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景占义四问李洪志(Z)
2016/11/27 14:25
瀏覽217
迴響1
推薦3
引用0
李洪志先生:

高徒景占义在此向你问好!


近闻你母亲芦淑珍女士病故,首先向芦淑珍女士表示沉痛哀悼!芦老太太1928年生人,长我8岁,我应称之老大姐。我与芦老太太虽未谋面,但却十分尊重。一是因为比我年长,二是因为芦老太太十分正直,敢讲实话,敢于揭露你是世间少有的大骗子。芦老太太曾经当众揭露“他有什么功啊!他小时候有没有功我还不知道?你别听他瞎白话”,“小来子(你的乳名)是胡扯、瞎编、骗人!”“他根本不是佛,他自己最清楚,就是常人一个。”正因这些原因,我要对芦老太太仙逝表示哀悼!

我为何不向你表示慰问呢?第一是因为你根本不承认自己是人生父母养的,更不承认芦淑珍是你母亲。你在《转法轮》中写道:“生你元神的那个母亲才是你真正的母亲。你在六道轮回中,你的母亲是人类,不是人类的,数不清……哪个是你母亲,哪个是你儿女,两眼一闭谁也不认识谁。”你在《悉尼法会讲法》中写道:“谁是你真正的亲人哪……一生一生的,每一生每一世你有多少父母……你都数不过来……哪个是真的……你真正的父母是在宇宙产生你那个地方,那儿才有你的父母。所以你真正的父母,正在那儿看着你,盼你回去你不回去,迷在这里,还觉得这里都是亲人。”用中国人的话讲,你认为自己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第二是因为你不孝。百善孝为先,“孝道”自古以来就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乌鸦有反哺之德,羊有跪乳之义,何况人乎?而你李洪志却把孝敬父母污名为是“人的情”、是“执著”。你在《转法轮法解》中写道:“你孝顺父母也是为了这个情;父母喜欢你也是个情,都是人间之情……修炼者就要慢慢放下这个情。”你在《转法轮》中写道:“求给亲人消灾消病都是对亲情的执著。”你在《转法轮法解》中写道:“不能给死去的人磕头。它们还等着你度呢,你给他磕什么头。”

芦老太太痛斥你胡编乱造了法轮功骗人的事早被媒体曝光。《法轮功大起底》里面写了芦老太太过生日,你送去蛋糕,里面放一字条,上书“你去死吧”四个大字。这些事都没见你作过任何否认,从而证实了其真实性,同时也反映出你是何等的痛恨亲生母亲。

我好奇的是,你为何密不发丧?也没举办丧事?你磕没磕头?老太太葬在哪里?你圆不圆坟?烧不烧香?老太太的碑文怎么落款?是写“不孝之子李洪志立碑”,还是写“石头缝里蹦出的李洪志立碑”?是写“送宇宙垃圾(你称常人是宇宙垃圾)白日飞升的李洪志立碑”,还是写“宇宙主佛李洪志立碑”?太难了,尽管我老景是老知识分子,可是绞尽脑汁也想不出该怎么落款。也许你根本不立碑,因为你不认为芦老太太是你亲娘,也怕被人发现,印证了你“就是常人一个”。

书归正传,还是谈点正事吧。谈啥?就谈谈你在今年纽约法会上的讲法吧。看过你的讲法材料,我有以下体会:

第一,你的讲法暴露出法轮功内部争权夺利、互相倾轧的矛盾已发展到你死我活的地步,法轮队伍出现了崩溃迹象。你说:“你们要做的事情也是用人心争来争去的”,“你的心不在法上,你的心在做事上,谁听话用谁,不听话就不用谁,听话的将来也会不听话,因为你这关没过”“那些个你们互相之间被你们用人心排挤出去的学员,愤愤不平的走了”“原来电视台一些有能力的,特别是技术专才,被排挤在外”“有的人不太精进,带修不修的”,暴露出一些骨干不听你指挥了,法轮队伍出现了严重危机。

第二,你用末世论威胁恐吓弟子,直言不讳的承认法轮功是邪教。面对高层内斗的你死我活,队伍出现崩溃迹象,你没有其他稳定队伍的招数,只能再次抛出末世论,寄望采用恐吓手段稳定队伍。你说:不精进修炼是“极大极大的犯罪!罪大无比!”“谁能放过你呢?”“本来宇宙就应该毁灭的,那些生命本来就应该淘汰了”“每过大约五千年左右人类历史就结束、人类就毁掉”,“说不上哪天人类就结束了”,“人类的资源不行了,地球在急剧的毁坏着。”全世界对邪教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宣扬末世论是邪教的基本特征。你在恐吓弟子,企图阻止弟子脱离法轮功的同时,由于饥不择食,公开承认了法轮功是邪教。

