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李洪志公开表示中共贪官的钱不脏,愿意笑纳——评《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2015/11/20 07:11
瀏覽194
迴響0
推薦6
引用0
【编者按】李洪志的这次讲法我又是一个月之后才知道。没来得及及时领会精神,思想汇报写晚了,恕罪!恕罪!不过我想,管它早与晚,大师的讲法再不可能有任何新意,翻来覆去还是上次的陈词滥调,都是为自己法身的无能拼命辩解,竭力把责任推给弟子,将圆满的画饼尽量扯远点,然后顺带逼迫弟子继续为自己卖命。所以我说,不晚!不晚!今天还是老样子,继续点评大师的胡言乱语。

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李洪志,二零一五年十月十六日,洛杉矶)
 

(全场起立热烈鼓掌)
一年两次法会。每次法会,我们有大量的学员从各地赶到会场,赶到举办会议的城市,耗费的资金很大。有的时候我都在想,这么大一笔钱,用在正法上,真的解决大问题。所以我就在想,我们决不能够把这个法会流于形式,一定要从法会中互相学习、找差距,真正的成为一个修炼中能够使大家共同精進、能够更加做好你们事情的这么一个真正大法弟子的法会。

大家知道,我们每次法会,大家都想听师父讲点什么,也都在盼望着形势有什么新的变化。其实作为修炼人,心放的平静一点,就是做好你该做的,就什么都有了!这三件事你做好了,无论你在天涯海角,神都在关注着你,师父的法身都在关注着你。任何一个心,任何一种执着,都会造成你進步、提高的困难,同时也会被那些旧的势力、邪恶的因素利用,一定的。从高层上来讲,旧势力只想按照它们的要求完成它们安排的这件事情。旧势力它不管你们怎么精進也好、魔怎么干扰也好,所带来的麻烦合不合适与对世人的影响,它们不管。那么具体干的那些个中间层生命,它们只是机械的完成它们的事,平衡着邪恶和大法弟子之间的均衡关系。直接参与起负作用的,它可没想让你修炼。每一次考验中的人心,每一次魔难的正念不足,修炼人的每一个执着心,都会被它们抓住,它们都会把它当作把你拉下来的、把你从修炼的大法弟子队伍中搞下来的把柄。所以我们在修炼的这条路上,一路走过来是经过很多魔难,是经过很多危险的。

【救苦寻声评】哗!大师终于承认修你那大法是有很多危险的,我记得你以前不是轻描淡写把修炼说得很容易的嘛?至今我还记得你说什么“心怀真善忍,法轮功可成”,还信誓旦旦保证:“只要你把这本转法轮看到最后,就是圆满。”还为弟子打气,说什么有你法身保护,不会真正出什么危险的。为什么当初不加这么多先决条件,为什么当初不告诉弟子“正念不足”,法身就会袖手旁观,看你被魔争死也不会管的。到现在为了撇清自己才说?不肯给弟子自我掂量自己正念够不够的机会?

你的每一个执着,都会造成你修不成。每一个执着可能都会造成你在身体上出状况,在大法的坚定信念上造成动摇。换句话说,告诉大家,没有人想让你们修成,也没有人考虑你们修的怎么样。旧势力只想完成它们想完成的,仅此而已。具体破坏的,参与起负作用的,那就是想把你们弄下去,就是想要破坏了这件事情,因为它不知道这件事情最终的结果是什么,邪恶就是邪恶嘛。只有师父在叫你们修炼中走向圆满,只有师父才是真正做这件事情的。师父做的事情,不止是对人是天机,对那些神也是天机。没人知道我在做什么,尤其初期的时候,所以它们敢干扰,所以它们敢安排一套它们安排的东西。你们就是在这样一个情况下修炼,你说你自己不能严肃对待,真的是非常危险。甚至于不管我们有的学员有没有执着,它挑选一个人,觉的对这一个地区的人有考验,对别人的心性提高、信念有考验,它会把这个修炼人弄死,让这个大法弟子早走,动摇着其他人的心。那这样做看起来是不对的,但整体上它是占理的,因为你们这么大一批的修炼人,不考验、不用根本的考验能行吗?所以它是占理的,所以对你们来讲真的是非常的严肃。

【救苦寻声评】哗!既然大师您做的事情,“不止是对人是天机,对那些神也是天机。没人知道我在做什么。”那你还叫弟子们出来讲什么真相?他们自己都被你蒙在鼓里,由你一人黑箱操作。他们都不知道真相的,还怎么给世人讲真相呢?讲的无非是假相嘛!

可是大家在这么多年的修炼中,风风雨雨的一路走过来,有很多人走的是真不好,不断的犯着各种各样的错误,甚至于习以为常,也不当回事了;魔难来了都不知道问题出在哪了,习惯了,觉的都是小事。修炼哪,什么叫无漏啊?没有小事。而且这些年,在我们这个修炼队伍中,出现过许多非常不好的现象,对学员進行各种各样的干扰。看上去是旧势力安排的你在这里搅和,把各种人心暴露出来,它的目地是这个,可是当你干那些事情的时候,你想没想到后果?将来怎么办?很不理智。还有些人在我们大法弟子中不断的骗取钱财,以各种名目集资,以各种名目骗大法弟子钱财。人都是为法来的,事情做了,师父跟你们讲一句话,师父来普度众生,你只要还有一线能救的希望我就救你,不管你怎么不好,我都会象对待那些好的学员一样对待你,为了你能得救,你看不出我对你两样的。就包括那些特务,你看不出我对你两样,你也看不出我任何对你有特殊的表现的。

【救苦寻声评】哗!原来被大师以前称作“净土”的大法内部,弟子们相互之间还在骗财骗色?这可是你大师自己承认了的哦,这说明修你大法这么多年依旧道德无法提高,甚至比常人还不如,越修道德水准越是一日千里地下滑,比魔鬼还魔鬼。大师,你大概忘了,前几年,当你对那些坏了你事的“特务”恨得咬牙切齿,可又无可奈何时,曾经亲自颁发“经文”(也就是月经布文章),说要吊销特务们所有的福分,怎么我们也没见哪个特务穷了呢?而且今天你又改口,对特务们又开始含情脉脉起来,把特务当弟子带,说什么“你看不出我对你两样,你也看不出我任何对你有特殊的表现的。”是不是你承认你和特务之间的斗争以你彻底失败告终了?

