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评孙森伦先生回忆录——《我与李洪志一家在泰国的日子——法轮功教主妹夫的自述》(八)
2013/10/21 23:11
瀏覽720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第八章

(一)再次印象

李洪志回国后,我家的生活又恢复了之前的平静。李洪志来泰国差不多一年的时间,也没有发生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就像亲戚来访一样,吃吃、玩玩、逛逛、闹闹、乐乐之后就没有什么了。

我尽心尽力地赚钱养家,卢淑珍与李萍操持家务,刘畅正常上下学。除了与卢淑珍偶有吵闹外,生活一切正常。

果然不出所料,李洪志在中国传气功赚钱,但是,他与我很少有联系。

我与李萍计划要生孩子,所以我只有拼命地赚钱。

1993年底,我与李萍有了第一个儿子——大宝。1995年又有了第二个儿子——二宝,孩子特别可爱,家里多了人口,如果雇请保姆,的确是一笔不少的金钱支出,而且自己带自己的孩子,我也放心一些。本人与李萍商量,不如让她在家带小孩子,我们两人均无意见。她就在家带小孩,后来都没有出去工作,李萍就安心在家做家庭妇女,全家的大小家务都主要由她及她母亲负责。

我的大儿子大宝满月时,我专门在酒楼请客,让我公司的同仁一起来庆祝,大家都恭喜我喜得贵子,当时我们全家都为多了一个小生命而感到高兴,我与李萍平日虽有吵嘴,但是因为儿子的到来,使我们的感情融洽起来,爱情的结晶让我觉得生活很幸福,日子充满阳光。

卢淑珍还是偶尔地因为我在外面交际应酬,与我吵闹。我与李萍有了儿子大宝,卢淑珍也就有了孙子抱,所以她的主要精力就放在了孩子身上,对我的态度就比较和蔼一些,较少爆发。但因为公司业务量增大,我也要忙于销售产品,签下订单,晚上交际应酬,联络客户是免不了的,我常常很晚回家,她又间隔几天发作一次,但是已没有前几次闹得大了。

1994年我从李萍那里得知,最近李洪志受泰国正大集团方面人士的邀请,可能要从中国来泰国介绍“法轮功”,也为了顺便来看望我们的儿子,我十分高兴,大约两年没有见面,不知李洪志又是什么样子。

李萍告诉我,现在他哥哥已经发展很好了,当年李洪志从泰国回中国后,就成立了“法轮大法研究会”,自任会长,把他所练的气功叫做“法轮功”。

当时,是我第一次听到“法轮功”三个字,我只知道“法轮”二字是佛教用语,且对于佛教“法轮”的知识一无所知。

1992年李洪志就在长春、北京办了很多期气功培训班。李萍说还是赚了不少钱,又说李洪志是跟别人合伙办的培训班,他只能分得其中一部分。

李洪志的“法轮大法研究会”慢慢地在中国大陆各省市设立了很多个辅导站和练功点。听说中国大陆有专门研究气功的组织聘李洪志为健康博览会组委会的委员,说明李洪志的气功在当时中国大陆“气功热”的环境下,自己也打拼出了一片生意。且李洪志已经得到中国气功研究会的认可,并成立了“中国气功研究会法轮功分会”,已经具有了一定的规模。

李萍越说越兴奋,本人也是越听越高兴。想不到我大舅子李洪志也有出人头地、风光发达的一天。当时,我发自内心地真心希望我大舅子李洪志事业有成,生意兴隆。

当时本人在想:李洪志在唐人街龙莲寺斋堂时,还小心谨慎,所教的弟子也只是些上年纪的人士,想不到回中国大陆后真是人前风光了。他在龙莲寺斋堂练功时,也赚取了一些报酬,如今在中国大陆有好多个练功点,岂不是钱赚得多了数不清,想到这里我也十分羡慕。

没有几天,李洪志就来到了泰国。

到机场去接的人比较多,其中有正大集团中国及香港地区总经理谢先生、正大集团的一些领导人以及一些华人社团负责人。当然我们在泰国的全家人,还有几个龙莲寺斋堂的弟子也自发去了。场面非常隆重盛大,所有的人均是西装革履,面目光鲜,反而我们一家成了次要角色了,虽然我们也跟着出席了一些欢迎会,但均是沾了李洪志的光。至于那几个自发前来笑脸相迎的斋堂弟子,也没有得到李洪志的一句问侯。

