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金門的農業巨人~~李增宗老學長
2018/07/18 04:25
瀏覽2,100
迴響11
推薦156
引用0

 

昨天在「臺大農藝系系友」社團臉書上看到系友郭華仁兄的貼文:「1959年畢業的李增宗系友。經歷:曾任金門縣政府農試所所長、縣府建設科長、經濟部農業局科長、輔導會技師、農委會簡任技正兼農政科長。1973年全國十大傑出青年。」並附《金門日報鄉訊》2016/08/20的報導:《星期人物》李增宗-開荒育種有成金門農牧史留美名。(見附錄)

…………………………………………………………………………………………………..

民國55年(1966),正值民國47年中共發動侵略戰役「八二三」炮戰延續的第八年,我來到駐守金門城郊區的戰車連,金熊部隊,服預官役。(註1

(註1)盛夏冬眠 -- 尋找有熊氏後裔! http://blog.udn.com/jfeng13x/105742683

那時,「毛主席顧念金門同胞的辛苦」把每天不斷的炮轟,改為「單打雙停」,原用的實彈也改為炮宣彈(內塞傳單,不會爆炸)。每月「單日」凌晨零時二分,炮彈即呼嘯而至,但僅一兩百發。實際彈數及財物人員的損傷,金門日報都會報導。

雖然損傷通常不大,麻煩的是清晨升旗後要率士兵到田野間撿拾傳單,繳回營部集中焚毀。依命令我們只能撿,不准看,可是見他的大頭鬼,誰會不看?但絕大多數都是重複又重複的無聊文宣。偶有「新鮮貨」立即傳閱,人人皆知,例如:「毛主席游長江」的照片及報導(至少兩種)。

個人因在臺大農藝系所學,比較有興趣的是農業及遺傳育種。讓我笑破肚皮的是:(1)東北小麥大豐收,毛主席視察麥田時「在麥穗上行走」(好像耶穌在水面上行走那麼「神奇」);(2)雞和鴨交配成功,蛋大肉多,命名為「鴨雞」;(3)半年後,就在退伍返台前正好看到 update:「鴨雞」和鵝交配成功,蛋更大肉更多,命名為「鵝鴨雞」。哈哈哈…………….

奇特的是,幾十年後我在加拿大聯邦政府研究院任科學家(職稱 Scientist)時,黑龍江國家林業科學院(註2派來了第一位學人學習楊樹育種。因為我是本院唯一的華人科學家,所以義不容辭地協助他了解加拿大文化。有天午餐時問起上述的「奇事」。他說(1)是真的!原來是把別處麥田幾十倍的麥子「搬」到一塊田中,麥稈厚實到「毛主席視察時,可以在麥穗上行走」!哈哈哈…….. 當然(2)(3)兩項純粹是胡說八道。

(註2)語言的障礙(1  http://blog.udn.com/jfeng13x/101874770

當時的金門日報雖很簡短,仍能看出編輯人員的盡心盡力,而且是用銅版紙印刷。有次專題報導金門縣政府農業試驗所,方知所長是早我七屆的李增宗學長,乃前往拜見。承他詳細介紹已完成、正在進行及為未來規劃的各種計畫及願景。半世紀過去了,記憶猶新。他是金門「農業革命」的創始人。

附文中有詳細的報導,不再贅述。唯有該文提及的[將黃沙漫漫荒涼貧瘠的土地試驗改良],漏報「重要的一步」,即遍植木麻黃防風林及行道樹。老學長解說,那是當年唯一能在鹹度甚高的海風中存活的樹種,且是改良土地的基礎。

欣聞老學長返國定居仍然勇健,與嫂夫人遊山玩水、享受人生,並於80歲出版《緣:李增宗彩畫人生》。敬佩之餘亦不禁感嘆時光之飛逝。

特以本文感謝系友郭華仁兄,並與優迪園好友們分享。

附錄

《金門日報鄉訊》(2016/08/20 作者:陳永富)

《星期人物》李增宗-開荒育種有成金門農牧史留美名

https://www.kmdn.gov.tw/1117/1271/4189/270813/?cprint=pt

年籍:82歲、金寧鄉古寧頭北山人(註:今年84歲)

