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在所難免,遺憾。
2021/11/13 12:03
瀏覽819
迴響1
推薦65
引用0
唯獨接觸過婚姻之後才會發現,原來戀愛與現實的差別是天與地。
戀愛竟只是人生的一個過程而已,決定了相許一起生活是另種不可逆的考驗,是延續彼此愛情的試煉。

問我後悔嫁給小班嗎?
小班,是我給我老公的綽號。這綽號可惡又可愛是吧(哈!)。
他生得人高馬大,內心卻隱匿著個幼稚小孩的心靈,多些時候他的作為讓我很啼笑皆非。這是與他交往期間不曾顯現在我面前的個性,比較了解的是這個男人紳士對我百依百順。但我知道我並不糊塗,他除了很小孩子脾氣外,沒有缺點了,很顧家。
『老婆丫,妳一天給我200就好。』
婚後第一個月從他手中接過一封沉澱的薪資袋時他這麼告訴我。拆封算了一下,不少耶:『你確定一天200夠嗎?』
『可以了丫。公司有供應中餐下班後的晚餐就吃妳煮的,摩托車加油又不用天天。』
我問他真的一天只要200嗎?
『真的。』他一臉堅定:『其他的錢妳幫我存起來,等我要換新車的時候妳再拿出來給我不就好了。』

忘了提,結婚後我們就住在他父母在南部的一套公寓裡,不急趕著買房子的我們真的不缺什麼;再說,他豐田雅致也還開沒多久,對物慾不是很強求的我與他還真的很安於現狀。

而我…當初決定相許一輩子的人選並不是他。
他知道我與前男友一切大大小小的事:『他不配擁有妳。但我卻真的願意給妳想要的,很願意盡我所能為妳付出。』他有模有樣的展現出王子該有的風範,說話的氣慨掩蓋了我所有的委屈和疑惑。我不知道他哪來的勇氣對我告白,難道不怕我當下拒絕給他難堪嗎?
『頂多就拒絕和接受兩種結果,如果妳拒絕了我還是會當妳最好的朋友不會離開妳,這樣的結局也很好。這又不是世界末日,我還能天天看著妳護著妳多好。』
『傻瓜!』我哭倒在他懷裡。
『別哭啦〜』他抱著不成人形的我,跟著也哭得很傷心、邊啜泣邊問著我:『今天晚上妳是在對我告白對嗎?那妳就是答應娶我了齁?』
『什麼啦!』小班,我的老公,相當讓我哭笑不得。可惡又幼稚得可愛。但雖是如此,我心裡愛的位置還是很空虛。對他不是完全沒感覺,只是有時候想起某個人的影子還是會讓我恍神 心虛,即便在婚後。得自我洗腦已經是人妻的時候,才會將心思拉回現實。

*
那天,妹妹無預期的打電話給我,話說的斷斷續續;聲調聽得出來她喝多了很醉:『姐,他怎麼可以這樣對我?怎麼可以?』
『妳一個人嗎?摁…又吵架了?唉…他不應該這麼晚了還讓妳一個人在外面喝酒!』
『姐…我發現他根本不愛我…他不會擔心我的!姐,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妳先別哭,先告訴我妳在哪裡我去接妳。』
『不用!真的不用!我要讓他後悔!』

妹妹這樣的回答太可怕了。
還是問出酒吧的地點,和小班開車出去找她把她接回到家裡。
路上,小班對著我說:『妳這個妹妹真是夠了,到底有沒有在替別人想呢?』
『她不是路人、是我妹妹!』
『還好明天是星期天,不然我哪來的美國時間陪妳去載她?真的很不懂事耶!』
『你現在最好是閉嘴!』一些不願再想的過往從月色的餘光,一幕幕的像3D影像跟著即將前往的道路上演著,這比我用手機追劇映出來的螢幕還真實:『無論對與錯她終究是我的妹妹,先解決目前的問題再說吧。』

我無法忘掉被最親愛的人背叛的那一幕 還一次兩個。
可悲的是我必得選擇原諒,因為在我床上光著身子的演員是我親妹妺和前男友。

妹妹獨天得厚,除了遺傳雙親的智慧還綜合了他們擁有美麗的外貌。
然而,她可以選擇更好的對象,為什麼硬要搶我的呢?我沒有問前男友原因,只求他不要放棄我:『我可以忘記你與我妹妹那一晚發生的事 別離開我,好嗎?』但他卻回答:『妳太無趣了。妳妹妹所有的一切都勝於妳,無論是臉蛋身材和腦袋,還有床上的任種配合…』

小班就是這時候進入了我的世界裡,他是前男友的麻吉。
那段時間我真的只當他是工具人,我根本也沒考慮他是我未來的男友對象,只是讓我氣某個人時的代替品;當他很認真的詮釋是工具人的腳色時,連自己都覺得對他是殘忍的。

*
最軟的心不是妳得到的愛有多少,而是這個人對妳的付出有多少。
我承認是小班的寬容讓我體會出了他對我的縱容,讓我彷彿擁有了一整個宇宙。在還未應允他求婚前我對他說:『其實…我還沒有愛上你耶。』,他卻說:『至少,妳知道我是愛妳的…。我可以等。』天呀…懷疑他是不是隱藏版的情聖呢?

