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火焰花--學佛三部曲
2016/12/18 04:59
瀏覽1,171
迴響1
推薦65
引用0

天長地久橋畔,龍隱寺旁的火焰花(攝影:琴)

 

火焰花--學佛三部曲

 

作者:晨無雙

 

 我們這幾個「千佛之友」喜歡筆談,希望從老和尚介紹的佛法大海中,搯得一瓢半缽。

 

 清晨「金刀駙馬」(晨)找「老修行」(無),出個「火焰花」的題目「投花問路」--問的是菩提路。他說:

 

* 據傳:非洲西部是火燄木的故鄉。在臺灣光復前,火燄木就已經流浪來到了這個小島上。斗六外環路的分隔島上,種有一棵棵的火燄木,四月正是開花的時候。只見一棵棵的火燄木開滿了一樹的花。一朵朵的火燄花真的就像一把把燃燒著的烈火,好看極了!

 

一朵火燄花其實是十幾朵較小的花聚集而成。火燄花非常火紅豔麗,令人看了一眼後不禁又想再看一眼。火燄花不同於木棉花,大大火紅的火燄花係燃燒在火燄木滿樹的綠葉間;而橙紅較小的木棉花則點燃在光禿禿的枝條上。

 

由花看木,火燄木看來比較溫和,好像是一個克己復禮的書生;而木棉樹則顯得比較極端,比較像是一個豪情萬丈的劍客‧‧‧‧‧

 

  ‧‧‧‧‧‧‧‧‧‧

 

  「雙駒行者」(雙)問「老修行」說:駙馬文筆細膩,感情豐富,是以路人看路樹之「心」,「見」花之美。但不脫「以輪迴心,生輪迴見」(見《圓覺經‧金剛藏品》) 。若以此二花植於菩提大道兩旁,老菩薩當以何「心」,如何「見」?

 

 老修行也上網去查了火焰花的資科並回說:

 

 禪門有詩偈:「捧缽載月歸」。一般人會覺得這詩句有意境,而且很美,有天上月、有水中月。有真實的月兒,也有虛美的月影,但是只在月的身上做文章,有時流於虛幻、感性。

 

 佛法不離世間覺,彼時載月歸,行者忘了自心所求?原來,一碗水可以做羹湯、可以煮成米飯、可以解渴、可以泡茶待客。故火焰木的花,除了熱情奔放,美艷無比,欣賞之餘,可別忘了實際價值,也就是花之美與我們有何關係?當然欣賞歸欣賞,不可著相,非它不可。強烈的執取。宛如一塊布,一幅畫,上面有不同的區塊,有留白、有圖案,必須近看、遠看、單一的分開來看,最後是整體的看,然後看而不看,無所謂看與不看,最好兩者皆忘!

 

 人哪!不可佔有,因為沒有那福報、資格與權利,也無所謂喜歡與不喜歡,但是我依然是很「凡夫」的,只是慢慢練習割捨,慢慢淡出,從可以做到的先做起,接受生命的本質是無奈的、孤獨的、空虛的、無趣的也是滿溢創造性,可塑性。

 

 不唱「天倫歌」、不唱「橄欖樹」,亦無遠方可去,我要,我要守著修行者最後的訊息,觀自在菩薩的得意(不是世間的「得意」云云)。

 

 回主題--資料顯示火焰木在非洲原產地被稱為「泉樹」,奇怪啊!為何從非洲來到台灣?而且名之「火焰木」,莫非「水火同源」?萬物回歸到一個點可通、可感、可兩全。火焰木,常為當地旅行的人帶來方便,可從它的花蕾取水解渴,就像用一個瓢取水喝,藉之解渴。那是在它的花萼中,常可貯存雨水的緣故。

 

扯東扯西的,從火焰木扯到「瓢子」,想不到吧!

 

就像「「捧缽載月歸」,偶然天成,得來全不費工夫,得了魚又得了筌,前言缽水是實,月影是幻,圓覺經云:「知幻即離,離幻即覺,離之又離...」,但是此時紅樓夢未醒,甄寶玉與賈寶玉齊鳴:「假作真時真也假,真作假時假亦真」,莫謂假?不道真!

