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隱形的牆
2014/10/07 04:56
瀏覽3,225
迴響16
推薦139
引用0

夜裡,窗外下起了傾盆大雨,她趕緊關了落地窗,把剛剛被風吹得四處亂飄的窗簾稍作整理。這時,牆上對講機答答答響了起來。螢幕上是她的大孫女曉玲,站在門外已經被淋成了落湯雞,她連忙按下開門鍵,打開大門讓曉玲進來。

「阿嬤!是我。」門一開,曉玲全身濕透了站在門外。

「妳怎麼了?又被媽媽趕出來了?」她從頭到腳打量了一下這小女生,遞了一條毛巾給她。紫色的頭髮,穿了耳洞,這些她都見過了,只不過這一次,小女生鼻頭上多了一個小小的鼻環。

「來,我看看,嗯!這次阿嬤連猜都不用猜了,一定是這個鼻子上的東西害妳被媽媽趕出來,對吧?」曉玲點點頭,一邊忙著擦拭著濕漉漉的頭髮。

她這個女兒離過婚再嫁,為了曉玲這個和前夫生的小孩子可是傷透了腦筋,當媽媽的三番兩次的警告曉玲,不准曉玲再去刺青或穿耳洞,否則將要斷絕她任何金援。而曉玲正值叛逆期,對媽媽的警告一點也不在乎,再怎麼樣,阿嬤一定會收留她,曉玲是這麼想的。阿嬤的家對她來說,就是最後的避風港。

「今天你就睡這兒,有什麼事明天我再和你媽媽說去。」她幫曉玲拉好被子,關了燈出來。

她想起自己二十歲就結了婚,生了二女一男。三十歲的時候,老公另結新歡,對象是和老公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而最讓她最不能忍受的導火線,是她老公竟然說會決定和那個女的在一起,是兩人關係的「復合」。夫妻關係如此不堪一擊令她無法置信,她在極度憤怒之下決定與老公結束十年的婚姻關係,由於她在職場上表現傑出,經濟上過得去,於是她決定將三個孩子留在身邊,讓老公離得乾脆一些,揮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她很清楚自己的個性裡有一股不甘示弱的力量,逼得她做出那樣的決定。對於感情她是有著強烈的附著力,不管是伴侶或是孩子,她不會容許第三者介入,更別說是要與她一起分享。但是對於家人,她情感的付出毫無保留,掏心掏肺她都願意。

對於子女管教方面,她並沒有得到很多的認同,尤其在曉玲這件事情上,她和女兒之間的溝通更是南轅北轍。女兒對母親數度「包庇」曉玲的做法有點不諒解,兩個女兒同一陣線向母親抗議,認為她的做法會讓孩子變本加厲,同時也削減了她們身為父母在孩子面前的「威信」。

但是她可不這麼想。

「你們以為我當年是怎麼把你們幾個帶大的?你們自己也知道,你們在曉玲這個年紀時,在學校也是七零八落的。你們再看看自己,現在還不是一個個生活的好好的?」和強勢的母親對比之下,每次講到這裡,所有的人都啞口無言。

與老公離異以後,她或多或少得知前夫和那位她眼中的第三者生活上過得並不如意。前夫近年來更因為罹患了肺癌,長年臥病在床。她的三個孩子不時會去前夫家探望他們的父親,帶回前夫的近況讓她知道。

去年冬天,孩子的父親終於敵不過病魔的摧殘與世長辭,她在得知前夫去世的消息後,向公司請了三天假,獨自在家裡痛哭了一場。她甚至給三個孩子發了電子郵件,「謝謝你們的父親給過我一段美好的時光,老天送給我們最好的禮物就是你們三個孩子,我真的謝謝他。」她讓孩子們到前夫家去奔喪,自己則是在空空蕩蕩的公寓裡度過了晦暗傷感的一星期。

她一點也不隱諱自己在感情上的歇斯底里,因為她曾經如此深愛過。但是當她的孩子們提議過年的時候,由大家輪流邀請經濟狀況不是很好的繼母一起吃團圓飯時,在電話另一頭的她,還是完完全全崩潰了。

「你們不要跟我提這件事,我不想知道,也不想聽。」她在電話另一端用近乎尖叫的語調高喊著。

在別人的眼中,幸福也許是一門妥協的藝術,但是妥協的前提是必須發自內心的真誠,這一點她做不到,尤其是面對曾經奪走她愛情的那位第三者。對她來說,椎心的痛,並不會隨著歲月而消蝕。這麼多年來,她在心中堆砌出來的那道心牆是支持她不被現實擊倒的最大力量,然而與她一起生活了數十個年頭的孩子們,還是無法理解她的心痛,她的在乎。

