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難得心酸,想找人說說。
2022/01/20 17:31
瀏覽1,407
迴響8
推薦89
引用0
近日來常想起了過去,單方面認為時間可以消化不開心的某些事,但回憶總令人失望的與我背道而馳。隨著年歲增長,那經歷過的往事卻更鮮明的帶我走進不是同年代的同日月裡,不想又怎樣?明明曾發生過在我身上的。避免不了的心酸,找人說說也好。

*她是我高中同學。
人美心美,和我一樣就是家庭複雜。強調一下我說的不是人美的部分,是家庭複雜很像。然而她的生命就停止在我們都是十五歲半的年代,高一。我每天就是期待白天快點來可以去學校和她見面、一起去福利社搶米粉羹加一顆滷蛋、一起翹課爬低矮的校牆到附近的市場逛,買攤家煮熟的黃玉米。

好像我們都沒在念書嗎?
我們念的是美術科,學科不重要過得了關就好。
術科就更好混,彼此互相Cover交代得過去就好。
我們在一起最經常聊的就是家庭問題,我們都是單親她跟爸我跟媽,她爸對她很嚴格,我媽對我卻很放養。我們都是家庭經濟優渥的小孩卻有著不同的思想,我媽對我沒啥要求,她爸卻連她放學幾點回家、或是連交個同性異性朋友都很有意見。

也許是我從小就很樂天派吧?才能接受她超齡的胡思亂想。
比如她會問我長大之後想做什麼,在我都不知道之下她已經告訴了我一大堆的理想。比如她會很早就結婚離開這個將她監禁的家、當一個模特兒、明星自己養自己。

有一天她告訴我她爸爸交女友了,還要結婚,因為對方懷孕了。
我說很好呀,妳就快有伴了,妳回家就不會無聊了。
她卻臉色陰霾的望向我說:妳不懂。
其實我真的不懂她說的我不懂是什麼意思,因為說完後她哭得很傷心。我也急了,從未看過她掉過眼淚,但她就是哭到令我不解。

我知道她會吸強力膠,雖不能忍受那種味道,但她卻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也不知道該說她什麼,因為那是不好的東西。她曾拿給我要我嚐試:『妳吸吸看,吸完之後煩惱也就消化掉了。』她遞給我裝著黃色濃液的一包塑膠袋,搓一搓,示意我嘴巴往內吸。挖靠,不行,我快暈了:『不了,妳吸就好。』我們相視一會,接下來一起大笑。

寫到這裡我哭了,很難過。
難過的不是我容易傷感,是她過了兩天在我與她吃完福利社的米粉羹加滷蛋後,她在機械科的最頂樓(五樓)一躍而下,沒了生命跡象的她手上還緊握著一包吸完強力膠的乾癟塑膠袋。我來不及跟她說再見,跟我們才維持一年的友情說再見。同學問我她為什麼?我真的不知道。當年 那時的我能懂什麼?我從未負過她給的友誼,甚至連遺憾都不懂是什麼意思。

我多想現在還能與她說說幾句話,哪怕只是一句:我想妳。
而我,真的很想她。

*他是一個很無私心地相當善良的大哥,對待每一個人都很親,無論男與女,不幸的卻愛上了一個只把他當是工具人的渣女。

那麼又如何?當奉上的不只是金錢還有精力的時候,對方卻負了他,就在他當場看見同居住的床上躺的一個是愛的人、一個是麻吉的朋友時,他崩潰了。更令我可悲的是,我卻與那渣女認識。曾向她嗆聲過:『如果妳不愛,請妳放過他!』,『經濟上他很滿足我,妳不說我不說,他不會知道的。』我太懂她了,仗著自己有著一張宋慧喬的臉和假裝的清純筆直長髮,不知騙過多少男人的金錢和溫柔。