两年没有见面,一见面发现李洪志整个人的装饰已经发生完全改变。

一套合身合体的深色西服,淡蓝色的衬衫与蓝色的丝质领带搭配适当,皮鞋光亮,几乎可以照人,可能是经常来往欧美等国的缘故,所以服饰已全部采用世界名牌。身姿更加挺拔,头发光亮齐顺,面部胡须剃得很干净,就连须根毛孔都看不见。整个人精神焕发,西装革履的样子,就象某个跨国集团公司的总裁一样,神情矜持,仪态威严。

四个身穿黑色西服、配戴墨镜的青年男子簇拥着李洪志上了一辆高级小汽车,我们全家只有乘坐别的汽车,远远地跟在车队的后面。

两年前的李洪志,寡言少语,经常被卢淑珍骂得低着头,布满胡须根的脸上,被劣质的剃须刀刮得还看得见血印子,穿着一件大T恤衫和一条大短裤,脚踩一双大拖鞋,在曼谷大街上逛来逛去……这时,时空交错的场景使我眩晕,这个人是我的大舅子李洪志吗?

这次是正大集团中国及香港地区总经理谢先生邀请李洪志来泰国传播法轮功及成立泰国法轮功的事宜。

谢先生介绍李洪志来泰国认识正大集团领导另一位谢先生,李洪志在中国就已经认识了前一位谢先生,且李洪志要在泰国发展法轮功不能仅仅靠唐人街龙莲寺斋堂的几个老太太,他要有更大的背景,更深的网络。

几天的拜访,正大集团领导谢先生与李洪志共同出席了很多场宴会,双方也相谈甚好,谢先生也同意要支持法轮功在泰国发展。谢先生对招待李洪志也十分热情,除了在饭店多次会餐,还去谢先生家里,举行家宴,招待李洪志。

在盛大的欢迎招待会上,集团领导谢先生介绍李洪志给在座的人说:各位女士、先生们,这位就是佛家修炼大法气功——法轮功的创始人李洪志先生。他所创的高级气功据说是当今中国最高层次的气功,他从小就得上乘大法,受过无数世外高人亲授,具有非凡的功力,在中国国内修炼法轮功的人很多很受欢迎,现在来到泰国传功授课,大家热烈欢迎。

在众人的追捧声中,李洪志也镇定自若,只有微微的笑容挂在脸上。李洪志的这身庄重打扮与这种优雅气质,令我这个做生意的商人也倍感吃惊,即使是最现代化企业的总裁,也不过如此。

原来才到泰国时,李洪志吃饭只会用筷子,不爱用刀叉,现在已经改头换貌,用起了刀叉,虽然用得还不顺,但是比起以前来好多了。对于泰国菜,李洪志吃得很礼貌而节制,并没有以前像在家里一样。

后来李洪志到我家,只待了一小会儿就告辞了。他这次来泰国,只来我家一次,吃过一顿饭,吃饭时,李洪志说在外面有人陪着吃饭,真是不舒服,大家太拘束、太做作。在自己的家里真不一样,既吃得饱,又不用管如何吃。还是家里好。

那些龙莲寺斋堂的弟子,李洪志也没有提出来要去看望,感觉他也不太想见到她们。

最后,谢先生同意派私人秘书钟先生,接洽处理安排成立泰国法轮功事宜,李洪志对在泰国成立法轮功的事,比较重视,为此,这期间李洪志来往泰国三次。

最后泰国法轮功成立,地点设立在曼谷喜帕雅路。

双方决定由谢先生的私人秘书钟先生来做泰国法轮功的负责人。钟先生做负责人不久,双方对于法轮功在泰国的发展模式产生了很大的分歧,钟先生认为,做法轮功就要像股份有限公司一样来做,要设立董事会、监事会及日常管理机构,分工合作,各司其职。这与李洪志由师父来掌控全局,精神上辅助员工(也是学员)的思想理念格格不入。

我觉得最主要的问题还是经济问题,说直白一点就是李洪志要把泰国法轮功的财务权力完全掌握在自己或者自己人的手上,从经济上不让正大集团插手,当然,这样的做法正大集团是不可能同意的。

钟先生的经营作法(也许是正大集团公司领导者的想法)是西方式的想法,强调的是共处、合作、牵制、民主;李洪志的想法则是家长、师父主导、师父权威、自上而下的东方模式。由于钟先生的作法过于商业化(也不能责怪钟先生,因为他们本来就是商人,没有利润的事,谁会做?),李洪志只有重新物色人选。