  現居:台中市

  學歷:金中初中、金門高中、台大農藝系

  經歷:曾任金門縣政府農試所所長、縣府建設科長、經濟部農業局科長、輔導會技師、農委會簡任技正兼農政科長。1973年全國十大傑出青年

  凡走過,必留痕跡。金門農業發展史上,李增宗居功厥偉。

  李增宗服務金門農試所15年、建設科長2年,任內輔導畜牧生產、豬隻人工授精品種改良,並主持高粱、地瓜、玉米等作物品種改良,先後育成高粱金選3號純系、金門5號雜交種,使高粱單位產位提高21%49%;甘藷金門345號,單位產量較原有最佳在來種高出2.4倍;玉米金門雜交5號等,單位產量倍數成長。任內並研訂金門第一、二期4年經建計畫,對土地改良與全島性土壤肥力測定,施行複合肥料試驗與全面利用,促進全面增產。並倡辦企業性養雞事業,開創金門大規模養雞先河,以及開發后壟等農場,對金門農業發展貢獻極大,民國62年獲選為全國十大傑出青年。

  民國1015月,由時任宜蘭縣金門同鄉會理事長的么弟李增河推薦,獲選金門高中傑出校友表揚。

  出生古寧頭北山的李增宗幼時家境清苦,他3歲時日軍占領金門,更度過8年悽慘歲月,非但沒辦法念書,身為長子,他還得上山種地撿柴、下海撿拾海苔養豬與佐餐,不時還得徒步走到5公里遠的日軍新建機場叫賣花生米,幫忙維持家計。

  直到民國38年,李增宗斷斷續續完成小學課程,並獲金中初中聯考榜首,但入學不到2個月,就爆發慘烈的「古寧頭大戰」,國共兩軍屍橫遍野,李家房屋毀於砲火,他被迫休學,全家遷離面目全非的古寧頭,至金城投靠姑媽,擠住一間小廂房。當時他一面協助父親在金城街角擺攤賣香菸糖果賺點收入、一面抽空返回古寧頭種點花生地瓜,但收穫不佳,被列入救濟貧戶。

  次年經金中校長許績銓勸導,並特別優免學雜費,李增宗始再度入金中春季班就讀。初中二年半時間,他捨不得花錢買課本,靠上課專心聽講並勤作筆記,再利用點滴時勤學複習記誦,每學期保持第一名成績,於初二下學期全校學術競賽榮獲國文、英語、數學3科考試第一名及總分優勝,校方也才發現品學兼優的李增宗竟然買不起課本。而後他以該春季班20名學生中,唯一正取第2名考上金門高中,其他同學多降級或改讀簡易師範或投筆從戎。

  民國44年,李增宗以全校第2名從金門高中第2屆畢業,獲保送台灣大學,原可選讀醫學系或其他熱門科系,但農家出身的李增宗選擇念農藝學系。48年他25歲時台大畢業,才利用一筆800元獎學金,買了平生第一支手錶瑟唐娜(Certina),且一戴20多年,且今仍完整保留當紀念。

  他預官役畢,即返回金門貢獻所學,歷任農試所技正、所長、縣府建設科長等職;其中任職金門農試所長達15年,當時金門仍籠罩在中共砲火威脅下,工作艱鉅,他帶頭開荒拓墾,打造農試所全盛時期。6710月,他被借調遠赴沙烏地阿拉伯農技團為期2年,兼長沙國西部卡森地區農技分團業務,主持他拿手的雜糧作物試驗改良及繁殖指導,讓台灣農技團聞名世界。返國先任輔導會技正、再調經濟部農業局科長,農委會農政科長。

  李增宗在金門農試所任內,最大的成就是日以繼夜帶著助理、工人,不分寒暑苦幹實幹,將黃沙漫漫荒涼貧瘠的土地試驗改良,種出欣欣向榮的五穀雜糧。民國51年,他將后壟一片雜草叢生的廣大荒地,開闢成具規模的種苗繁殖場,如今是農試所所在。54年他將金城鎮東門外一塊長年積水的黑土區沼澤地,改良成栽培水稻的良田,所產「香仔米」年年供應先總統蔣公食用。56年將太湖一片沙州改良成農試所第二個種苗繁殖中心。並透過空運雛雞、農試所代為保溫育雛及免費防疫注射等措施,開創並推展金門養雞事業。也在一片奚落指責聲中,擇善固執完成金門3號高粱選種,以及適宜釀酒抗風耐旱金門5號雜交高粱的育成推廣,使金門高粱從原年產2000公噸,一躍突破5000公噸。今日之富康、惠民、裕民、慈湖等農莊,也是他當年建議政府辦理土地重劃,將公有荒地開放農民放領拓墾而成。