第三,再次承认有病不医导致弟子死亡已成常态。有弟子提问:“今年又有一些弟子病业离世,包括修炼二十年的老弟子”。你回答:“你们知道什么是白日飞升吗?天乐响起,宇宙中大放光明,神用神车、天上的仪仗队下来把人接走。”你让弟子有病不医,造成大量弟子死亡,却描绘成如此美妙景象。你用愉悦的心情、陶醉的语言描述自己给别人造成的痛苦甚至死亡,用以圆自己造的孽,这是何等残忍,冷酷无情,没有人性!既然死亡这么美妙,为何千方百计封锁死人的消息,应该敲锣打鼓、欢天喜地的庆贺、宣传才对呀?肖辛力2011年死亡、佐藤贡2009年死亡,你老李为何一直封锁消息,要不是媒体揭露,你老李还藏着呢!你老妈不练法轮功,甚至反对你装神弄鬼,你说她的死也这样愉悦吗?她是被旧势力消灭了,还是被你淘汰到形神俱灭了,还是像你说的白日升天了?可悲的是,至今还有那么多痴迷不悟的弟子看不透你是他们的死亡之神,你讲到“白日飞升”时台下居然掌声如雷!

第四,暴露出你极度的恐惧心理。你说:“有的人说这里还有不少特务呢”,反应出你的恐惧已经到了极点,但又无可奈何,因为你的法眼看不出谁是特务,法身也清理不了特务。法会会场地址你一再保密,会场门口还是来了一堆抗议的。你也真够笨的,上万人的大会怎么可能保住密?结果只是防了自己的弟子。

这不,法会上不断冒出特务。有弟子提问:“师父零二年时说,迫害不会超过十年”,这不成心揭穿你的老底?肯定是特务。有的弟子竟然提出更加荒唐的问题:“因病业去世的学员墓碑上写与大法相关的字句,是否合适?海外、大陆都有。还有把大法书放到棺材里的。”弟子死亡本来就是你的心病,要秘而不宣,咋能招摇过市?岂不是存心揭穿你的骗术,跟你过不去?还胆敢在墓碑上写与大法相关的字句,把《转法轮》放到棺材里,这岂不是破坏大法?肯定也是特务!

第五,你直言不讳的怀疑、歧视、排挤大陆学员,让中国大陆学员在法轮队伍中低人一等。你说:“从中国大陆出来的学员,不是批评你们,多数是在国内没做好的,在国外也没太做好”“大陆上人与人之间的那个不良毛病,满身都是”“你来了,你在起负面作用”“你说大陆来的,你一头扎到那去干啥呀?山也不让你上,也别找师父”。你为什么怀疑、歧视、排斥大陆弟子呢?一是你怕混进中共特务;二是大陆弟子呆在国内同共产党斗争对你才有价值;三是在你的煽动下,整个境外法轮弟子都在怀疑、歧视、排斥大陆弟子,你老李也得对他们有个交待。在这里我要奉劝大陆弟子,别那么不识相,别热脸贴人家冷屁股,别出去让人家当贼当乞丐对待,老实在国内呆着吧,千万别再出去讲真相了,人家把你当贼当乞丐当炮灰,你还傻傻的玩命犯法玩命往监狱里钻!有啥想不开就来找我老景,准保你很快就转化。

第六,你的多种骗术败露,法轮理论动摇,实践失败。

先说骗术败露。

你亲自抓的“神韵”项目,因为怕遭到常人抵制,所以从来不敢公开承认是法轮功办的。但是在这次讲法中你终于承认“神韵” 是法轮功办的了:“有的人不修炼,想在这,神也得把他弄走。”“神韵是在救度众生,是大法弟子做的事”。你承认“神韵艺术团”是大法弟子组成的,“神韵演出”是法轮功的,以后演出再也不能伪装成常人艺术团骗人了,以后就大大方方公开宣传,别再羞羞答答的了。

你脸皮奇厚,牛皮吹的让我直起鸡皮疙瘩:“他们搞舞蹈知道,舞蹈的专家也没有我懂的,因为史前那个舞蹈就是我做的。(热烈鼓掌)”你在台上胡说八道,台下一帮傻子还热烈鼓掌!真是天下奇葩!山上有知道你底细的同修,他们告我:你在部队文工团时吹喇叭就总“放屁”(民乐演员形容吹喇叭时突然走调,发出一声刺耳尖叫),经常被战友嘲笑。同修还讲了一个亲眼所见的故事:一名在山上的“神韵”演员训练翻筋斗时总是翻不过去,你亲自教,学员还是翻不过去,你不说自己不会教,反骂学员笨。旁边站着科班学舞蹈的徐培丽,徐培丽当年卖掉美国的房产,倾家荡产建立了“天骄艺术团”。你天天去“天骄艺术团”偷艺,学会了怎么建设、管理艺术团,然后照猫画虎的在山上建立了“神韵艺术团”,将“天骄艺术团”连人带设备与“神韵艺术团”合并,一分钱没给徐培丽,你霸占了“天骄艺术团”,霸占了徐培丽的全部个人财产。这还不算,你还白使唤人,让徐培丽在山上当“神韵”老师。因为这种经历,徐培丽自恃你在她手里有短,所以成为山上惟一敢对你说不的人。当看到你不会教学员翻筋斗时,便当着一大批人的面不知好歹地说:“你教的方法不对”。徐培丽简单指导,学员就翻过去了。徐培丽揭穿了你根本不懂舞蹈,不会教的谎言,使你怀恨在心,为了清除惟一敢对你说不的人,不留“神韵”产权后患,你把徐培丽赶下山。这段历史你李洪志敢不承认、敢反驳吗?你今后还敢说搞舞蹈的专家也没有你懂吗?