救人本身就是一件非常难的事。师父在每次法会上都会针对不同的人去说一些问题,目地是让你们真正能认识这个法、在法中修炼。每次法会师父也是在解《转法轮》,不会超过这个界限的。你们要能坚持学法,真的放下心去读法,认真读着《转法轮》一路走过来,那才是神最佩服的。就包括那些捣乱起坏作用的,它都觉的,哇,这人真了不起,它都会这么想。

过去的宇宙结束了,新的宇宙开始了。这个不是一个小的概念。比如说,你身体上新陈代谢的这些细胞,都在不断的更新着、更替着。我们看到的星球也是不断的在更替着、更新着,对局部生命来讲,就是他们的劫难,只要是这个上面的生命,是逃不过去的。宇宙中不断的发生着这样的劫难。可是,如果这个人死了,他全身的细胞都得死掉,这个人没了。如果说这个宇宙,旧宇宙没了,那你要進入新的宇宙中去,师父跟你们讲,这是个前所未有的事情。为什么神都不知道?前所没有。把这个修的好的生命直接转换到新的地球上去,把旧宇宙的众生更新后去新的宇宙,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做这件事情难不难?没有任何历史的参照。我有的时候和旧势力说理说到它们哑口无言的时候,它们说“我们不会”,它们说“你说的那个我们不会”。我今天是针对大法弟子讲,老大法弟子都能理解,我才讲这些话。不修炼、不精進的人,他永远都不相信,我在讲什么他也听不懂。

所有在修炼的队伍当中出现的干扰,也都真的是显露出大法弟子的队伍当中存在的问题。干这些事的人不断的还在表现,干扰一直有。到底能有多少人走出来,有多少人真正能达到大法弟子圆满的标准呢?师父有的时候真的不是很乐观。正法必成,这是一定的。大法弟子修炼圆满,这也是一定的,但是有多少人?我现在,真的不很乐观。

大家知道,对我们来讲,修炼的时间是极其短暂的。正法速度非常的快,要求我们在这个期间还要完成大法弟子的使命!什么是大法弟子?宇宙大法的弟子。你只为你个人的圆满就行了吗?那谁不会当大法弟子啊?大法度人,力量多大呀,这多容易啊。大法弟子是有使命的,而且非常的艰巨、困难。中途又插進一个旧势力来。其实我跟你们讲,这件事情本身就这么难,不插進一个旧势力来,也得插進一个其它的势力来,这是一定的。它们就会这样捣乱的,它们就会这样干的。因为大法的纯正、大法的威严、这个威德、这个力量、救度中正的一面的展现,那神看了都震惊,谁也不敢起负面作用,但是它们都会以正面的形式出现,从中得它们要得的,甚至于很大面积形成一个什么东西,来这样干。这就是旧势力,这就是干扰、破坏。我知道这件事情会这么难,所以大法弟子在历史上我给你们解决了很多问题,生生世世才那么保护你们,才那么看护着你们一路走过来。但是在历史的今天,在这么关键的时候决定着这一切的这一瞬间,对大家的要求那就是严的。

没做好的那些学员怎么办呢?大家都喜欢看着我跟大家微笑,可是你们知道,那是鼓励,那是期望,想过没有,这时间又这么紧迫,没修好的人怎么办呢?有的人还有机会,有的人甚至连机会都没有了;有的人还来的及,对有些人来讲你只能跑步了,可是,没有那个基础,对法又不能认识那种成度,那怎么会有坚持的动力呢?你精進的了吗?没有在法中打下的基础你也做不到啊。那个决心,那个坚定的信念,来自于法。时间紧迫,师父不想光说好听的,鼓励的话真的说的很多了。(师父点头,停顿扫视会场)但是,如果真的很多人落下了、跟不上,我说的是大法弟子,那才是最痛心的。

你们都看见形势的变化了。我一直在跟大家讲,天上的形势,宇宙正法的形势和地上的形势是对应的,从初期的时候我就在讲这些话。地上的任何事情都有神管、神在操纵,地上的变化和天上的变化完全是对应着,迫害法轮功的人都在报应。大法弟子还有一部份人没有修炼圆满,还有一部份人做的不好还在给机会,所以不能够以这件事情结束了来报应这些人。把他们这些迫害大法弟子的都抓起来、绳之以法,这样这件事就结束了,没修炼的、没修炼好的也就没有机会了。是以政治、权力的斗争形式,是以整治腐败的形式,来处理这些迫害大法弟子的。所有现在被处置的,一个都没有跑出去,都是这样的人。还在处理。我知道,一个都跑不掉,不管他大的、小的。常人说这是报应。

【救苦寻声评】这是在为无法兑现给大法弟子急切盼望的圆满承诺找借口赖账。

因为这件事在收、在结束,邪恶也不可能再聚集那么大的力量,再从新来一次象九九年“七∙二零”这样的事情,考验大法弟子的路已经走到最后了,所以对某些人来讲,他们只把心思放在“赶快结束”、“赶快结束”上,赶快结束了干什么呢?结束了过你的幸福生活?没有压力的那种生活?是吗?那对大法弟子来讲,对很多生命来讲,将失去消业的机会,将失去走向圆满的机会。师父是反对迫害,是因为全盘否定旧势力。历史上佛教遇到的法难,基督教被三百年的迫害中,你们以为那都是邪恶胜于正的吗?不是啊,那是神在利用着邪恶的疯狂来圆满他的弟子、圆满他的人哪。越到这个时候、越到快结束、大魔头被绳之以法的时候,那这一切不就要结束了吗?下一步事情不就要来了吗?(师父严肃的点点头)我们很多人没有好好利用这段时间。

我刚才讲了,这场迫害我不承认它,我有我的安排。可是,毕竟它发生了。我也是将计就计的在这期间救度众生、圆满着大法弟子。刚才跟你们讲,我说这么大一件事情,没有旧势力也会来个其它势力,它一定会发生的,所以从另外一个角度上讲,它也算给你们安排了一次修炼的机会?给众生得救开创了一个选择的机会?人人得度是不可能的了,人人修炼也不可能,但是人都得在这次正邪较量的时候表现自己,甚至于他们必须都得表态,这决定着他们将来的去向。人类历次文明被毁掉之前都没有超过人类今天败坏的程度。如果不是大法在传,九九年最后那一天,人们是走不过去的。为什么二零零零年开始的时候人们那么庆祝?那么高兴?看上去是表面的、走入一个新的世纪的庆祝,任何事情都是神在安排,人也有明白那一面,但是那不是真正得救。现在人都得表态,大法弟子在讲真相中、在救人中,那个生命的表现就定下了他的未来。

【救苦寻声评】大师请别再以世界上的人,还没有“人人表态,个个过关”为借口拖延弟子们盼望的圆满了。世人早就人人表态过了,都已经唾弃你了,你别再以“今天又有婴儿出生,婴儿还没表态,等婴儿长大了再说”为借口拒不圆满了。大师你自己带个头,喝瓶敌敌畏先圆满给大家看吧!

