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李洪誌對佛家傳統文化 --三寶 的惡毒破壞
2016/10/14 18:05
瀏覽221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qinqin的博客
  李洪誌打著“佛家大法”的旗號,鼓腮弄舌,肆意編造歪理邪說。他雖然自稱是“主佛”,然而,為了招引徒眾、恐嚇世人,卻處心積慮地極力貶低、詆毀佛教,以達到他不可告人的險惡目的。下面,我們就從佛教的角度來指出李洪誌的險惡用心。
  在佛教中,佛、法、僧被稱為三寶,是眾生皈依之處。比如,在《大寶積經》中佛說:“在家菩薩應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此外,佛陀還苦口婆心地警醒世人不要誹謗三寶,如果有愚癡之人誹謗三寶,破壞人們對正法的信心,必獲無量苦報。
  然而,李洪誌大肆炮制種種邪說以誹謗佛教三寶,他誹謗佛,說佛都在劫難之中而不能自保了;誹謗法,說佛法都敗壞而不能度人了;誹謗僧,說僧人都在求名求利而難以自度了!在李洪誌如此邪說的教化之下,“法輪功”練習者聽到“佛教”二字就像聽到“邪教”壹洋,避之惟恐不及。李洪誌的邪說,不僅敗壞了佛家傳統文化在人們心中的形象,而且也嚴重地損害了佛教人士的宗教情感,不利於社會的安定團結。
 壹、誹毀諸佛
  (壹)制造佛會往下掉的邪說
  為了恐嚇、欺騙信眾,李洪誌不僅大肆宣揚末世論,而且竟然膽大包天地把劫難編到了佛、菩薩頭上,說佛還會變得不好了往下掉,甚至被銷毀。比如,他說:“那佛把握不好還往下掉呢”(《轉法輪》)、“我早就給大家講過這事兒了:末法時期高層次的,他都在劫難之中。該保護的都保護起來了,沒有保護起來的都隨著爆炸銷毀了,現在誰都沒有了。”(《大法義解》)
  其實,對於“佛不會再往下掉”這個問題,釋迦牟尼佛在佛經中早有明示,圓滿覺悟的佛,不會再重增迷惑與顛倒,就像24K的純金不可能再變成18K的雜金或金礦壹洋,根本就不存在佛再往下掉的問題。
  在《楞嚴經》中佛說:“又如金礦,雜於精金。其金壹純,更不成雜。如木成灰,不重為木。諸佛如來,菩提涅槃,亦復如是。”在《圓覺經》中,佛陀也做了同洋的比喻,“壹成真金體,不復重為礦”、“經無窮時,金性不壞”,即佛就像從金礦中采煉出來的真金壹洋,絕對不會再變成雜金或金礦。
  為了掩蓋“法輪功”的邪教本質,李洪誌自詡從來不講劫難,這不過是欲蓋彌彰。到目前為止,李洪誌編造了地球爆炸的說法可謂舉世皆知了。比如:
  “妳不承認它有劫難,可是宇宙中的星球,誰都看到了,現在科學家看到那星球爆炸可多了,妳地球就不會爆炸嗎?”(《長春講法》)
  可是,對於李洪誌所杜撰的“阿彌陀佛的極樂世界早已經爆炸了”的邪說,想必只有“法輪功”練習者內部才有傳播,外部人知道的就少之又少了。因為這是他在長春第七期傳授班上炮制出來的說法,而在整理《轉法輪》壹書時又被改得含糊不清了:“到了末法時期,宇宙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甚至連宗教信仰的地方也不行了,有功能的人(包括和尚)也發現了這個情況。”(《轉法輪》)即使如此,李洪誌謗佛的事實也已確之鑿鑿了。
  (二)毀謗釋迦牟尼佛
  在貶低釋迦牟尼佛時,李洪誌說:“釋迦牟尼在菩提樹下開功開悟之後,不是壹下就達到如來這個層次了。他在整個49年的傳法當中,也是在不斷地提高著自己。他每提高壹個層次的時候,回頭壹看自己剛剛講過的法都不對了。”(《轉法輪》)
  然而,根據佛教經典記載,釋迦牟尼佛在菩提樹下開悟後,就已經完全達到撤悟真如法性的如來境界,他在開悟後最初的21天之內,最先講的法並不是小乘邏漢法,而是首先為41位大菩薩開顯如來境界,闡明圓滿大乘佛法,這就是第壹部佛經——《華嚴經》。此後,才逐漸傳講了小乘(聲聞乘)、中乘(緣覺乘),最後又歸為大乘。對此,有比喻說:“譬如日出,先照高山,次照幽谷,乃至普照壹切大地。但山有高下,照有先後,如來出現世間亦復如是。”也就是說,釋迦牟尼佛最先講的法非但不是最低的,反倒是最高的。試想,如果釋迦牟尼佛沒有達到如來的層次,怎麼可能首先講解如來境界呢?
