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Rosso come il cielo 聽見天堂
2020/05/05 01:17
瀏覽960
迴響1
推薦40
引用0



一. 劇情介紹

米可是個心思靈巧, 觀察細微的小孩, 喜歡看電影的他, 看到父親老是買報紙, 便提議父親不要買報紙, 去看免費的報紙就好, 把買報紙的錢存下來買電視機. 遇到父親要帶他去看電影時, 也是早早提醒父親要趕快出門了, 因為他要搶坐前面的位子.

在一次偷偷把玩父親獵槍時, 因為要歸位到高處, 身高不夠高的米可得在椅子上疊起凳子, 墊著腳才勉強夠得上架子的高度, 卻也因而危危顫顫地跌倒, 以致槍枝走火造成雙目失明.

失去光明的米可, 依照當時的義大利法令, 必須要進盲人學校去上學並學習當紡織工或接線生的生活技能, 但是米可對於學校所教的技能興趣缺缺, 唯獨對於聲音的編輯產生濃厚的興趣. 在一次校園內的休息時, 從學校幫傭的住處傳出"白鯨記"的廣播劇, 深深吸引米可的注意, 也因而結識幫傭女兒, 法蘭絲. 米可幫法蘭絲修好腳踏車後, 要求法蘭絲跟他出去玩, 視力已幾乎完全看不見的米可, 執意要騎腳踏車上街, 法蘭絲雖然擔心安全, 但也勉強答應了.

兩人險象環生地來到市中心的電影院, 得知一部米可曾經看過的喜劇片即將上映後, 即準備往回程走. 正巧遇上當地的街頭運動, 因而結識了參加示威遊行的盲人學校學長, 艾特瑞. 正在唸大學, 白天在煉鋼廠當接線生的學長, 將兩人帶離紛亂的現場, 三人來到回學校的路口, 道別時, 艾特瑞叮囑兩人, 下次要出來時, 記得要找他.

不太會用點字機的米可, 對唐老師出的作業 - 對四季的描述, 不是如其他同學所做的, 用點字機, 而是用錄音機 . 他利用各種物品製造出大自然中的雨聲, 風聲, 鳥叫蟲鳴, 做得唯妙唯肖. 頗得唐老師的讚賞, 卻受到校長責備, 因為他偷用學生的錄音機與錄音帶.
一天晚上, 米可從睡夢中驚醒, 感覺不出一絲的光, 他摸著黑到浴室開著燈, 一開一關反覆的動作, 嘴裏茫然若失地說, “燈壞了”, 但是他心知肚明,  自己與色彩繽紛的世界,  唯一僅存的一丁點連結已經斷了。他不吃不喝,  不上學,  不與人交通;  廚房阿姨安慰他,  無論如何,  上天都很愛他.  心灰意冷的米可回答她, “如果上天真的愛我,  就不會讓我失明.”
唐老師看到米可的消沉, 便買了一台錄音機給他. 有了最喜愛的錄音機, 米可的生活也開始有了動機. 在畢業的表演會節目中, 米可沒有被校長選上參與演出, 這反而給了米可心思去做他一直想做的事 - 錄製廣播劇. 他找了要好的同學菲力契及幾個沒有參加演出的同學一起錄音, 並搜尋所需的聲音, 還找了學長艾特瑞帶他們到煉鋼廠去錄故事中怪獸的聲音.

   然而,在表演會即將到來的前夕,因為校長這邊的節目臨時需要一個角色,而欲找菲力契來加入,這時米可一干人等的活動因而被校長發現,進而得知米可曾帶一夥人外出看電影;校長在震怒之餘,忿而將米可退學.法蘭絲在無計可施之時,想起艾特瑞,當下即刻奔出尋找艾特瑞.

   唐老師發現米可一行人的廣播劇錄音帶,便交給校長聽,並告知米可的錄音機是他送的,但校長並不領情,仍執意讓米可離開,因為他帶頭把幾個同學帶出去看電影,嚴重違反校規.唐老師無奈又不捨米可的離去,只好勸勉米可,他是個非常特殊,又極有天賦的孩子,今後無論在何時何處,都要想辦法讓自己的天賦繼續發展下去.稍後唐老師在辦公室走廊遇到廚房阿姨,而向她吐露心中的無奈與不滿,廚房阿姨鼓勵他,有不滿與不對的事就應該直接反應出來,不管結局如何.適逢自法蘭絲處獲知米可即將被退學的艾特瑞,發動學生罷課工人罷工的抗議行動,在校門口要求校長下台米可復學,而驚動了市長.唐老師便向校長攤牌,要取代校長主導學校的畢演活動.
   到了畢演那天,每一位入場的家長都拿到了一條學生發給的遮眼巾,在廣播劇開演前,每個人都要把眼睛矇住,只用耳朵聽劇.小朋友的成功演出,感動了在場的每個人,家長們時而會心一笑,時而點頭稱是,全程毫無冷場.帶給所有的人前所未有的新奇感受;米可的母親更是高興地流下眼淚。
米可在盲人學校一直待到十六歲時才離開,日後也一直朝著聲音工程的路線發展。而義大利政府也在1975年修改法令,盲人不必進盲人學校,而可進入一般的學校就讀。



