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脫線又好玩:馬來西亞、印尼19天之旅(中)
2019/11/13 15:17
瀏覽276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在印尼搭火車讓我學到一個重要經驗,那就是:「在火車可能會誤點的國
家搭車,不要跳上準時進站的火車。」火車會誤點,月台可能會臨時更換。
廣播使用印尼話我們聽不懂的。因此,保險的做法是,拿著車票向月台人員
再次確認才行。

    準時進站的不是我們要搭的車。不久,月台停靠了一輛貴賓包車,還有二位
舞孃預先在月台上跳舞迎賓,我們邊看邊拍照,等我回過神來,去問工作人員
才發現臨時更換月台。

    舞孃在月台上stand by, 等候迎賓.

在歌舞聲中,外觀彩繪挺美的貴賓列車進站了.

   

在此要特別稱讚一下日惹的火車站月台,沒有地下道也毋須天橋,全部都在一個平面上,因此更換月台時,只需留意有沒有火車進站,即可穿梭各月台(這平面是一段無障礙空間)。每個月台皆可提供乘客從火車兩側上下車,實在太方便了!等我老的時候,一定要住到這樣的都市,免受折騰。我內心稱道不已。

     列車停靠月台,兩側皆可上下車.

    抵達泗水,代表此行目的近了。約好了去拜訪「馬夫淚」、「日軍強徵馬夫」二座紀念碑的重要推手李金昌阿伯。94歲的他,聽力較差,靠著紙筆以及扯開嗓門溝通,阿伯逐漸明白我們的來意,也知道除了我以外,Sunny也曾與他好幾次魚雁往返,所謂素未謀面的「筆友」。Sunny與金昌阿伯的三哥金水阿伯熟識,此行也帶來他的口信:「希望金昌弟弟有機會能再返回金門。」我們聊了二個小時,參觀阿伯的起居空間、寫作區以及多次獲書法及文學獎項的紀錄。金昌阿伯目前仍維持每周一次華文報刊專欄寫作,持續不懈的精神,如同他堅持「日軍強徵馬夫」這段歷史不可被抹滅一樣,令人感佩!

    Sunny以紙筆跟金昌阿伯溝通.

    泗水是印尼第二大城,交通擁塞,當地友人說全球十大交通擁擠都市排行,雅加達跟泗水雙雙上榜。在泗水度過四晚,印象最深刻是,過馬路經常沒有紅綠燈,在汽機車川流不息的車陣當中,我們常在路邊久站遲疑,直到當地人主動「帶」我們過馬路,看他們手臂單舉、示意來車注意,我們只好硬著頭皮跟著過馬路,但這真是太瘋狂了,有一夜我們真得差點被迎面的機車撞到!雖說此地不宜久留,但我們也有很美好的回憶——投宿由英國殖民建築改建、1910年設立的飯店HOTEL MAJAPAHIT。

  check in 時,櫃台人員立馬從冰箱端出迎賓果汁

飯店人員服務周到,退房那天早上,我見到餐廳有Q版「蝦餅桶」,詢問經理何處可買到?他說單趟車程需半小時,他可以請人幫我買。但因為我們一個多小時後即將退房,我問他是否可幫我買,明天我再回來飯店拿取?等我外出一個多小時後回房,蝦餅桶已經放在房間桌上,Sunny幫我先付錢了,外加應當的小費。五星級飯店、台幣三千元的房費,雖是此行最貴住宿,但獲得的經驗很超值。

    從上次旅行即夢寐以求的蝦餅桶,回來房間就見到它!  

離開泗水,搭火車前往龐越,下一站是婆羅摩火山。出了火車站,搭乘一部看起來挺老實的三輪車車夫的車到公車站,他騎了好久,最後抵達的並非車站,而是一家旅行社。旅行社報的價格是包括上下山來回車資、火山門票以及到巴厘島車票船票,而且並非是真正的「票」,而是像收據般的寫法,寫在一張類似支票的橫式單子上。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天氣熱我倆也沒有出走貨比三家的本事(也沒哪來的三家可比價啊),最後我只好殺他價格,看來是不夠狠,他喬裝忍痛犧牲叫我千萬別張揚這個價格。其中火山門票就要價每人25元美金,其實我連網路上的逃票路線都查清楚了,但兩人都認為是時候貢獻門票錢了,因此付了錢,把這張重要收據收好(每人台幣1500元)。

       收據上面寫著:從龐越到Cemoro Lauang(言明來回交通)、門票、到登巴薩的巴士以及包含渡輪費用,每人600,000印尼盾,乘以2人.  他原先說700000,被我殺價。現在回想不貴欸......