『哥,你都幾歲了?該懂逢場作戲的意思吧。她沒有要跟你一輩子的啦,這種女人你再陷下去的話,我看你連命都要給了!』

那麼第一次,他防備的不夠嚴謹被救回來了。
我罵了他一頓:『為了她值嗎?』被救回來的他乾笑了幾聲:『妳不懂。』最好我不懂。很後悔沒將她老專用一些鋪陳的小手段,並不會令男人得到一場海枯石爛愛情的實情告訴他。

第二次…
他將所有門縫用膠帶封死,先將自己的寵物掐死,再燒炭。
我不知道為什麼?我真的需要有人聽我說說,寫到這裡我又哭了;因為這樣的經歷不是每個人都會經歷到,而他卻是我最愛的一個人,疼我像是親哥的人,認識也已經七、八年,然後生命獻給我認識許久的朋友–渣女!

好幾天連絡不上,是因為他死意堅強將手機關上。
已經有第一次,所以我的預感很不好,不希望的還是發生了……也希望那只是一場夢。他的喪禮我沒去,我將渣女的電話刪除。
他原是一個未來耀眼的成功的男人,因為他的家庭背景相當優渥,就是一家說得出連鎖名號的商家二公子,不對的愛情不對的個性輪廓遇上一個殺手級的渣女。

我多想現在還能與他說說幾句話,哪怕只是一句:我想你。
而我,真的很想他。

*他是我初戀後,接下來的男人。
他的死之於我而言,如同一把刀從我腰攔截,幾乎毀了之後的生活。不需從記憶取出他,我沉默不了他給的一切;因此無須重回去當年,他就是與我生活直至我死去的那刻。我相信他就算在死前的那一刻,腦裡唯存的只有我。

大我十五歲的他將我當女兒般的寵,他是一家鐵工廠的小開,與我的家庭有著很深的淵源。我媽也認識他,只是談及婚嫁的時候我的年紀很輕,媽有點驚慌:『妳確定嗎?』我回答得很不後悔,但媽的心境我懂,她擔心年紀小的我父愛與愛情的分別無法釐清。也許家庭關係,從小缺乏父愛的我確實對他的依賴不只僅有著愛的成分如此簡單,我承認。
『媽,妳應該看得出他的誠意,我們都不是開玩笑的。』與他是真的處過一年,一個男人願意為一個女人付出,感覺得的不是他的財力和外貌,而是很多細心的小動作。』他一切以我為中心的活著,捧我為是他世界的唯一。我領略了他對我很多的好。不用慢慢體會,分秒他都注意到我的需求,從不怠慢。

當年他35我20,已說定的前天,他車禍死了。
我多想現在還能與他說說幾句話,哪怕只是一句:我想你。
而我,真的很想他。

說完了。
我結冰許久的往事令我難免心酸,需要有人聽我說說。
這些、那些我無法與同事 再之後的朋友說,因為不好說也不簡單說。
寫在這裡的我的脆弱你們懂,因為無需太多解釋。在我跳脫了虛擬到現實的處境除了公事、八卦、追了什麼劇外,沒人願意停下來聽妳說這些,太多餘。所以我幾乎沒有朋友,因為他們沒有時間陪妳聊。

我對之前曖昧過的所有人抱歉,因那時的感情浮沉。
面對了重病的老媽、自己搖晃的創業,我必須對你們殘忍的坦言,一切都是抒發沒有一絲真誠。我無法釐清天上照耀的是我還是你,或許當下我的情緒是愛的,但是迎接著黎明的當下,我對不起的三個字卻輕聲的只有自己聽得到。我多想有機會向你們說對不起…請原諒我的懦弱。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8) :
8樓. 花露露 ~令人發噱的曲名
2022/02/12 11:43
好心酸的故事⋯⋯

這樣悲慘的故事竟然發生在妳的好朋友身上,而且是三次⋯⋯

這是多麼揪心多麼痛苦的經歷呀!

一次都受不了,何況妳經歷了三次⋯

說出來就釋放了,希望妳已經走出那個陰霾了!


