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蘭花花精面對陰影的反應
2014/04/29 15:57
瀏覽5,398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蘭花好友小馬克(wee Mark)和蘭花花精卡



在蘇格蘭學習蘭花花精的時候,很明顯地就知道蘭花花精與我之前所學習使用的巴哈花精與北美花精都不太相同,相同之處都是用真實的花,但不同之處,除了製作方法、使用方式之外,蘭花本身與製作者如何描述蘭花花精的能量,以及使用者的反應,都是另一種新的嘗試。


製作方法

世界上的花精體系,有些製作者仍舊使用巴哈醫師使用的日曬法與煮沸法,北美花精與蘇格蘭Findhorn花精系統,不論製作者本身的靈視能力與植物溝通的方法為何,至今她們仍然保持與巴哈醫師同樣的製作方法。


但也有像蘭花花精的Don Dennise與喜馬拉雅山花精的Tanmaya,他們的製作方法一則是當地的花所提出的製作需求,而用以冥想與靈視去確認,用的仍然是真實的花,但是製作方法與材料會有所不同,例如:蘭花花精使用的是溫室中的花,在室內中製作,而Tanmaya製作喜馬拉雅山的野花花精,就必須直接使用酒精不用水。更或者像美國的Petit花精,是連同草藥町劑一起製作,但方法卻是四代祖母就流傳以來的方法。

蘭花花精歸納運作的能量層次,少數在治療(remedies)層次,多數用於身心靈層面的促進(enhancers)層次。因此在學習蘭花精的時候,如何在身體脈輪、更高層次訊息以及陰影面,是蘭花花精的特色,尤其老師Don關注使用後馬上出現的「陰影、讓你不舒服的感覺」,Don與倫敦醫師Dr. Adrian的臨床實驗,得出了兩種使用蘭花花精的關鍵。




以下文字摘錄於Don Denise在蘭花花精花卡上的說明:




Shadow Warrior花精(Bulbophyllum phalaenopsis)


一、第二類反應 Category 2 Response


傳統對花精使用的反應是說,當人使用了對的花精,她們會感覺比較舒服,這是改善了負面階段的原因,使用蘭花花精,也會有這樣的反應,我們稱之為「第一類反應Category 1 Reponse」


但是,蘭花花精更常運作在留在潛意識的地方,例如,Being in Grace這個花精,可以清理我們舊有的情緒,那些情緒我們藏在地毯下面,當使用這個花精時,首先這個人會立即就感覺到不舒服,因為蘭花花精會將這樣的議題帶到意識層面,這就是之後我們要談的「第二類反應Category 2 Reponse」。

第二類反應的關鍵是要來幫助人擺脫先前使用花精的不舒服,95%的不舒服會立即消除也不會再出現。

當人使用了LTOE蘭花花精的時候,若關注到自己有身體上微小的反應,那麼可能視之為「第二類反應」。例如,這個人可能會回報說在左肩感覺到一點痛或緊張,或可能特別身體某邊有些反應,這些都是比較小的第二類反應。這時候,只要這個同數量同種的花精,再使用一次,或噴灑在特定有感覺有不平衡與壓力的肩膀或身體區域即可。


製作者Don尚未找出第二類反應的學理來源,但是蘭花花精確實可以清理很明顯的小型的創傷/阻礙或緊張之處。有時候這種第二類反應是與過去有關(或與過去世有關),讓人再次經驗到。最好的是使用花精後給自己一些安靜可靜坐的時間去注意蘭花花精的影響。


倘若,當人可接受這樣的反應,那就是一種此人在花精療癒之旅已經正中靶心(bullseye)的意思了。 




Walking to the Earth's Rhythm花精(paphiopedilum Saint Switthin)


陰影面


人類心靈之中有著很特別強力的陰影,這樣的陰影會改變靈魂的旅程。這些陰影的元素能很容易影響肌肉測試(muscle-testing)的結果,因此重要的是療癒過程最開始就先認出這些陰影。

Shadow Warrior(陰影戰士)蘭花花精就是與這樣的陰影連結著,帶來陰影與光明的平衡,這個花精可停止陰影負面地作用著受害者或童年的核心原型,並可釐清內在的視野。

案例:

曾經在一次的課程之中,我想要從Golden Radiance這個蘭花花精開始教學,這是一個非常可愛也普及的花精(也比較簡單),可以讓學員感覺很好,這個蘭花可以連結金黃之光進入到心輪的聖殿之中。

課程中有一位女士年約三十,她的工作是同類療法醫師所以有興趣參與這個課程,她是個非常緊張、聰明也很令人喜愛的人。第一天我們一起試用這個Golden radiance花精,她馬上感覺到很噁心,非常強烈的感覺,我很驚訝,因為我從來沒有看過這個花精會帶給人第二類反應,但我馬上了解,不!這不是第二類反應。

我馬上去找出兩個與陰影面有關的花精:Shadow Warrior(陰影戰士)和Walking to the Earth's Rhythm(與大地同頻行),並且用肌力測試來確認,很明顯的她需要的是Shadow warrior這個花精,我讓她使用這個花精,她馬上感覺到好多了,再過幾分鐘,再用一次Golden radiance花精,這次,這位女士經驗到就是一般人會有的感覺,她說:「哇,這是多美的花精阿!」


當天傍晚,我與倫敦的醫師Dr. Brito-Babapulle討論這個案例,他說,在療癒與課程之前,最好先是檢查這個人是否需要Shadow warrior然後再來用其他的花精。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