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自虐之詩(自虐の詩(あいのうた)) (Happily Ever After)
2017/12/11 16:41
瀏覽1,028
迴響1
推薦71
引用0

台北市立圖書館 啟明分館

「 Keep Walking 夢想資助計劃」

用「心」看電影 - 為視障朋友重塑電影

自虐之詩(自虐の詩(あいのうた)) (Happily Ever After)

2016 / 4 / 2 下午2:00

導演: 堤幸彦

主演: 阿部寬、中谷美紀

日本 / 2008年 / 115分鐘 / 保護級

禮讚:第31屆日本電影學院獎 最佳女主角(提名)

◎ 劇情簡介   

      幸江自小沒有媽媽,與爸爸窮困過活,生活所需都要靠她自己送報掙來,她與班上的熊本永遠都是最後兩個要老師三催四催才繳得出學費的。

  身無長物的爸爸娶了繼母後,為應她物質上的高度需索,鋌而走險搶劫銀行,最後被逮捕入獄,留下幸江一人獨自面對鄰里與學校同學的歧視。幸江為了生活只好遠走他方,到東京謀生。但初到東京,沒有一技之長又是人生地不熟的她,只能靠靈肉度日,也因而染上毒品。

  為黑幫老大做事的葉山,一直在旁默默保護幸江,直到有一次,幸江受吸毒影響精神錯亂拿飯店浴室的刮鬍刀劃傷脖子差點喪命,才決定進醫院戒毒,出院後,葉山也為她斷去一根小指而離開黑幫。兩人離開東京搬到另一個城市重新生活,沒做過正常工作的葉山每天無所是事,抽煙、喝酒、柏青哥等生活花費,都靠幸江工作支應,回到家,幸江煮飯給他吃,稍有差池他就翻桌以對,而幸江絲毫不以為意,即便房東替她打抱不平,數落他是個爛男人,幸江都會為他說話,畢竟兩人的過去只有她自己最清楚。

  一個寒冷的冬日,葉山跟他的小嘍囉們坐在高級餐廳閒嗑牙,其中一個跟班眼尖看到窗外雪中街上忙碌工作的幸江,葉山這時才弄清楚,他所花的一分一毫都是幸江這樣辛苦工作掙來的。受到良心譴責的葉山決定要去工作了。他在工地謀得一份交通調度的差事,卻也因而遇到當年的黑幫份子,幾經對方語言挑釁後,葉山終於出手痛扁對方,當然也因此丟了差事。經這一折騰,黑幫老大又開始說服他回幫會。

  正當葉山躊躇著何去何從之際,幸江發現自己懷孕了。她把這個消息告訴葉山,希望他表態是否要留下孩子。但葉山始終保持沉默,幸江心情大受影響,因而明確告知,如果他決定不要孩子,那就準備分手,隨後她就出門工作了。幸江在為工作的食堂外送餐食時,途經一座天橋,為了閃避一羣邊騎自行車邊耍特技的青少年,她爬站到橋上而不慎摔落橋下。

  在醫院急救時,不省人事的她在昏迷之中依稀閃過她與葉山相近的過程,並夢到她未曾謀面的媽媽跟她說話,從中她才知道原來媽媽是愛她的,媽媽還提醒她,其實一直以來,都有很多人愛她,只是她從未仔細想過。而在門外焦急等候的葉山,焦慮可能失去至愛的幸江以及她腹中的孩子,同時也回想起過去他與幸江的點點滴滴。

  從鬼門關被醫生救回的幸江,對幸福有了新的領悟,活過來的她,對一切有了全新的看法。而差點失去幸江與孩子的葉山,更加珍惜身邊的這個親人,整個人的身心也同樣有了全新的改變。

賞析:

  演過<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的中谷美紀,在片中有幾分松子的味道,但是這部電影裏的她,更讓人看到她的果決,以及更讓大家看到她有希望的未來。

    電影的前段,導演的處理,似乎是不想讓大家一大早就泡在悲傷的情緒裏,所以,就讓哀愁的故事笑笑的說。讓大家看著幸江如此無怨無尤,不管葉山如何地花她的錢去賭去花去吃香喝辣,又如何粗暴地回應她對他的溫柔體恤,她就是一貫地逆來順受到觀眾都要罵她的痴愚,這些部份就是很有松子的味道,也或許是一些很典型的日本傳統女性。直到後面,回顧了早期的葉山如何低聲下氣默默守護當時以出賣靈肉為生的她,到將她帶離那樣暗無天日的生活,才明白她的一切痴愚是有來歷的。但,她也不是完全無可救藥的對葉山痴愚,踫到有了親生小生命的事,她可就為母則強,拿出本來可強悍的一面,對一干男人大聲要求安靜聽她的宣布,以及面對她的男人無法抉擇時,就由她無可商量的做決定。

