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巍巍佛堂其中無佛
2017/04/03 07:13
瀏覽1,220
迴響0
推薦52
引用0

山西大同懸空寺

 

巍巍佛堂其中無佛

 

雲石絮語

 

烈陽灼燒的荒地上躺著塊頑石

一片白雲冉冉飄過

涼蔭下

頑石振動、共鳴

如喃喃細語

.....

 

巍巍佛堂,其中無佛

 

2008510日,是遇到老和尚一週年的日子。翻翻「禪門公案」,正好看到「巍巍佛堂,其中無佛」,不禁笑了出來。

 

這一則是說汾州無業聽到禪門大師馬祖的盛名,特地去參訪。馬祖看到他「狀貌瓌偉,語音如鐘」就說了這句話,指他雖然儀表堂堂,聲音洪亮,好像一座壯麗的佛堂,可惜內在空虛,並未見性。這不正是頑石的寫照嗎?

 

一年前並不知道老和尚是何許人也,祇看到他的一篇「五蘊密義」及兩小時的電視宏法,就見面了。

 

頑石的第一個問題就是:「心經明明說的是性,為什麼你老是在相上打轉?

 

答:「我在相上打轉是因為台灣的人都在相上打轉。

 

答的似乎平淡無奇,內中卻有深意。

 

地藏度地獄眾生化惡鬼像。觀音度任何一類眾生就化為該類眾生像。不是嗎?

 

當時或許是面對著老和尚,生出了一種言語、思想無法表達的「感應」,當下知道遇到了「蓬萊真修人」。(1:老和尚的應化身

 

妙的是,後來看了大量光碟,才發現「老是在相上打轉」是老和尚的口頭禪,而頑石一生中從未用過這句話或類似的語言,卻不知不覺從口中冒出來,祇好怪老和尚自己把這句話「傳」到頑石腦中吧!

 

又問:「沒有什麼千萬億佛。佛只有一個。是嗎?

 

答:「是。明心見性。

 

「明心見性」四字,學佛的人都耳熟(不見得能詳),頑石也不例外。

 

可是老和尚「當時、當面」說出,效果非比尋常,好像在虛無飄渺間現出一盞燈。雖然此燈像在時濃時淡的霧中時隱時現,但潛在的動能幫助頑石走了一年,虛有其表的「巍巍佛堂」內也「有」了一些裝飾。(註2:誰在雲霧中?

 

裝飾歸裝飾,還是「無佛」。如何從「無佛」到「有佛」,再到「無佛」,有點像「見山是山」到「見山不是山」再到「見山還是山」的進程。禪宗公案告訴我們的是前人「應時應機」的智慧,而且是不能抄襲使用的。老和尚不笑頑石「巍巍佛堂,其中無佛」,並不是抬舉頑石,而是看出頑石鈍根,要用「震撼法」使頑石頓悟,不可能!祇是點醒頑石「明心見性」才是目標,以此作為導引,慢慢來吧!

 

這段汾州無業師未成道前,往訪馬大師得悟的公案,原文如下:聞馬大師禪門鼎盛,特往瞻禮。

 

馬祖睹其狀貌瓌偉,語音如鐘,乃曰:「巍巍佛堂,其中無佛。」

 

師跪而問曰:「三乘文學粗窮其旨,常聞禪門即心是佛,實未能了。」

 

馬祖曰:「只未了底心即是,更無別物。」

 

師又問:「如何是祖師西來密傳心印?」

 

祖曰:「大德正鬧在,且去別時來。」

 

師才出,祖召曰:「大德!」

 

師回首,祖云:「是什麼?」

 

師便領悟,禮拜,祖云:「這鈍漢禮拜作麼?」

 

無業問了兩個問題:「什麼是即心是佛?」、「什麼是祖師西來意?」

 

馬祖直答第一問說,你的那個「不能了解」的心就是了。有點像對「見山是山」但未見廬山真面目的人說「山就是山嘛!」

 

再問第二問時,馬祖知道要使無業領悟,必須用震撼的力量,就說:「你現在妄念一大堆。走吧。以後再來。」把無業趕走。

 

又乘他剛出門,心中一片茫茫然,空空蕩蕩時突然叫他一聲,問他:「是什麼?」突然的震撼使無業見到了自性。

 

前人智慧的傑作就在施者看得出受者的根器,再應時應機啟發受者。公案雖多,但比起自古以來學佛的人數,還是少得可憐。反映出一個事實,即「學佛的人多,靠老師棒喝見性的人少」。

 

頑石要「明心見性」,要見到自己的那個真性,還是老老實實地從認識自己「現在的這個我」──妄我作起。

 

先認識自己這個「我」中「自我、他我」的成分,認識「我」中的妄。把妄念減少,淡化,同時試著增加正念的提起。

 

老和尚說:「修行是自私的。」頑石把它解作:「修正行為要從自己私密的、不被別人所知的妄心作起。」

 

1)老和尚的應化身  http://blog.udn.com/jfeng13x/79692371

(註2) 誰在雲霧中? http://blog.udn.com/jfeng13x/82778492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靈
自訂分類:不分類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