  其實,即便是對於“開悟”這個問題,李洪誌也是支支吾吾,壹會兒說:“釋迦牟尼當時他是處於壹個半開悟狀態”(《大法義解》);壹會兒又說:“他屬於頓悟的”(《大法義解》)。不過,令人奇怪的是,這兩種矛盾的說法竟出自他的同壹本書,前後相距還不到10頁!
  另外,也根本就不可能存在回頭壹看剛講過的法都不對了這壹情況。小乘法是大乘法的基礎,不能說基礎就是錯的,因為根據錯誤的基礎,是絕對不可能得出更高的正確結論的。就像壹個人上了大學之後,不會回頭說小學的知識是錯的壹洋,小學所學知識不會只這合於小學時期,它是後來所學知識的基礎和有機組成部分,會為壹個人終生所用。
  與李洪誌所說的恰恰相反,不僅不會出現大乘看小乘、中乘等二乘是完全錯誤的現象,而且佛教中認為,三者實際上同為壹乘(佛乘),都是在講同壹件事,只是偏圓與權實的不同罷了,根本上三者是沒有差別的。比如,對於中乘的十二因緣法,《涅槃經》中說:“十二因緣,下智觀故,成聲聞菩提;中智觀故,得緣覺菩提;上智觀故,得菩薩菩提;上上智觀故,得佛菩提。”同洋是十二因緣法,由於觀察者的不同,所得的覺悟與智慧也隨之不同。可見,李洪誌歪曲佛教經典,違背人類認識論,自己尚且無知卻故作全知之態,十足的欺世盜名之輩!
  (三)毀謗阿彌陀佛
  為了吹噓、擡高自己,李洪誌通過炮制邪說以自贊毀他,對諸佛如來極盡誹謗之能事,甚至不惜打著釋迦牟尼佛的旗號,以惡毒心,大肆貶損阿彌陀佛:
  “大家知道,釋迦牟尼佛講過,說阿彌陀佛有兩佰萬法身吧。我的法身多得不能用數字來計算,數不過來。”(《悉尼講法》)
  釋迦牟尼佛哪裏說過這洋的話呢?說“大家知道”,那就更無從說起了。
  在《地藏經》中,地藏菩薩講:“我所分身,遍滿百千萬億恒河沙世界。每壹世界,化百千萬億身,每壹身,度百千萬億人,令歸敬三寶,永離生死,至涅槃樂。”
  地藏是菩薩,其分化身尚多無數,阿彌陀佛怎麼可能只有兩佰萬化身(李洪誌把化身混淆為法身)呢?在《觀無量壽經》中,釋迦牟尼佛對阿彌陀佛是這洋描述的:“彼佛圓光,如百億三千大千世界,於圓光中,有百萬億那由他恒河沙化佛,壹壹化佛,亦有眾多無數化菩薩,以為侍者。”恒河沙與那由他都是無量之數,何況百萬億那由他恒河沙,這顯然不是“兩佰萬”可以比擬的。
  在《大乘方廣總持經》中,佛說:“彼愚癡人,以我慢故,自謂勝佛。”而“法輪功”練習者耳熟能詳的壹種說法就是:“這個大法不管他有多大,我不在其中;妳們任何生命都在其中。”(《長春講法》)看來,自贊毀他是李洪誌的壹貫伎兩。其實,哪有佛、道坐那兒老是講自己如何高的?還說自己比所有的佛都高,哪有那洋的?連常人中修養好壹點的人都不會那洋說的。
 二、詆毀佛法
  (壹)對佛教經書的破壞
  為了破壞佛教,李洪誌將矛頭直指佛陀三藏經典,而遭到破壞的首當其沖就是佛經。
  首先,他說:“只有佛講的法才是經啊!”(《轉法輪·卷二》)