经过了很多天的时间,最后改由陈先生做第一任泰国法轮功负责人,最初学员有50—70人,终于把泰国法轮功成立起来。第二任法轮功负责人则由另一位钟先生接任。但是斋堂弟子20多人则没有与新弟子一起练功。

后来,李洪志的泰国法轮功与正大集团很少有往来,慢慢地就与正大集团疏远了。

事情过了很多年,有一次我在电视上看见一家媒体采访正大集团谢先生,采访的内容是:正大集团在谢先生的领导下,如何创业成功的历程。其中主持人问,现在正大集团在谢先生的领导下,形成了多种产业良性发展的格局,有什么秘诀吗?

谢先生说,秘诀就是对客户负责,对受众负责,对人民有大爱!

主持人又问,对于一些社会组织的资金支持,正大集团会有选择吗?

谢先生说,对于一些“乱七八糟”的组织,集团是不会考虑支持的。因为他们要对他们的客户和受众负责!

【救苦寻声评】李洪志终于到了保镖前呼后拥的境界,这就是他要的,他是气功师吗?不!按他自己的话讲,他就是一个气功商。正大集团为虎作伥,但他们哪里知道李的性格特点是要样样独吞,不给别人留一口汤喝,巴不得别人全部义务为自己跑腿,最好还能倒贴进来的人。他们和视财如命,权力欲极强的李大师一起,结果肯定是不欢而散,分不得赃。



(二)李东辉印象

李洪志来泰国可以说是风光无限,虽然没有与正大集团合作,但是法轮功发展也很快。

李东辉是李洪志的弟弟,当时,我与李东辉没有见过面,但是打过多次电话,他说他早就想来泰国看望母亲和姐姐,但是没有时间。

1994年,李东辉听说他哥哥在泰国十分有人气,他终于决定来泰国看望全家人,同时也想来泰国考察一番,打算在泰国有所发展。他乘飞机到达曼谷时,我开车到机场去接他。

现在终于见到了李东辉,他本性极好,身高180公分,长相英俊,风度翩翩,说话比较随和,长着一副人人喜爱的明星脸,我是他的姐夫,所以他对我也比较尊敬。

李东辉大概是1963年生的,可能比本人小两岁吧,因与我年龄相差不大,所以相谈十分融洽。李东辉相貌英俊、口齿清楚,与人说话没有东北口音,他在北京工作,好像是在一家什么博物馆做讲解员。能在博物馆做讲解员,应该是一份不错的工作。但是他还是辞职没干了,不知是为什么,也许是不满足于现状吧。

因李东辉和李萍姐弟二人相处是最好的,本人爱屋及乌,当然也对李东辉更加关心照顾,多年之后,本人脑海里李家人的印象中,他是留给我记忆最佳的,只可惜来不到三个月,又回北京。在他几次到泰国来的日子里我也没帮上他什么大忙,现在想来也觉得很遗憾。

1997年,李东辉又来泰国,此次携带姓倪女友一同来。倪小姐本人长得十分漂亮,皮肤细腻,身材娇好,婷婷玉立,没有说话前脸上就挂着甜甜的微笑,是个典型的中国式美女。刚刚来泰国的时候,俩人住在本人家里,因为本人与李东辉关系也甚为融洽,倪小姐也将成为我的弟媳,所以我特别热情地照顾他们。

但是,李萍母亲卢淑珍平时总是冷言冷语,莫名其妙说本人过度热情,不安好心等一些不敬之词,又说我老是色迷迷地盯着倪小姐看,我真是老大冤枉。结果全家搞得神经兮兮,特别是李东辉及倪小姐,本来经常是面带微笑的,后来即使是见个面,或者是看个眼神都很尴尬。

三个月后,李东辉与倪小姐又离开泰国去了新加坡,因为是预备就学,要提前去安排,也是心烦他母亲而离开。

1998年1月,李东辉与妻子倪小姐来泰国准备居住,来泰国后暂住在我家,我又安排他们在曼谷市中心开店销售礼品、衣服等商品,后来于3月份购买了一台二手汽车及公寓,然后就迁出我家,本人未能帮他多大忙,因本人当时的生意已不如前,且又资金周转不灵,实为一大遗憾。到了4月份他也走了,去新加坡上学,学习英语。

