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评孙森伦先生回忆录——《我与李洪志一家在泰国的日子——法轮功教主妹夫的自述》 (三)
2013/10/18 04:24
瀏覽1,056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第三章

(一)四体不勤 、无所事事

本人因为工作的原因,平时很少在家,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多赚钱。要负担全家大人、孩子的生活学习与外出旅游等等日常花费,的确不是一件轻松容易的事情。

在家中的大部分家务事,均由李萍及母亲卢淑珍来做。刘畅因年纪小又还在上学,也帮不上太多的家务。李美歌虽然没有上学,但是她也只是一个小孩子,也只能帮一些很小的家务。李洪志是成年人,但是从来也没有帮李萍和卢淑珍做过家务。他每天的“任务”就是吃饭、睡觉、练功、看报。后来又多一项内容,就是逛街。

每天李萍做好饭,都会大声叫:“吃饭了”。然后,李洪志及李美歌就会从房间里慢吞吞地走出来,全家人用完餐后,有时李美歌还会帮着收拾一下,但李洪志则是马上坐到一旁,找一份报纸杂志来翻看。

有一天,卢淑珍看不下去就会叫他来帮着打扫卫生。

李洪志很正经地说,他的身体闲着,脑子没闲,他在考虑宇宙间的大事。

卢淑珍拿着扫帚大声说他是个光会说大话的东西,叫他不要坐在这里碍手碍脚,先把他自己的脏裤子洗干净了,再来考虑宇宙间的大事。

李萍告诉我,李洪志的衣服均是李萍在洗。泰国的天气特别热,只要衣物有一点点不清洁,他马上就换下来,然后换上干净的。脏的衣物也不是马上就洗,等李萍来问要不要洗的时候,他就会把脏衣物拿到李萍面前。

他房间里的窗帘、枕套、床单均由李萍代劳,且每个星期李萍均要去他的房间整理书柜、书籍、衣柜、衣服、桌子及其他用品。

有时他在房间口渴要喝水,他就让李美歌出来倒水喝,自己也不出来。或者有什么需求,他就在自己房间里大声叫人,比如你帮我拿什么东西进来,等等。

全家来泰国,我一个人赡养七个人,基于操守四维八德,我一点报怨都没有,因为他们也没有薪资,李萍是我夫人要带我的小孩子,卢淑珍是我的丈母娘,刘畅、李美歌还是小孩子,但是李洪志在泰国又吃又喝,还要为他买衣服,买书籍,去旅游,就从来没有听到一句感谢的话。

有时我晚上10点钟才回到家,我很礼貌地来到他房间门口,说一声我回来了,他也只是应一声“哦”,就没有其他声音了,而我得到的只是一种淡淡的冷漠。有时真是不知道,他在我家时如此冷漠,后来出名了,又是记者招待会,又是演讲,又是大谈修炼的道理,他则变成一个能说会道、好口才的人了。

李洪志除了每天三次入房间练气功,还会出来看看报纸、杂志,看累了就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半天,或是打开电视,看看泰国新闻、中国新闻、泰国歌舞节目,有时候也看台湾电视台或者香港电视台的节目。因为这些电视台会做一些分析中国大陆局势的节目,他特别喜欢观看。

平时本人要上班,没有时间,他就是在家里翻一翻报纸杂志,看一看电视,对着大街发一下呆,或者打坐在床上练一练闭目养神。实在是无聊的时候,就会到住所外面的花园散步,坐在公园长椅上张望来往的行人,有时找个没有人的地方,比划几个气功动作。

但是他也绝不会走得太远,也只敢在家住所附近地区闲逛,也许是人生地不熟,语言不通,他害怕走丢,或者怕引出什么麻烦事来,处理不好,又要来叫我。

我有时间的时候,就会带全家或者单独带李洪志去参观寺庙、看壁画、歌厅唱歌、百货公司购物、泰国各地旅游、逛秀场、看人妖、看泰国古代舞蹈、购买佛教气功书籍、参加地方大大小小的节庆活动表演等等。

泰国天气炎热,到下午更热,因为李洪志是大陆东北寒冷地方的人,所以特别怕热,他在家时就经常光着膀子,下身穿着一条中国式的大短裤,上下走动,或看书,或看电视,都是这样,形象十分不雅,我还对他说,家里有保姆,这在泰国习俗上是不好的。但是他说,天气这么热,他也没有办法,都是一家人,就不要讲什么习俗、规矩了。他这么说,我也不好多说什么。