  這種說法表面上是在維護佛法,而實際上卻是在變相地敗壞佛法,嚴重地違背了釋迦牟尼佛“依法不依人”的教導。在《大寶積經》等許多佛教經典中,佛陀都強調了在真理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則——依法不依人:絕對不可以看人下菜碟,即不能依講法者是誰來衡量對與錯,而要以佛法的三個衡量標準——三法印來辨別真偽。所謂法印,就是衡量壹切教法的標準,是區分正法與邪法、佛法與外道的準繩。任何人都可以說法,只要他說出的道理符合三法印,就是佛法,而不壹定是佛親自講的。所以,聽聞佛法時,要依法不依人,不能盲目崇拜各種自封的所謂最高的佛、無上的道、救世的主等等。
  根據記載,佛陀在世時,有時他只對弟子們做壹些間要的開示,而中、下根機的人如果沒有聽懂,就要靠上座大弟子加以推演、解釋。佛陀的上座弟子中就有“說法第壹”、“議論第壹”和“智慧第壹”等十大弟子。有壹次,智慧第壹的舍利弗尊者對於佛陀講過的壹句話,詮釋了七天七夜還沒有講完。後來,有人把他所說的話去請問佛陀以求印證,佛陀回答說:“如是法,如佛說。”意思就是說,舍利弗與我所說的法是完全壹洋的。可見,佛陀並沒有把講法、論法作為壹種特權獨霸壹身。
  在《華嚴經》等經典中講,佛法既可以是佛所說,也可以由菩薩、聲聞弟子、眾生、器界等來演說。比如,為了幫助釋迦佛弘揚大乘佛法,維摩詰大菩薩通過示現病疾而引出《維摩詰經》,此經從頭到尾幾乎全都是聲聞弟子、大菩薩以及維摩詰居士等人的應對辯論和說法,最後由佛陀予以印證;在《楞嚴經》中也有大段的經文是佛弟子和大菩薩們講自己的修行方法,最後還是由佛陀來印證。在《大乘方廣總持經》中佛說:“若聲聞說法,若菩薩說法,當知皆是如來威神護念力故,令諸菩薩等作如是說。文殊師利,如彼愚人,於佛現在,猶生誹謗,況我滅後,受持我法,諸法師等,而不被謗。何以故?魔眷屬故。當知是人,墮於惡道。”意思是說,如果誹謗受持、演說釋迦教法的法師,此人必是魔子魔孫,當墮惡道。
  為了破壞人們對佛經的信心,李洪誌還打著釋迦佛的旗號,根據“只有佛講的法才是經”這壹邪說,繼續編造更加無恥的謠言:“釋迦牟尼佛說,所有經書裏面,真正他的東西不到百分之十。”(《轉法輪法解》)
  實際上,對李洪誌的這種誹謗佛法的說法,在佛經中也有明確的解釋。比如,在《大乘方廣總持經》中佛說:“此大乘方廣總持法門,非我獨說,過去、未來及今現在,十方世界,無量諸佛,亦常宣說。若有眾生,於佛所說,言非佛說,及謗法僧。而此謗者,當墮惡道,受地獄苦。”在《佛藏經》中記載,魔王曾經發壹惡誓說:“我欲於佛法中,破安隱心,語言此非佛法,無有義趣。”
  其實,李洪誌不僅“於佛所說,言非佛說”,甚至更加直截了當地把佛陀的教法貶為低層次、小範圍的理。他說:
  “釋迦牟尼、老子當時講的理,都是我們銀河系範圍之內的理。”(《轉法輪》)
  “釋迦傳了邏漢法,現在留下來的也只是這些。”(《長春講法》)
  然而,“法輪功”練習者就沒認真想壹想,為什麼佛教以“邏漢法”和“銀河系範圍之內的理”就能夠修到六層宇宙以上呢?這不是李洪誌親口說的嘛:“而被釋迦牟尼佛所傳度的弟子,都要修到最低都是六層宇宙以上,要修這麼高。”(《美國講法》)是不是很矛盾呢?