后来,因为他母亲卢淑珍夹在我们中间,双方都不太舒服,以及本人生意奔波,我们在一起时间少,且有时他们匆匆忙忙地出入泰国,交流的机会不多,也未能进一步支持扶助他,至今想起也心酸。

【救苦寻声评】这个孙森伦不消说也是色中饿鬼,否则怎么会见了李萍就把持不住呢?他到底每晚回来是不是完全为做生意而应酬,还是在和别的女人花天酒地,这还得打个大大的问号!难保真的现在又色迷迷地盯着倪小姐看。



(三)出席讲法会

成立法轮功后,李洪志还参加了很多庆祝法轮功成立的活动,其中就有很多法会。

他在法会上介绍了他的法轮功,并说了什么是法轮功、法轮功的特性及如何修炼法轮功,对此作了一番高深的讲解。

法轮功是正传大法,是源于佛家法轮修炼大法,又不同于一般佛家的修炼方法,与佛教或者说佛家气功是没有关系的,与一般功法相比,它超出一般功法的层次。

法轮功的法轮具有同宇宙一样的特性,会在很短的时间里炼出威力无比的法轮,法轮是有灵性的旋转的高能量物质生命体,法轮是按照整个天体宇宙运行规律在旋转着,法轮是宇宙的缩影。法轮在人的小腹部不停地旋转,可以达到人不炼法,法炼人的地步。法轮功按照宇宙的原理演化而来,宇宙中存在的功能,法轮功里都有,就看练功的人如何修炼。法轮功是佛家功,但它完全超出了佛家的范围,修炼的是整个宇宙。过去佛家与道家谁也没有从根本上把宇宙说透。宇宙同人一样,除了物质构成以外,还有它的特性存在,概括起来就是三个字,叫做“真、善、忍”。现在从这样高层次下来讲法做这件事的只有他一个人。

法轮功的气功治病与医院治病是完全不同的,气功治病是从根本上去掉致病的原因,病就是一种“业”,气功能帮助人“消业”,但是你在医院里吃再多的药,也消不了“业”,只有不断地认真地修炼法轮功才能把“业力”彻底消除。

法轮功是站在很高的层次上修炼,只要认真修炼,出功会特别快。有的人说,法轮功的动作太简单,因为这是“大道至简至易”的道理。

法轮功修炼者都必须把心性修炼放在首位,认定心性是长功的关键,这是练功到高层次的理,严格地说,决定层次的功力不是炼出来的,而是靠心性修出来的。修炼者要有极大的付出,要提高悟性,要能吃苦中之苦,要忍难忍之事。

为什么有些人练功多年不长功?其根本原因是不讲心性,不得高层次的正法。这个问题必须点破,很多师父教功都讲心性,这是教真功。只教动作、手法而不讲心性的,实际上等于教邪法。因此,练功人必须在提高心性上下功夫,才能进入更高层次的修炼。对于练功的人,要去掉嫉妒心,去掉执着心,练功人要把一切物质利益都看得很淡很淡,没有任何追求,一切顺其自然,这样就会避免嫉妒心、执着心出现,这就要看修炼者的心性如何了。心性不从根本上提高,带有任何执着心都是修不成大法的。

只要是在讲法的公共场合,李洪志都是这么讲的,本人也绝对不会冤枉他。

李洪志说他以前的师父告诉他,法轮功是极其珍贵的,千年修道的人都得不到它,不能轻易传人,有人出上亿的钱也买不到。现在他传给我们大家,修炼者得到它等于修成一半,以后如何修炼圆满,就要看大家的悟性了。

李洪志接着对大家说,他只能用有限的人类语言来讲大法,而且用中文更好,中文表达得清楚,如果我泰语或者英语讲,什么都讲不清楚。他还说他用词、语法也不规范,这很正常,因为宇宙之伟大,人类的语言之贫乏,他用人类的语言表达起来都很费劲,还问大家听懂了没有?

台下响起了掌声。

“真的听懂了吗?”李洪志又问。

台下暴发出更加热烈的掌声。

台上台下大家似乎都听懂了,我却越听越混沌,但还是跟随大家一起鼓掌。

李洪志在法会上所说的这些话,与原来在龙莲寺斋堂所教的气功,完全不是一回事,原来是没有这些内容的。我听得很奇怪,为什么李洪志回了一趟中国,气功就完全变样了呢?且李洪志以前在我家时,话语并不多,且内向,为什么回了一趟中国,说话滔滔不绝,人也换了一个人呢?