    果真憑著這張收據一路過關斬將,下午先步行一萬七千步走逃票路線登火山口。看倌想必不解:既然已買票為何還要走逃票路線?其實它是一條捷徑,否則走遠路要多走好幾公里,因此除了我們與兩名外國妞用走(捷徑)的,其他人都是搭乘機車、吉普車或騎馬去的。所以我才說,其實我們是不需要門票的。但我倆都不適合過心驚膽戰的生活。當我們閒晃被關卡攔下來,掏出這張收據,幾個人都湊過來研究一番,還用手機拍照,最後點點頭放行,真是奧妙啊。

    

  這段捷徑全是細砂質,很滑,我跌了一跤

  火山下的當地廟宇,遠山頂端是咱們來時路

上次來婆羅摩火山正逢噴發期,空氣中夾雜著煙幕以及細碎礫石,待了一晚,隔天看了火山日出,我們逃難般倉促下山。(遊記詳見:章魚太太的網誌「2011寒假第三站:顛覆舒適生活之旅——噴發中的印尼婆羅摩(Bromo)」火山」

    這趟來,火山冒著輕煙,安寧祥和,讓我們可以走到火山口,低頭往內瞧。旁邊熱心的年輕導遊不厭其煩回答我的提問,他說沒人掉下去死掉過,只有家禽掉下去——當火山噴發的時候,當地周邊聚落居民會到火山口「活牲獻祭」,把雞、花束等物丟進火山口,有些雞拼命飛上來,也有的倒楣雞再被旁邊的人捉住。(教訓一:安逸日子過久了不行的;教訓二:遠離人類)

    站在火山口,剛開始左右各有一小段圍欄,接下來兩側就空蕩蕩了。你可以選擇繼續往前走,走在稜線上,像我這種有懼高症的人就感到頭昏眼花站不穩了,不像有個在台灣工作的德國佬,他拿著登山杖,獨自一人沿著火山口走得好遠,光用看的就讓我直冒冷汗。

  火山內側很陡,黑不見底!

      稜線上的小黑點是,瘋狂的德國人!

不過我還是壯起膽子錄了一段影片,旁白大約如下:「這是婆羅摩火山口,走在上面,兩側都很危險。為什麼我喜歡東南亞?正是因為它可以這麼危險!想不開的人,來到這裏,看到這麼壯麗的風景,就會忘了「死」這件事!」……(隨後是友伴的吐槽聲)

    整個下午,我們在海拔二千多的火山區上山下山,這是一片火山噴發後形成的平原荒地,最累的其實只有最後通往火山的247個台階,以及從住宿區上下山走捷徑的那段細沙路,或許下次可以「滑沙」下山,回程時再騎馬回去,這樣就不會太累啦。

   騎馬下山看起來挺好的,不過最末一位騎士要忍受前方揚起的沙塵

    網路上盛傳的逃票路線圖. 從cemera Indah Hotel旁邊虛線往下走到Bromo Crater, 看過火山口再原路折回.

    回到投宿火山的這小聚落,路過一攤雞肉沙爹,是我此行吃過最好吃的!其他沙爹不是脂肪多就是雞皮多過雞肉。這家調味醬汁亦好,其中花生香味濃郁,我們點了二份沙爹而且我還很珍惜地把醬汁都吃乾抹淨,並且對老闆讚譽有加:「NO.1 STATE」!

沙爹+飯  30000

超好吃的沙爹! 我邊吃邊想,如果我住印尼,我會開家餐廳,聘請他來賣沙爹!

    火山住宿是前一晚臨時透過Booking訂房系統預定的,心想不必要求太多才有山上克難的感覺,訂了此行最便宜的住宿,約台幣450元,衛浴共用,討熱水還要自己去廚房燒,有趣的經驗!