李洪志来泰国时,由于持泰国旅游签证,只能居住3个月,每次签证到期就需出国一次,然后再回来,这样可以反复延长签证期限。

第一次为了方便他多在泰国一段时间,我使用金钱托人办签证,几天后一切办妥,记得第二次李洪志说要亲自出泰国,本人告诉他,不用亲自出泰国,我只要托人交一点钱就可以续办签证,但是他非要出国,说要去走一走,玩一玩,他说他要想去老挝,因为老挝也是佛教国家,我也管不了他,只好出钱让他去,后来参加从泰国去老挝的旅行团,到老挝去旅游,前后去了5天才回泰国。

他回来后,我就问他:“去老挝玩得怎么样?”本来还期待他说一些好听的话,比如说:老挝很好玩;谢谢你的资助;我玩得很开心一类的话。但是他说的话令我特别失望。

他说老挝太贫穷,没有泰国经济发达,佛寺没有泰国好,环境不清秀,除了国民比较纯朴外,总的来说比泰国落后很多,如果早知道是这样,他就不去了。

总之,李洪志在家里无事可做,他性格脾气就是这样,我也就没有太在意。

【救苦寻声评】虽然穷,谱却很大,借口在考虑宇宙的大事而不做家务,要别人把他当老爷一般伺候。就是养条狗,也会对主人摇下尾巴,而李洪志这样的白眼狼,不仅不会感谢你,以后还要恩将仇报。他不是讲忍吗?常人都能忍,在小保姆来的时候不光膀子,你堂堂“宇宙主佛”怎么连这点苦都吃不了呢?都不能忍呢?

(二)吃肉喝酒、我行我素

才到泰国时,李洪志初来乍到,人地两疏,人又比较内向,吃什么东西都比较小心谨慎。后来慢慢人地两熟,则胃口大开,吃什么都是津津有味。

因为中国东北天气寒冷,人们均喜爱咸菜咸肉,面食。泰国是热带季风气候,又炎热,又潮湿,泰国人总是喜爱辣味的、酸味的食物。但是有一个例外,就是李洪志对泰国烤肉还是情有独钟的。泰国烤肉,外黄里嫩,不辣不咸,多汁味正,再配上冰块啤酒,世上真是没有比这更好吃的食物了。

饮食方面,李洪志就跟一般东北人没两样,喜欢面食、大葱、小黄瓜、饺子、大肉。比如说酱料、豆瓣酱是每天必吃的食物。李洪志在家吃饭都是用大碗,因为他的饭量比较大,多次盛饭会不好意思,所以不喜欢用小碗。

在家里吃饭吃腻味了,均喜欢到外面餐馆就餐,李洪志也要换一换口味。

我们全家周末一起出去游玩时都要去泰国餐馆,因气温太高,很多餐馆是露天型,大家都喜欢叫啤酒来喝,我因有些酒精过敏,一直都不怎么喝酒。

我帮李洪志叫了两瓶,但是冰块还没有送上来,他就已经喝完一瓶,后来他很快就喝光另一瓶,没想到李洪志跟一般北方人一样,爱喝啤酒,且酒量大,他还说一次最少可喝一打,我又叫服务员上了很多,这时我才知道他是很能喝酒的。

泰国烤肉,是李洪志最爱吃的泰国食物,每次吃好多盘,如果边喝啤酒,边吃烤肉,那么烤肉服务员则是忙不过来。之后只要我有空闲,就会买啤酒给他喝,但经常被李美歌出来制止,不给李洪志喝。李美歌说修炼气功不能喝酒。

“小孩子懂什么,酒肉穿肠过,佛祖管不了。”李洪志边说边喝,李美歌只会在一旁生气,拿她爸也没办法。每次李洪志喝酒,李美歌都出来制止,且都要生李洪志的气,她认为她爸爸不听她的话。

李洪志说这次算了,下次不喝了。李美歌总是不看他,也不吭声。

因为李洪志的酒量大,饭量也大,所以每周无论是本人或者是李萍,都要到百货公司购买很多食品,每次去购买的食品种类大都差不多,面条2—3打、豆瓣酱6瓶、碎肉5公斤、饺子皮5公斤,还有很多蔬菜。如果哪次买得少,就不够吃了。