    人在窮困之中,對幸福的渴望相對比富有人更為強烈。對從小沒有媽媽,只有跟貧窮爸爸相依為命的小幸江來說,她渴望的幸福是什麼?可能就是班上有錢人家同學的豐盛便當盒吧!但因著爸爸為應付繼母需索,挺而走險去搶刧被捕,她來自同學給的便當豐盛好菜的小確幸,也因此被剝奪了。

  小小年紀的孩子,生活上不就是關心什麼好玩的事物嗎?跟班上同病相憐繳不出學費的熊本,兩人在困苦的日子談論的,卻是如何追求所渴望的幸福。為吃到雞肉,懂得謀略去偷雞的熊本,似乎就比較知道,獲得幸福,在家鄉是找不到的,幸福,應該是在遠方才可得。自小就得送報養活自己的幸江,父親因案被捕,在封閉的家鄉想必也不容易存活,儘管不願意,為了活命也得遠赴東京謀生。沒有謀生技能的她,要在大都會生存,大概也只能用最原始的方式讓自己活下來。

  幸福,是個很籠統的概念,或許也是個很主觀的想法,並沒有一個準則可以定義得完整。每個人對幸福的定義都不同,對熊本來說,只要從窮鬼樣脫困就是幸福;對黑幫老大而言,擁有權勢,保有自己幫會的壯大,吸收葉山成為得力助手便是幸福;對葉山與食堂老闆呢?應該就是得到幸江的心吧!所以,是不是可以說,心在哪裏幸福就那裏。

  那幸江呢?她自小就一直死命祈求的幸福,好像一直沒那麼具體,好像就是生活中的一些小小確幸,如小時送報時,派報社老闆偶爾饋贈她的一個小饅頭及一瓶保久乳,但似乎又不只這些,直到她生命垂危時的夢境中,未曾謀面的媽媽提醒她,「雖然妳一直都不知道,但是真的有很多人一直都愛妳。」細數之下的確也是,小學時給她便當的同學可算吧!熊本也是吧!派報老闆呢?爸爸就不用提了。也是到了葉山的表白後,才算明確地顯現她是有人愛的,但在那時的她,是毒蟲加妓女的狀態,自棄這麼深的她,連自己都無法愛自己了,如何有被愛的感受?幸江從良,葉山金盆洗手,兩人異地從新生活,因為謀生的困難,幸福感自是不易察覺,像是與她情同母女的房東,以及始終不離棄的食堂老闆不也都是愛她的?若無懷孕的抉擇與生死交關的危機,也不會迫使葉山重新回顧走來的這一路,而找回幸江對他的意義。

  幸福的感受可長可短,往往許多的小確幸累積多了,就可延長幸福感。但是在幸江的內心深處有個空洞,卻不是許多小確幸可以填得滿的。這個空洞或許也是一個自虐的魔咒:不曾見過媽媽,從小所得「被媽媽抛棄」的訊息;這也可能是她一直沒能很確定被愛的幸福感源頭,或是,心如果只忙於不被愛的想像,哪有多餘的心思與注意力去關注自己被愛了多少。而夢境中媽媽告訴她,幸江的名字是媽媽與爸爸兩人商量後取的,兩人都希望她幸福。也就是這一番話,解除她自虐的魔咒,把她的空洞都填滿了。

  若說有人愛就叫幸福,原來她一直緊擁幸福,只要手張開,幸福就在那裏而不是遠在不可得的他方。因為有愛有幸福感,所以無所畏懼,於是有勇氣面對不可知的未來,不管會發生什麼事。鬼門關走過一遭,幸江體悟到:「有得必有失,有捨必有得,如果失去覺得很重要的人事物,會怎麼樣?或許大哭大叫,或許悵然若失。然而那些失去的人事物,真的跟人生幸福與不幸有關係嗎?失去重要的人事物,其實也是得到。」因為若不曾經歷缺憾,就無從比較起擁有與獲得的可貴幸福。所以她才能結論出「不論幸福或不幸福,都值得珍惜,這是人生的意義。」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 :
1樓. 多硯坊 (休)
2017/12/12 13:31

面對並關愛週遭的人事物
具備這份勇氣

自然擁有幸福 

世事多是相生相映, 幸福與快樂即如此 我敗絮其外, 我金玉其中2017/12/12 14:10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