当然,在前两年,讲真相还很困难,有的人根本就是理智不清的,是因为那个时候邪恶的因素非常的多、控制着人。现在这些邪恶的因素,随着正法形势往前推進,宇宙不好的东西在大量的清除、销毁、解体的过程中被销毁的越来越多了。人类这也是一样,现在人都能清醒的在思考,特别是针对这场迫害,针对大法弟子和邪党之间,都能清醒的认识了,让你来表态。当然是不同的,如果在那么邪恶的情况下他敢正面表态,这个生命可了不得了。生命不一样、宇宙是有层次的,不同层次生命是在宇宙不同层次中的。那在迫害开始、严酷的情况下的正面表现,和宽松的环境下的正面表现,那是不一样的。

大法弟子不也是这样一路走过来吗?能够做的非常好的一路走过来的,和那些不断有反复的,今天写了什么书,后天又声明了,最后哪反正也走过来了,那层次是有区别的。到现在还理智不清的,你真的今天明白了,你往前跑、追,真的能做好,是能走向圆满,但是也追不上前边的了。修炼是有境界的。师父心里急呀,越到这时候师父就越急。邪恶猖獗、疯狂的时候,师父心里也急,怕你们顶不住。后来发现无论多邪恶,大法弟子顶过来了,师父心里真的是很安慰。这场迫害要结束前,师父心里就更急了。我们有些人就是那么不清醒,在大法弟子队伍中混事,怎么办呢?

当然我们有些学员是做的很好的,就包括做的好的学员,也没有达到圆满的成度。过去的修炼人是一个执着、一个执着的去,你们是,几乎是所有的执着都在,把它一层一层的去减弱、减弱、减弱、减弱,减的越来越弱、越来越少,我是这样给你们做的,保证了大法弟子没圆满之前能在常人中正常生活,能够正常的在人群中救人,同时,正因为有这些没去完的人心,也能使你在人心的干扰中修炼,时时的警醒自己、修炼自己,完成大法弟子的责任,这就是威德,这就是了不起,这就是你们走的路。

我还是想给你们解答点问题。(鼓掌)下面可以提条子。

这个法不会变,师父没有变。我们有些人在修炼中变的不如当初了,时间还不算长。过去讲,面壁九年,面壁一辈子,在寂寞中苦熬着;在寺院中,在山林中,不接触常人社会中苦熬着,寂寞不寂寞?你们没有那样,可是有些人却嫌时间长了;从来历史上修炼还没那么短的,就使自己不精進;稍微有一点干扰,就忘了自己是大法弟子了。你知道你是在给谁修呢?给你的名?给你的气恨?给你心里的执着?给你的亲人?给你执着的事情?给你放不下的事情在修吗?那不正好是要去掉的东西吗?

【救苦寻声评】大师是想写本《论持久战》了吧?你到底说个准数,到底要拖到哪个猴年马月?人家说就这么十几年,你的原班人马就已经“四化”了:一部分转化,一部分软化,一部分老化,一部分火化。再拖下去,可就只有一化,那就是全部火化喽!

弟子:请问师尊,我们能不能救下百分之八十的众生?这个目标能不能实现?

师父:不能,救不下来。很多大法弟子自己修炼中的威德力量不够、正念不足,我们已经失去了很多机会,失去了很多众生。(师父停顿)肯定是不能了,这我知道。当然也不都是大法弟子的责任了,这件事情被旧势力安排的,把世间搞的非常的坏。现代人的意识,现代的艺术,现代的潮流,现代的文化,加上邪党的文化破坏,特别是年轻人,在这种状态下生长起来的,最难了,他们没有辨别。

弟子:为什么旧势力仍然能够让世界的关注焦点离开中国正在发生的事情?

师父:那是旧势力的安排。这个世界一切都为着中国那个舞台在运作。你们想一想,我给你们举个简单的例子,当中国那块要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如果它往正面转化的时候,那其它国家要给它施加压力的时候,世界就出问题,什么恐怖份子啊,什么宗教极端份子啊,什么乌克兰与俄罗斯的战争啊。你们想一想,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迫害大法弟子最严重的时候,全世界注意的焦点,如果没有事情,都会注意到中国。可是那个时候把美国的两个大楼给炸了,恐怖份子很猖獗,把全世界的注意力都牵到那去。没有偶然的事情。

【救苦寻声评】大师一直想当全世界的焦点,费尽心机夺人眼球,恨不能全世界的明星都死绝,全宇宙围他一人转,可惜事与愿违啊!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弟子:我们能够用正念束缚旧势力吗?

师父:旧势力,你只能是不承认它。它们安排这套系统,你动不了。师父能动,也不能动,因为到了今天这一步,一毁就全都毁了,所有的一切都毁了。将计就计,就是将计就计。根本的东西它们是动不了,所以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你就坚定你的正念,做好你的事情,你这三方面真的做的很好,谁都不敢碰你。

弟子:在中国已经向邪党组织递交了退党申请书的人,是否还需要到退党网站公开声明?

师父:那当然了。他能够主动退党,那也算退出中共邪党,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了。是不是个人利益没得到?或者因为心里有其它常人不平的事情?那还不能算,因为必须在正邪的对比中表态才能除去印记。

弟子:请问旧的《论语》可以作为普通经文对待吗?

师父:不要吧。旧的《论语》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呢,既然是代替,那就是代替了。大家都是把它销毁掉了,因为就是作为一般的经文对待也把这个科学摆的太高了。当初只是在现代这个科学观念很强的这个社会中去救人用的,没有想把它摆到这个位置。后来大家都把它摆到这个位置,摆的很高。哇,这么大的法,小小的地球算不了什么,那摆的太高了不行。

弟子:最近大纪元时报的两篇特别报道,文章是否可以在大陆大量印发?