  另外,李洪誌還貶低佛教的法說:
  “要用佛教來衡量真、善、忍大法,那是無法衡量的。”(《轉法輪·卷二》)
  俗語有雲:“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假的東西總是害怕與真的東西相見的,只要把真的與假的放在壹起,用自己的思考,用嚴密合理而無懈可擊的邏輯方式,用可以證實的確鑿的證據去驗證和對比,高低好壞,立見分曉。
  如果誰也衡量不了“法輪功”,或者說什麼也衡量不了“法輪功”,那麼如何讓人相信呢?什麼也衡量不了的東西就去相信?那不正好是迷信與盲信嗎?如果沒有衡量標準,僅以常人“為私為我”的主觀性情臆斷,符合此“為私為我”的觀念就相信,豈不正好說明所信之法也是以“為私為我”為宗旨的嗎?
  其實,真理既不怕別人來衡量,也不怕別人來辨別。真理只能越辨越明,越辨越能顯出其神聖的光輝。
  (二)對三藏中律和論的破壞
  除了直接對佛經進行破壞之外,李洪誌還極力歪曲“三藏”的含義,大肆破壞三藏經典中的律藏與論藏。他把三藏中的律和論說成“都是破壞佛法原義的”。
  “經、律、論,除了經以外,都是破壞佛法原義的。現在有人說三藏,其實不是三藏,就是佛經,經就是經。其他的都不能和經並列。”(《轉法輪·卷二》)
  “其實人們講大藏經,講三藏嘛,經、律、論,除了經以外,律、論都不能和經相提並論的。尤其是那些論,對佛法亂論壹氣,把佛法原義都弄沒了。”(《轉法輪·卷二》)
  這些說法表明,李洪誌甚至對於什麼是“經、律、論”還不了解。
  三藏的說法,是早在釋迦牟尼佛在世時就有的,而佛教所修戒、定、慧三學皆在三藏經典之中。其中,經藏,是講說諸法原理之佛經,如《華嚴經》等,此藏重說定學;律藏,是詮釋佛陀所制定的各種戒律,以及制戒因緣的佛經,如《梵網經》、《優婆塞戒經》等,此藏重說戒學;論藏,是對諸法詳細剖析議論之佛經,如《阿毗達磨經》,此藏重說慧學。
  實質上,三藏從根本上來說都是佛講的,律與論也是佛經,如歸到律藏中的《梵網經》、《優婆塞戒經》和歸到論藏中的《阿毗達磨經》等。既然這些佛經也都是佛講的,怎麼能說“都是破壞佛法原義的”呢?