二、電影賞析
電影開場時, 一羣小孩在山野中捉迷藏, 晚來要加入的小孩, 米可告知, 最後加入的要先當鬼抓人, 不久米可被抓到, 換他當鬼, 他得戴上罩眼布巾, 不耐摸黑的米可, 抓不到人很快就把布巾拉掉, 乾脆明著眼追人. 終場的一幕, 則是米可回家過暑假, 他來到平時跟朋友玩的的山坡, 問玩伴們可不可以加入, 其中一個小孩說了開場時, 米可說的話, 最後加入的要當鬼, 米可也依例戴上遮眼布, 同樣也是不久, 他又把布巾拉掉了, 只是, 這次的拉掉, 不是不耐, 而是再也不需要了. 前後的呼應,彷彿是經歷了一段旅程,肉體上是由光明進入黑暗,而心靈上可能是由矇矓渾沌中走出,要進入清明的開始.


經典情境

米可對顏色的描繪,是以觸感與溫度來認知;天生眼盲的菲力契向米可問到顏色,米可的描述,藍色是騎腳踏車時,風吹在臉上的感覺;描繪棕色時,則是拉著坐在樹幹上菲力契的手去撫摸樹幹,至於紅色,則是火的感覺,以及夕陽下天空的顏色。
第一次上唐老師的課時,米可對任何事都表現出排斥的反應,唐老師便開導他:「你有五個感官,為什麼只用一個呢?」,並告訴他,音樂家在演奏樂器時,眼睛都是閉著的,因為這樣可以更專心。唐老師一席話,讓米可開始用“心”與“耳”去聆聽。
   人在面對困境時, 通常的心理過程是, 掙扎著排拒面對現實, 接著是對所處現實的不甘心與沮喪, 在無法脫離現實狀態消除面臨的困境後, 唯一能做的也只能接受, 在接受了現實後, 若能與現實和平相處, 將可獲得另一片美麗的紅色天空, 一如片子的原文片名.
當米可無法再恢復視力時, 第一個知道事實的爸爸, 在面對醫師的提議時, 是用討價還價的的方式, 說米可是個聰明的孩子, 在學校的功課也很好, 試圖說服醫師, 米可應該回到學校繼續上學, 因為沒有了這些, 米可未來人生的無限可能與夢想, 根本就完全如斷線的風箏, 很快就會摔落到地面任憑風吹雨淋, 破爛成泥濘. 無奈現實終歸是現實, 一介良善草民, 是不知如何去對抗強大的體制與政府法令的.
而米可的母親, 更是不捨與無法接受兒子要離開她的處境. 送米可到了學校後, 她表現了幾乎所有的母親都會出現的情形, 告訴學校的修女, 小孩不愛吃飯, 要有耐心哄他吃, 晚上怕黑, 需要點夜燈, 還擔心燈光會不會干擾到盲人學校裏同寢室的同學; 面對即將與心愛的兒子分離的場面, 沉浸在離別哀傷情緒裏的她, 已亂了方寸, 失了理智, 對周遭環境與處境已失去理性與辨識力了.
至於米可自己,打一開始他就拒絕接受眼盲的事實,即便視力僅剩最微弱的毛玻璃狀視線,他仍要以一句句的「我看得見」來武裝自已的徬徨無措與失喪。而視力完全喪失後,彷彿將滅的最後燭光,被狂風瞬間吞沒,讓他失去生機,幸好唐老師送的錄音機,給了他重生的機會.

這部根據義大利國寶級音效音樂家,米可門卡奇的童年故事改編的電影,告訴我們,人生另外的可能.米可對戲劇的強大熱情讓他衝破受限的肉體.如果米可不曾失明, 他的成就會比現在好嗎? 答案可能未必是比較好的. 人在明眼時, 可接觸到的實質眼界與觸角, 不知是眼盲時的幾百倍, 可以選擇的範圍相對也增加太多, 這樣也使人更容易分心, 中途轉換選擇, 不易堅持下去. 相反地, 對一個選擇範圍相對少很多的盲人而言, 他的條件使得他更具穩定性, 堅持下去的因素也增強許多.
上天關閉了人的一扇小窗, 說不定是準備另一扇大門待他開啟. 不讓易分神游盪的心, 再跟著漂移的雙眼居無定所的四處流浪, 眼睛看得太寬廣, 雙腳就走得太遼闊, 心找不到居所. 然而受限的肉體空間, 反而讓無限的心靈得以遨遊於宇宙. 殘缺的一個圓, 如果能夠找回另一個遺落的缺角, 那就是一個新生的圓. 殘缺, 有時可能是一種美, 一種上天的恩賜.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影視戲劇
自訂分類:電影
下一則: 火車上的男人Le Hommes du Tren
迴響(1) :
1樓. Flying Eagle
2020/05/05 10:57

令人感動的真實故事!很多師長就像唐老師,關心孩子的發展。但也有不少像校長,只在意維持僵化的體制。



受限的人, 往往不自覺中就以自己的框架去限制他人的寛廣.  幸好這就的校長比唐老師這樣的人少. 心靈 我敗絮其外, 我金玉其中2020/05/11 16:35回覆
心靈受限的人, 往往不自覺中就以自己的框架去限制他人的寛廣.  幸好這樣的校長比唐老師這樣的人少.  我敗絮其外, 我金玉其中2020/05/11 16:36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