师父:不要吧,我也看了,好象就是针对现政权在讲,对救人没有针对性也没有意思。

弟子:从大陆来美国的一些学员,曾经在监狱和看守所做过协助邪恶转化学员的“帮教”,也有的曾经长期邪悟,在美国虽然参与大法活动,也以大法学员自居,但对自己所犯的错误并没有从内心真正的认识,甚至还找理由掩盖。如有的人说自己做“帮教”是为了保护学员,象这样的学员虽然也写过声明,但内心深处的执着却被自己藏起来。

师父:是呀,修炼人也不是一般的,人,其实常人也不一般,今天的常人和历史上的常人是不一样的,他们都有明白那一面,你说的真话假话他其实都知道,非常清楚。

做了什么错事怎么办?是呀,我过去讲,我说,这场迫害没有结束,对所有人来讲,都还有继续修炼、做好的机会。我是讲过这话,但是你们要听懂了,不要老是往你喜欢的一面想。我是说,迫害没有结束,你还有机会;你还有机会,可是给你的机会你要不去利用,给你的机会,你还在放任着自己,那你就在毁自己了。

我讲过我说大法弟子啊,错了没有关系,坦坦荡荡的承认自己的错误,叫大家看,我在往回走,我要做好,谁都会佩服你。你躲躲藏藏、掩掩盖盖,这些人心变的越来越复杂、越强,然后你又修炼的一塌糊涂,学员怎么想?学员怎么看这些事情?神怎么看?师父将来怎么办,对你?救人、救生命是一个慈悲的举动,可是毕竟有救不了的。什么样的是救不了的?不珍惜自己的,那就是救不了的。

【救苦寻声评】哈哈哈哈!大法弟子里面真是人才济济啊!甚至还有中共的“帮教”。就跟我以前在一篇《金田村天王举义,首阳山二士成仁》中写的那些反复无常的小人,今天是太平军,明天又投降清军,后天又当土匪,再后天又替洋人卖命,看来大法弟子里基本都是这些身份一直在不停变换的小人。

弟子:“七∙二零”后师尊有一年多没讲法,但那时的明慧网大方向很明确,而现在明慧更多成为发布消息的平台,深入法理交流不多,还……。

师父:大法弟子的不同看法,师父就不在这给你讲了。他们办媒体的有办媒体的想法,那是他们的路,那是他们的修炼,师父不好去说这些事情。任何事情都符合所有人的观念、想法,真的很难做的到。他们也是在修炼中,肯定是有不足,那是一定的,要谁来做也是这样。你们可以互相的去探讨,正面去说这些事情。

弟子:新旧宇宙是同一个神创造的吗?

师父:新学员。真善忍造就了宇宙。

弟子:飞天大学基础建设项目需要大量的资金,有经济条件的同修自愿拿出一点可以吗?

师父:说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要讲,没有师父同意的,任何人不允许集资。飞天大学的那个建设,我已经严肃的跟他们讲了,不允许在学员中集资!我们有些学员哪,以给大法项目集资的名义收学员的钱、向学员要钱,也没有财务的管理,使用很随便。有的人在诈骗,有的人呢,开始的心态很好,看到钱多了,就自己藏起来了,也有的人自己收下了一部份,把另外一点拿出来给了学员,给了大法项目。这些问题呀,我看你们将来怎么办?

【救苦寻声评】对!集资事大,只准师父亲自集资,除师父以外,任何人不许染指,钞票只能朝师父这个方向流。

大法弟子有一个算一个,如果你今天不是大法弟子,你就是世界上数的上的大财阀,钱有的是。因为你如果不做大法弟子,你的威德,你带的巨大的德,可以换来很多财富,每个人都是。因为你明明白白的要当大法弟子的时候把财富放弃了,你要当大法弟子,你放弃了这些东西。是你主动的、愿意这样做的,可是那点小钱你今天却能把它藏起来。你怎么还?今天在这关键的历史时刻,那一分钱、一点点,都透着一个修炼人的境界、心态、执着、圆满和不能圆满。(师父停顿)怎么办?

久远巨大的天体、无量的众生等着你去救度,那是你的众生,你却在人中这么不争气!宇宙中你所有的众生都在看着你,他们都看的见,你的一举一动,脑袋里的一思一念,他们知道。人这就是这么复杂,人世间的有神无神,所有整个这一套文化,就是给正面因素做魔的!正法时期旧势力就这么造成的现在人类这个状态。在你头脑中占有多少,你执着哪些东西,你追求哪些东西、走向哪一面,他们都知道,他们在看,可是有的时候你们有些人真的很可笑!我说的是这部份人,很多大法弟子真的很好。

弟子:弟子请师父坐下。

师父:我站着大家看的清楚。(弟子热烈鼓掌致谢)据我知道,除了山上的基本建设,还有神韵收了一部份学员赞助之外呀,很少量,神韵很少收,多数都是社会赞助,数量也很少。其它任何项目,我都没有叫他们,叫学员赞助,而且我都跟他们讲,不允许学员赞助,你们听清楚了?回去告诉大家。除了山上建设,几乎没有一个项目叫学员去赞助。我知道在正法中大家都在自己掏腰包,主动的做。国内的学员主动自己拿钱做资料啊,国外的学员也是自己做项目中自己主动的在承担着这些事情,这是威德。有的人,特别是大法弟子,虽然你是王,你有的是财富,可是你当了大法弟子,从打有生以来没见过那么多的钱,特别是没见过大钱,一见到心里头有点摆放不好。注意吧。

弟子:师父好。请问师父,我们一九九九年之前有近亿人的法轮功学员,即便迫害之后,表面人数没有那么多,但是从五月份到十月份只有不到十九万的起诉江的人数,我们都接受不了。背后原因是什么?

师父:(师父笑)其实哪,不象你们想的这样。这件事情,我们有的学员觉的非常该做,这是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那有的人觉的,我要是不公开身份哪,可能更有利一些。那有的觉的我这一公开,是不是哪天又把我抓了?有的呢,根本连想都没想过。修炼哪,大家都不在一个境界上,认识问题也不一样,想法当然也都不同。其实我也主张那些个关键的学员、能起大作用的学员不要暴露。

【救苦寻声评】不对吧!那个时候,大师你是竭力要大家走出来的,不出来的还被你批判,说是怕心没去,不肯决裂于人,不能圆满,生怕出来得不多,根本不顾及弟子的死活。怎么现在又改口了。当初那些受了你的蛊惑,轻易暴露自己轮子身份而深受迫害的人,看了你现在说的,怕肠子都悔青了。

弟子:我们在集体学法的时候遇到“二千五百年”,有的人念“两千”,有的人念“贰千”,两种念法。请问师父怎么念好?

