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繽紛樂園徵文〕我,存在
2010/06/04 00:16
瀏覽1,914
迴響3
推薦44
引用1

(圖片解說:筆者陪貝絲在花蓮門諾醫院做復健)


引用文章
2010繽紛樂園徵文「我」 

名字,只是個將我與他人劃分開來的符號。但外號,卻是將我與他人之間的差異更加彰顯的工具。




你或許會稱我為〔酒鬼的女兒〕、〔賭鬼的孫女〕、〔娼妓的曾孫女〕。那些都不是我的本名,你無法否認我靈魂的價值。




你或許會論斷我,說我的肢體障礙是撒旦佈下的詛咒;說我向上天求情洶湧的眼淚終是枉然。那些並非全然真實,你無法抹煞我生存的意義。




在你順利地展開今生旅程的開端時,我以腦性痲痹的劣勢起跑。你一直看不到我,因為我總是在你身後吃力緩慢地跨步,一小步一小步的。我堅信持之以恆的努力終會將我帶到你的跟前,與你齊肩並進,平起平坐。




你身邊圍繞著愛護你的家人,呵護你的雙親,提攜受寵的感受對我來說是遙遠陌生的。




一個晚上,媽媽用毛筆在我的每一件衣物背後都寫上我的名字---那個將我與他人劃分開來的符號。第二天,我被送進殘盲教養院。

 


我雖小,但有感情;我雖小,但有血淚。猶如個吃黃蓮的啞女般,我口裡喊不出個求情的字。不會走路的我,淚流滿面地跟在媽媽離開的摩托車後方,奮力地在柏油路上追著爬,歇斯底里地狂叫著,似乎再給我一點時間,我就能哭喊出平生第一個字。




滿臉都是淚水混雜著灰塵的我跪坐在人行道上望著媽媽離去的背影,不知自己做錯了甚麼。




我被拖回院內,獨自坐在入口鐵門旁等待,直到夜深。




當年,我兩歲。




你不會了解,因為我總是在你背後孤獨寂寞地默默流淚。你不曾回頭過。




我終於在讀小一時學會走路了。雖然步伐緩慢搖晃,但我終於達到了一個里程碑。




記得那年的除夕,校車將我送回巷口的那天嗎?你在巷子裡跟鄰居朋友放鞭炮玩耍,一見我搖擺不定的腳步朝著你寸進,似乎所有隱藏在你內心深處的邪惡都突然被釋放了出來。你手裡扔出的石頭一塊塊紮實地打在我軟弱無力的身軀上;你嘴裡吐出的惡言一句句殘酷地雕刻在我脆弱的心坎上。




當我被擊倒在地,滿臉灰沙時,你靠上前來咒罵我、恥笑我,說我被鬼附身。我捲曲的身體,直不起來的背脊,無法控制的肌肉抽蓄,懸掛在嘴角的口水,結巴口吃的毛病...我整個人, 在你眼裡,都是眼翳。


但我不怪你。


你會這麼對待我,是因為你不認識我。只要你給我一點時間,我一定能向你證明:其實,我和你一樣,只是今生的過客。




當年,我七歲。




你或許認為我是個前途黯淡,未來無光的廢物。你甚至將我和國家的負擔劃下等號。我必需忍受連成人都未必能從容面對的苛責,但你曾否想過?每個女孩兒多少都有一點愛美的天性。看看我一身的殘疾和缺陷,你覺得我願意嗎?




我實在也不願意啊!




我有個酗酒成性的爸爸和一個邪惡狡詐的後母,他們對我,沒比你來得仁慈友善。精神轟炸和情緒瘧待照三餐來,恥辱和心痛是我最熟悉的感受。後母執意要爸爸帶我到婦科解決〔婦事〕,但在姊姊的據以力爭之下,我保住了身上所有的器官。 


當年,我十五歲。




這輩子一言難盡的無奈,不知要到何年何月才能劃下終止符?