然后又讲他四岁的时候接受全觉大师亲传独传大法。八岁时,眼角被师父压上“真、善、忍”三个字,得上乘大法,具大神通。十二岁时,由道家师父八极真人传授道家功夫。1974年由佛家师父传授修炼大法。1989年“法轮功”基本定型,为了慎重起见,他先让几个徒弟修炼法轮功,经过两年多的观察,这几个徒弟均达到了很高的层次。1992年5月,他负命出山。

我在一旁听得晕头转向,他是我大舅子,我也不便多说。当时,我自己猜测几个问题:

1.他说的这些事情,为什么李萍以前没有告诉我呢?

2.李洪志、卢淑珍也从来没有提到过?

3.1989年时,也没有听李萍说她哥哥练法轮功?

4.1991年5月到1992年3月,李洪志不是在我家居住吗?

5.这几个试练“法轮功”的徒弟会不会是斋堂的大姑、二姑、三姑、四姑、阿玉和阿凤呢?

我百思不得其解?!

另外一个内容就是李洪志讲解如何练功。主要是他的五套功法:佛展千手法、法轮桩法、贯通两极法、法轮周天法、神通加持法。当时在龙莲寺时只是四套功法。

李洪志说自己是得到无数高人真传且功力非凡的大气功师,所以学员们也不会放弃师父传功的难得大好机会,纷纷摆开动作,开始修炼起来,半个小时后,练功完成,大家都认为被师父加持,功力精进,神清气爽。

大家纷纷地相互开始交流心得,有人说他看见有一个人影在斜上方,全身放金光,在注视大家练功;有人说他感觉腹中有东西在转动,一下向左,一下向右,很有规律。后来很多人都说有共同感受。

李洪志说他今天穿着西服在这里给大家讲大法,这是人类社会传佛法的历史上,开天辟地头一回!历史上从来没有人做过这样伟大的事情。他带着宇宙间最高层次的大法并以常人的模样和装束来到大家中间,将大法传给大家,这是从来没有的大好事!现在有什么困惑与不解的问题,他可以回答大家。

有学员问说他自己已经皈依佛教,可以修炼法轮功吗?

李洪志说,皈依佛教只是一个形式,不要太看重。多做善事也不能圆满,积德与修炼,完全是两回事,不要联系在一起。即使是寺庙的长老主持,做得再多,永远替代不了修炼法轮功。

一个学员问,他修炼法轮功很长时间了,只要有时间他就多修炼,没有时间,他就不修炼了,这样行不行?

李洪志微笑着说他早已经知道了这个学员的情况。说这个学员有心修炼,心性很好,但是修炼是一辈子的事,比如说吃饭也可以停几天吗?

又有学员问李洪志,他以前练过其他气功,对他练习法轮功有影响吗?

李洪志说别的气功只是初级功法,长期练习是不会长功的。法轮功是最高级、最高层次的功,还有必要修炼普通功法吗?别的功法是不能在人的小腹部装上法轮的。

有人想要求李洪志为他治病。他不高兴地说,他以前曾经说过,法轮功是宇宙间最高层次的功法,不是用来治病的。

来听法会的人很多,有人站起来问李洪志,法轮功是不是气功?它真的有那么神奇吗?本来还面带祥和之气的李洪志,顿时满脸乌云密布。他高声说,现在有很多人怀疑这一宇宙中最高层次的大法,为什么呢?他还说要让真心修炼大法的弟子们,可以用自己的智慧来想一想,看一看,如果法轮大法不好,中国大陆能有那么多的弟子学习它吗?全世界很多国家都有修炼法轮大法的弟子,不是成了傻瓜了吗?大法教人向善,教人做好人,教人有道德,教人“真、善、忍”,有什么不好?真心修炼的弟子们,如果大家听到有人说大法不好,应该怎么办,籍说这是一个精进、长功的好机会。

顿时,台下纷纷谴责这个提问者乱说话,有的人甚至叫提问者出去。李洪志作手势叫大家平静。

李洪志又继续高声说,他的法轮功是最高层次的功法!