师父:其实我们的习惯都是念“两千五”,没有念“二千五”的。但是台湾学员他是喜欢发“贰”的音。我想怎么念都行,你们集体学法时想统一,你们就学师父怎么说就怎么念吧。师父说念“两千五”,咱就念“两千五”,好不好?(弟子鼓掌)这些东西对我们修炼没有什么矛盾。因为各国的文字都是不同的,发音也不同,这都不影响的。

法弟子,你们知道吗?我在法的表面上对你们的规范、要求,和这个最表面的形式,我都没有太多的要求,可是在其它宗教中却很严格,其它修炼形式中也是很严格。为什么呢?我只叫你们注重大法内涵,因为那是你们今天的大法弟子应该修的;而表面上的东西,我没让你们太注重,因为那是法正人间的时候要做的,太低了,对你们来讲,就这个意思。法正人间的时候,不用中文读都不行的,不懂原意都不行的,那要求就高了。

弟子:现在诉江,下一步是不是还要诉邪党?

师父:诉邪党?那邪党被消灭就没了,诉它,它又不是一个形象,咋审判它?审判不了。邪恶的因素是被销毁了,但是邪党这个坏东西会引起将来人们的痛悔,人们会去思考这些问题,历史也会把它当作一个教训。

【救苦寻声评】中共再不好,也比你法轮党好。痛悔的应该是那些受你欺骗后觉醒的弟子。

弟子:中国大陆大法弟子受邪党文化毒害太深,对目前做好三件事干扰很大。我们地区部份同修想重点清除党文化,四个整点发正念不动,用其它时间专门清邪灵。有人向内找执着心,用《天又清》中的“神雷炸”诗句不停的念“炸”,但有的同修认为这是乱法,争议很大。

师父:大法弟子,发正念哪,整点发正念,能做到;平时自己遇到干扰了,能发正念去清理自己的干扰,就可以了。真的你碰到明显的干扰,你可以发正念去清理它,不要经常或大面积的去做这件事。因为大法弟子都在救人、讲真相,去做其它的事情那这不是干扰吗?标新立异也不行,把这些事情搞成了另外的一种形式,那当然大法弟子要反对。其实就理智的对待这些事情,一定要清醒。

弟子:我在上个月的一通真相电话中,给在一起上班的二、三十人讲了真相,同时都做了三退,他们还再三托我见到师父时一定要代他们向师父问好。借今天的机会也代表我几年来在打真相电话中所有转达向师父问好的善良民众向慈悲伟大的师父问好。师父您好,谢谢师父。(众弟子鼓掌)

师父:虽然问一个好,可是毕竟是在邪恶迫害法轮功这段时间、大量的污蔑造谣抹黑的背景下,他能够问好,那说明这个人真的是还行。当然大法弟子讲真相讲到位了,与你讲到位了也有关系。

其实我们大法弟子的修炼,你的今生今世的修炼,不是为了你的单纯圆满。换句话说,如果没有救度众生的责任,你今生不修炼我都会让你去圆满,因为历史上有的都修了很多次了,基础都远远的超过一般修炼人,这是从个人的修炼角度上讲。大法弟子,什么是大法弟子?谁来做大法弟子啊?是因为你有承担救度众生的使命,你的修炼这个基础,你修炼中的正念是为了救度众生的。我再说清楚点,你今生的修炼是为了你那个人表面的正念更强,能够救度众生。、

有人听了,噢,那我们不去做都能圆满。我是讲,如果是个人修炼,是能圆满的,可是大法弟子是有使命的,正法期间的大法修炼不一样了,你执着于个人修炼,就成了一个执着!这在其它宗教中、这在其它修炼中没有这么讲。你的修炼是为了救度众生,誓约的最后是这样的,不做能行吗?

【救苦寻声评】所谓救度众生,乃至具体救度中共党员的使命都是你小来子后来强加在弟子身上的,为的是害怕兑现圆满的承诺而另找借口,编出来的所谓誓约。当初弟子们进来当轮子无非是为了锻炼身体,祛病健身,混混日子,顶多就是为了自我圆满,成仙成佛。哪个是为了救度别人的原因?别扯了。

弟子:资料点协调人只用正见网内容做资料,不愿意用明慧网的,明慧网有好文章也不用。

师父:那不就是一种人心里过不去的执着?不平?或者是明慧网不符合你的观念?反正是不管怎么样吧,你能救了人也行,但是这个执着你不能带走,这个执着你得去掉。

弟子:最近我们地区集体学法时采用了一种学法方式,就是每读完《转法轮》一个自然段就停下来讲述一下自己都读到了什么,读完这段后对师父讲的法印象深刻的是什么,或自己理解到什么。弟子不清楚这种学法方式是否合适?

师父:不合适,不合适。不要标新立异,你就去读。理解法,理解不理解法,那是你在读的过程中就会有变化,而不是在交流中。但是大法弟子的交流也能起到一个互相加强修炼的正念作用,或者是看人家怎么认识的,也就是对修炼的正念能起到一些作用。也许大法弟子的话对你的执着或者哪些方面做的不足能有点化作用,但是你的真正提高一定是在法上。要认真读法,不要标新立异。

弟子:弟子从小随父母得法,现在已是青年弟子,想知道小弟子与老同修有什么区别。

师父:作为生命,每个生命都有自己的责任,都是一个个体生命,都代表着自己的生命群。年龄小的呢,是随着父母的,父母的修炼好坏都影响着孩子,特别是孩子也是依赖家里的那种。飞天学校的学生,甚至于神韵学生见习演员,表现的好坏都能看出家长的状态。独立性、独立很强的,自己有见解的,那个还不一样,那就基本上自己能够做主了。

弟子:我们地区的大组学法很久不学《转法轮》,只学各地讲法,这样可以吗?

师父:不可以。各地讲法偶尔学一学可以。我主张你们各地讲法回家自己看。就学《转法轮》,集体学法、大组学法。各地讲法,什么都是在解《转法轮》。

弟子:我们往大陆打电话的同修有时遇到一些贪官,他们说“我们贪污了很多钱,国内反腐我们很害怕,不知贪污的钱如何处理”。有的说“我把钱捐给法轮功吧!我也去美国生活”。有的同修说,这钱不能要,这钱不干净。不知道以后遇到这种事如何回答他们?