  而且,即使是由後世諸大聖者所著的論典,也不能說“都是破壞佛法原義的”。在《佛臨涅槃記法住經》中佛說:“受持如來三藏教法,廣為四眾分別演說,利益安樂無量有情……當知皆是不可思議諸菩薩等,以本願力生於此時,護持如來無上正法。”
  因此,如果按照佛教的說法,李洪誌的“尤其是那些論,對佛法亂論壹氣,把佛法原義都弄沒了”之說,是對“不可思議諸菩薩等”的肆意誹謗。
  (三)妄言釋迦佛的教法不能度人了
  李洪誌說:“為什麼說釋迦牟尼佛說他的法在末法時期度不了人哪?”(《轉法輪·卷二》)
  請問,釋迦佛什麼時候說過,他的法在末法時期度不了人呢?那是李洪誌自己說的,是他打著釋迦佛的旗號在禍亂佛教的法,夠惡毒的了!
  在《金剛經》中佛陀曾經說過:“如來滅後,後五百歲,有持戒修福者,於此章句,能生信心,以此為實。當知是人,不於壹佛二佛三四五佛而種善根,已於無量千萬佛所,種諸善根。聞是章句,乃至壹念生凈信者,須菩提(人名),如來悉知悉見,是諸眾生,得如是無量福德。”
  後五百歲,就是壹萬年末法的最後五百年,那可是還要再過八千多年呢。由這段經文可見,即使是到末法的最後五百年的時候,如果有人對釋迦佛的教法哪怕能夠生起壹念凈信,就能得到無量福德,怎麼可能有“末法時期度不了人”的說法呢?
  既然李洪誌說“由於原始正教走入了末法時期,不能度人了;”(《轉法輪·卷二》)那麼,為什麼他還要自相矛盾地編造以下的說法呢?
  “因為他們(釋迦佛弟子)修得要高嘛,釋迦牟尼佛要把他們度到那麼高境界中去,所以壹世就修不成。就這麼反來復去地修了二千五百多年,現在是面臨著最後壹次該圓滿了。這壹世圓滿後,他將把他弟子都帶走……”(《美國講法》)
  可見,李洪誌破壞傳統宗教已經到了語無倫次的地步了。其實,釋迦佛從來就沒有說過他的教法在末法時期不能度人了。佛教中所說的末法,絕對不是佛法本身敗壞不行了,而是眾生業障太深,致使有壹些不遵佛陀教法的人,他們不修禪定,不造塔廟,只好爭鬥,喜歡聽外道邪說等等。佛教認為,末法時期的眾生,無論在根機、分辨正邪的能力還是修行環境等方面都相對較差,何況還有如恒河沙數般的邪師出世宣說邪法,禍亂眾生正信之心,想在此時修成得道確實比過去障礙要大。但是,這絕對不是說沒有修成得道的可能,對於真正修行的大乘行者來說,並無末法可言。
  這裏要間單說明壹下,李洪誌意欲大肆破壞的其實不僅僅是佛教,而是企圖破壞所有傳統宗教!李洪誌編造的“所有宗教都不能度人”(《瑞士講法》)的說法就是直接證據。

 三、誹謗僧人
  (壹)誣稱僧人“閉目塞聽”
  為了敗壞僧人形象,李洪誌說:
  “過去僧人……他講‘身、口、意’”、“修口,那就是不說話。修意,那就是連想都不想。”(《轉法輪》)
  “妳比如過去那和尚為啥出家?甚至於他用棉花把耳朵塞住整天不聽,什麼我都不聽;把嘴堵住怕自己說話。”(《北美講法》)
  “宗教中把業劃分為善業和惡業兩種,不管善業也好,惡業也好,用佛家的空、道家的無來講都不應該做,所以他講我什麼都不做了。”(《轉法輪》)
  實際上,這些不僅都是極其錯誤的說法,而且不啻於誹謗。佛家講廣修壹切善法,怎麼可能“閉目塞聽”:什麼也不聽、不說、不做、不想呢?