台下响起最热烈的掌声。

李洪志接着说,建议大家最好不要录音、录像。因为大家都知道有国内的原因,他就不多说了,因为他不关心政治,最好不要录音录像。

我想,这样优秀的、造福子孙的大法,怎么会担心坏人来捣乱呢?如果说是李洪志自己担心,就更不应该了。

最后,李洪志对大家说,法轮功是最高层次的功法,但是也需要大家的支持,希望大家积极地捐款。在会场的边上有一个大捐款箱,与寺庙中的捐款箱颜色一样,只是大了许多。

开始捐款的人不多,且钱放的也很少,李洪志就说,有的华人团体,已经捐了很多钱给法轮功,现在还不断地有人来捐,而且金额很大,这种善举,是有好报的。他还说法轮功得到的捐款钱再多也不算多,因为这些钱要用于佛法活动,法轮功基地的建设,以及慈善事业,这些都是为了广大的法轮功弟子而做,所以不算多。他还说,相信大家绝对不会错过这个精进、长功的好机会。

大家听了以后,都纷纷向捐款箱里放钱,也比刚才捐得钱多了。

现场还可以购买师父的法象图,购买师父的书《中国法轮功》,学员们非常高兴,均来购买法象图、李洪志练功照片及《中国法轮功》。

法象图是:浩瀚漂渺无边无际昏冥的宇宙背景中,在一个圣洁、盛开的莲花座上,坐着我的大舅子李洪志,他头发深黑、浓密,身穿只有练武术时才穿的黄色练功服,双目微闭,表情安详、镇定、祥和、呼吸均匀、心怀慈悲、普度众生的样子,右手作“转法轮印”,左手作“与愿印”,一副神秘的模样,脑后挂着一个金黄色的太阳状光环,散开万丈金光。别人看整幅图觉得圣洁、神秘、幽远,但是我看见此图上我的大舅子,只觉得…但不管怎样,他也算人前风光有出息了,我也不好说什么。

【救苦寻声评】难怪孙森伦会提出那些问题,明明是在1992年他家里创立的动作,非要说在1989年就基本定型,骗骗不知情的弟子还行,骗孙森伦这样的知情者怎么行呢?目的就是骗钱,还用这么大的捐款箱,骗钱的伎俩无非就是用利益来诱惑,什么好报呀、机会呀……



(四)法轮功的惊人秘密

以前,李洪志来我家,本人均是叫他“大哥”,现在他的身份不同了,籍说这样的称呼应该改一改。本人有一点不太乐意,因为我叫“大哥”已经有很长时间,现在改口,叫着不舒服。他说他现在是法轮功弟子们的师父,说我这样大哥长、大哥短地叫,影响不好。

看他满脸不高兴,我也只好跟随别人叫他“老师”或“师父”。但是在家里,我还是叫他“大哥”。总之,李洪志的确是变了一个人。

李洪志给了我一本书,这本书名字叫《中国法轮功》。他告诉我,这是他最近出的新书,怎么样修炼法轮功,均在这本书里,要我认真地读几遍。

我打开这本书翻了几页,问他是不是在龙莲寺斋堂教大家的气功书?李洪志郑重其事地对我说,这不完全是气功,气功只是一个外在的表现形式。以前他传功,现在他传“法”。并告诉我不懂就不能乱说。我听得稀里胡涂,当时我根本听不懂。听起来特别高深莫测,所以我也不敢乱说。

李洪志看我一脸茫然,对我说叫我认真看书,因为我的根基不好,整个人的心性也不高,叫我多练功,多看书,在大法弟子面前少说话。

我也好奇,打开书慢慢地看起来,才发现《中国法轮功》里的五套功法动作,看上去就比较熟悉。首先因为李洪志初来泰国时,我在他房间里看过他练功。其次,因我生活在泰国很长时间,对于泰国的舞蹈动作,我再熟悉不过了,法轮功里又更多更好地加了舞蹈动作。这部高级的法轮功里的很多动作,就是从泰国舞蹈和泰国寺庙佛像、壁画里学来的。

泰国宫外舞、民族舞、南旺舞里有很多的动作令人印象深刻,抬手、放手、合手、甩手、搓手、摆手、挥手、摇手、推手、背手、按手,活泼而随意;寺庙里的佛像手势很多令人肃然起敬,其中“禅定印”、“触地印”、“转法轮印”、“施无畏印”、“与愿印”、“倾慕印”、“祈雨印”、“莲花印”庄重而威严。