 

 若無旅行到那方,身上又有備盛水器,不須從火焰木的花蕾取水解渴,此「瓢」激不起絲毫迴響,於彼便是假!

 

相反的,道路旁需植樹應和環保,火焰木扮演「行道樹」一角,在學校、公園、庭園處處留蹤,火焰木美化了環境,讓人心曠神怡,此樹於人便是真,此皆隨順、隨境、隨緣,時節因緣在說法也,能說的盡是眼前所見的。

 

而「捧缽載月歸」,缽裡有月在某些時刻也不錯,月兒若說幻,幻之又幻,幻到從中可提拈出一丁點自性圓覺的「消息」,像從谷裡昇上一輪亮灼灼的明月掛天心,雲散了,還有比這更真實的嗎?

 

 老友!道廣本無涯,再看火焰木華麗無比,深得人心,觸得著,看得到,但比火焰木更遠的有海,比海更遠的是天空,比天空更遠的是我們的心,比心更遠的是.........

 

 皆說人生充滿苦樂,是苦是樂?不苦不樂?點滴在心頭,脫一層皮,淌一身汗,敲一記鼓,苦是幻,樂也是幻,我們都不要被障!唯有---苦淡了,樂濃了,必然自由了!(此是法樂,清淨之樂,不受後有之樂!)看破了,放下了,到處自在了!我們才說「一樣窗前月」,才有「火焰花」便不同,才說「缽月」兩無妨!吃粥去!菩薩!

 

 呵!人生短暫,能得幾回月當頭,能得幾時百花放?珍重是時!人生虛幻,非真不假!本來無縛。

 

  ‧‧‧‧‧‧‧‧‧‧

 

  「雙駒行者」在一旁發愕,心想:

 

我不是你,

你不是他,

他也不是我;

他仍在「有情」世界,

你已有點「覺有情」的樣子,

我呢?

 

曾讀萬卷書,曾行萬里路;

 

曾佇立於落磯山下,參天的秋陽林中,仰望遮天蔽日的「黃蓋」,一陣微風過處,千萬黃葉簌簌撒落,剎那間東飄西斜的閃亮金片包裹住全身, 天地間惟此一物;

 

曾在安大略湖畔,埋身於滿山滿谷的楓紅世界中;

 

曾在波羅地海旁,直達天際的野生罌栗花海中,遙想「弗蘭德斯戰場」詩中疲憊的戰士們,躺在花海中享受那片刻寧靜

 

也曾在加州花田邊,讚嘆那五顏六色,畦畦分明,無限延伸至視野盡頭的巧奪天工。

 

曾經滄海難為水,

一樹滿街的火焰花,

不再令他驚訝,

不再使他心動。

眼底出現「很美的花」,

腦裡想著「生住異滅」,

心念卻是「無動於衷」,

好個無情的人!‧‧‧‧‧

無情嗎?

 

  踏上菩提道的行者啊,你會變得無情嗎?站在起跑線上的凡夫,沒錯,叫做「有情」,「有感情」,先有「感受」再生「情識」吧!

 

「感」:眼根接觸色塵,直至色蘊完成;

「受」:受蘊形成;

想、行、識,產生「情識反應」。

「調理五蘊」為的是

不讓直覺的「情」識反應,主宰我的「心」,

以減少、淡化、脫離

在「八苦」中的生死輪迴。

「有情」眾生的喜怒哀樂,

都在菩提道上漸漸地去除掉了,

不就漸漸地變得

「無情」了嗎?

 

  行者聽說,那菩提大道的盡頭,應該有個「不二門」,兩旁紅柱上寫著「不取於相」及「如如不動」,橫楣上是「五蘊皆空」。守門迎賓的不是聖彼得,他的名牌上寫著:「觀自在菩薩」;成就:「覺而有情」。

 

  思惟,不是佛經上的「為人演說」,是為「我」演說,因為演說包括表白、質疑和辯解。白雲老和尚說:「不要在意,別人說你什麼;應該知道,自己正在做什麼」。

 

行者思惟:

 

「我正在走菩提道」。

什麼是菩提道?