再说说法轮理论动摇的问题。

有的弟子提出如何安排学法时间的问题,反应出一部分弟子真把学法当回事了,很认真。其实,这些弟子没理解你让他们学法只是幌子,你的真实意图是让他们投身反共政治活动。你及时给他们指点迷津:“不要往这些细小的事上用心”、“学什么、什么时间学、学法学多长时间、看这个不看那个”、“剩下的时间能够救更多的人才好!”大灰狼尾巴露出来了吧?学法并不重要,只是幌子,弟子要走出来将真相,跟共产党明着斗,干违法勾当,成为你的棋子、炮灰、子弹,好让你自己得到美国主子的赏识,谋求支持、拨款、不垮台,继续赚更多钱,过着皇上一样的生活。有弟子提问:“师父零二年时说,迫害不会超过十年”,你回答说你是“将计就计”,还斥责“大法弟子不要老是执着时间”。你用“将计就计”给自己找借口、理由、台阶,还怪弟子“执着”。你已经讲的再明白不过了:没结束时间了,别指望了,继续讲真相,跟共产党对着干吧。

你从传法开始直到现在,无数次的讲法轮功不是一个组织,可这次讲法中你大喇喇的宣布法轮功“这是个修炼的团体,这是个救人的团体”、“大法弟子这个团体,不是谁都能进的来的”,你公开承认法轮功是个组织。

你在《转法轮》中说地球是宇宙的垃圾站,这次讲法中又说“地球这是中心嘛。全宇宙”。

在谈到弟子结婚、离婚问题时你说:“为情离婚再婚,作为一个修炼的人,给大法弟子称号抹黑”,“男女之间结婚是神定的”。大法弟子婚姻不稳定是不争的事实,反应出弟子被你洗脑、受到你的精神控制后,家庭生活必然遭受痛苦,遭遇不幸。既然“男女之间结婚是神定的”,那李萍和孙森伦结婚是哪个神定的?宇宙中有比你更大的神吗?他们结婚肯定是你定的啦,那你又为何逼他们离婚、逼李萍再结婚呢?你这不是“给大法弟子称号抹黑”吗?

弟子们可以对照着查查《转法轮》,现在你的说法跟《转法轮》的很多内容已经完全对立了。

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问你:既然讲真相这么重要,为何你不亲自去中国大陆讲真相啊?你法身无数,法力无边,不用护照,不用机票,不用过关,眨眼之间就到中国,恶警还抓不住你,你眨眼之间就回美国了。我老景也属于不识相之人,偏偏揭你疮疤,提出让你恶心的问题,让所以大法弟子看懂你是不是男人。

再看看你在讲法中是怎么自曝法轮实践屡遭失败的。

你念弟子递交的条子:“目前大陆一些人权律师对学员办的媒体的新闻报道有疑义”,刚念到这里,马上“不多念”了。自家人自曝即使是帮法轮功死磕的“维权律师”,也怀疑法轮功的宣传骗人、造假。难怪你赶紧说“不多念”了,因为再念下去更露馅了。还有弟子不知好歹的追问:“个别西人学员由此对大纪元的真实性产生怀疑”,暴露出西人弟子看破了法轮功的骗术。

你说:“很多人在讲真相的时候,说就盼着别人能得法、走进来”,“他就是走不进来”,“不想修炼”,“有的人就是进不来”。你承认讲真相失败了,绝大多数人自觉抵制法轮功,这同我老景做教转工作遇到的弟子讲的一样。说明老百姓已经认清了“法轮功”的邪教本质,自觉抵制法轮功,法轮功已成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多年不见,想对你说的话很多,你为法轮事业日理万机,我就不多占你时间了,下次再叙。

祝芦老太太一路走好!你的不孝之子今后就交给我来开导吧!

                                                                   景占义

                                                                   写于二〇一六年九月十日教师节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 :
1樓. 不信邪
2016/11/29 02:19
請借問: 聽說CIA支助法輪功,真的嗎?  不少人藉法輪功之名伸請美國政治避護,這些人真的信法輪功? 李洪志手下有多少信徒? 我本人贊成宗教信仰自由,但是與CIA合流吃裡扒外的事不會幹。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