帶回妹妹到家後,我打給前男友。
『你來接她回家吧。』
『我不!她和妳的個性怎麼差這麼多?真後悔跟她在一起!就一個美麗的空殼,真的是一坨垃圾!』
『請你現在就把這樣不負責任的話收回去!你怎麼能說我妹妹是垃圾!你太過分了!』
『菲菲,我現在還是愛著妳的丫!真的 相信我。當初我也是百般不願意的,是妳妹妹一直誘惑著我!』
『我確定你是瘋了!』將電話轉擴音的我不知所措的想將話題錯開:『無論如何你今晚一定要將我妹妹接回去!』
小班,我老公忍不住了,將電話搶過去:『阿揚,你當初不珍惜菲菲沒關係,現在竟無恥的講這種傷了兩個女人的畜牲話,信不信我會揍爆你?我可知道你和妮妮住的地方喔!』
不等小班說完電話,那頭已經收線了。

我的老公小班,剛剛那席話在我眼裡就是一個有肩膀的神,雖然我並不是很贊同他充滿著暴力內容的措詞。我這一輩子從不相信愛情可以婚後培養,但小班對我愛的表現竟讓我很自豪的認為,此時我的守護神就是他了。

前男友的話妹妹全場都聽到了。真尷尬。
『姐,對不起。』
『妳是我妹妹沒隔夜愁,我們之間無須這麼見外。』
『我以為自己就是家裡的天,妳不配擁有最好的,所以當下我就是想搶走妳手中的東西,不管是男人還是父母的愛,還是布偶。』唉…妹妺丫〜妳的腦袋裝的是大便嗎?
『妳的條件好任何的表現都超乎了我,爸媽當時都以妳為傲呢!』
『對呀〜我真的是腦裡浸水了。搶了妳的男人時真的也是鬼迷心竅了!』
『所以…』我望著小班意有所指開玩笑的說:『妳該不會連小班也想搶吧?』
不等我妹妹回覆,小班就急著搶答:『我心裡只有妳姐,別肖想我!』
『不會!你不是我的菜!』妹妹笑著時臉龐還帶著一臉不置可否的(不屑)表情。

連夜將妹妹送至車站:『姐,我不會回去阿揚身邊了。』
她說要先回去台北的家,以後再說了:『阿揚只是我想確認自己凡事優越妳的份量…對妳,我真的很過意不去。』
我墊起腳摸著高出我一個頭,美麗模樣不輸名模的妹妹說:『很多事,妳可以要的 就不要硬要強求。而只要自己已決定後的事就不要後悔知道嗎?』
『我懂了。』

*
回到小班的豐田雅致車上,我不得不稱讚他:『ㄟ〜你很有男人肩膀喔,讚!』
『丫〜別這樣誇獎我 我會驕傲的喔…』空出一隻手的他深情望著我且握住我的手:『夫妻是這樣啦,再怎麼感情深厚,還是需要一個小孩來當調劑品喔…』
『神經病!』我噗哧的笑著,因為我不知道他會接著這麼說。
『要不我們回家來造小孩?結婚兩年了捏都沒有,要不今晚娘子與我做一個?』
哈哈哈……這小班老公獨特的邏輯很奇妙,將瞬間將原本營造出來的浪漫硬生的破滅。
『這燈火闌珊處綿綿,娘子今晚為你卸下衣衫不顧容顏凌亂?』
『齁…娘子 那我這廂不有禮啦…不忍了〜衝!』
『開慢一點,注意安全。』
『好的。』

我愛你,小班。
不能預知日後我們的婚姻會發生什麼狀況,但我知道你永遠站的只會是我這裡。
你是一座推不倒的我的山,為幸福護著。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床邊故事。
下一則: 時間的尖上。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thy (日本人唱歌的那股勁)
2021/11/16 17:55
讚!希望不是小說!
喜結連理 白頭偕老 是我的祝福!
親愛的thy大哥,您好~
謝謝您百忙之中還來按讚&留言
這篇當然只是小說,我的命沒這麼好啦
祝您闔家永遠安康-小青 段小青2021/11/20 01:29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