平时我上班,每到有空闲的时间都会带全家去游玩或者去消费,但是平淡的生活总有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发生,因为我的公司的业务关系,均免不了带客户去夜总会、成人会所娱乐消费,以增加公司业绩,获得更多订单,赚更多钱,可是卢淑珍总是怀疑我在外面乱搞男女关系,与我大吵大闹。

有一个晚上,我回来的也比较晚,刚刚才进房间,卢淑珍就破口大骂,本人实在是忍无可忍,我大声说我若不去交际应酬,哪有产品订单,没有订单哪有收入,一家7口(本人、李萍、李君、刘畅、李洪志、李美歌及她卢淑珍)谁来养活,还要养一个保姆为大家干活,其他人均无上班,家里就本人一人上班有收入,但还要遭到无端指责,我说明日就去辞职,不做了!

李萍也在一旁劝母亲卢淑珍,叫她别再吵闹,卢淑珍见我十分生气,也不敢与我多说,反而对李萍大骂起来:“我帮你说话,你却帮这个无情无义的男人,你今后不要来找我诉苦,这是你命中注定的冤家,你们的事情我也管不了。”

又接着说:“家里没有一个人让我省心啊,有人是满肚子花花肠子,天天在外面乱搞女人;有人是每天好吃懒做,游手好闲,什么事情不做,练什么狗屁气功,几十岁的人了,满脑子豆腐渣,天天练气功,人家就会给你送烤肉、送啤酒呀?天天练气功,人家就会跪在你面前叫你‘大师,大师’呀?”

她越说越气愤:“大的不听话,小的也不懂事,成天在家里待着,不想上学,什么‘特异功能’,尽瞎呗,满嘴什么‘宇宙呀、佛性呀、魔性呀、法理呀’,小小年纪就不学好,像有精神病一样,都是被人教坏了。”之后卢淑珍只要遇到她看不顺眼的事,还是会骂骂咧咧,有时不敢骂我,就骂李萍眼瞎,找错了人。

李萍后来跟我说,卢淑珍是怕本人会像她父亲李丹一样,不负责任,如果不及时制止,事情会越来越糟糕,到时会抛弃妻儿不顾。

我安慰李萍说不会的,我们夫妻应该相互信任。

或许是国度不同、生活环境不同、人情世故不同,但大道理都是相同的。本人能够理解被人抛弃的感受,特别是卢淑珍一个人带着几个孩子生活,的确不容易。为此我本人只能同情她,我是女婿,要尽力来弥补、分担。但是不管我怎么做,她均不满意,又不接受我,我也无可奈何,有时也是哭笑不得。

卢淑珍作为母亲,对李洪志的这些表现与做法也很无奈,好象是只有通过痛骂来表达对李洪志不争气的不满。

李洪志总会对卢淑珍说,不要总是对他有执着心,他的机缘还没有来到。

【救苦寻声评】有其父必有其子,李洪志好吃懒做、不负责任的性格和李丹一样,而白眼狼、撒泼耍赖的性格又和卢淑珍一致,大概真的和遗传有关,孙先生这样伺候他们,反而被卢淑珍骂成无情无义的人,栽赃他“天天在外面乱搞女人”。你们轮子却把这样的人渣当师父,以为他会带你们白日飞升,岂知他根本不考虑你们的利益。


(三)喜好泰国影视节目

由于我公司迁新地址,为方便上下班及刘畅上下学,我们全家迁移到SUKAPHIBAN-1路KITSANA村的新房中,建筑面积160平方米,三房二厅,保姆则改雇用临时保姆上下班,不与我们一起住。

为此,李洪志及母亲卢淑珍很不高兴,因原在RATCHADA路28巷乳乍能村的住房很大,且楼上出除了房间还有客厅,活动的空间大,倒也相安无事。在新搬的住房里,卢淑珍及刘畅共住一间,位置在路边一面,到了夜晚,公路上有些噪音,卢淑珍就说声音太大,她被吵得睡不着觉,而李洪志与女儿住靠后边一间,但是太阳晒得时间太长,房间很热。

靠右大房由我与李萍住,李君从新加坡回来,则刘畅、李君、我与李萍共睡一房,因内含厕所,而外边中央有厕所及楼梯。记得刚搬到新房时还吵了一架,原因是靠前边大房我住,中间一房较小,后边房间比中房大,为此抢房,最后还是决定给李洪志,是因为他人高马大,当然住大一点,他母亲及刘畅小,住中房,我是主人,当仁不让住大房。