一天,我脖子以下的身軀全都癱瘓了。磁核共振掃描,腦科門診, 脊椎注射, 職業復健,我全都參與了。但我無助的身體就是這麼安靜乖巧地在輪椅上躺著,一聲不響的。




我望著眼前在醫院長廊裡上下經過的人群。每個人的心裡和肩上都背負著不同的擔子。他們的臉上沒有微笑,他們的表情沒有陽光,他們的心裡沒有喜悅。但他們滿有希望,他們的雙腳總有一日會駕著他們走出醫院,走出自己的一片天。我,卻仍舊坐在原地,在孤寂昏暗的醫院長廊裡。




你現在應該在盡情地放縱自我,享受青春,遨遊世界,過著和你童年時的夢想一模一樣的生活吧?




我仍然一如往昔地從窗戶的這端向外望去,獨自一人看盡人生。瞧見那些蹦蹦跳跳活潑快樂的小孩連跑帶跳的,我不知道一雙靈活的雙腳能跑能跳的感覺為何。我只知道自己羨慕眼簾裡印著的那些小孩影像,和他們天真無邪的笑靨。




雖然我無法站立,但我也不容許自己輕易地倒下。在求生的意志上,我是個巨人。我站得比任何人都高,頂天立地,屹立不搖!




雖然我的靈魂被禁錮在佈滿缺陷的身軀裡,像是個被判長期徒刑的囚犯一樣,但我的思緒是自由的,就像是在藍天白雲間翱翔的鳥兒,在廣闊天堂的懷抱裡頌詠生命的可貴,人生的崇高。




若沒有這些塵世今生的挑戰,何來對光彩來生有所冀望?




若不是這些血淚今生的考驗,何以對榮耀來生有所期待?




今年,我三十歲。




你或許會稱我為〔酒鬼的女兒〕、〔賭鬼的孫女〕、〔娼妓的曾孫女〕。那些都不是我的本名,你無法否認我靈魂的價值。




你或許會論斷我,說我的肢體障礙是撒旦佈下的詛咒;說我向上天求情洶湧的眼淚終是枉然。那些並非全然真實,你無法抹煞我生存的意義。




你的名字叫世界,我的名字叫貝絲。我懇求你勿以鄙棄的異樣眼光看我。




你的名字叫世界,我的名字叫貝絲。我懇請你記得:我在你身後無聲無息地存活了一輩子。




我,存在!


(圖片解說:貝絲遵照復健醫生的指示,練習握筆寫字,以鍛鍊手部肌肉。筆者幫她將右手五指撥開,將筆放在貝絲手掌心當中,再幫她把五指併攏握筆。她吃力地在白紙上寫下歪斜的一行字:〔天父,謝謝您賜給我生命〕。


這十個字,花了貝絲將近一個小時的時間才寫完。)


本文榮獲2010繽紛樂園徵文〔我〕http://blog.udn.com/nlcmak/4243153 第二名,感謝主辦單位和各位親愛的讀者對貝絲的支持和鼓勵。感激不盡!


有誰推薦more
迴響(3) :
3樓. Gladys
2010/06/05 10:57
您好

那天我有去頒獎典禮

知道你從國外回來

很被你感動

恭喜你得獎

謝謝您,親愛的若雅。真可惜在頒奬典禮當天沒有認識您的榮幸。在下會好好努力,明年再參加比賽,或許能夠僥倖再有機會回台灣一次。:) Hope Youngblood2010/06/05 11:40回覆
2樓. 巧妙 喜歡上帝的手
2010/06/05 01:17
我要將您的網址po上

讓大推您

加油

謝謝您,親愛的巧妙。相信您的推薦和大家的支持,會是鼓勵貝絲更努力復健的動力。謝謝您!願 神祝福您! Hope Youngblood2010/06/05 05:47回覆
1樓. Apple *
2010/06/04 00:32
敬佩

貝絲:

在我眼中妳站得確實比別人高. 敬佩!

Apple

謝謝您,親愛的蘋果。看到您這則短短的留言,我的眼淚忍不住掉了下來。 Hope Youngblood2010/06/05 00:15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