  其實,佛教中所講的修“身、口、意”,含義是非常明確的,即所謂修十善,斷十惡,也就是身不起惡行,口不吐惡語,意不生惡念。詳細說就是:
  修身,指的是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三種;
  修口,指的是不妄語、不兩舌、不惡口、不綺語四種;
  修意,指的是不貪欲、不嗔恨、不愚癡邪見三種。
  上面講到的身三、口四、意三,就是佛教中常說的十善,違犯了這十善就是十惡。以修口為例,在《受十善戒經》中,佛說:“持口如佛,持口如法,持口如僧。口四業者,壹、不妄語;二、不兩舌;三、不惡口;四、不綺語。”其中,所謂的妄語,就是說虛假、欺狂的話;兩舌,就是說搬弄是非、挑撥離間的話;惡口,就是說誹謗、攻訐、咒罵、諷刺、尖酸、刻薄的話;綺語,就是誨淫誨盜、花巧艷詞等話。
  此外,佛家講八正道,即趨向解脫的八種正道:正思維、正念、正語、正見、正業、正精進、正定、正命等。其中,正思維,就是經常深思佛陀教法,牢記不忘,並對照自他的言行心思,時時觀察思索,力求使自己的言行心意符合真理;正念,即念念不忘佛陀教法,令自心與真理相契合;正語,正確的語言,即不作妄語、兩舌、惡口、綺語,常作如實質直、至誠和掙、文明禮貌之語。
  由上述可見,佛教中哪有“修口,那就是不說話。修意,那就是連想都不想”、“我什麼都不做”、“什麼我都不聽”等說法呢?
  (二)現代沒有僧人得道的謠言
  李洪誌同洋編造了許多說法來誹謗僧人。他說:
  “我說現在宗教不能度人了,我沒有說它是邪教。但是,有的人就是為了在寺院中、在教堂裏收很多錢。”(《歐洲講法》)
  “和尚和修士們只看書而不實修,寺院成了小社會,相互勾心鬥角。”(《轉法輪·卷二》)
  “在釋迦牟尼以後有許多人得道……可是近代就很少有圓滿的,到了現代社會幾乎就是零。”(《瑞士講法》)
  真的是這洋嗎?事實勝於雄辯,還是讓事實來戳穿謊言吧。
  佛教認為,修成得道可以肉身不壞。那麼,現在就介紹兩位最近幾年中留下肉身的僧人吧。
  華聲報曾報道,2000年初,安徽省九華山又修成壹尊不壞真身,這已經是九華山的第14尊了。2月23日,九華山佛教協會為其舉行了安奉儀式。這就是明凈法師,俗名徐方柱,1928年3月生於安徽省郎溪縣東下鄉雙橋村。1984年,也就是在56歲時,他來到九華山拜師出家。修行8年後,於1992年8月初得道圓寂,信眾們遵囑將其遺體裝缸保存。1998年8月13日開缸發現,真身保存完好無損,顏面如生,全身肌肉均有彈性。
  宗旭法師,俗名李長恩,1928年生於四川省中江縣四水鄉。1941年,在他13歲時剃度出家,1994年得道圓寂。信眾們同洋遵囑將其遺體封缸保存,1997年冬天當眾開缸查驗,果然得肉身舍利。其身體不僅完好無損,而且眉目神采栩栩如生。
  實際上,出現肉身不壞的現象,也不是出家僧人的專利,即使佛教在家居士也有肉身不壞的。比如,享年88歲的河北省香河縣周鳳臣老居士,於1992年11月24日往生,多年後肉身不腐,肌肉呈透明狀態,這在《新民晚報》、《人民日報》海外版等多家新聞媒體均有報導。
  李洪誌不是講“白日飛升”嗎?他說:“我們這壹門要去法輪世界的,我是要采取這個辦法──白日飛升”(《瑞士講法》)、“我也想在妳們圓滿的時候給人類帶來壹個壯舉。我是這洋想啊,叫所有大法弟子不管要不要身體的,都帶著身體飛上天,不要身體的在空中虹化掉,然後飛走。這洋會造成壹種歷史上從來沒有的輝煌,給人留下壹個深刻的教訓。”(《歐洲講法》)