親愛的花露露,妳好~

我是已經走出,但這畢竟是與我曾經經歷過事
只要在同樣的日子裡,心情會相當沉重;之於妳是某個人的故事,之於我卻是連自己都不捨當下的當下,當下……對,就是在當下連自己都不會勸自己不要掉淚。我除了掉淚來表示多年滿懷的傷痛,其他的都沒辦法,因為我們只是朋友、同學,捻香不得,更不知道他們家庭是不是覺得祂們需要被懷念?

我的人生因為自己的性格很精彩,但不見得會得到大家的認同
我的人生從不知道什麼是空窗期,所謂的愛情、失戀、家道殷實、中落、事業失敗、母親離異再全都離世、沒有親人關心等,接踵而來。
我很堅強,因為用寫作
而我的堅強,因為妳們的留言和按讚支持
到現在,我試著學習樂觀-小青 段小青2022/02/12 13:18回覆
7樓. 李安納 法式冷盤
2022/02/01 22:44
回應

讀完妳的故事,心情變的很沉重

不知道該對妳說什麼好

只希望妳走出陰霾,迎向陽光

生活還是要繼續,雖然現實很殘酷,但人生還是有美麗的時候

李,妳好~

我相信我最壞的經驗和記憶今後就剩這些了
因為再怎麼難熬的日子都熬過去了,生性樂觀的我只會在同樣的時空裡想起。而坦白說回憶起的當下事實情緒上是不舒服的,畢經他們都是我認識且一起生活過的人。必得去面對曾經發生過的這些,並不代表我會永遠沉溺在裡面。

謝謝妳的留言
也祝妳佳節愉快-小青 段小青2022/02/08 10:09回覆
6樓. 曳白
2022/01/28 21:10
看完你的故事,讓人快樂不起來,對你說些甚麼話都是多餘,只能默默地陪著你!
曳白…

我們都是陌生人,所有瞭解都是彼此的一部分和溫馨的留言以及堆鍵。
妳們的關心我都能領略,那關係就好比街道擦身而過的一抹微笑,雖不認識卻保持著友善。

我對自己所經歷過的事情都沒有不甘心,但就是很悶。
多年過後才明白我心中那一股無法被安撫的情緒叫做–遺憾。而這兩個字的背後,是背負了許許多多不是我能力所及的無奈。當下我也許能夠挽回什麼,但就是沒有盡力。但是盡力又如何?沒有人可以力攔宿命會發生的事。

妳天的留言讓我感動。
謝謝你的陪伴,雖然我們並不真的了解彼此–小青 段小青2022/01/29 01:33回覆
5樓. 李小花
2022/01/27 21:17
隨緣

人生就一輛列車往前開,總有上車下車的人

隨緣吧

樓下一點心說的用佛教宗教來釋懷

也是一個對自己的療心

小花,妳好~
生命,是一條路
有人遇到紅綠燈會懂得停看聽,眼至所及的荊棘會避開、有石頭會移開
對與錯也沒有道理的,卻總讓對的人轉彎;因為這世界原本就不公平,善良的人所受的傷遠比不懂羞恥的人懂得如何自處–小青 段小青2022/01/29 01:40回覆
4樓. 一點心
2022/01/23 20:04

我五專時的一位女同學,畢業後參加星光大道歌唱大賽,成為星光三班成員。已經有唱片公司跟她簽約,但不久後她卻在車子裡吸廢氣離開了。我是在廣播上聽到,一開始以為聽錯,隔天跟其他同學聯絡才確認。我那時感覺胸口像壓了一塊大石頭,整整持續一個禮拜。

幾年以後我開始學習佛法方面的功課,學會誦《楞嚴咒》。我每天晚上都會把做功課的功德回向給她(當然還有回向其他人)。後來有一天我夢見她站在雲裡對我笑,我想她或許是超生了。因為後來有好幾次我又夢見她,總是會發生一些巧合的事情。比如有一次我夢見她帶我回學校,過一陣子才知道她是指示我去學藺草編織。雖然我只學了一年多就沒有繼續學,但卻因此寫出《藺草阿姨織我心》的系列文章。在那之後,我還是會夢見她,每次都還是有一些巧合。這些事情我後來也懶得跟別人說了,說了也是白說,不如自己默默的盡心。