师父:现代的社会就是这么个形态,尤其是中国大陆。哪些是干净的?哪些是不干净的?甚至有些钱你看着干净,间接的也不干净。反正就是那样一个社会了,我们不看这个表面的形式,只看人心。他有那份心。说他能把他贪污来的、费那么大的劲、冒着危险他贪污来的钱要捐给法轮功,(众笑)大家想想,当然了,形势嘛逼人,但不管怎么样,他没想到捐给别人,捐给法轮功,那这个人还是有可救的余地,是不是?当然了,真的大法弟子真相点上需要钱,他捐点就捐点吧。这个钱你说干啥用?钱不干净,可是哪,却用在了救人上,那它干不干净啊?它就不一样了,是吧?就替他消业了。(众鼓掌)

【救苦寻声评】你看,大师认为贪官的钱不大脏,群众打工的钱也不比贪官贪污的钱干净哪里去。与贪官惺惺相惜。我早说了,大法弟子和中共贪官是难兄难弟关系,是最好的朋友,是和大师一起从地狱里被放出来祸害世间的。你们这不是在相互利用,狼狈为奸,沆瀣一气、轮贪合流了吗?贪官的钱最多,大师哪里肯放过这么大的肥肉呢?

弟子:北方弟子要帮助南方弟子讲真相,我们怎么更好的共同精進、互相帮助?

师父:有些地区表现的弱一点,但是有些南方地区也是不弱。大陆形势现在变化也很快,反正是大法弟子,不管南北,如果大家都能够认认真真的做,应该是够用的。当然相互帮助是没错了,但要注意安全。

弟子:大陆各地区的协调人当前是不是应该有大力度的找回昔日同修?帮助不精進的同修多组建学法组,多学法,带动他们走出来讲真相救人?

师父:那是应该的,那还是应该的,但是要注意安全啊。这么说吧,我一说注意安全,大家想,现在情况宽松了。是,大陆基本上是这个情况。邪恶在走下坡路,但是当年迫害法轮功制造出来的这部机器还在运转,它没有明确的说停止迫害、把这部机器销毁掉,那下边的那些个具体干事的那些个“六一零”也好、这个警察也好,他还遵照那个东西在做。可是呢,毕竟是一部破机器了,很多警察明白了真相,根本就不管,很多迫害法轮功的人有的也害怕了,一看这形势也不对劲,也都在跳车。这就表现出来有些地区哪,感觉着比较宽松,甚至有的人、有的地区已经在公园里炼功,音乐都听的见了,放着音乐。有些地区那还挺邪恶。它是这么一个情况吧。

弟子:大陆一些地区长期存在着演讲乱法行为,如何制止?

师父:这些事情哪,在没迫害之前就讲过,不允许这样做,所有这样做的人都是人心、执着、显示心在起作用。那现在就严重了,真的那个地区不行,跟大家交流交流,那这是两回事;如果大面积这样,这么干,我想那就是干着魔干的事。

弟子:我在媒体工作多年,越来越感觉到有困惑。管理层不容易,为了管好公司,每天开会培训业务,但我觉的离修炼越来越远,不想开会,不想听那么多,又担心被说不服管理。要天天正念排除,否则越来越常人了。能否把开会时间变成学法时间?

师父:具体情况我会单独找协调人讲。我说一下另外的情况。这么说,你们有的人哪,在媒体中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干啥,有的人甚至于完全和常人一样。大法弟子办的媒体是干什么的,甚至有人都不想了。你是谁?你是大法弟子,你是救人的。你们办的媒体的目地,是为了讲真相、救人,制止迫害,揭露邪恶,除此都是为了烘托媒体的本身来完成这件事情,所以你得知道你是干什么的。我和大媒体负责人已经都讲过要重视学法的事,他们也努力在这方面做、在改善。那其它媒体也是。

不管怎么样吧,有些时候我看到那文章啊,真的没法看,简直是替中共邪党在说话。有的人哪,常人中的那些个事情,你也去评论,甚至于去炒作。你知不知道你是在救人的?你不能树立敌人。作为媒体,别人怎么报新闻你也怎么报,对常人的事情你为什么要去评论它?!还要去说个好坏,甚至愤愤不平。你是修炼人哪,你不知道你在干啥吗?如果媒体,因为你,他认为你对他这样式的看法,引起了他的反感,引起对法轮功的反感,怎么救他?那你起的什么作用?甚至于呢,大陆出现一些事情,也愤愤不平。把某个人抓起来了,愤愤不平去评论,说什么抓的都是没有能力的,什么什么的。你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你是共产邪党中的一份子啊?

我告诉你们,今天在中国大陆,那些大的、小的被抓的,没有一个抓错的!没有一个抓错的,因为这个形势就是在这样做。甚至于那些个没有什么权力,在民众中影响很大的、搞艺术的这些人,攻击过法轮功的,都在报应。谁都跑不了,我说了。当年大法弟子听到警车响,在国内,那个心理压力有多大?现在这些个迫害大法弟子的人就是那样状态,一报还一报。(众鼓掌)他比当年大法弟子还害怕呢。大法弟子坦坦荡荡,精神上压力很大,可是没有负担,那些贪官,身家百万、上亿,这些都被抄了、被查办了、被抓了、被关了,他失去的东西太大了。报应,迫害法轮功的时候为啥那么邪恶?做媒体的,也不要随便的把大陆的文章拿过来就报道、就登,看看是替谁在说话!

【救苦寻声评】报应?大师你应该说你的忠心弟子封莉莉、李继光、李大勇暴毙才是报应。你的那些得意弟子修你宇宙大法这么多年,居然最后反被你说成是“共产邪党中的一份子”、是“替中共邪党在说话”,你那大法的威力可真够大的哦。

在中国大陆以外的华人媒体,有些是南亚地区的华人办的报纸。早期在国际社会上,他们对中国的文字语法很不讲究,因为本来它就是没有正统中国文化的,很不讲究。可是这个风气,一直延续着,很多华人媒体都在效仿。有的时候我发现你写的那个标题啊,真的似是而非,不知道你在写什么、表达什么,有时候用词真是怪怪的,突然间变的没文化了。不要学这些,走自己的路,走自己的路。

弟子:欧洲许多学员在以法为师和绝对服从第一协调人这二者之间感到困惑。

师父:我想哪,也没啥困惑的。协调人绝对不会让你,他也来他一个法,让你遵照他的法做。你们遵照法修炼,做人上是按照法,协调人是协调工作,这两者是不一样的。

弟子:各地负责人能不能汇集全体学员的最大智慧用于讲真相?学员只盲从会使救人效果不佳。

师父:当然我也知道,有些地区的负责人哪,真的是能力差,能力差就来硬的。不是说跟大家交心,真的是自己没有智慧,用大家的智慧,去肯定正的,就带领大家做。修炼人哪,谁都有错,不是说你是协调人了,你就象师父一样。你没有错啊?你有错。你想的问题,有的时候非常的差、不全面,那你就去肯定他谁做的好的,然后跟大家协调好。你是协调人。别人不听你的,不管对错,你都来横的,不行就给人家小鞋穿,你跟邪党的干部有啥区别呀?改改吧,把师父交给的事办好。

