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回歸
2019/06/09 20:35
瀏覽628
迴響0
推薦33
引用0
年初換了新工作,正式離開待了九年的學術「江湖」,也正式開啟朝九晚五、週休兩日的上班生涯。

回想讀研究所開始一路上的經歷與選擇,再加上自己的個性和興趣,如今從大學轉到政府,覺得也是某種必然吧!

其實大學畢業後之所以繼續讀研究所,一開始就是因為想從事政府公職或是政策分析類型的職業。後來因為進入教學系統、加上覺得大學工作時間較為彈性,而且博士研究主題也和大學相關,所以又很理所當然覺得應該待在大學工作。

這次雖然是轉行,對我來說感覺卻更像回歸。真要說起來,現在的工作跟一開始的初心及學生時代受到的訓練,還比留在大學教授課程或發表學術論文更為一致。考慮到博士指導在紐西蘭政壇以及國際組織的活躍度也是遠高於他對純學術理論研討的熱忱,就一點也不讓人意外了。

回想起來,這樣的現象在我的人生中好像屢見不鮮,總是會繞一段路「增廣見聞」之後,還是回歸最初的選擇。記得十一歲時要根據自己以後「理想的工作」做一份研究海報,當時也不知哪來的點子,居然跟老師說以後我要讀心理,結果老師立馬翻開電話簿,撥了電話讓我直接向一位臨床心理學家請教這個職業的內容。因為是在完全沒有心理準備的情況下講的電話,所以印象非常深刻。

上高中之後,心理學不在課程選項中──紐西蘭的高中五年,除了英文四年、數學三年、自然科學前兩年必修之外,其他選修課程是很隨意的,連課程大綱都很隨意,教育部提供自助餐菜色,各所學校自取所需──所以我也差不多把十一歲的想法完全拋諸腦後。

比起其他台灣/華人同學每年都很有系統地選擇所有數理科目加上一門外語(日文或法文),我的選課方法簡直就是任性至極。第一年選日文,然後第二年就換成德文;選修一年美術,然後又去學設計製圖、第三年又把設計製圖換成歷史、第四年再把歷史換音樂(還順便把物理換回美術)。因為太容易改變主意,所以老是得在遞交選課單之後,又去找對我越來越沒耐心的年級主任換課...

想一想也真的很好笑,讀高中時成績最不顯眼的科目就是物理、歷史和體育。身為一個直到兩、三歲都還寧願用屁股到處挪來挪去也不願意走路的小孩,體育就不用說了;還有物理考卷上寫的答案,連十二歲的弟弟看到都笑得肚子痛:「這個物體之所以會滑下斜坡是因為斜坡本身是斜的,以及地心引力」。

但是明明寫歷史論文時總是很煩惱「沒話好說」湊不足字數,英文獲獎那次靠的也是寫詩(幾行就可以搞定不用多說什麼),博士研究居然會選寫作量繁重的質性研究方式,還有後來批改的作業也全都是論文,就真的是...連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了。

到了高中第三年之後,基本上確定大學想讀生物化學。老實說直到現在我都還不太確定那是什麼,反正當時就知道自己生物和化學成績都不錯,光是上化學課做滴定實驗時誤差值從沒超過0.05就已足以讓一個高中生自認為找到人生使命了。而且還知道讀出來之後是在實驗室工作(比起十一歲時對心理學家這個職業的認知深刻多了),感覺穿著實驗白袍很專業很酷。

沒想到,十六歲時在大學開放日聽的一場心理系招生說明講座,讓我瞬間想起十一歲的「豪言」,幾乎是立刻決定要申請心理系,而且現在立刻馬上就想讀心理,連高中最後一年都不想再等。

進了心理系(理學士)之後,第二年先是想加修法文和德文,所以改成文+理雙學士,隔了一個學期才又將法文和德文改成管理系,因此大一和大二兩年選了很多(大多)和主修無關,五花八門完全聯想不到一起的課程:紐西蘭生態學、西洋音樂史、教育學通論、語言學、人文地理學、德國電影近代史、基礎微積分、統計數據分析(R語言)...直到第三和第四年才比較專心讀主修課程。

也許就是這種「三心二意」的個性,讓我無法從寫學術論文中發掘出太多樂趣吧。當年光是決定研究主題就花了整整一年,結果整個博一幾乎都在寫和博士研究無關的國際食品勞聯專題報告(通過指導教授接到的專案)。根據指導教授的描述「有些研究生就是知道自己對莫內的睡蓮有著巨大的熱情,所以非得研究莫內的畫不可...但是妳的選項很多,沒有一定要做哪一個主題的研究,所以勢必會需要花更多時間做決定」。

大概就是看出了我缺乏這種專心致志、堅定不移、越挫越勇、孤注一擲、為了辯證理論而燃燒自己的熱情(要熬到成為著名期刊的編輯或至少評審員才能燃燒別人),所以他才會一直試圖把我扳回公職的道路吧!

但是這些看似和「主線劇情」毫無關聯的「增廣見聞」,卻又會在某個時刻證明出其不意的價值:修德國電影史、西洋音樂史、認知心理學、學德文、法文、日文(雖然都只剩皮毛)的時候,根本不會想像到這些在後來教跨文化管理和國際人力資源的時候多麼有幫助;

看似對後來專攻的質性研究沒什麼幫助的統計分析和R語言,現在卻成為工作的必備技能。寫國際食品勞聯的專題報告時運用簡潔的描述與行文風格,雖然和需要字句斟酌、咬文嚼字的學術論文不太相似,卻成為對現今工作報告最有幫助的練習。

至於紐西蘭生態學和基礎微積分嘛...至少前者對我在奧克蘭的海鮮市場辨認魚和貝類時有點幫助,後者讓我偶爾可以拿來說嘴一下吧。

人生果然沒有白走的路啊!

在大學工作的九年,認識了許多形形色色的同事與學生,觀察到也聽說過許多不同大學的風氣與理念。尤其是拿到學位後正式開始任教的四年半,真的學習到很多當學生時沒接觸過的事務。

雖然與其說是學校好不如說是遇到的教授好,但還是很感激奧克蘭大學為我開啟了通往學術界的大門,從研究所第一年開始兼職助教,又累積博士三年的教學經驗,讓我能夠順利任職於墨爾本大學;

更感謝墨爾本大學,特別是前系主任,幾乎毫不考慮地錄用「非親非故」、剛從紐西蘭來到澳洲的我,還積極鼓勵並且提供資源讓我可以放眼世界的學術領域。儘管最後還是決定回到最初最想要的公職,但是這過去幾年對我來說依然是職業生涯中寶貴的經驗。

經過了這小半年,已經適應新的生活規律,也希望可以回歸部落格,開始陸續發表從去年就一直心心念念想要寫的歐洲旅遊散文紀錄!

秋天的樹葉色彩繽紛

傍晚回家的途中 天空美麗的漸層色彩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