那不過只是一個理念的方向。

實際的道上,如蛛網般,佈滿八萬四千條通幽秘徑和秘密花園(法樂站)。

一人踏入,自見其身,遍滿道中;

千萬人踏入,亦各自見,身滿道中

因為修行的路,

是各個人自己走的,

和他人無關。

(註:地藏經形容「無間地獄」,其中只有「一張」大銅床,曰:「一人踏入,自見其身,遍滿床上;百人踏入,亦各自見,身滿床上。」)

 

  老和尚接著說:「佛法中說:莫為境轉,當轉於境」。

 

 行者,若有所思,似有所悟‧‧‧‧‧

 

這不是「學佛三部曲」嗎?

從「隨境而轉」,

到「不為境轉」,

再到「轉於境」;

從「有情」,

到「無情」,

再到「覺有情」。

 

  ‧‧‧‧‧‧‧‧‧‧

 

  老修行:「可有經文佐證,依之而行自證?]

 

  行者:「可能!試試吧!」

 

  《涅槃經‧四相品》云:又解脫者,名離「諸」有,滅「一切苦」,得「一切樂」,「永」斷貪欲瞋恚愚癡,拔斷「一切」煩惱根本,即真解脫。真解脫者,即是如來。

 

  經中所說「一切苦」是八苦,包括喜樂;「一切樂」是法樂,如您所言。若能做到「諸」,「一切」,「永」則為如來境界。我在菩提道上行至的秘密花園中,所開的花叫作:離「一些有」,滅「一點苦」,可能得「一點點」不知是什麼的樂,斷「一些些」貪欲瞋恚愚癡,拔斷「一些些」煩惱根本,「未」真解脫,只是個半路行者。

 

  經又云:名斷一切有為之法‧‧‧‧‧唯斷取著,不斷我見。我見者,名為佛性。佛性者,即真解脫。真解脫者,即是如來。(註:「如來」是心境,不是某「一個人」。)

 

  「不斷我見」如同《圓覺經‧清淨慧品》之「於諸妄心亦不息滅;住妄想境不加了知」是如來境界。如今,我只斷了一些些「有情」眾生,對有為法的「取著」之念,故心所呈現出的近似多了一些些「無情」。

 

  ‧‧‧‧‧‧‧‧‧‧

 

  在「道」上行進的「雙駒」的確體驗到:

 

情識反應少了些,

「八苦淡了」些,

心也清淨些,

框框少了些,

自由自在些,

但尚不知

「不苦不樂」中

那些成分叫做「法樂」,

無從「濃」起。

 

自封「無情」是因自己有悟、未覺。

「未覺」之思,建立於「自己不悲,如何得知、能行同體大悲」之疑。

只有「覺者」才能「無住生心」地行大慈大悲。

對「雙駒」而言,那是「不可思議」的境界,

如果繼續「思」之,「議」之,

就成了「妄想雜念」!

 

  「雙駒行者」從「為我演說」的舞台下去。白板上留下三句「火焰花」:

 

                「好一樹美麗的火焰花」     (晨之境界)

       「無情冷對火焰花」         (雙之境界)

       「五蘊皆空火焰花」         (無之境界)

 

註:置頂參考文「若以色見我」。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靈
自訂分類:不分類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夢荷 *經絡不通,補什麼都沒用!
2016/12/18 10:46

呵!人生短暫,能得幾回月當頭,能得幾時百花放?

珍重是時!人生虛幻,非真不假!本來無縛。說得好

讚啦

大笑

的的確確!

框框都是自己套上的,妳、我都已脫去了不少,乃得見逍遙自在為何物.....哈哈哈

馮紀游(陸游:瓦地倫紅色沙漠風情)2016/12/18 23:40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