弟子:我代表邯郸大法弟子向师父问好。

师父:谢谢大家。(鼓掌)

弟子:山东济宁金乡有一个自称是大法弟子的人到处打着自己有特殊使命的旗号,说用功能为同修解除业力、帮助同修过关。

师父:他是入魔了,这肯定是入魔了。是凡这样的,他怎么能有市场呢?大法弟子,还不是那的人给他市场?就说这个地区出现这个事情不是偶然的。就是你这个地区有问题啊,给他市场,不是你们那普遍有这个问题才出现的吗?当然了,没这问题的就看的清楚,就看出来了。有这问题、有这执着的,就看不出来。

弟子:如果大量的大法弟子没有圆满,正法進程结束了,那这些大法弟子会怎么样?会留下来继续修炼吗?

师父:怎么样哪,我也不能说。一码事是一码事了,怎么立的誓约一般就怎么办了,没有第二次机会,没有第二次机会。

【救苦寻声评】看来还是不去当什么大法弟子,不去立什么该死的誓约好啊!战战兢兢,小心翼翼,唯恐少做一点,唯恐哪里做得不如大师的意,就要被打成特务,就要下无生之门,形神全灭,倒霉透顶。悔不该当初没有在史前发下誓愿当中共党员,就会有大师死死活活前来救度,想不成神都难。人比人气死人啊!

弟子:我们是否在经营还没有上去的情况下需要请那么多行政人员?他们的薪水都不低,但大家都不知道他干嘛的,看不到他对媒体有任何的帮助。

师父:那这是哪个媒体干的?有的时候就是不清醒啊。

弟子:我是新唐人的编辑,看到一个突出的问题,同事之间、管理层与员工之间不沟通,难流通,各做各的,工作安排靠手机短信,很少当面讲话,没有日常的编辑部例会,部门工作会议也少开,员工不知道工作方向和整体情况,想多承担工作也有劲使不上。

【救苦寻声评】这位弟子揭露得好!暴露出了大法的现状,等于狠狠扇了大师一记响亮的耳光!

师父:具体情况不了解,师父也不能够多说,但是这里边说了一个问题,说什么问题呢,就是互相之间见面也不沟通,发短讯。我告诉你,那些外星人就这么干的。人哪,是有交流的。人类社会几千年这个正统文化、神传文化,人的状态,都离不开人群的交流。

什么样的生命不交流啊?你们知道那个外星人,在它们的星球上是没有情的。地球要没有情那很可怕!可是作为修炼人有情又是执着。从情中走出来,是给修炼人安排的难度,也是为了人修炼中能消业去人心,也是为了人类的生存状态。那外星人呢,它不能修炼,它也没有人类的特殊环境,可是那个外星人是地球人这么叫,叫它外星人,它们就是怪物,就是怪物。严格的说,人是神用泥土造的,神把三界内基本粒子都看成是土,宇宙中的尘土。那外星人,我觉的它们都是从垃圾堆里爬出来的,它比人低。

它没有情感,那它们那个社会怎么维系的呢?是靠技术。谁的技术高,谁就高它一等。谁的技术更高,谁就是头。它们为了技术而生存,开始只是个低生物,为了生存而生存,渐渐的用技术维系着生存的时候就变成了技术第一,就是这个。人的思想它看不懂,当然你也不懂它,完全是不同的东西。但是由于它的技术发展很尖端了,所以它能看清你要表达的,它知道你要表达的,就这么回事。

【救苦寻声评】怪哉!大师不正是要弟子们把情都修去的吗?不是说没了情,就有慈悲来代替了吗?外星人没情,不就是慈悲了吗?怎么又出尔反尔要留下情了呢?

弟子:弟子不是很清楚,什么情况下发正念应该加入善解……

师父:发正念没说让你善解啊。发正念就是清除、解体,是不是?发正念善解,那就不用发正念了。不是清除那不好的东西吗?那些不好的东西你跟它善解?我跟你讲了,毒药就是毒,你想让它不毒你做的到吗?做不到,它就是毒。你说你这毒药跟它讲讲真相变成不毒的了,这好象做不到,是不是?

弟子:中国大陆有些同修不参与诉江。

师父:这个事已经讲了。不参与诉江的,我也主张没暴露的、有些学员还挺起作用的,就不暴露。但是也不都是这样,那有些根本就不当回事,他修炼境界在那。那有些呢,他就是害怕,那也是修炼境界决定的。就这么个情况。

弟子:最近我们收到的美元上有的写着中文字、英文字、大法网站网址。在美国这样做合适吗?

【救苦寻声评】哈哈哈哈,国内弟子把这种恶习也带美国来了,可以让美国人民大开眼界,见识见识其丑恶的本性了。

师父:不合适。我想这一定是大陆新出来的人干的,在美国不需要你这样做。国际社会都把中共邪党当作魔鬼,他们嘴里不说,心里头都知道,用不着你去说,用不着这样去做。

大陆出来的学员,有些做的那个事情象跟大陆一样的心态,怪怪的,国际社会不理解你们。有些项目不让你参与,也不是永远不让你参与,你总得把你的思想在正常的社会里把那个思想扭转过来。在党文化的作用下、在变态了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中养成的那种习惯,那得去掉。我来的时候也和你们一样,但是我很快就明白了。任何事情喜欢走极端,写个文章,词句用的极端;写个东西,表达都写的特极端。这个社会它接受不了的,它是非常讲究实事求是,多大的事就是多大的事。

弟子:替换下来的《论语》是保管还是烧毁?

师父:烧毁,尽管烧。师父告诉你们烧你们就烧。

【救苦寻声评】好!烧个痛快!把大师的书都一把火烧个精光!看你再害人!