  李增宗說,民國85年他任農委會農政科長,因長期工作壓力過重罹患12指腸潰瘍,一度送台中榮總急診;86年他二弟心肌梗塞猝逝,他乃毅然請辭,獲准退休,當時他63歲。

  李增宗退休後移居加拿大溫哥華8年,民國93年遷回台灣居住台中,與妻郭雅玲遊山玩水、享受人生。71歲開始潛心書畫,80歲出版《緣:李增宗彩畫人生》,過去沒人知道他會繪畫,如今彩墨功力展現成果令人驚豔。

  李增宗不忮不求,提早2年退休,放棄即將可領到的公教人員18%優惠利息存款;離開加拿大客居地前,加國政府通知他每月可領1,500元加幣老人年金,他也放棄,選擇落葉歸根回台灣。「我生於貧困之家,又逢連年戰亂,能有今日悠遊自在生活,夫復何求?」

  33年前,李增宗接受十大傑出青年表揚,當時他以:「人貴自助而後能得多助;貧不足怕,賤最可恥;勤儉固好,樸實難求。」與有志青年共勉。如今看來,實是他一生勤儉、苦學、自助人助的寫照。

  前人種樹、後人乘涼。金門農林漁牧發展縮影,處處留有李增宗當年胼手胝足開荒有成的痕跡。

延伸閱讀:

逍遙閣:一群老農的筆耕園地  http://blog.udn.com/jfeng13x/112298638

逍遙閣的經營者只有一人 http://blog.udn.com/jfeng13x/112642031

畢業50周年返校團聚有感http://blog.udn.com/jfeng13x/80106868

本文出處:金門的農業巨人~~李增宗老學長

http://city.udn.com/3011/5827758?tpno=0&cate_no=0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1) :
11樓. 天涯孤鴻 - 祝福的季節
2018/07/27 01:22

看到“鵝鴨雞”,已經笑得受不了了!!

想起被迫為蔣“戴孝”,兩邊都在“神話”領導

但願歷史不要重演,雖然我們都以為民智已開

愚蠢的事照樣每天發生!!!

哈哈哈,尤其是我們學遺傳學的,見到鵝鴨雞,真是畢生難忘。從「鴨雞」開始,我就給連上官兵弟兄「上課」(機會教育),每次都用不同的超級離譜的「怪例子」讓大家樂透了。從台南的現況看起來,仍以被牽著鼻子走的愚民佔絕大多數,但也只能自己心知肚明而已(無奈)。 馮紀游(暱稱:陸游)2018/07/27 17:49回覆
10樓. 異鄉芝麻事-你是誰?
2018/07/26 08:09
謝謝分享。現代這樣的平凡偉人,已不多見。
感謝留言!頗有同感!本想用「偉大時代偉大的小人物」作標題,後來想想,也覺得「這樣的平凡偉人,不復多見」,還是誇大一點,才改為現在的。 馮紀游(暱稱:陸游)2018/07/27 17:36回覆
9樓. 醉夢Horace
2018/07/24 09:35

金門是大台灣地區受到商業污染最慢的地方

金門的綠化可以視為一項奇蹟,可惜沒有得到應有的讚譽

因為戰地政務一切都是為國家需要

當預官時在金門昔果山待了一年

休假時就四處走訪金門城鎮聚落,印象很好

20年後再到金門,發覺失去了當年印象中的純樸味道

雖說是進步,卻也難掩失望

原來醉夢兄駐防過昔果山,就在金城臨接的金寧鄉,不知是那一年(我是預官15期)?我在金城的外圍,不知道實際的位置,但應該是在靠海的西區(支援海灘防衛)。冬天偶爾走路去金城洗熱水澡,要翻過幾個黃土黃沙的山溝(很荒涼,連地瓜都不能種),所以對老學長綠化的啟動及願景非常有感。我沒有回去過,但依您所說,綠化已有奇蹟般的成果,令人欣慰;但聽到觀光發展促成「進步」卻失去「純樸」,則是五味雜陳。

馮紀游(暱稱:陸游)2018/07/25 12:48回覆
8樓. 紅袂
2018/07/23 13:56

看到您這篇文章,想請問不知您是否認識台大園藝系第一屆諶靜吾先生﹖他父親是諶克終教授,時任台大農園系系主任。

 

因為我認識諶靜吾先生,他曾受聘為我服務公司顧問,當年同在一處辦公室。他過逝後我難過了許久,也緬懷多年

 