看著已經熟睡的曉玲,此刻,她似乎可以體會出曉玲那種不被家人接納、認同的感受。

雨滴滴達達打在落地窗上,她緩緩拉開落地窗走到陽台,伸出雙手讓雨滴落在手掌心、手臂上,打在心中那道隱形的牆上。儘管外面一片漆黑,她依然清晰地看見自己傷痕累累,疲憊不堪的模樣。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言情小小說
上一則: 愛的花嫁
下一則: 很遠‧很近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6) :
16樓. 無違
2014/10/14 09:22

很寫實的故事。

我有個朋友,先生在外頭和別的女人有了孩子,她也曾經對丈夫非常的不諒解,做了所有女人都可能會做的事⋯阻撓他們見面、跟他大吵大鬧⋯只是沒想過自殺,因為子女都還小。

後來先生生病,50多歲就過世了,她接下丈夫的事業,還安排一個職位給那女人,好讓她扶養小孩。她的理由是,她不忍心讓丈夫的小孩流落在外,所以就替他擔負起照顧那對母子的責任。

丈夫過世後,她選擇了原諒,原諒他,也原諒那女人,卻反而對自己當初的所做所為感到歉疚。

男人的故事大同小異,女人的故事卻好像永遠講不完。^^

你敘述的故事裡,丈夫事業有成,所以你的朋友也得以順利繼承其事業,才有後來這段不一樣的結局。同樣的故事,發生在別人身上,可能結局是反過來的也不一定。

過程總是充滿淚水,故事總是曲折,這樣的情節,也許再過千年依然會持續不斷重演。 【Hey Ho】2014/10/14 22:37回覆
15樓. 韶關
2014/10/12 22:00

滿喜歡看黑猴的小說,有其精緻度。

小孩們也太不懂事,諒解是一回事,但接回家吃年夜飯又是另一件事。

不過,習俗上,好像不叫繼母,應該是叫"姨啊"?

咱們中國人比較講究用語,不像西洋人一律稱之為 Step Mother。我的朋友當中也有這種父親另外找伴侶的情形,他們確實不願意叫後媽或繼母,甚至稱姨都不願意,嚴重一點的只願意和父親來往,對父親的伴侶視而不見。

互不來往的,就沒什麼故事好講了,樓下有格友提到,也許孩子們是感念後媽對父親生前久病在床的照顧,只是自己母親心中的傷痕,顯然不是一筆勾銷那麼容易。

【Hey Ho】2014/10/12 22:13回覆
14樓. 黃彥琳~~石頭記
2014/10/10 03:53

很好的文筆,
細膩的寫出了失婚女性的心思~~

三個孩子提議過年邀請繼母吃飯,
可能是看到繼母照顧父親的辛勞。

但是母親無法接納小三,也是人之常情。
孩子若懂事,
應該私下悄悄請繼母,別讓母親知道。得意 


如何在母親與繼母水火不容之間取得一個兩全其美的平衡,確實是一道難題,也是藝術。人們在年華老去的同時,習慣會將時空凍結住,忘記了如何與時俱進,想法上也益發的堅持與固執,如果年輕一輩的孩子少了耐心,往往一場對峙就會慢慢成形,有時候甚至會一發不可收拾。

彥琳化解緊張對峙備有錦囊妙計,妙極。

【Hey Ho】2014/10/10 12:46回覆
13樓. 一畝桑田
2014/10/09 12:47
作怪

孩子愛作怪是天性吧,

但還是與家教和生長背景有關,

電影「龍紋身的女孩」鼻子就穿子很多環。


與其說是受家庭影響,我倒覺得是同儕之間互相影響的結果。不過那不是我這文章要傳達的訊息,我比較好奇女性面對矛盾時在心境上如何轉折。許多男性面對同樣的問題,有許多人選擇兩手一攤,在這方面女性勇於負責的態度似乎略勝男性一籌。 【Hey Ho】2014/10/10 00:07回覆
12樓. 葳葳百合
2014/10/09 02:00

愛作怪的小孩      男女都有

曾見過一高中男孩        其中一 耳朵上打了七個洞

要不是因為打第七個洞(據說是自己動手打的)時     消毒沒做好

引起皮膚發炎    讓他嚇到(醫生說:嚴重耳朵就可能報銷)

那位少年先生還準備打上第八洞哩


小孩子作怪,多少都有近因遠因,我想身為父母的都清楚問題所在,只是處理態度上每一家不同,甚至爸媽彼此之間也會不同調。

這篇文章,曉玲只是個引子,其實我想表達的是女主角的成長心路歷程,看著自己一手扶養的孩子逐漸為人夫人婦,孩子看待後媽的態度與母親看待第三者的態度,在父親離世後,並沒有因此達成共識,反而形成更大的鴻溝。這樣的矛盾,究竟有無出路?

【Hey Ho】2014/10/09 02:27回覆
11樓. 文達
2014/10/09 01:39

看到您的文筆~越來越有內容, 真是羨慕......