弟子:请师父再讲讲神韵交响乐团的意义,今年第一年办,推广还是很难,比推广神韵难。

师父:随着神韵的质量提高,技术质量的提高,演出的效果也越来越好。技术质量的提高是两方面,一个是演员本身,舞台上演员的本身技术的提高,再一个是,因为舞台上的演员是靠音乐伴奏的,音乐要不好听就会把整体效果给破坏掉,而且声音哪,神把它也用来清理人体的不好的东西,而且能打到深层去,能起到很大的正面作用,神韵所有的东西在救人中都是有用的,技术高的艺术家,他用音乐也能够起到启迪人心、弘扬神传文化的作用、恢复传统文化的作用。因为他不能够直接把人救了,所以我就让他们在短时间巡回,一方面叫人知道神韵音乐的高水平,另一方面对他们本身是一个锻炼。咱们有很好的音乐家,也想展现给人看一看,我们是高水平的。舞蹈演员有机会展现,他们还没有那么多的机会展现。

一个高水平的乐团对整个神韵的烘托是起正面作用的。有些地区觉的效果很好,愿意办,有些地区听说了,也想办,但是条件不够。有些想办,但是由于学员的变动,等等变故,票又不太好推。反正是不管怎么样吧,大家都有各自的困难。其实我想多数做不好还是有人为因素的,思想、想法对不对头造成的。

大法弟子啊,你觉的应该做的,你就应该去做好它。当然大家很忙了,师父也看到了这一点,我也不责怪大家,总觉的大法弟子不管怎么样吧,你做好你做的,那神可佩服你了。你什么事都不想用心,救人的事也不上心,不愿去做,那干什么?你说大法弟子就得干好三件事吧,你什么事都不太注重,时间过去就过去了。啥也没做好,啥也没修好,怎么办?

弟子:无神论在很多中国人心中根深蒂固,如何正念破除?

师父:这不是你现在破除的,救人中就是尽量跟人讲吧。当然这么说,人类无神论这个东西,整个一套系统,包括这个文化,就是安排了一个负面的东西。人过去都是信神的,只是到近代才出现这个状态。过去都是宗教和宗教之间的冲突,你的神、我的神,现在是无神和有神,这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就是现在出现的。那也不就是给你们开创的、不就是给你们救人制造难度吗?也就是人的劫难了,人能不能得救的最大障碍。

中共邪党啊,你们不讲真相人也会渐渐的辨别出来,它是个邪恶的东西。无神论是在这个文化中成长起来的人无法辨别的,真的是很难辨别。

弟子:我们地区和其它地区都有个别理智不清的人在景点与唐人街高喊,做一些警方、地方政府不认同的行为。

师父:这些人哪,我告诉大家,这些人各地都有,只要这件事情没结束就会有。旧势力就是让他蹦出来起负面作用的,不然的话它们认为,大法弟子都这么好、都这么正面,人很快就认识了,一点负面因素没有。再一个,怎么考验你的人心啊?你们有些人就是执着于蹦出来这些人讲的,那这个心该不该去啊?这是旧势力想的,它觉的这也是漏,就要蹦出这些人,看你们怎么对待、你们什么心态、受不受干扰。至于说在常人中什么影响,它才不管,它只为完成它要完成的东西。这些人本身都是来干扰的,表面上打着都是大法弟子的旗号,我告诉大家,他们都是来干扰的,旧势力安排進来的。

师父谁都度,特务都度,跟你们说了吧?这样的人,当初有时间、有机会我也在跟他们讲,我说好好做,做好,机会难得。可是呢,我现在不这样讲了。有这样的人问我,能不能圆满?我说不圆满就不圆满吧。那咋圆满哪?一路上都是在干破坏大法的事,根本不修,上哪圆满去?你连常人都不如啊,圆什么满哪?在他们面前,机会已经很少了,奋起直追也追不上。真的能做好了,是能圆满,但是哪,机会已经很少很少了。

【救苦寻声评】哦,人家在景点与唐人街喊两句就算理智不清了?是怕美爹责怪才是真的吧?想当初,你们上万人把那么多机关企业都包围起来,怎么就不算理智不清了呢?

弟子:这些人到景点很积极,每天都去。

师父:是,这些人非常积极。

弟子:被一些华人与公众排斥,有些学员却支持他。

师父:是啊,有些学员觉的他来了就是好啊,当然支持了,分不清楚谁是干扰、谁是不干扰。正因为有这样的学员,才给他市场,他才能做了这样的事情。容忍他,容忍啥?容忍他来干扰你们救人?是啊,我那个时候也在想,尽量容忍;现在看来,这些人有的是死不改悔的,也就别给他机会了。

弟子:八十八个国家、地区、城市的大法弟子向师父问好。

师父:谢谢大家!(鼓掌)我好象还要讲点什么。(鼓掌)

一年两次法会,相比之下比过去的法会少多了。但是不管怎么样,大法弟子在一起交流交流,互相促進,这个作用真的是很好。就是想让法会在修炼中起了正面作用。这些年在困难的时候,学员走过来,法会也是起了大作用。困难中互相鼓励,能让人走过来,这就是法会的作用,所以希望大家没白来。我刚才一开始就讲了,天南地北的,路费、食宿、购物,合起来这笔资金巨大。我们这样花费,也得把它花在有用的地方,想大家一起凑凑热闹不行。会后顺便也告诉那些不精進的,你没时间了,你要怎么办?再有呢,犯了错误的,你犯的那些错误,你咋办?拿了学员钱的那些,你怎么办?

我们有些学员在病业关上走不过来。你不要往大处想。你说我没什么大错误啊,对法很坚定啊。可是哪,你不要把那些小事不当回事。邪恶会钻空子的,很多学员因为小事甚至于走了,也真都是因为非常小的事。因为修炼是严肃的,是无漏的,你在那些事情长期都没修过,虽然小,你长期都没重视过,那就是事了,所以很多人是因为这个走的。现在迫害大法弟子的,旧势力不敢直接干,那些个有形的大的生命都不敢干。现在干的都是什么东西啊?都是虫子之类的,细菌乱七八糟,都是这些东西。发正念是非常管用的!一灭成片成片的就灭掉了,可是它很多,宇宙多大啊,这个东西,而且宇宙的层次很多,你灭完了,不一会,时间不长,它又渗透过来,它又来,你再灭。就是不断的这样发正念,要坚持一段时间,才能够明显见效。不要觉的发完正念了,感觉好一阵,又不行了,你就失去信心了。我告诉你,它们就是用这个办法在耗你,耗你的坚定信念,大家要注意这些事。

师父说的三件事都很重要,希望大家在最后的这段路把他走的更好。那些做的好的,不要松劲,不要松劲。这么多年大家走过来不容易,师父珍惜你们,师父也感谢你们。谢谢大家!(众弟子鼓掌,起立致敬)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