【救苦寻声评】谁听不懂他的话谁就算心性不好。怕孙森伦不慎把真相说出来揭老底,就不许孙森伦说话。


(五)“第一代弟子”之争

1992年李洪志回中国前,告诉我有空时要经常去唐人街龙莲寺斋堂带弟子练功、发展新弟子。后来我偶尔会去一下,每次去我都会跟大家交流,鼓励大家多练功。有时周日,我经常忙前忙后,带着大家练功,当时大家都称我为大师兄,我与斋堂弟子的关系一直很好。

由于未成立法轮功之前,在斋堂修炼的10多个弟子包括本人在内,均是修炼李洪志1991年教的气功四套动作,一直没有变动过。

当时,我与斋堂弟子们所练的气功动作与后来的法轮功动作还是有很大差别,开始的气功,主要是与传统的气功,中医,以及有一些锻炼的动作。后来的法轮功又加了一些武术、舞蹈、佛教手势在里面。斋堂的弟子们也只认为是健身功法,而且也没有后来弟子们那些“开天目”、上层次、“小腹部加法轮”等等神奇的东西,更不明白李洪志有后来说的如何大的特异功能。

为此,1994年泰国成立法轮功时,一些热心的斋堂弟子就专门过来与新的法轮功弟子在一起练功,但是各练各的,动作看上去很乱,当时的场景真是令人啼笑皆非。

龙莲寺斋堂的弟子因为是佛教徒,大都吃素吃斋,而李洪志新发展的法轮功弟子则是都不吃素且均是年青人居多。

我每次去斋堂,弟子们都会来诉苦说:斋堂的弟子都是上了年纪的人士,均能够很尊敬地称我为“大师兄”;而新来的弟子都是年轻人,什么事都只听法轮功领导陈先生的指示,对我不尊敬。

这个问题还没有说完,斋堂弟子又与新来的法轮功弟子因为“谁修炼的是真正的‘李洪志气功’?谁是李洪志师父的第一代弟子?”这些问题,发生了争执。

斋堂弟子说她们练的,才是正宗李洪志师父的气功。新来的弟子们则说他们练的是真正的李洪志师父的法轮功。

这时,双方弟子又对上嘴,均说自己才是真正的第一代弟子,各说各的理,各不相让,弄得场面很尴尬。

开始,李洪志初到龙莲寺斋堂时,是用气功为大家治病,教大家锻炼身体的方法。

所以,斋堂弟子当时练气功主要是为了强身健体,防病治病,她们并不想所谓成仙、上层次,她们当中很多人均是信佛教的,对神圣的佛祖释迦牟尼是真心诚意的信奉与尊敬,但是李洪志总是说他比佛祖释迦牟尼还要高层次,所以斋堂弟子们很多人嘴上不说,但心里都不高兴。

佛教在泰国是国教,佛祖是不允许被侮辱的,那怕是一点点都不行。这些斋堂弟子的信仰是正教、正信,就像眼里不能揉沙子一样。

后来,李洪志所说的是:宇宙空间很大,普通人都看不见,只有像他一样的高层次的人通过天目才能看见,且每一个空间都有“真、善、忍”的特性,宇宙在演化的过程中,有些生命变得不好,但又不能毁灭他,只有让他降到更低的层次,吃点苦。心性不好的人,就再往下降一个层次,逐步不好,就逐步往下降,这样就形成了现在最下一层的人类社会。

所以,这些来练法轮功的新弟子主要是为了追求上层次,早日离开地球这个“宇宙垃圾场”,离开这一“最低层次”,上到更高的层次上去,而来修炼大法。

他们的练功目的完全不一样,所以互不让步,相互抗立。

有一次,一个斋堂弟子希望李洪志能给她治病,李洪志不高兴地说,他多次说过了,他出山的目的不是为了治病。有人就该有病,如果总是想着治病,根本就不想练功,那还是悟性有问题,心性也不对。得了病,要尽快练功,消除业力,业力没有了,又会上到更高的层次,千万不要吃药,吃药就是不相信法轮功,以前的功,不就白练了吗?