 山上夜裏氣溫很低,感覺被子不夠,冷得睡不著! 不過也別睡了,因為要早起!

    隔天凌晨三點半,摸黑走一萬三千步到View point 1、View point2觀看火山日出。日出很美,火山很寧靜連冒煙都看不到(可能是清晨氣溫低,前一天下午在火山口看很多煙啊)。好多人一起看日出,集體偶爾靜默、時而吵雜的感覺也不錯。右手邊是三個火山群、左手邊遠處有個孤獨的火山錐,牽著馬載運遊客的當地人說,那是阿貢火山。哇,那就是今晚我們即將抵達的巴厘島吶,距離遙遠卻因它遺世聳立讓人們可以目視,這感覺真是奇妙!

     Sunny想跨欄過來看日出,不料被卡住,笑料十足!!! 

     有她在的地方,就有歡笑!!!

    

火山群,最左邊那個像是碗口快要流液的,就是婆羅摩火山

    神奇的收據繼續發功中。約好時間的車子,提前20分鐘來民宿接我們;下了山,改搭中午時分前往登巴薩(巴里島首府)的大巴,天黑時抵達渡船口,大巴開上渡輪,一個小時的船程後,登上巴厘島西端陸地,回到大巴上,車子開抵登巴薩已近午夜。舟車勞頓的一天,但也正是我想體驗的——首次搭船,而不是搭飛機到巴里島!

  大巴開進渡輪,航向巴里島.

船上有付費按摩.右後方的先生一邊錄影自已,一邊享受按摩.

    我不喜歡一個蘿蔔一個坑的旅行,所以這趟旅行的坑不多,六天巴里島住宿完全沒預定,最後一個坑則是從登巴薩搭機回台。兵困馬乏,夜色正濃,司機趕我們下車:「終點站登巴薩到了!」眼看同車的老外遊客幾乎都預約了住宿,轉赴烏布的繼續搭車去烏布,各自鳥獸散,唯獨我倆沒訂住宿,一時不知何去何從(這下子懷念坑的溫暖了吧)?我們被放生的這個車站其實並非我想像的登巴薩市區,而是一個偏僻的郊區,對面只有二家雜貨店,打醒我原本想拖著行李在附近找住宿的單純念頭。

    好樣的。先到雜貨店買瓶水,避開車站緊迫盯人的拉客司機:「你們要去哪我可以送你們去(我怎能告訴你,我真不知道要去哪?)」、「外面很危險,(你的口氣好像羊媽媽警告小羊喔)」……。買了水剛坐下,緊迫盯人又來了(要改稱他們是天使嗎):「你們要去哪裡?」我靈機一動,心想各大城市都有連鎖酒店ibis,於是跟他借手機輸入ibis,我的目的是看這酒店距離多遠?螢幕顯示車程大約20分鐘,這裡果然是一個偏僻的咖咖腳車站,靠兩條腿是走不到的,我死心了,這下恐怕要反過來巴著司機求他載我們了。一輛八人座車來了,看起來是剛剛糾纏我們的司機之一,我倆上了車,還好車上尚有二名乘客,我們安心不少。

  車子才開了幾百公尺,Sunny 突然大叫一聲,原來她兩手空空就這樣上車了,行李箱放在雜貨店(他說剛看我的背影好沉重啊,還心想自己怎麼那麼輕鬆)。前方乘客是個胖胖的年輕人,他伸出右手,作了個手掌緩緩往額頭旁擦汗的動作,然後再豎起大拇指比了個「讚」,這一連貫的肢體語言很明顯說的是:「好險喔,叫你第一名啦!」原本肅殺的深夜被旅伴一搞,變得有趣起來,包括乘客跟司機之間關係的微妙變化。順利抵達飯店後,司機留了電話給我,隔天我們預約了他的車,電話裡首先自我介紹是「昨天深夜的乘客,還記得嗎?」司機回答:「記得啊,兩個台灣女生!」厚,真是「名聲透京城」,可別以為台灣人都麼凸槌啊。

    從早上九點四十分開始搭車,轉搭中午12點的大巴,一直到午夜凌晨!終於可以休息了!(下集待續)

 凌晨時分,終於入住登巴薩的ibis連鎖酒店!台幣一千左右,附早餐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