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文學一隅〕敻虹〈我已經走向你了〉
2008/12/14 19:26
瀏覽3,213
迴響2
推薦14
引用0

敻虹〈我已經走向你了〉


你立在對岸的華燈之下
眾弦俱寂,而欲涉過這圓形池
涉過這面寫著睡蓮的藍玻璃
我是唯一的高音

唯一的,我是雕塑的手
      雕塑不朽的憂愁

那活在微笑中的,不朽的憂愁
眾弦俱寂,地球儀只能往東西轉
我求著,在永恆光滑的紙葉上
求今日和明日相遇的一點

而燈暈不移,我走向你
我已經走向你了
眾弦俱寂
我是惟一的高音

作家介紹:

  敻虹,本名胡梅子,一九四○年出生,臺東人。國立師範大學藝術系畢業,文化大學文學碩士,東海大學哲學研究所博士班。曾入美國愛荷華大學「國際工作坊」深造,擔任過中學教師,從事室內設計及插圖工作。現任美國西來大學教授。現寓居美國。
  
  敻虹為藍星詩社同仁,詩作首刊登於余光中在《公論報》主編的「藍星詩刊」,之後作品多發表於「藍星週刊」、《藍星詩頁》、《文學雜誌》、《文星雜誌》。 她的早期詩作偏向浪漫情懷,文字溫潤婉轉,多描寫親情、愛情以及臺東家鄉。詩人余光中和瘂弦曾說她是繆斯最鍾愛的女兒。敻虹中年以後皈依受戒學佛,相較於前期作品,從《紅珊瑚》開始多了禪思以及佛理。余光中在敻虹《紅珊瑚》的序中,稱她為「浪漫為體象徵為用的新古典中堅分子」。《觀音菩薩摩訶薩》、《向寧靜的心河出航》是她創作佛教現代詩的結集,讚頌觀音菩薩以及重新詮釋《心經》。

  敻虹學會梵唄,參加早晚課,深受感動後,寫出她第一首佛教現代詩〈爐香讚〉十三首。她認為在她的創作歷程裡,現代詩與佛教現代詩不是前後分明的兩個段落,而是重疊、並行的。敻虹自小在正信的佛教家庭中長大,受到父親修持《心經》的影響,在大學時,已有禮讚佛陀、響往如來境界的詩句。父親曾希望她成為女畫家,最終她還是回到詩的領域;但是繪畫的訓練仍有著影響,她的詩傾向繪畫的構圖。

  敻虹自述學佛後的詩觀與信仰是與生活日常融合一起,她認為藝術題材從普遍相轉換為特殊相,有賴於「心靈中微妙的慧性、靈性、悟性、佛性」;需要更高一層的哲思,將感官觸覺賦予美的意義,使讀者能有「愉悅、感動、提昇、淨化之效」。如果只是鋪陳原始感官,則容易如泡沫一時起滅。「詩人的美學、詩人的詩觀,是理性的生命態度,卻基本地影響了感性的創作方向」。

  一九六八年她的第一本詩集《金蛹》出版,此書已絕版難尋。除了〈浪女〉及〈蒼白的牋〉兩首外,《金蛹》詩集的其餘作品皆收入大地版《敻虹詩集》 (1967)。其他出版詩集尚有《紅珊瑚》、《愛結》、《稻草人》、《觀音菩薩摩訶薩》、《向寧靜的心河出航》等。

嘉嘉賞析:

一景劇場想像

這全然是一景劇場想像︰
如果你的某一種生,
是我的某一種死;
或如果我的某一種生,
是你的沉溺在不再有呼吸的海底──
我看到你弓身如萎縮的花葉,
在床角,孤單。
如果你是那樣絕對的兩端,
其實有無限的關情連接。
但確實是那樣難切入的孤絕︰
當我已走你情障,
而你猶陷身未解。
有或無,普遍性或非普遍性,
其實那是可爭議的論點。
如果我們拋棄這個主題,
便有坦坦的大地,
綠綠的楊柳之垂蔭,
為我們的閨室張羅一張
大大的眠床,清淨無染,
不只是一張雙人床,
弓縮著受傷的心、軀。

這是敻虹的另一首詩,敻虹詩作的魅力常常能夠將藝術與文字結合,在一字一句間彷彿一張張的畫作,呈現出寬闊的世界,和其中幽微的情境,這種情境在於作者對於日常事物的感受,反映出的則是眾生相貌的不同,因此,讀敻虹的詩不妨一同體會「詩中有畫,畫中有詩」的另番境界。

有誰推薦more
迴響(2) :
2樓. 翔任
2008/12/16 23:30
很棒的分享喔!

跟您分享奚淞的觀音畫。

1樓. ㊣ 小小
2008/12/16 21:44
大學時代唸過
這篇大學時代唸過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