房子是整排的边上,太阳光能够晒整整一个下午,所以下午均很热,为了让全家减少吵闹,住得舒适,不用说,只有花钱在全家上下装冷气。

但还是因为他们怕热,此屋只住了6个月,我就在RAMINTRA路8KM  SIAMTORANEE巷BODINTORNRAKSA村买房,后搬入自己的房子。

我自己在RAMA-2路SAPJARERN村的另一房子是给我母亲及兄弟姐妹住,我完成学业回泰国的前一年,我的父亲就去世了,为的是能够照顾我母亲。

李洪志才来时,由于天气十分闷热,他平常均是早起,或者在我住所周围闲逛,也不敢走远,若无外出,均是与其女儿李美歌一起在房间翻我家中那些杂志、报刊和书籍,要么在客厅里看电视打发时间。如果客厅里有人他们就回卧室待着,没人时就出来看电视。到吃饭时就叫他们出来,他和女儿均是有些性格内向的人,不太喜欢跟家人围坐一起多说话,倒是两人形影不离待在一起。

因为他怕热,总是回到房间内开冷气,而客厅里没有冷气,所以他不太愿意长时间待在客厅里,我与其他人均在客厅里看电视节目。

一个星期六,我们全家去逛商场,购买了许多生活用品,路过电影院时,看到有新片上映,我想让大家看一次泰国电影,这是李洪志第一次去泰国电影院,因为电影院设备是世界同步杜比立体音响,四面环绕,无论是座位的舒适程度,还是声音画面,均是属世界一流,李洪志看得津津有味,所以他直说从来没看过的。我想那个时候,中国大陆肯定不会有这么好的设备,且泰国也是刚刚才使用,就连我都没看过几次,何况是李洪志,好看是肯定的。

经过这次以后,我租回很多录像带给李洪志,他才慢慢看起电影,有科幻片、惊悚片、战争片,全英文或全泰文的他均不看,只有中文字幕的电影片,他才看。

再后来,李洪志说家里的音响没有电影院的立体、逼真、有震撼力。因为本人也是电影迷,不喜欢买回家看,一定要去电影院看,所以家里也没有购买好的音响设备,李洪志想叫我花钱购买优质的音响设备,为了让他看得好、听得好,我也只有花钱购买。

后来,带他到百货公司去看音响,一直让他看到满意为止,在家添置立体、逼真、震撼音响一套。没事时均是坐在家中,用我买的优质音响观看电影、电视节目。

平时在家,他吃完饭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电视剧也喜欢看,对于泰国本地的电视节目,虽然听不懂,但是他照样津津有味地看画面,对于台湾、香港的节目和有关于中国大陆的新闻他更是爱看,因为均是说中文,听起来方便,易懂。总之经常电视机的遥控器都不离手,看完这个频道,又换下一个频道。有些电视节目是成人节目,李洪志也喜欢看,但有家人在时,就换其他频道。

在看有关警察抓捕黑社会头目的新闻时,李洪志会看的十分认真,总会说做事不要太张扬,要有耐心,要懂得策略,俗世中的凡人能翻起什么大浪来!

【救苦寻声评】李洪志认真地收看黑社会新闻,还会吸取黑社会失败的经验教训,总结心得体会。说什么:“做事不要太张扬,要有耐心,要懂得策略”,那么他创立的这个庞大的邪教组织,果然比黑社会阴险多了。


(四)观赏人妖表演

每当假期或是公司业务不多时,我就会驾车带全家去游玩,有一次去泰国东海岸旅游胜地——帕提雅。

帕提雅原来是一个风景很好的小渔村,后来,它清清的海水,白色的沙滩吸引了来泰国的游客。在这里几乎是泰国除了曼谷外最热闹的地方,这里有最豪华的酒店,还有便宜的小旅馆,更有大型的娱乐场所,晚上数不清的夜总会让人眼花缭乱,有唱歌的,有跳舞的,还有成人秀表演,来到帕提雅必看的节目是泰国最著名的表演——人妖秀。

因是有名的观光景点,帕提雅常常人满为患,白天在海边玩,这里的阳光、沙滩、海水让全家人的心情舒畅。我们还去了城南的大佛寺,李洪志对于寺庙非常感兴趣的,他还朝拜了大佛像。站在小山上,能看见帕提雅的全部美景。

晚上,我就带他们去提夫尼俱乐部看著名的歌舞表演——人妖秀。这些“美女”其实都是男儿身,很多人只是因为家庭贫困,从小就服用药物或是做手术,把自己的男子汉的身躯,变成像女孩子一样柔美,但是身体还是男性。