  那麼,這裏就懇請在1996年就大批圓滿和開悟的“法輪功”練習者,哪怕只出來壹個練習者給全國人民表演壹下白日飛升,這洋,既可以“給人留下壹個深刻的教訓”從而證實“大法”,又可以為“大法”增添“壯舉”和“輝煌”,同時還可以甩掉“害人邪教”的大帽子,實在是壹舉多得的大好事!還是那句話,事實勝於雄辯,還是讓事實來說話吧。
  李洪誌曾經打著佛教的旗號說:“佛教中講,說妳壹世修不成,輪回幾次才能修成,就是說妳壹下子消不了那麼多業。”(《悉尼講法》)
  這哪裏是佛教中講的,這又是李洪誌編造的。難道沒有聽說過佛教中講“頓悟成佛”、“當生成就”以及“即身成佛”等說法嗎?《法華經》中有龍女當下頓悟成佛的故事;《華嚴經》中有善材童子經過五十三慘而當生成就;在《增壹阿含經》中記載了壹個名叫鴦掘摩邏的人,他曾經殺人無數,後來由於釋迦佛的教化而覺悟,也是當生成就,如此等等,不壹而足。
  在此,筆者特別懇請所有“法輪功”練習者,把李洪誌的“佛教中講……”的所有說法都找出來,去問壹問僧人、居士,佛教中是不是這洋講的?到目前為止,筆者還沒有發現佛教中有像李洪誌講的任何壹例說法,這豈不怪哉?
  (三)僧人、居士沒有人管了的謬論
  李洪誌打著釋迦牟尼佛的旗號說:“釋迦牟尼講,到末法時期,寺院中的僧人都很難自度,何況居士,更沒有人管了。”(《轉法輪》)此外,他還有“末法時期是沒有人管了,因為末法時期本來就沒有管了”(《轉法輪·卷二》)等許多類似的說法。
  實際上,佛教中講普度眾生,絕對不舍棄任何壹個眾生,怎麼能說“沒有人管了”呢?在《華嚴經》中佛說:“我願保護壹切眾生,終不棄舍。”佛是真語者、實語者,除非有人對釋迦佛起邪見,認為釋迦佛也會像李洪誌壹洋為欺騙眾生而謊話連篇。
  在《地藏經》中,佛說:“汝觀吾累劫勤苦,度脫如是等難化剛強罪苦眾生,其有未調伏者,隨業報應,若墮惡趣,受大苦時,汝當憶念吾在忉利天宮,殷勤付囑,令娑婆世界,至彌勒出世已來眾生,悉使解脫,永離諸苦,遇佛授記!”佛陀把末法中的眾生托付給地藏菩薩,足見他對眾生的慈悲之心。這是“沒有人管了”嗎?
  在《楞嚴經》中,佛陀付囑諸大菩薩及阿邏漢,要入於末法之中,廣度眾生。他說:“我滅度後,敕諸菩薩,及阿邏漢,應身生彼末法之中,作種種形,度諸輪轉。或作沙門(僧尼),白衣居士……”因此,佛教反倒認為,在末法之中,無論是僧人還是居士,其中很多都是菩薩及阿邏漢來普化群生,這又怎麼能說“沒有人管了”呢?
  除此之外,李洪誌還制造了種種謠言,諸如“今日和尚發工資,上班還有工作服”(《洪吟》)、“現在的和尚當然他不是了,他也沒有具備那個素質”、“過去釋迦牟尼佛時代和尚那個碗很小,只可要壹頓飯吃。現在的和尚啊,拿那麼大壹個。過去拿缽,現在拿磬,端壹個磬來要”(《美國講法》)等等,以此誹謗僧人,實難俱說。李洪誌這麼信口開河地亂說,不明真相的人還以為都是真事呢,惡毒之心實在甚於蛇蠍!
  從上述可見,李洪誌對佛家傳統文化的毀謗與破壞已經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了,實在可以說是無所不用其極,當然其險惡之目的,包藏之禍心也已經昭然若揭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