这个弟子被说了一通,也不敢多讲话,其他弟子想说话的,也都闭上了嘴。

平时,我经常不在泰国,所以后来双方闹得不欢而散。

几次后,斋堂弟子大都不再去练功点修炼,而是选择在自己家或者在斋堂练,除非我电话通知,她们才会来。而实际上,或许李洪志认为斋堂弟子均是老人,而且只是拿她们演习一下,当时法轮功并未成型,加上老弟子似乎经济上没有新弟子好,开始时,又是由正大集团出面来管理,有钱没钱,似乎也是一个标准。

最终斋堂老人除了有几个跟随新弟子一起练功外,其余大多数人只买书回家自己练,有的人干脆去练别的健身功去了,再也没有来参加过法轮功。为此,我身为大师兄,也很难处理交待,所以我也就很少参加泰国法轮功的事,除非李洪志来时,我才出面。

本来想泰国法轮功成立,我也可以风风光光地来做点工作,但是发现,法轮功里没有我的位置。后来,我对李洪志说起了新老弟子的矛盾,他似乎更站在法轮功新弟子一边,也没有告诉我实际的解决办法,直到李洪志离开泰国,这个事情都未有解决。

我渐渐感到李洪志并没有把斋堂那些人当弟子来看,可惜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些人死的死,散的散,几乎找不到几个人来说当年的事了,可能他也担心这些人出来说对法轮功不利的话。

本人是龙莲寺斋堂弟子们的大师兄,又是来往于泰国法轮功之间的中间人,夹杂于中间,也未能出口解说,有时,我要求李洪志对龙莲寺斋堂的弟子应该好一点,但李洪志说叫我不要感情用事,即使是亲生父母,前世也不是一家人,现世也是无意组合,更何况这些老太太。不要太执着。修炼法轮功最忌讳讲什么‘情’啊、‘爱’啊,不能讲,要抛开一切才能上层次。

我感觉到李洪志原来对龙莲寺斋堂弟子的笑容,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为何人心变得如此之快呢?

法轮功成立后,由于有专人负责,我更不想加入这塘“浑水”。

1999年后,一些弟子脱离了法轮功,另一些则选择在家修炼,她们也只是为了健身延年,而未像少数一心想上层次的人出面对抗中国政府,是为了追求早日修成正果,离开这个宇宙垃圾站,得道圆满。

全部泰国弟子,若是纯泰国人几乎不会出来参加抗议活动,因为纯泰国人先天信佛,性格很平和,脾气温良,不会做出过激的举动。

参加抗议示威的人士,大多是中国籍人士及一些法轮功干部。这些中国籍的人士,有些是真正为了追求早日离开地球,而另一些则是后来通过不合法的方式来到泰国的,听说他们当中的很多人甚至不知道法轮功是做什么的,只是为了得到难民署的难民证,为了能在泰国生存。法轮功也成了这些人利用的对象。

在曼谷,后来实际上练功点分成两个点,并非是当初李洪志所选定的隆乐园,而其他人员又在诗丽吉公园开了一个练功点,全是新弟子及中国弟子。到今天为止还是两个练功点,但是据我所知,所有龙莲寺斋堂弟子已有10年未到练功点去一同修炼,有的还在家中修炼,有的则已经不修炼。在家修炼的弟子,也只修炼原来的四套动作,所买的法轮功书籍,也很多年没有看了。

李洪志的大法是说:人类社会是宇宙的最下一个层次,地球是宇宙的垃圾场,大多数人类都是垃圾,修炼法轮功是为了成正果,要圆满。但是本人心里很矛盾,李洪志每天喝酒吃肉,娱乐消遣,现在又赚取钞票,住豪宅开名车,全世界飞来飞去,到处讲课赚钱,不都是跟常人一样吗?李洪志在我家时,由我供吃供住,四处游玩,也没有听见你这样看待地球人,反而赚了地球人的钱后,就说他们都是“垃圾”。如果地球人不想成为“垃圾”,就要掏钱来练他的法轮功,甚至鼓动所有人都来捐款,有钱没钱的人,都来捐。

我想,他所说的话与他所做的事,为什么总是不一致呢?是不是只有这样,才能让一般人获得成功呢?对于本人这样心性不高、悟性不足的人来说,即使有亲戚是宇宙主佛,天天经过加持,也免不了被讨厌的命运。有一次好奇地问:我可不可以也有天目,能不能看见“法轮”在转动?

李洪志说:“‘法轮’是一种高能量物质构成的灵体,它不存在我们这个空间。你的根基不好,算了,我说得太多,你也听不懂。”

【救苦寻声评】是呀,李洪志这么看不起地球人,赚地球人的钱干什么?为什么老要利用地球人呢?你应该和所有地球人如同你和龙莲寺的早期弟子一样划清界限,永不往来才对呀。李洪志急于和老弟子切割,就是怕老弟子把他不想让新弟子知道的过去给说出来,而且老弟子已经没有利用价值,还理他们做什么?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