他们穿着很性感的演出服装(甚至可以说没有穿)来当众表演。当我介绍人妖秀表演给大家听,并且看见剧场门外的大幅海报时,还记得李美歌直呼她不要看,要求大家也不要看。

卢淑珍及李君则是又好奇,又惊愕,总之还是打算看看新奇,也没有反对。

李洪志则坚持要看,这时李美歌突然大叫,而且不准李洪志进去看。李洪志摆摆手,只小声说,看看怕什么,小孩子别瞎闹。

李美歌的反对没有用,又说这里面有‘魔’,不能进去。说里面‘黑气’太重了,对大家不好。

李洪志也不理李美歌,只是向前走,李美歌也只有愤愤不平地跟在后面。我看到大家都没有说什么,意见基本统一,所以买了票,大家一起去看人妖秀表演。

因为本人长居泰国,也没有什么新奇的,人妖表演在泰国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娱乐项目,来泰国旅游的游客几乎都要看一看。

但其他人就不同了,他们没有见过这种场面,李美歌侧着身子,极不情愿地斜视,每当场面热烈时,她急忙背过身去;卢淑珍、李君边看边眨眼,有时又看看其他观众;李洪志则是目不转睛,看得非常仔细,很认真,且津津有味。

表演结束时,很多观众都在议论刚才的“女孩子”,只有李美歌还在大声说他们都是“魔”,还有观众回过头来看李美歌,李洪志叫李美歌不要胡说八道,说刚才就不应该带她进来。

李美歌看起来非常生气,只是大声地说:“是‘魔’,是‘魔’。”也不理我们。

我说人妖也是一般的人,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不想做这个职业,也是在无奈的情况下才做的。在泰国乡下农村,有很多贫困的家庭,很多人身世都很可怜,他们只能维持最基本的生活,为了过上好一点的生活,只有来到城市里经人介绍,走上这条不想做男人而去做女人的路,通过出卖色相,来赚点钱养家活口,有的人还要供弟弟妹妹上学。他们因为长期服用雌性激素药物或打雌性激素针水,甚至是做身体手术来改变自己的男人身体,以引来观众观赏,获得薪水。但是他们的身体均已经被弄坏,他们再也做不了父亲,且平均寿命只有四十岁左右,过了三十岁的人妖,他们只能做丑角了,这时赚钱就没有年轻时多,晚年的生活也很悲惨。

李美歌听完以后,就没有大声说他们是“魔”,只是默默不作声,我很奇怪,就看了李美歌一眼,发现她低着头,也不说话了。

从剧场出来,李洪志还满脸回味地说:真的很美啊!身材比一般的女孩子的好多了,而且皮肤一点都不粗糙,如果没有人告诉的话,他一点都不会相信他们是男人的。不可思议,不可思议,看上去就像真的女人一样,而且还更漂亮一些呢。

我看李洪志比较感兴趣,就提议说,还可以和他们一起照相呢,李洪志也同意了。我们就和人妖一起合拍留影。后来,由于几次搬家的原因,我找遍了所有的相册,可惜我未能留下此照片。又有一次,李洪志在曼谷待烦了,他说我们星期六再去一回帕提雅,本人也马上答应了。去帕提雅最期待的项目内容当然是人妖秀表演。

但是李洪志看完表演后莫名其妙地说人类社会在下滑,社会道德败坏,搞得男不男,女不女的,整个人类已经降到宇宙最低层次了。成什么样子?我心想:既然不成样子?为什么还让我带他来看两回人妖,是人类在下滑,还是他自己想看,真是搞不清楚。其实来泰国旅游的游客,特别是男士,都喜欢看,这很正常。

【救苦寻声评】这一节写得尤其精彩,绘声绘色,惟妙惟肖,看来孙先生毕竟是有文化的,跑去和李洪志这家粗人做亲戚,实在是不值得,淫欲害人啊!李洪志得了便宜还卖乖,先后两次看人妖表演,还和人妖合影,反过来为了要赖掉对孙先生的感谢,出了门就大骂这是道德败坏。问题是这又不是孙先生拿枪逼你去看的,连李美歌都反对你去看,你为什么还要两次进去看呢?嫖了妓出门就装圣人。李洪志不会说这是故意在色情场所磨练心性吧,如果是的话,不如出来给弟子们做个交代,否则弟子们也要去色情场所磨练心性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