我是在試著突破一個瓶頸,也有在寫自傳的意思~ ~

可是; 好像還是抓不到定點, 茫茫然不知所以然是也 - ! - 

城邦人才濟濟,我實在不夠資格班門弄斧,謝謝文達兄一直以來的抬愛。文達兄的努力我感同身受,在此野人獻曝,就讓我們彼此切磋,一起成長。

以文達兄最新一篇文章為例,兒時故事其實充滿著童趣。同樣是講故事,吳樂天可以在語氣音調上加油添醋,平凡無奇的廖添丁馬上就飛簷走壁,高潮迭起。

文達兄不妨也「借題發揮」,在每一個情節上稍加誇大潤飾:在小孩眼中,又紅又大的西瓜如何令你垂涎欲滴,如何讓你抗拒不了那想大口咬下的誘惑;母親手中的藤條在你年幼的眼裡,是何等威嚴的象徵,經過怎麼樣的一陣雞飛狗跳,你跳上了搖搖晃晃的芭樂樹;跌打損傷的中醫老師傅如何讓你在哀號聲中替你把快散掉的骨頭重組回來....

故事裡,每一個情節其實都可以讓人拍案叫絕,不必急著用一句話就把故事說完,對吧?

【Hey Ho】2014/10/09 02:14回覆
10樓. 愛玩 愛吃 愛喵喵
2014/10/08 00:48
我是一個單親媽媽 , 當年的我選擇離開 , 並不是被背叛 , 而是一個沒有肩膀的男人如何相伴一生 , 但是我的兒子說他有一個全世界最酷的媽 , 是因為我無論什麼事 , 重不下命令 , 永遠和孩子討論解釋 , 因為我自己知道只有和孩子做一輩子的朋友 , 孩子的心才會和你永遠在一起 , 至於曉玲的情況 , 她又沒吸毒 , 又沒有有偷 , 沒有搶 , 在我眼裡 , 這孩子只是愛標新立異些 , 在我觀念裡 , 我會和她聊為什麼我不喜歡 , 壞處在哪裡 , 其實你和孩子做朋友 , 在他們的成長過程是可以免掉很多摩擦及他們因叛逆期給你的頭疼.

是,這也是我文章一開始就讓曉玲率先出場的原因。

曉玲在父母眼中的驚世駭俗,到了阿嬤這裡有了一個強烈的逆轉,然後再延伸出來三個子女對於後媽生活困窘的「同情」,讓讀者在此時融入女主角的情境,甚至把自己想像成女主角,去體會三代之間的情感心結。

謝謝你把自己的經歷放進這篇文章裡。

【Hey Ho】2014/10/08 02:32回覆
9樓. 寧靜姐
2014/10/07 18:44
如果是我...我不希望兒女和無血緣的那個後媽來往,畢竟一人做事一人擔,毀了別人家庭就[別想分享別人撫養兒女的果實]。

寧靜姐的反應很寫實,直搗黃龍。

文中我沒有刻意去描繪女主角會如何「主導」這局面,而是藉由她的孩子「同情」經濟狀況不佳的後媽,來凸顯女主角的個性與她有點進退兩難的心境。

我自己揣測,現實中女性面臨的,也是如此?

【Hey Ho】2014/10/07 21:37回覆
8樓. 蒂兒
2014/10/07 14:30

我的耳朵只有天然的洞啦!這樣才可以聽到聲音。得意 沒有人工洞,因為人工洞要花錢買鈴鐺掛上去,不符合經濟效益。

相較於第三者,我比較不會原諒丈夫,因為那才是背叛者。不過都已經離婚了,就沒甚麼好發火的。

寫文時,我真不知道女性讀者看完會是什麼感想,男性在這篇文章裡雖然輕描淡寫,但是卻是文中女性心情轉折的重要關鍵。

面對前夫的去世,女主角的反應是我認為最值得著墨的高潮之處。 【Hey Ho】2014/10/07 21:22回覆
7樓. 看雲
2014/10/07 12:31

以前公司有位設計師在耳朵上打了一個大洞,鑲上金屬,以便多掛幾個環 誰理你 

對於年輕人對身體髮膚的不愛惜,雖不苟同,當面也不好說甚麼

隱形的牆,可能很多人經歷過這種感覺

我在樓下回賈媽說到有一次我在台大醫院遇到一個貌似龐克的年輕人,耳垂掛的是別針,害我直盯著他耳垂,差點忘了我是替父親領藥。後來一想到把別針穿進耳垂,我就不禁要全身哆嗦,痛...痛...痛啊!

以男性角度描寫這類故事,難免有些地方不夠細膩,不過對我而言,也是一種新的嘗試。
【Hey Ho】2014/10/07 21:15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