所以我想對於逝者的懷念,可以透過宗教儀式導向積極的方向。不論您是信仰什麼樣的宗教,都可以用相關的祈禱誦經等方式,寄託自己的心意,得到抒發吧。

一點心,你好〜

謝謝你的開導
這人生最遙遠的距離,在懂與不懂之間
然而,在轉彎處會被絆倒的總是那個懂得放下的人
為什麼?因為接受的情緒不對等–小青 段小青2022/01/29 01:51回覆
3樓. simma
2022/01/22 22:56

好像.....應該.....好久不見了吧?!

很黑色的一篇文章.....是我以前腦海中的小青.....

Simma〜

我們卻是有一長段時間在文字上未見了
我從不覺得我黑暗,因為我是被宿命很放養的一個人。歲月走到哪裡該用什麼心境來調適自己的三觀我很懂,因為妳再怎麼吶喊都沒用對吧?一直以來我都笑笑看著人生。如果妳也了解當我媽去世之後的我,這十年的歲月是如何的面對親人無聞問的日子,還能一笑置之的泰然的話。

我從不要不樂觀,因為比起社會上一群沒工作沒錢可以活下去的低層種群,我真的幸運太多太多了。我有穩定工作、有很愛我的人、還有我一發文就關心我情緒的妳們我夠了,我還要需求什麼?我謝謝我還有妳們。

因為妳們所以我還存留在這裡,這是很難得的情分。
我愛妳們,就像我愛過的所有。我不說曾經擁有,我說原不可得我都得到了。我 相當知道妳們都很愛我,只是捨不得我一丁點的情緒難過–小青 段小青2022/01/29 02:11回覆
2樓. 紅袂
2022/01/21 10:04
每一段故事,是妳心酸的故事,也曾經是他人心酸的故事,差別只在於,有人看到妳寫出來的心酸卻無機會看到其他人沒說出來的心酸。


年輕時無論心理或身理各層面本就有早晚熟之分,背後其因大多為原生家庭因素所致。但關於「做傻事」不見得只屬於年輕人的專利,不然也不會有太多過不了關的大人以各種方式結束自己的生命。


我高中同學在高三那年自殺,因為感情因素。我親人中一位女兒因為與同班女同學相愛又遭分手,燒炭而亡。如果這些人有機會獲得重生機會,是否仍會再一次義無反顧選擇了結自我?讓親者恆痛?讓不珍惜自己者依然無動於衷?


悲傷也是一種力量,它可透過淚水洗滌出心靈深層的傷痛之癌。想哭就哭,如同想笑就開懷的笑。這世界沒啥了不起需要用生命去陪葬一切的希望與可能。
紅袂…

往事已矣,但難過的人還在世,難教人一付什麼都沒有發生過的對大家說:我沒事…。有些人有些事就像是植樹般…不會隨著年華漸增難過減少,所謂減少是因為懂事了、豁然了;然而這懂是不是真的灰滅了,是被動式的壓至記憶裡的深處。只因當下的那一天的某個那一天的某個時間點難過仍在,被記憶燃起曾發生過的某件事……我承認,我是感情動物,然後我難過不已。妳該知道,當錯誤不在身上,但回憶長廊的某些事卻與自己有關係的時候,脫不了的是那一份自己參與的部分。

這輩子我經歷過的所有一切我都不想提,這一篇文章只是一小部分。然而心中那被植樹很久,被壯大的無奈、遺憾、無力感,我真的沒辦法完全沒有感受…。為什麼要提?因為某人死的時候、愛我的時候,都差不多在我發這篇文的時候。
-小青 段小青2022/01/29 02:43回覆
1樓. 段小青
2022/01/20 17:52
周深:要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