他是一位充滿慈祥又睿智的長者,很提攜後進,私下常常自掏腰包請同事們吃法國餐,很受我們的愛戴。

原來紅袂和台大園藝系還有這段緣分,真難得。第一屆是民國34年,諶靜吾先生比我早了17年。他沒有留校任教,所以無緣親仰風範,但知道他留校的兩位同班同學,馬溯軒及康有德教授。那時的台大很窮,農藝系和園藝系合用只有兩層樓的四號館,所以兩系師生每天混在一起。同學們也有很多共同課程,最特別的是國文課,只有我一個被分配到園藝系的那一班,「同學」了兩年(對他們抱歉的是,只有一個90分以上的位置被我佔用了)。大三時也去園藝系選修過兩門課,前後交了好幾位朋友,可說頗有淵源。大四時的台大代聯會主席關曉揚(女)就是園藝系的班代表。

馮紀游(暱稱:陸游)2018/07/23 22:41回覆
7樓. 黃彥琳~~一幅畫化解衝突
2018/07/22 11:34

「人貴自助而後能得多助;貧不足怕,賤最可恥;勤儉固好,樸實難求。」

令人敬佩的人物,有獨到的人生見解。


最佩服老學長的不忮不求,默默地以學識、智慧、毅力在炮火中為金門打下今日的基礎;更佩服他豁達的人生觀,在前半坐不良的營養、健康環境下,才能愈老愈勇健。 馮紀游(暱稱:陸游)2018/07/22 12:51回覆
6樓. 夢.
2018/07/21 09:09

謝謝夢的金色田景,看到就心曠神怡!祝週末愉快微笑 馮紀游(暱稱:陸游)2018/07/21 11:55回覆
5樓. BJ周
2018/07/19 21:46

前日讀到一篇打造金門坑道的老兵故事

今日又讀到這篇精彩的人物

有時回顧往昔對照現下

除了感慨還是感慨

金門的第一座瓊林水庫(現名蘭湖)雖說是民國561030日開工,但在前半年已開挖,主力是常山部隊,但連我們這麼重要的裝甲兵也傾巢而出全力參與。每天早點名後就用十輪大卡車把全連弟兄載往工地,用鋤鏟挖,用扁擔籮筐挑土,直至太陽西斜才混身污穢地回來,幾個月下來沒人抱怨。我們連的金熊部隊美名即得自於古寧頭大捷,而「大捷」的代價是步兵弟兄的「屍橫遍野」(見本文附文)….. 這些可歌可泣的「保衛大台灣」史實,今日已被抹殺。加以如文所述「他3歲時日軍占領金門,更度過8年悽慘歲月」,那悽慘歲月的記憶竟被歌功頌德的洗腦取代,令人「除了感慨」之外再加憤慨。

馮紀游(暱稱:陸游)2018/07/20 22:04回覆
4樓. 玉米蘋果
2018/07/19 05:47

   台灣近年的 本土意識,似已越走越偏。

   頗有 語不能世界震動,便不夠愛台灣的趨勢。

   

   頂天立地的期許,的確值得鼓勵。

   唯少了 修身與自省的輔助功夫,

   似亦非 發心者的初衷唄。

謝謝玉米蘋果賜教。在下身為中華民國公民,持有中華民國護照迄今已50週年,和金門也有戰鬥感情,惦記老學長只是人之常情。本系系友都是默默的工作者,不忮不求,各自貢獻摩天大樓中「一粒砂」的力量,談不上「頂天立地的期許」,何況對七八十歲的老人而言,社會、家庭責任已了,對「國家」的變化則已無能為力,故雖尚未蓋棺,似已可論定。老友們已逐漸凋零,尚存者均早已不搶、不奪、不爭,大家幸得一分健康做點青壯年打拚時錯過的事,於願足已。

馮紀游(暱稱:陸游)2018/07/19 11:37回覆
3樓. 塵雨紓情
2018/07/18 14:30
兄長 午安吉祥
雖然在台灣的多數人民未經歷戰亂的無情
但最令我記憶深刻的是:在民國70年代時期
每當東北季風吹過台灣海峽,送來(共匪傳單)
我們的童年也因此活潑地追逐,我曾撿到一顆
未爆蛋(完整的),大概也有好幾千張的傳單
當時的派出所發了一千多元的台幣給我呢
未爆蛋(完整的)?哈哈哈,搞糊塗了!是空飄汽球送過來本島的嗎?當時我方常用空飄汽球送「東西」過去。那時的1000元很大呢,一定和朋友們同樂了好一陣子,哈哈哈 馮紀游(暱稱:陸游)2018/07/18 15:56回覆
2樓. 金大俠
2018/07/18 09:08
令人敬佩!!🤗🤗🤗
我們的系友多半都是在默默地耕耘。本想用「偉大時代偉大的小人物」作標題,想想還是「誇大」一些,哈哈哈....不過老學長很可能會不樂見。 馮紀游(暱稱:陸游)2018/07/18 16:01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