰檢討有一段舊橋還杵在海上,新橋、舊橋的基地,再加上兩橋中間夾的潮間帶,犧牲了大半的潮間帶以及再也回不來的自然景觀。

        在金城最重要的河口蓋橋,誰能擔保大自然不會反撲?

        自然生態與景觀一旦破壞就不復回了。最簡單的做法就是,不要建設、保持它的原貌。你問我相不相信施工單位所說的擋土牆會盡量保護水域水文水質?我不相信。島嶼的環境有限且脆弱,我們承擔不起這樣的試驗。

         向來有人問我「金門有多大?」我總答:「跟澎湖一樣大。」不同的是,澎湖的土地是狹長形,擁有較長的海岸線;金門陸地較為集中,海岸線沒澎湖長,它比澎湖更禁不起破壞。我在座談會上直言:「我慶幸住在金門的東半島,因為西半島的海岸毀得差不多了,從水頭一直到南山,同安渡頭附近的海岸最近還弄了高架的單車道,整個海岸的自然景觀都完了。」所以,我一直認為金門人是無感的。或者說,是無力感的。

        「政府常說『依法有據』,這句話非常的恐怖,真的,非常的恐怖。」顏重威先生在座談會上語重心長地重複了二次。我真希望所有主事者都能聽得懂。

         當一個主事者認為自己「依法有據」,而忽略了民眾的聲音,他真的是在「為民做事」嗎?亦只是獨斷獨行?

        「ㄇ」字型的會議桌,兩端是面對面、立場不同的你我,這是雙方第一次坐下來談。不需要去問誰對誰錯,整件事也不是「非黑即白」。我們需要的是溝通。

        莊西進老師的淚點低,他是第一個邊說邊哭的人。他說,想過平靜的退休生活,但學生卻打電話來說怪他沒有好好保護家鄉;於是他放下平靜的生活、甘冒兒子可能即將進入金門的公家單位的後續風險。他回憶早期為金門生態單打獨鬥而終「失守」的痛心,淚流滿面。

        葉子(列席浯江守護聯盟的代表)未語先哭,抹去淚,發言時也是邊說邊哭:「我只是一個家庭主婦,沒錢沒勢……」,她說,希望能保護浯江溪,將自然美景留給後代子孫。會後,她取笑自己是「來哭的」。啊,如果在座那些「對面」人士也這麼想的話,就大錯特錯了——如果「浯江守護聯盟」只是由專家組成的話,那可能只限於少數人;該聯盟的珍貴處,就在於大眾的熱心參與,這是最珍貴、最成功之處!集合有識之士,就是最大的力量!莊西進老師,你不會再像當年那般孤單,聯署人數很快就要上萬了。

        所以我說「阿娘喂啊」!你說葉子愛哭別忘了女性選民佔選票的一半。我在山外買東西,有位不認識的中年婦女跟我說:「加油!」讓人倍感溫馨!這是市井小民的心聲啊!身為一縣之長到了此等關鍵時刻怎可不出現呢?除非你不在意這些選民。我總覺得這是一次危機處理的最佳機會,而縣長最該釐清所有來龍去脈,許多人不也靜待上級裁示嗎?我很遺憾縣長沒有出席,並想像他是否在會後觀看本次的錄影呢?這次的座談會真的很精彩,正如我會上所言:「我相信在座的人,對浯江溪的感情不會比我少。」有人哭;有人回憶童年;最後連府方的主持人,也從最初到咄咄逼人,到後來也感性地憶起浯江溪給予他童年美好回憶……。這次座談會,真的很精彩,連我都想存檔一份,作為這輩子的留念。

       我不哭,但我能體會哭者的心情,那可能夾雜著委屈、憤怒、難過,但絕對不代表失望。我不哭,因為我對此事的感性不如他們強烈。另外,我認為這是一場超級馬拉松,要比耐力、比體力,未來的路還很長,切勿短跑衝刺、消耗體力。

        這類政府v.s民眾運動,向來被我認為是以卵擊石,畢竟一方是有公權力的政府機器、一方是市井小民。例如,我生平第一次參加的集會活動是「浯江溪守護攝影活動」,一開始警察還說我們違法,要「舉牌」;而第二次見到警察是進入座談會時的縣政府工務處大門口。我這種向來乖乖牌的歐巴桑,看到警察還真有點怕怕啊。

        雖然海岸已經遭受許多「建設」與破壞,但總算有個開頭。關心地方,付出一已之力,永遠也不嫌遲!

        金門人並不是無感的!我很樂見喜愛這片土地的人,為了守護浯江,勇敢地站出來!

        大家加油!

 

    

        座談會尾聲,府方允諾,日後將辦理公聽會,讓關心這件事的人,都能有發言以及聆聽的機會。在此呼籲各位人士,密切注意雙方動態並踴躍參與。更歡迎您加入「搶救浯江溪‧守護金門母親河」網路連署:

    http://campaign.tw-npo.org/sign.php?id=2013032503584900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 :
1樓. Steiff Bear
2013/04/09 01:21
已連署

加油!

熊向您及勇敢抗爭的人們致敬!


為了金門,以及我們所愛的地球,

人類應停止不當的開發,尤其是對脆弱土地的傷害,

更同時保護生活在土地周邊人們的生命財產安全.

讚感謝熊的支持與相挺!讚

章魚太太2013/04/09 12:16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